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六百七十一章 沉迷于屠幼

第两千六百七十一章 沉迷于屠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你的意识之中,多谢你将我唤醒,萧何和张良两个混蛋出的这种不靠谱注意,要不是你将我唤醒过来,我估计真就睡死了。”韩信黑着脸说道,现在想想,那俩混蛋八成是将他当作试验品玩了,当然最主要的是那个时候他好像也别无选择了。

    韩信算是那种强行转换了生命形态,这个世界对于转换生命形态有着明确的要求,要么失去过去的一切,要么就像吕布那样硬扛天罚。

    前者大多数的仙人都是如此,后者吕布那次转换生命形态,其实并不算是成功渡过去了。

    韩信这边是既不想失去曾经的一切,也扛不过天罚,所以就选择了作弊,将自己挂在玉玺之中,装作自己死掉了,结果大宇宙意识直接让韩信一口气睡到死,估摸着再等个百多年,韩信真就睡死了。

    到时候就算有人机缘巧合的依靠着某种方式将之唤醒,恐怕韩信也就是一个没有生前任何记忆以及天赋本能,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尘世间非常普通的仙人。

    “淮阴侯?”张任难以置信的看着韩信,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您……不是……”

    “仙人不都这样吗,我不过是没有失去曾经的天赋和记忆而已,当年这么选择,也有很大原因就是为了保留这些东西,没了这些,我也就不是我了,现在已经过去四百年了吗?”韩信翻了翻白眼说道。

    当年韩信也是作,快凉的时候,张良和萧何每人给他来了一个三连,分别是没救了,等死吧,我收尸,以及没救了,等死吧,保后裔,从情感上来说,这俩人做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可是要能活着的话,韩信不想死啊。

    可惜当时韩信的政治头脑基本是负的,没缓过来,最后果不其然的凉了,好在张良和萧何还是给死前的韩信出了一个骚主意。

    当时已经没有办法的韩信,只能认了,而且和萧何约法三章,你至少给我保住韩氏的传承,否则这次试验要是成功,回头我第一个收拾刘邦的后裔,他有多少后裔,我杀多少,相信我,比后勤谋划我不是你们的对手,比战场,你俩加起来都不是对手。

    萧何表示可以接受,张良当时已经情感淡漠的和仙人没有任何区别,完全不在乎韩信的哔哔,说实话,张良能来也就是看看韩信怎么死,其他也就没什么了,反正死的不是我。

    韩信当时也别无选择,和萧何约法三章也就是个嘴硬,毕竟对方这可是在保他老命,于是点头认了这件事,之后就死掉了……

    用秘法将韩信收尸之后,将玉玺还回去用国运供上,结果十年过去没半点反应,以至于后期张良和萧何都以为验证失败了,选择了其他的方式,天知道这俩现在有没有活着。

    “是的,已经四百年过去了,没想到您居然还活着。”张任略有敬畏的说道,虽说对方看起来很年轻,但想想对方的身份,张任真的是深感敬服,这可是真正意义上自有天地精气以来的兵法缔造者。

    “死了,仙人都是死的,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也不算是仙人,再睡下去可能会变成仙人……”韩信笑了笑说道,随后突然翻脸冷淡的说道,“你们这是打出了国门,汉室可好。”

    “还好……”张任有些犹豫地说道,韩信怎么死的他还是知道了,想到这些,张任都不敢去想,被灭了全家的韩信复活过来要对汉室出手,汉室的情况会有多么糟糕。

    “放心,我和萧何约定好了,我韩氏血脉尚存,那么我醒后就不计较当年那些事情。”韩信看着张任吞吞吐吐的神色就知道对方想到是什么,情商这种东西他不需要的。

    “……”张任表示韩信家族被诛灭了好吧。

    “我能感受到,还在。”韩信无所谓的说道,说来被张良和萧何当作实验品验证看起来也并不是没有影响,至少性格便的冷淡了一些,配合上本身的神色,到有些剑眉星目的气势,“以后有时间来长安未央宫,我也就只有在那里能显形了,我现在算是被针对了。”

    “被针对?”张任不解的看着韩信说道。

    “被老天爷,强行转换了生命的形态,还保留了过去的一切,必须要经过劫运的历练,而我不大可能经过。”韩信不爽的说道,“在没有回忆起自己名字,自己过去的情况下,还没什么,现在的话,我出现在别的地方,老天爷第一个针对。”

    “……”张任表示淮阴侯你说的太高端,我根本没有办法理解。

    “总之,就这样了,我需要回到汉室国运之中,以玉玺为基,庇护在国运之下,才能显现出来。”韩信冷淡的说道,“今上是谁?我想我就算是在长安,有国运庇护,有玉玺为基也不可能移动太远,我需要和今上谈谈。”

    韩信话语间并没有对于汉室皇帝的尊敬,想来,当年韩信完蛋的时候已经将对于汉室皇帝的尊敬彻底消磨完了。

    “现在是长公主摄政。”张任小声的说道。

    “长公主?刘三的男性后代死完了啊。”韩信的政治水准以及情商看起来并没有因为自己死了一次,有所提高,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烂。

    张任嘴角抽搐了两下,不知道怎么回答,隔了好一会儿说道,“淮阴侯还是尊重一下长公主比较好,当年的事情如何,其实也有您的问题,先辈的事情是先辈的事情,不应该牵扯上长公主。”

    “看起来所谓的长公主挺得人心,而且之前接触你的意识获得了一部分的东西,看得出来你们挺厉害,居然打出了国门,匈奴也死完了,既然这样我就自己回去看看。”韩信瞟了一眼张任,带着些许对于后人的欣赏说道,“刘三的汉室,有一半是我打下来的……”

    韩信带着些许傲慢说道,话说这也是韩信享受汉室国运庇护的先天原因。

    “恭送淮阴侯。”张任恭敬的说道,他真的没想到自己的天命能将真家伙弄过来。

    “外面那些垃圾我已经基本解决了,我走之后,你随便打一打就是了,战争还真是让人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活着。”韩信抱臂从张任的意识海消失,而长安未央宫的玉玺则展现了一层五色豪光。

    之后一段时间,身在长安的皇甫嵩和朱儁每天晚上做梦都有人和他们进行兵棋推演,然后每次兵棋推演都被对方打的落花流水,以至于等刘备等人带着大军回到长安的时候,皇甫嵩和朱儁就像是兔子一样,双眼燃烧着火红的色彩,被虐的太惨。

    顺带从这个时候开始皇甫嵩和朱儁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坚信陈曦是神人入梦的写照,因为他们两个也是天天有神人来虐他们。

    外带从那以后皇甫嵩很少说自己统兵作战有多强了,因为每天被那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看不清人脸的仙人虐的都快成狗了,每天醒来的感觉都是战争还能这么打,溜得飞起!

    不过韩信虐了朱儁和皇甫嵩一个多月之后就放弃这俩了,两个老家伙虐着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了,一局都赢不了自己也就罢了,毕竟他不想输的情况下,还真找不到什么对手。

    问题在于被自己狂虐了一个多月下来,居然连进步都没有多少,这成长性实在是太垃圾,虽说偶尔也有几个亮点什么的,可着实是有些乏味,没对手的时候陪着玩玩还行,玩多了实在是没啥意思了。

    加之那个时候周瑜也已经来到了长安,韩信打听了两下之后,就拿周瑜当新玩具玩了,这不玩不知道,一玩好开心,狂虐周瑜百局之后,周瑜局局有进步,而且水平一路走高,但就是打不赢。

    实际上韩信到五十局之后就已经知道周瑜打不赢的原因,但是一直没说,技术上已经没有什么说的,打不赢更多是认知不到位的问题。

    终归是用他开创的体系在打他本人,能打到这种程度已经很厉害了,可是要走不出来自己的路,那就没资格和他站在一个高度。

    当然那段时间周瑜看陈曦的眼神已经不对了,作为一个理性的智慧的名将,他其实是不信什么神人梦授大百科,也不信什么生而知之乎,结果被韩信按在地上摩擦了一段时间之后,周瑜表示信了这个邪。

    原因很简单,周瑜这个人其实是很骄傲的,很自负的,加之能力也确实强到爆炸,就算是面对皇甫嵩,他也不怂,自忖就是打不过,也不会输,结果第一次梦遇神人要和他比拼兵法的时候,周瑜还在笑。

    之后醒来的时候周瑜脸都白了,原因很简单,韩信觉得这小子这么年轻,这么猖狂,这么膨胀,于是将周瑜打爆了。

    没办法,周瑜自忖面对历史上游的其他人自己绝对有办法应对,见到神人的时候心态没摆对,明显的大意了,然后被韩信全歼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