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六百七十五章 翻船了

第两千六百七十五章 翻船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结果现实狠狠地抽打了张任,所谓知易行难就是如此,张任就差被吊起来往死了锤了。

    作为一个自认为自己在体系之中有着中等偏上水平已经相当不错的张任,真实的认识到顶尖大佬的随便打一打就会出结果是什么概念了,也清楚的明白了自己根本不可能完成收尾,准确地说啊,看都看不懂好吧,什么简简单单,大佬您完全是在以您自己的水平说吧!

    趁着张任狂攻凯拉什等贵霜精锐,发挥出超越自身极限的水平,将其以曾经不敢想象的速度打出了包围圈,虽说其过程比起韩信当时指挥的时候,既不优雅也无风度,但是至少勉强达成了战略。

    可问题是就那么点时间萨卡拉已经拉起来了十几万贵霜杂兵,哪怕是打崩了自己包围的贵霜正卒,面对萨卡拉拽起来的精锐大军,张任这一刻的内心也已经处在崩溃状态。

    淮阴侯,我确定您一定是用自己的水平来评论随便打两下这一世的,您证明了自己的强大,我准确的认识到了自己的弱小无力,这一刻张任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了。

    就跟后世物理学教材梗一样……

    朗道表示我数学的勉强还算可以,你们的数学水平太烂,给你们写教材的时候随便用一用幼齿水平的数学公式好让你们理解。

    费曼同样认为学生的数学水平实在是太烂,给学生写教材还是连那些幼齿的数学公式也不要写了,我纯粹靠其他方式描述好了。

    结果诞生了两种诡异的状态。

    当学生们看费曼教材的时候,总会产生一种迷之自信——“我也能成为物理学家”,嗯,这是错觉。

    当学生们看朗道教材的时候,总会产生一种自然的绝望——“我不可能成为物理学家”,嗯,这是错觉。

    幼齿水平的数学公式,基础的指挥操作,随便打一打就是了,对手都是垃圾,绝对不会鸽,我会爆更等等这些话,你先看看说这些玩意儿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再发表感言。

    韩信就不是好老师,除了虐人,屠幼,让人自然成长以外,其他的方式根本就是拿自己在做参照,我觉得很容易,我随便打打,我随便操作两下,我已经锁定了胜局……

    总之这些说的都是韩信,并不是张任,别说实现现在天命消耗一空的张任,哪怕是天命在手的张任,都不可能做到韩信所说的那些基础操作,不说参照物,直接说难易程度,那是耍流氓好吧。

    而现在张任明显是被耍流氓了,而且被对手刷了流氓的他,甚至连辩解都没有心气辩解了。

    反正张任是懂了,换成韩信的话,之前那些自然不会有失误,也不可能卡错时间,更不会出现在应对外围杂兵之前,让外围杂兵再次拉出攻势这种失误,然而换成张任的话,这种意外很正常。

    在击溃中央贵霜精卒的时候出现了很大的偏差,毕竟兵力方面并没有任何的优势,没有了韩信那种能力,不再具备拆解对方指挥体系的能力,使得凯拉什等人逐渐再次具备了指挥能力。

    而随着对方逐渐恢复指挥能力,中央战场汉军的优势开始下滑,虽说依旧具备压制对方的能力,但是已经不可能出现之前那种全面占优的局势。

    等到后面凯拉什突围的时候,张任兵力排布的偏差,更是使得对方能以勉强还能维持下去的组织结构杀出了孟获的包围圈,并非是以完全的溃军姿态溃逃。

    这么多失误,说白了,其实也就是兵少容错率低,一万多打接近二十万,失误一下就翻船,而张任失误了那么多,还能活着,只能说韩信给留下了太多的优势,不过现在优势快耗尽了。

    说起来,这真要说也是韩信的锅,不过这个锅韩信不背,虽说事实上确实是他当时为了省事将贵霜大量的中低层指挥系集中了起来。

    可以说凯拉什等人能在突围的时候恢复一部分指挥体系,并没有因为班纳杰的战死而引发更为严重的乱象,除了韩信当时已经将对方拆到了极致,指使张任在接手之后,未能完美压制,致使其触底反弹。

    其实还有一部分原因则是韩信往中央的贵霜精卒里面集中了太多的中低层将校,以至于当张任没办法将之压制住的时候,这些人为了活命也会自发的抱团。

    如果中低层将校少的话,还存在被冲散这一可能,而中低层将校的数量到了那种程度,就张任那个水平当然没可能将之彻底拆解。

    结果这一个在韩信看来是最好的歼灭计划,到张任这边硬生生就成了致命一击,自然这个锅张任只能强行以自己菜为由给背上了。

    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千错万错,都是我菜,这就是张任当前最准确实际的感觉。

    再加上就算是换做韩信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一万多人歼灭四万多人,打倒现在从韩信到张任这么长时间,能杀一万多人已经是相当厉害的水平了,更何况这一万多还都是贵霜的精卒。

    准确的说,从一开始韩信就做出了判断,能打赢,但是没有骑兵配合,只能逆推,要将对方打崩溃,一万多人打接近二十万,杀都杀到精疲力竭,因而他的定位就是彻底摧毁指挥体系。

    只不过韩信轻易做到的事情,对于张任来说其实和天书无任何区别,看不懂的操作,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因而等到将凯拉什等人打出去之后,看着像是潮水一般朝着自己冲过来的贵霜杂兵,张任就一个实质的感觉——喉咙老血一梗。

    人生就是如此,如果原本完全做不到,张任也不会有任何的念想,怀揣着将对方阻击四个时辰,完成军令,便是胜利。

    甚至以后张任还能吹一波,自己当年不足两万的兵力,阻击了贵霜二十万大军四个时辰,最后等到关将军到来,成功将之反杀什么的。

    换成现在这么一个情况,张任现在真的是心梗,明明我能上天啊,不足两万怒战二十万,背水接战,一战功成,以后能吹两百年……

    结果现在全完了,张任所希望的一切已经彻底化作了幻影,他已经没有任何希望击败面前的十余万杂兵了。

    这种乱军冲锋的战术可谓是婆罗门的核心战术,虽说这种战术因为组织力度的问题,先天被韩信这种以战场即时指挥著称的神将压制,以至于能轻易地无视着十余万乱军。

    可这并不代表韩信这个级别之下的将校,也能做到这种程度,这毕竟是相当于一个帝国根基一般的玩意儿,虽说因为婆罗门本身的缺陷问题,这种战术存在明显的缺憾。

    可这种战术能延续千年,甚至延续到更远的未来,那么就算是有人能破解,也属于那种几乎可遇而不可求的事件,否则婆罗门也不可能一直使用着这种近乎找死的方案。

    韩信基本上算是那种论外角色,而且他本身就属于那种极端的战场指挥系统帅,政治废物,情商过低,基本上相当于其他数据都废了,就点了战场指挥。

    因而在韩信看来,婆罗门用这种方式就相当于找死,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婆罗门的战术属于那种乱有乱招,就算是强将,面对这种招数,也不是说挡就能挡住的。

    张任算是比较优秀的将帅,但是距离韩信那种随意拆卸乱军的违规级别的指挥能力,还有着宛如天堑的差距。

    因而等到萨卡拉高举王旗,身先士卒,拉起一个冲锋的锋头朝着汉军杀去的时候,张任朝着凉凉的道路上迈了一大步。

    顺带一说,贵霜的军团本身就是乱军,打击对手其实更多是靠人多势众去碾压对手,因而班纳杰的战死并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印象,甚至因为语言的问题,其实大多数贵霜士卒都不知道班纳杰战死。

    外带贵霜辅兵的指挥体系导致到现在绝大多数外围的贵霜辅兵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统帅是谁,他们一般都是听从自己侍奉的刹帝利指挥,自己侍奉的刹帝利说冲,他们就冲,其他方面也就是混混。

    而之前韩信围得严严实实,就是准备将对方打到爆,结果班纳杰自杀了,当时已经乱成狗,班纳杰死掉其实并没有让乱局变得更糟糕。

    准确的说变得再糟糕也没有什么意义,被包围的诸如凯拉什,帕萨,加尔斯等人率领的精卒,本质上已经是兵不知将,将不知兵。

    后面抱团,也只因为张任水平不够,没办法达成韩信的随便打打,贵霜这边靠着比例较高的底层将校触底反弹了而已。

    至于说外围的超大规模的辅兵,说实话,这些辅兵一开始的定位就是乱军人海,班纳杰死不死,其实不涉及这群人的发挥,不管是谁,只要让他们将主力的攻势砸在了汉军头上。

    那么到时候统帅就是死了,他们也会自动打到结束。

    这么一来在韩信看来毫无问题的战场,在张任这边翻船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