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六百四十章 王的决断

第两千六百四十章 王的决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刹乘不解的看了一眼韦苏提婆,不知道对方突然言及此事所谓何事,但还是恭谨的欠身。

    韦苏提婆一世扭头看了一眼特里维迪,“你们的表现太差了,伽却里,从北方调集突击弯刀手,塞王斗士,禁卫步兵,帕陀甲士。”

    伽却里闻言大喜,他本身出身于皇族,对于现在这种情况本身就非常憋屈,而韦苏提婆一世现在终于是准了他们南下了。

    “陛下,我们南方尚且未战败,当日的约定可是我南方战败,北方才能南下。”婆罗门的祭祀闻言再无之前的冷静,大跨步的上前。

    “北方调兵,南方下手,拉胡尔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败了就是败了,就算是没有失土,但刹帝利的折损也是事实,北方军事贵族集结大军在印度河等候命令!”韦苏提婆一世冷漠的下令道。

    “啊?”伽却里以为自己这波率兵就能上战场了,结果居然是在印度河沿岸等待,这就让伽却里有些不爽了,但是抬头看向韦苏提婆一世那看不出喜怒的眼神,伽却里一肚子的话,硬是没敢说。

    “我不需要你们扯皮的理由,当时你们签下了盟约,那么现在就给我执行盟约,梵天在看着你们。”韦苏提婆一世冷冷的说道。

    婆罗门的祭祀可能也是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有所忌惮,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点了点头,表示他们会履行当时的约定。

    等这波扯皮结束之后,韦苏提婆一世将所有人打发走之后,塞西卡皮尔再一次回到了宫中,而韦苏提婆一世则站在那里等着对方,与之一同的还有竺赫来。

    “陛下。”卡皮尔单手欠身施礼道。

    “就你的感官,情况如何?”韦苏提婆一世看着卡皮尔询问道。

    “婆罗门有心要下手了。”卡皮尔平静的说道,“至于其他的,陛下查一查也就知道了,在这种情况下,陛下所想的婆罗门将绝大多数的实力投入对汉室作战恐怕不可能了,不过汉军强盛,婆罗门为了颜面考虑,很有可能出现陛下希望的情况。”

    “塞西家族现在情况如何?”韦苏提婆一世看着卡皮尔询问道。

    “祖父已经见过了蒙康布。”卡皮尔面无表情的说道。

    “如何?”韦苏提婆一世平静的说道,塞西赛利安,也就塞西的上代家主,在之前请求韦苏提婆一世,由他亲自去见一次蒙康布,韦苏提婆一世虽有不解,但还是同意了那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的请求。

    卡皮尔面无表情,也也没有回禀,只是深深的低头,韦苏提婆一世便懂了对方是什么意思,大概是悲哀吧,他们这个家族建立了海军,在孔雀王朝的时候就建立了海军,而塞西家族的上代家主,赛利安将贵霜海军的体系建设了起来。

    正因为这位七十多岁,一脚已经踏入了棺材的老头,贵霜才具有了真正从体系上碾压了其他帝国的海军。

    整个贵霜海军的云气储备基础理论以及海军发展方向就是赛利安一手建设起来,如果说在之前贵霜海军还只是比较强,那么从赛利安将整个海战体系结合了云气储备基础之后,贵霜海军真正进入了最强这个概念。

    然而哪怕这个家族在赛利安之前就已经和海军结下了不解之缘,可是面对这等建设了新的体系的长辈,塞西家族的后人,也依旧很难做到全盘的吸收,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子孙不孝吧。

    以至于在不久之前,赛利安甚至隐藏了身份,去见那个和塞西家族有着不小嫌隙的外人,甚至在确定了对方的资质之后,开始思考着是否将自己的衣钵传授给对方。

    对于这种已经快要变成棺材瓤的老者,能看开的,其实并不会在乎对方和自家的嫌隙,反倒只要资质足够,能将自家的衣钵传递下去,他们不会介意教授自己的一切,毕竟这也是传承,同等于血脉传承。

    新任的塞西族长卡皮尔对此也有着自己的思考,子孙不孝这种事情,有时候并不能简单地怪子孙后代。

    卡皮尔的资质就算是韦苏提婆一世尚且有忌惮之处,毕竟仅仅凭借着些许的蛛丝马迹,以及一两句的语言诱导,就能猜测出一个大致的情况,这种能力,就算是韦苏提婆一世也愿意给于尊重。

    只可惜这种能力和那位所需要的天赋完全不是一个玩意儿,海军吃传承,吃天赋,终归不是没有天赋的人能靠着努力就能玩起来的。

    蒙康布虽说和塞西家族有相当深的嫌隙,但是这种嫌隙对于一个已经就要躺在棺材里面当馅儿的人来说,又能算得了什么。

    “卡皮尔,你甘心吗?”韦苏提婆一世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带着某种说不清是引诱还是嘲讽的笑容询问道。

    “不甘心,但是我能接受。”卡皮尔的面色几乎无有起伏,将一切的神情,一切的心思掩藏在自己的伪装之中,“虽说不想承认,但是在这一方面,陛下不也认为蒙康布更优秀吗?”

    韦苏提婆一世闻言点了点头,“接下来的事情,你愿意插手就插手,不愿意就会塞西家族当作什么也没发生,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明白现在的局势,我不想原本就不多的年轻人变得更为稀少。”

    卡皮尔闻言欠身施礼,然后转身离去,而竺赫来则盯着卡皮尔的背影若有所思。

    “陛下,其实有些事情想得太多,反倒不好。”卡皮尔在即将走出去的时候,随口说道,而后没有回复,王宫之中彻底恢复了寂静。

    “竺赫来,调兵。”韦苏提婆的眼底划过一抹决绝,卡皮尔最后的那句话确实给他提了一个醒,原本的犹豫再一次清扫了很多。

    “陛下,现在真的要这么做吗?”竺赫来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后退会失去一切,那么前进又有何妨。”韦苏提婆一世的双眼如水一般深沉。

    “既然如此,我会尽快串联好各邦。”竺赫来平静的点头说道,“只是汉军那边,我们怕是还需要继续与之作战。”

    “接下来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我们都需要一个矛盾的宣泄点,汉室,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得罪吧,汉军虽强,我们贵霜也不弱。”韦苏提婆一世缓缓的睁开双眼带着决绝说道。

    “出动王庭护卫军,从大月氏的时代,已经跨越了数百年,岁月之中我们月氏的英雄也不在少数,从北方选拔出来的最精锐的老兵到现在也已经寄托了前代英烈的意志,这个国家可是以我们大月氏为主建立起来的。”韦苏提婆一世冷漠的下令道。

    从观想体系建立之后,贵霜的皇帝,只要还怀有着征服者的意志,那么都会尝试压制婆罗门,以正贵霜皇室的地位,而和那些权谋家比起来,韦苏提婆一世直接践行了自己的意志,到现在已经建立起来一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强悍军团。

    作为一个帝国,这个被韦苏提婆一世寄托着自己意志的军团并没有叫做帝国禁卫军,而是称作王庭护卫军,和以前的军队拱卫国家不同,这支精锐被建立起来,就是为了执行王的意志。

    韦苏提婆一世是一个暴君,以前倒还罢了,等到醒悟过来,亲政之后,他就出现了某种极致的掌控欲望。

    也许现在受限于贵霜的环境,还没有太夸张的表现,但是他的内心,他的思维都在暴徒的道路上走的越来越远。

    作为一个继位的皇帝,而不是开国皇帝,在他亲政时,发觉自己受到了掣肘之后,生出来的不是权谋制衡的想法,而是惊人的征服欲。

    这样的皇帝在历朝历代都属于奇葩,不过暴君比昏君强大的一点在于,暴君有能力,有超乎想像的执行力,一个有着征服欲的暴君,自然会为自己建立起一架战车,前去驰骋。

    所谓的王庭护卫军,这个名字格调低的配不上帝国禁卫军的军团,便是韦苏提婆一世一手建立起来的。

    虽说名字很糟糕,但实力非常靠谱,其本身就是从北方精锐军团之中选拔出来的足够精锐的老兵,之后更是使用了南方的观想手段让其观想了月氏千年来的英雄,强化自身的基础实力,在其本身成型之后,又花费了两年进行磨合才真正建立了起来。

    其原本就是在沙漠戈壁惨烈的生存环境下挑选出来的顶级强兵,本身已经具备了最为顶尖了双天赋精锐军团的战斗意识。

    而后又经过了观想月氏历代英豪,靠着神佛观想体系,完成了意志上的统合,到现在已经无愧于韦苏提婆一世手上的一柄神剑。

    这一次韦苏提婆一世不打算退了,婆罗门有什么算计也罢,没有什么算计也罢,他和之前那几代的贵霜皇帝不同,他和北方是一心的,他不是婆罗门的刹帝利,他是月氏的征服者!

    虽说韦苏提婆一世从未在表面上支持过一次北方,但作为暴君的征服欲,让他清楚自己的身份,他是来自于北方的征服者,而不是被婆罗门套上绳套的看门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