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五百九十八章 自知之明

第两千五百九十八章 自知之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依靠着卢毓和陆逊的聪明才智,很快两人就凑够了十条自己犯错了的地方,然后陈曦和贾诩当着旗冬的面将两人狠狠地揍了一顿,顺带命两人将他们俩准备的材料各抄五遍。

    用陈曦的话来说,你都有十条错了的地方,你居然在干这件事之前都不知道,还傻了吧唧的去干了,被我们两个打一顿长记性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总之陆逊和卢毓被贾诩和陈曦双打了一顿,而且理由之充分,让卢毓和陆逊极其痛恨自己之前的才思敏捷,然后因为这一顿打,这俩人学会了藏拙。

    “这俩死孩子真是欠扁了。”陈曦将旗冬打发走之后说道。

    “你之前的理由,简直让我无话可说。”贾诩隔了好一会儿说道,“我原本以为你会看在我们两个都疏忽上,这俩说出十条错误之后将之放过,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解释。”

    “扯淡呢,那是,都错了十个地方了,而且他们事后都知道,事前居然一条都没反应过来,我没打死这俩死孩子都不错了。”陈曦没好气的说道,“算了,气大伤身,喝茶喝茶。”

    贾诩一脸我竟无言以对的表情,这种解释,想想的话,还真是合理的让人没有话说。

    “威硕说不定也在河那边喝茶呢。”陈曦突然说道。

    “那是肯定的,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样一个人,见到了请一顿很正常。”贾诩笑着说道,“荀公达的天赋在加强,你注意到没有。”

    “……”陈曦闻言沉默了一下,陆逊之前在河那边看到荀攸和司马朗一事也给两人说来,陈曦只是有些奇怪,而贾诩则直接说了出来。

    “变强了也是好事,对这个国家而言,我等越强越好。”陈曦放下茶杯说道,“其实,在场的都变强了很多,这么多年,都在变强之中,你我,还有他们都是,这很好。”

    “然而怎么说呢,其实现在是我们懈怠了是吧。”陈曦端着茶壶的手,微微一顿,缓缓地开口说道。

    贾诩没有说话,但也没有辩驳,确实是他们懈怠了,作为这世间最顶级的智者,他其实不应该出现这种低级的失误。

    贾文和,所虑必中,这才是真正的智谋之士,而不是现在这个,甚至连一些摆在明面上的事情都疏忽了的圆乎乎的胖子。

    “从一开始,在我们这些人放下内心芥蒂,将中原看做基本盘,让曹孙刘不再是以敌人看待对方,并且让三方高层都认同了这一点之后,其实我们就懈怠了。”陈曦缓缓地说道。

    贾诩默然无语,隔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说话,其实陈曦说的话他已经懂了,毕竟这次这种小错误,放在以前,以贾诩的谨慎其实是不可能出现的,更何况这一次刘备麾下谋臣集体犯错,已经是很大问题了。

    算无遗策,所料必中,除了贾诩故意糊弄着玩的时候,只要认真起来,贾诩无愧于这个时代文臣的顶峰,而这一次已经不是简单的贾诩一个人迷糊了,而很明显是所有人集体犯蠢了。

    “我们没讲对方当做敌人,这很好,但是因此而让我们的出现了疏忽,这已经是我们的问题了。”陈曦带着叹息说道,“看起来需要抄书的不仅仅是伯言和子家。”

    贾诩闻言长叹,实际上现在在营地的文臣都发现了这一点,他们的心态因为大一统的趋势,以及当前这种大环境集体性趋于懈怠了。

    哪怕是李优,贾诩这等谨慎持重之辈,在对敌的态度上也出现了些许的不同,以前所有人都不会犯这种堪称愚蠢的错误。

    “人言繁华富贵消磨斗志,和平盛世消磨血性,没想到我等也居然有这样的时候。”贾诩叹息道,“果然人最强的时候,还是在朝不保夕的乱世之中用智慧,用力量护佑自身的时候,现在不管是你,还是我,再变强的同时,都在事实性变弱。”

    “回头我们一起冷静冷静,这种心态面对后面的事情,大概也是个麻烦。”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赢得太轻松,让我的心态都有些问题了。”

    “也就只有你能说这话,我们这边也该调整调整了。”贾诩点了点头,起身收拾了两下,然后迈步回营,很明显贾诩这次挨了一下,说不定还是个好事。

    贾诩跑路,陈曦一个人也没啥意思,喝了两杯之后,也就跟着往营地里面跑,然而还没跑两步,就被刘备逮住了。

    “子川,过来,跑什么跑。”刘备远远地招手说道,陈曦挠了挠脸颊,倒着蹦跳了过来。

    “你这家伙跟我去见见曹孟德,我这边收到消息,曹军的先锋夏侯渊已经来了。”刘备看着陈曦来回的蹦跶,明显有些不安稳,当即一把抓住,拽着这家伙跟着自己一起去,很明显陈曦这次是跑不了了。

    “我刚犯错了,准备回营帐抄书,还有曹司空不是还没来吗?”陈曦被刘备拽着,不骑马,走过去,那么远,太累了,有没有。

    “没事,回来再抄,不就是疏忽了一下吗?”刘备根本不听陈曦辩解,李优在之前已经将该说的都说过了,刘备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刘备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不就是因为已经做好了一切,等着享受天下统一带来的红利,没有动脑子吗?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何必想那么多,真正战场上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私底下,这样的行为才说明将对方当自己人。

    在刘备看来,如果这个时候,曹孙刘三家的谋臣对待对方还是谨慎提防,筹谋再三,以作为敌人的态度来面对,这统一肯定还要打一架,连放心都做不到,你还能继续进行统一,怕不是没睡醒。

    “呃,诶,还有这么一说,也对哦!”被拽的倾斜的陈曦,双手一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不是我们懈怠了,而是我们信任对方,哦,对啊。

    陈曦被刘备拖着,身后的新任护卫陈到就当什么也不知道,看着刘备拽着陈曦往出走。

    “毕竟我们选择的是和平统一,而非是武统,相比于后者,信任更为重要。”刘备将反应过来的陈曦放平,总这么拖着也不好。

    “我还以为你会这么拽着我,拖一路,也要将我拖过去。”陈曦站好之后打着哈哈说道。

    “你要是不觉得丢人,我可以将你拖过去。”刘备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总喜欢待在一个地方,不喜欢乱跑。”

    “安省啊,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安省。”陈曦笑着说道,“说起来,现在去见曹司空挺奇怪的啊,怎么,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和曹孟德谈谈,因为接下来要去的是长安,曹孟德的压力最大。”刘备望着远方说道。

    “讲道理,曹司空现在还没到吧,虽说曹军是到了,但是曹司空基本不可能到。”陈曦挠了挠头说道,“更何况现在这个情况不适合我们去曹司空那边。”

    “安心吧,曹孟德虽说我见得次数和你一样多,但就了解而言,我比你深太多,我现在去见,刚好消弭他的疑心。”刘备带着淡淡的笑容,温和无比的说道。

    “孙伯符此人生性豁达,能听周公瑾之言,虽然多有处世不深,年轻气盛造成的问题,但他认定的事情不会有怀疑,更有周公瑾在侧,两人可谓是珠联璧合。”刘备感慨连连地说道。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确实,刘备说的很有道理,孙策确实是这么一个人,因为年轻气盛,敢于作死,但是有周瑜在侧,又能听进人言,确实不会出大问题。

    说实话,孙策和周瑜之间根本插不进去第三者,这俩要是一男一女,早结婚了,都没大小乔什么事情。

    “问题在于曹孟德,曹孟德本身气魄雄浑,有匡扶天下之心,其智慧决心可谓超世,说一句过分的话,时至今日,曹孟德之势不如我,非我远强于曹孟德,而是你强于荀文若。”刘备按着陈曦的肩膀说道。

    “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虽说我听着很高兴,但是其他人可就不好受了。”陈曦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顺手摸到自己的头发,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像狐狸一样。

    “别人不知,我岂能不知。”刘备笑了笑说道,“曹孟德和我最大的不同在于,曹孟德疑心重,而我的疑心很轻;反过我不如曹孟德地方在于,曹孟德的目标就是目标,而我的目标可以为了道义而放弃,我不如他,而且我比曹孟德更冲动。”

    “所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玄德公这可是既知人,又自知了。”陈曦笑着说道。

    疑心这一点,曹操和刘备相比,确实很重,这一点毫无疑问,至于刘备所说的第二条也是真的,但这一条不能说是谁更优秀,只能说各自的认知,和各自所受到的教育不同。

    至于最后一点,在陈曦看来才是刘备性格方面真正的缺憾,刘备确实比曹操冲动太多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