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九百零五章 历史不需要逻辑

第两千九百零五章 历史不需要逻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然后那么一个前些年还需要汉室出兵十几万的大佬就凉了,北疆也就再也不是匈奴人的北疆了,总之从那之后匈奴人就算是没有字,也一代传一代,死死的抱团,绝对不让内乱。

    可惜贵霜完全没有这么一个经历,匈奴当年完蛋到底是怎么回事,匈奴人不说,汉室不说,谁知道,反正贵霜这群倒霉孩子是肯定不知道了,坑什么的,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换成陈忠这种人来说的话,你家见识短没办法,感受一次,就会记住了,问题在于,感受一次还没凉透的只有一个匈奴了。

    其他的都凉透了,就贵霜这个底子,比起当年的匈奴虽说厚了点,但匈奴本身闹得没有贵霜这么狠啊。

    这国怕是还得凉,也就是时间前后的问题了。

    另一边搞完肃反,将白沙瓦搞的貌似铁板一块,又和竺赫来联系上的荀祈等人,最近也没有太多下狠手的机会了。

    毕竟搞事也需要看时机的,如果在某一个时间节点出手的太过频繁,很容易就会暴露的,而且这一波已经搞的相当凶狠了,三家人也打算缓一缓,之前这种搞法只是一个方向,接下来到了他们加强自家武装的时候了。

    作为一个拥有着超多斗争经验的累世豪门,陈忠可是很清楚的,脑子是个好东西,可以让窃国的难度直线下降,但是窃国的最后一步,难免还是需要武力支持的。

    毕竟到最后的时候,暴露什么的,几乎是必然的事情,你不站到台前,谁知道之前那些事是你搞的,而不知道是你搞的,谁会支持你,而要站到台前那么就必须要有相匹配的战斗力。

    “我打算去搞点军队,你们要不?”司马彰喝着果汁,随口对陈忠和荀祈询问道,也就最近荀祈彻底稳住了白沙瓦,这三个人才能在私底下频繁会面。

    “我正在北方组建属于琐罗亚斯德教派的军团,现在已经征召了八千士卒,其中有一半都是其他军团的骨干,现在的问题在于,我需要找一个人帮我训练训练,你们那边情况如何?”陈忠以一种颇为随意的口吻说道,实际上本身兴奋的简直要起飞。

    “还行。”荀祈斜视了一眼陈忠,“王族禁卫军现在在我的名下,我在努力努力,这个军团应该可以变成我的。”

    司马彰和陈忠皆是无语,这还能聊天不。

    “这个会不会不太稳?”陈忠带着些许的思虑询问道。

    “我想到了其他的窃国方案。”荀祈笑了笑说道,“所以这个无所谓稳不稳的,我已经有了更好的方式了。”

    陈忠闻言若有所思,这貌似是夺嫡的那个套路了,荀家怎么就喜欢玩这种玩意儿。

    “你要走继承人的路线?”司马彰也是连连皱眉,按照荀祈现在的表现,加之韦苏提婆一世的儿子波调都快被荀祈忽悠瘸了,现在天天被荀祈带着到处大哥大哥的叫,要说可能性,确实是有的。

    “刚好有这个机会,试试也好。老陈家的窃国方案实在是太腐朽古老了,换一种大家都喜欢的,你说以我现在的表现,需要多久这国家的统治阶层才能全面支持我?”荀祈带着调笑道口吻说道。

    司马彰和陈忠对视一眼,然后很自然的笑了笑,没说什么,荀祈见此也就是笑了笑,然而双方笑的方向完全不同。

    【老荀家这孩子有点膨胀啊,你该不会以为你现在使用的方案不是陈家出来的吧,你走继承人路线,说白了就是王莽那条路,不过你爱玩就玩吧,反正都是放血,多个花式放血也没什么。】司马彰端着果汁遮挡住自己的脸,让人不太能看清自己的想法。

    至于陈忠则是无所谓的表情,扯什么换方案都没有意义,他在贵霜这边就一个目的,能捞多少捞多少,荀家玩什么都不关陈家的事情,反正按照荀家的水平,不可能当猪队友。

    这样的话,陈忠才不管对方会不会临时换个手法,默默地捞资源就是了,荀家爱怎么玩怎么玩,反正坑不到他们。

    “唔,有件事需要跟你们提一下。”陈忠隔了一会儿,缓缓地开口说道,“之前我让你们搞事情搞出来的那个猜测,还记得吧。”

    荀祈闻言点了点头,之前肃反名单发给竺赫来那件事,最核心的就是为了让竺赫来生出一种,他们国家内部有一个潜伏了十多年的以推翻韦苏提婆一世为核心的隐藏势力。

    有这么一个东西为靶子,这三家干活的时候就能轻松一些,锅也就能甩的利索一些,而且自身的安全性也就能更高一些,毕竟前面还有那么一堆小号,就算被拆穿了,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到本人。

    “其实之前我让你们发这个有一些其他的原因,比方说北方贵族的确实存在叛乱这一事实。”陈忠当场爆料道,荀祈和司马彰直接愣住了,在这俩看来,这个国家最麻烦的就是北贵了,他们死死的团结在大月氏的周围,还非常能打。

    然而陈忠这话的意思是,之前看起来超忠心,超能打,还一个个浓眉大眼忠贞有加的家伙,居然也是叛徒。

    “停,你该不会是指前些年的时候,北贵因为不满调停分裂一事吧,如果是这件事,在韦苏提婆一世陛下上台之后,这些人就再次选择回归了。”荀祈陡然想起来自己在卷宗之中看到的内容。

    “并不是。”陈忠笑了笑说道,“不过也是因为这件事给我提了一个醒,我去查了一下其他的东西,毫无疑问,现在北贵和安息东部的某些贵族还有联系,虽说联系的已经很浅了,但毫无疑问,他们确实有脚踏两只船的准备。”

    “这……”司马彰愣了愣神,“北贵这是脑子喂狗了吧,就安息那艘马上就要翻的船,他们居然还敢上?”

    “只是联络,上船不上船还是两说,算是一条后路吧,不过我们可以造出来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让竺赫来等人查到,婆罗门这边并非是我们的对手,北贵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麻烦。”陈忠带着淡淡的自信开口说道,其他两人皆是点头。

    实际上陈忠完全没想过北贵在历史上还真是上了安息的贼船了,当然那个时候安息已经不叫安息了,而是叫萨珊波斯,也就是阿尔达希尔统治的萨珊波斯帝国。

    在韦苏提婆一世倒下的第二年,北贵大部便在陈忠当前呆的琐罗亚斯德教派的带领下投了阿尔达希尔,上了一艘大船,而阿尔达希尔作为交换,让琐罗亚斯德教派成功成为了萨珊波斯王朝这个历史上都有名的帝国的国教。

    可以说陈忠所谓的北贵背叛了贵霜其实也没错,但这整个贵霜毕竟是北贵建立起来了,要说背叛的话,其实也说不上,只能说,当年做了两手准备,谁能想到阿尔达尔希尔真的那么猛,还拿出来了如此大的诚意,投了投了。

    大致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估计琐罗亚斯德教派自己也没想到,当初自己随意许诺了一些东西,给借了点人手的瘪三,一转眼就成为了万王之王,逻辑什么的都不要了。

    然后回头韦苏提婆一世一死,阿尔达希尔调头过来收拾贵霜,抱着诚意和当年给要人没人,要粮没粮,基本什么都没有的自己第一笔支持的琐罗亚斯德教派谈谈。

    “老兄,看在当年老兄支持过兄弟我的份上,跟我混吧,我已经干挺了亚美尼亚,摆平了罗马,这边贵霜挡不住我的,我不想和你动手。”阿尔达希尔差不多就是如此套路琐罗亚斯德教派。

    琐罗亚斯德教派当时估计也是懵的,他当年给阿尔达希尔只是随便投资了点东西,然后就投入到北方贵族和南方婆罗门互撕之中,然而这波冷静下来,看看阿尔达希尔,给琐罗亚斯德教派的感觉就一个——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时代变化的太快了,谁能知道,当年一个瘪三,居然能搞出这么大的场子,而且现在居然带了十几万弟兄过来,这挡吧,未必挡不住,北贵战斗力有,又处在特殊地形,打起来,就算是吃亏,也能顶住。

    问题是看看阿尔达希尔和二世的造型,前者那妥妥是称王称霸,后者就是个渣渣,打起来北贵要是受创太大,搞不好还要被南方的那群智障给吞了,于是琐罗亚斯德教派的大主教想了想,投阿尔达希尔,也比败给南方那群智障好,投了。

    “小老弟,哥们给你说个实话,我们这边不好打,但是南方那群智障太恶心,哥们当年就看好你,你给个准话,条件适合,我们就投了。”琐罗亚斯德教派的大主教如此说道。

    “老哥当年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拉了我一把,没有那个援助,就没有今天的我,老哥过来,我萨珊波斯的国教就你们的!”阿尔达希尔这货近乎就是天命之子,别的啥都没说,就这一句话,直接丢在琐罗亚斯德教派的心坎里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