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六百八十五章 国事为重

第两千六百八十五章 国事为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兵败如山倒这种事情维卡斯并非没有经历过,毕竟也是历经战场的将帅,又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名将,对于他们来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虽说败得这么惨的时候比较少见,但毕竟来的时候就有准备。

    杜尔迦对于维卡斯,米兰达三人的定位就是牵制,而且一开始米兰达和纳雷什就说的非常清楚,做好撤退的准备的。

    也即是说维卡斯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战败撤退的心理准备,但是做好了战败的心理准备,并不代表维卡斯能接受自家的战友被人挂在旗杆上,这是耻辱,这是对于他们贵霜的羞辱!

    望了一眼挂在旗杆上的米兰达,维卡斯胸中的愤怒疯狂的燃烧了起来,熊熊怒焰,已经掩盖了他的理智,眼中正常的世界也因为愤怒时充血的双眼,变成了血色。

    当然这个时候,维卡斯并不知道纳雷什跑哪去了,毕竟贵霜的军团指挥非常糟糕,而且是由三个头领在指挥,一开始纳雷什和米兰达冲的猛,维卡斯坐镇后军进行后军的指挥和调度。

    依靠着自身的神佛加持,保证后军在撤退的时候依旧保有相当程度的组织力度,不过怎么说呢,纳雷什翻船实在是太过于意外,差不多就相当于盾卫往前开,顺手将纳雷什碾死,然后将纳雷什身后的亲卫也碾死那种程度。

    不需要怀疑这一方面,面对完全不能击破盾卫装甲的纳雷什亲卫,盾卫的推进速度,基本等于自身行军的速度,反倒是贵霜这边在见到纳雷什战死的士卒想要调头撤退的速度还不如盾卫的追击速度。

    毕竟后者需要面对那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依旧往前冲锋的贵霜杂兵,汉军这群盾卫直接扛着自己的大盾,单手提着手戟往前砍就是了,尤其是后面连岳警告盾卫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将面甲带上之后,针对面部射杀的箭矢也扯淡了。

    陈曦的氪金都是这么到位,面甲厚度高达丧心病狂的十毫米,虽说不至于挡住强弩,但是挡挡弓箭还是可以的。

    至于说直接用箭矢射中眼睛,这种就没办法了,说实话,有本事射中百战老兵的眼珠子,这真心属于误解的情况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纳雷什本部发生了当年胡人斥候面对白马义从的尴尬情况,发现了又能怎么样,追上去将你砍死就是了,送不出去的情报,那就是没发生!

    就是开无双明杀怎么了,但是我不但将你家主帅干掉了,还将你家看到主帅被杀的那群亲卫也干掉了,连带着逆推回去,以至于你们的大军根本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也算是贵霜当前比较好运的一点,虽说已经有传言说是纳雷什已经被汉军砍死了,但现在大军崩溃,喊什么的都有,维卡斯只是以为自己就这么一会儿没盯纳雷什就被大军裹挟着跑路了。

    不过纳雷什跑路不跑路并不重要,维卡斯现在是怒火中烧,米兰达被挂旗杆,让他感到发自内心的愤怒和羞耻。

    因而愤怒到极限的维卡斯怒吼着爆发出自己的神佛加持,靠着观想神佛之间的联系性给所有的士卒加强了一种相互之间的联系,让原本溃败之中的战线,瞬间多了一种关联性,士卒与士卒仿若有了组织。

    然而不等维卡斯的亲卫对于自家主帅的神佛加持感到震撼,这种关联性就崩溃了,仅仅维持了一瞬,军心的崩溃造成的恐慌并非是这种程度的联系所能阻碍的,所有的力量都存在所谓的极限。

    严颜的不溃天赋,尚且被孙策在夷陵击溃过,军心的溃散,想要拯救,靠的从来不是这种些许模糊的联系,只能用重塑军心的方式将大军再次拉起来。

    “将军,撤吧!纳雷什将军好像已经被汉军斩杀,米兰达将军则被汉军俘虏,我军大溃,此时不撤,对方席卷过来,我军怕是难有一人逃离。”兴奋了一瞬间的亲卫发现关联性崩溃当即拽着要冲上去和汉军拼命的维卡斯吼道,生怕维卡斯一个想不开真冲上去救米兰达。

    毕竟任何国家的情况都差不多,主帅战死,亲卫不可独存。

    “他们怎么敢!”维卡斯甩开亲卫怒吼道,“他们怎么敢如此折辱刹帝利!”

    亲卫眼角抽搐了两下,一副我竟无言以对的表情,这都上战场了,还有个啥折辱的,战场上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别说是俘虏了挂在旗杆上,就是弄死了,你还能让他们别杀?

    “给我拿箭来。”维卡斯也是气糊涂了,说出话之后,也反应过来,这不是婆罗门控制下的小国内战,而是国战,根本没有他们那套东西,不过既然看到了,那就绝对不能这么离开。

    亲卫眼见维卡斯已经冷静下来,也知道维卡斯真正的想法,当即将特制的强弓拿出来递给维卡斯。

    “米兰达,为兄送你一程,与其让你折辱在汉军手上,不如借我之手回归梵天!”维卡斯的强弓如同满月一般被拉开,箭矢遥遥指着米兰达的方向悲壮的吼道,这一刻维卡斯像极了印度神话中的英雄。

    伴随着维卡斯的怒吼,箭如流星一样划过遥远的距离,射向了挂在旗杆上的米兰达。

    中箭的那一瞬间挂在旗杆上的米兰达就像是被大锤打中,直接往后摆了一个大弧,旗杆上方传递来的巨力甚至让下面举着旗杆的五名力士差点将旗杆弄倒在地。

    然而让悲愤的维卡斯恼怒羞耻至极的是,那一箭压根没有射穿米兰达身上缠的钢索,倒是米兰达自己被那一箭的冲击打的吐血几口,原本死命的挣扎也蔫了好多。

    吼出悲壮之声的维卡斯,这个时候面色甚至有些挂不住,愤怒的将那柄特制强弓摔在地上,直接调头带着自己麾下的亲卫离开,这一波着实是丢人丢大发了。

    不过真要说的话,也算正常,这钢索毕竟是特质的玩意,真正用来捆绑内气离体的绳索,甚至在陈曦这边研发出来之后,甘宁的横江铁索也换成了这种材料。

    若非产量实在是太低,这玩意才是陈曦最喜欢用来作为装备的好东西,不过光想想需要由内气离体武将花费相当时间亲自温养,就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有多麻烦。

    在这种条件下,维卡斯那一箭未能尽功,也是理所当然,不过借此一箭韩倪和赵恒再次注意到挂在旗杆上用来招降的贵霜士卒的米兰达,那就是维卡斯的锅了。

    “老兄,这是不是挂的不对劲啊。”韩倪看了一眼赵恒询问道。

    “你这么说的话,我也觉得,正着挂是不是挣扎的起劲啊。”韩倪寻思了一会儿说道。

    然后过了一会儿,米兰达被放了下来,之后又被挂了上去,倒着挂着的,被倒着挂上去的时候,米兰达的双眼已经像凸像是要爆裂一般,布满的血丝更是说明了他的愤怒。

    然而堵的实实在在的抹布,让悲愤之中的米兰达甚至连咬舌自尽都无法做到,只能憋屈的承受着这一切。

    在大军后方的郭嘉看着被放下来,还以为就此结束,结果又被重新倒挂起来贵霜主将,叹了口气,终觉得他对于于禁的认知有那么点偏差,那么刚毅坚定之人怎么会培养出这种奇怪画风的士卒。

    “战场,无所不用其极,对外战争,以胜利为重,国事当先。”于禁可能也是被郭嘉看的有些尴尬,轻咳了两下,神色稳重的说道。

    可惜郭嘉这种近乎通悟人心之辈,岂会看不到于禁眼中的尴尬和狼狈,很明显,这些士卒绝对是于禁亲自培养的,但是最后变成了这样,八成也出乎了于禁的预料,不过于禁说的很有道理,国事当先。

    “我这不也没有说什么吗?”郭嘉淡笑着打开折扇遮住自己半张脸,但是眉眼间的笑容并没有完全遮掩,在国内这么干属于得罪人,换成国外,谁管啊,打赢了就是大爷。

    郭嘉毕竟也是生性洒脱之辈,如果换成荀彧,诸葛那种可能还对于这种方式有所不满,郭嘉的话,只是觉得有趣。

    眼见郭嘉带着些许揶揄调侃的神色,于禁略有尴尬,但是也算是默认了这是自己的锅,不过还是打算私底下交代一下自己的副官收敛一二,至少别在人前如此。

    “大局已定,我率兵追击整肃,军师帮忙救治伤员,这边气候湿润,伤口更容易感染,我来的时候并没有带新一代的军医,老的那群家伙毛手毛脚,军师看着点。”于禁眼见贵霜大军崩溃扭头对郭嘉说道,这一战他更多是指挥,实际上于禁本身也很少冲阵。

    郭嘉闻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至于新一代的医务兵,没有稳定的驻扎点的话,不管是身在前方的他们,还是后方的那些文臣都不会允许的,毕竟二代的急救医师基本都是女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