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七百六十二章 死……死了?

第两千七百六十二章 死……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关羽的怒吼很快就招来了军医,这个时候大多数军医都在努力的给受伤的士卒进行缝合伤口和包扎。

    说起来,只要下战场没死,以当前中原士卒的身体素质,只要缝合包扎没出错,失血不要太多,多半都能保住性命,因而这个时候,所有的士卒都在抓紧时间治疗。

    “奉孝情况如何?”关羽这个时候甚至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势,抓着军医询问道,两人相识多年,对于关羽来说郭嘉近乎兄弟一般。

    “郭军师本身操劳过度,过高原的时候就有些引发呼吸性问题,虽说服药进行了扼制,之后一段时间劳心太过,看脉象又多次服用了药石进行刺激,身体内部又有血块淤积……”军医说着说着不敢再往下说了,至少他现在是救不了。

    “告诉我,怎么才能救。”关羽完全不遮掩自己身上的杀意。

    “如果之前的吴医师尚在的话。”军医小声的说道,实际上已经说明了自己的态度。

    吴医师也就是吴普,华佗的亲传弟子,很长一段时间在关羽麾下供职军医,给关羽这边留下了一个完整的急救体系,只是和郭嘉一直不和,在之前跟关羽回了邺城之后就没跟来。

    说起来吴普和郭嘉关系不好,完全是因为吴普给郭嘉叮嘱了很多次关于药石的问题,而郭嘉抱着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态度,拉都拉不住,最后把吴普惹毛了,才翻脸了。

    就像这次这种情况,如果吴普在侧的话,郭嘉就算用药刺激精神的话,也不会频繁使用五石散。

    关羽直接愣住了,而不等关羽发怒的时候,营帐的帘子被拉开,穿着一身白大褂的吴普走了进来,“我就知道迟早会这样。”

    “吴医师!”军医和关羽皆是惊喜道,而吴普扫了一眼躺在几案上的郭嘉叹了口气,“我看看情况。”

    吴普的医术现在称之为国手都不为过,因而很快就检查出来了郭嘉的情况,然后面色变得极其难看,郭嘉现在基本病入膏肓,整个身体的情况说是贼去楼空都不为过,透支过甚,本身本钱就不够,这么搞了一波之后,鬼门关上走一遭的节奏。

    “能救。”吴普快速的检查完毕,头疼不已地说道。

    此话一出,关羽瞬间冷静了下来,看向吴普也少有的流露出一抹笑容,然后希冀的看着对方,就等对方下药。

    “救醒了人也废了。”吴普黑着脸说道。

    “救醒之后,将之拔升到内气离体是否可行?”关羽当即询问道,以他的实力强行提一个人到内气离体并不是做到,吕布能将两人不损自己根基的拔上来,他关羽也就能将郭嘉拔上来。

    “不行,说句不好听的,郭奉孝被救好之后的底子大概和当年的黄将军之子没有任何的差别。”吴普摇了摇头说道,“我先将之救醒,之后再说吧。”

    吴普的医术确实非常的厉害,大约六日之后郭嘉便苏醒了过来,不过那种明显的虚弱,让身旁服侍的关平深感难受。

    “郭军师,可还认得我。”吴普看着车架之中苏醒过来的郭嘉询问道,若非不敢赌由内气离体从贵霜境内运送的危险,加之郭嘉的情况必须要有懂医术的人在侧,郭嘉怕是已经被空运回邺城了。

    “这不是吴医师吗?你不是走了吗?”郭嘉扯了扯嘴说道,只感觉颅脑欲裂。

    “看来并没有损伤到记忆和智慧,身体反应也正常。”吴普点了点头说道,“大脑可感觉到抽风似的阵痛。”

    郭嘉嘴角抽搐了两下,额头的冷汗不断的渗了出来,吴普见此叹息了一声,和他估计的基本没有任何的差别,果然郭嘉就是如此。

    “停止思索,闭目养神对你有好处。”吴普从一旁拿起一碗药递给一旁的关平,“给他灌下去。”

    在关平给郭嘉灌药,将郭嘉灌到双眼像是死鱼的时候关羽已经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明显的感觉到欣慰。

    不过这种欣喜只出现了一瞬间,之后便变成了愤怒,然后很快就又消散于无形,若非郭嘉从关羽进来就一直留心,甚至不可能看到这样的表情变化。

    “咳咳咳!”郭嘉将药喝完之后,难受的咳嗽着,然后不满的看了一眼关平,“你个傻孩子,是你这么灌的?”

    “奉孝,我听吴医师说是你服了大量的五石散。”关羽看着郭嘉平静的说道,而郭嘉闻言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子,这个时候平静的关羽最让郭嘉赶到惊惧。

    “那个,最近没收到贵霜什么消息吗?我睡了多上时间?”郭嘉左右言它,关羽见此叹了口气,也不想和郭嘉再多说其他了。

    “昨天本地人告诉我们白沙瓦方向传来的消息,韦苏提婆一世死了,接近三十个的内气离体级别的猛将,还有四个破界级在白沙瓦混战,由于当时局面过于混乱,皇宫被打塌,韦苏提婆一世被废墟压死了。”关羽面无表情的说着向导收集到的情报。

    “白沙瓦的城卫军因为没有来得及发挥开启云气,其首领及其麾下军官已经引咎辞职了,禁卫统帅三人护卫不利已经被处死。”关羽想起土人告知的这些从白沙瓦传递过来的消息,简直惊呆了。

    “这不可能!”郭嘉直接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脸震惊的说道,然后话刚说完就抱头躺下。

    “好了,别给病人说这些了,”吴普见此当即开口说道,然后扭头看着郭嘉,“你最近一两年最好多休息,你现在一旦用脑,就会出现这种问题,而且你身体的亏空,说实话,我没办法补回来。”

    “痛……”郭嘉痛的冷汗直流,不过随着郭嘉放松,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然后郭嘉面色苍白的开口说道,“没这么简单,对方是假死脱身之计,那三十名内气离体之中怕是有一半都是保皇派,四个破界之中应该有两个是他的人。”

    “还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动脑子,就头疼。”郭嘉说完扭头对着吴普说道。

    “金蝉脱壳吗?”关羽皱眉看着郭嘉说道。

    “都说了,让你别思考,你大脑运转的越快,你头越痛,谁让你吃的那些药全是伤脑子的。”吴普黑着脸说道。

    “……”郭嘉沉默,突然感觉自己不动脑子,还不如别活着。

    “贵霜贵族没有这么高的执行力,如果这些全是韦苏提婆一世的敌人,他要废物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一个人掌握这样的力量,只有单个贵族才会有这么快的反应,一群人能在宣告后的第二天整合出一半的实力,已经说明韦苏提婆一世得罪了很多人。”郭嘉无比郑重的说道。

    实际上就连郭嘉都没敢去想,韦苏提婆一世其实是得罪了七成以上的贵族。

    准确的说当前还站在韦苏提婆一世立场上的除了几个没办法回头的禁卫统帅,竺赫来,赫利拉赫,布拉赫以及拉胡尔等人,其他人基本上都可以列入韦苏提婆一世的敌人了。

    没有真正意义上属于韦苏提婆一世宣告之后自发靠近韦苏提婆一世的强力团体,真正能从韦苏提婆一世的宣告之中得到利益的那些人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估摸着需要十年乃至二十年才能形成一个强大的,可以支撑韦苏提婆一世的利益团体。

    至于现在,那些因为宣告站在韦苏提婆一世对立面的既得利益者随便伸个手就能按死那些未来能成长到将他们按死的天才们。

    韦苏提婆一世的宣告,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不能第一时间拉起来一个可以使用的臂助,宣告之后,基本上除了韦苏提婆一世麾下本身忠耿的势力,其他的要么变成路人,要么变成敌人。

    甚至连反应过来的王族,都没有和韦苏提婆一世完全站在一个立场上,他们更多只能说是不好不坏,既然不好不坏,拿不到好处,那么为什么要帮一个明显看着要完蛋的角色。

    至于最大的对手,婆罗门,之前战败了,认输了,但这并不代表和韦苏提婆一世就一条心了。

    恰恰相反,韦苏提婆一世如果位置不稳,婆罗门绝对不介意当场出手将韦苏提婆一世拉下马,用以震慑其他人。

    蛰伏配合的原因是因为输了,要是能拍死韦苏提婆一世的话,婆罗门绝对不会介意这么做,哪怕拍死韦苏提婆一世得不到任何的利益,只能保持现有的状态,婆罗门都会做。

    白沙瓦城内,荀祈看着废墟,叹了口气,二十个内气离体,两个破界级,加上摩袖手旁观,居然刺杀失败了,最后出现在韦苏提婆一世面前那个拿方天画戟的破界实在是太强了。

    【将刹帝利作价卖给了婆罗门,在北方贵族迟疑着站队的时候直接下手,王族这边谁举旗呢?】司马彰看着盖文的人头思虑道。

    【将刹帝利再卖一遍给北方贵族,让他们立新王,不,直接复仇对婆罗门宣战,破坏贵霜生产。】陈忠冷冷的下定决心,“维护北方利益的王,才是真正的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