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五百九十三章 德操

第两千五百九十三章 德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说起来,我们俩个观念分歧最大的地方就在于百姓的定义上?”袁术突然询问道。

    陈曦看了看袁术,没说话,袁术很多关于世家的观念,美德,约束其实是有普适性的,然而袁术不将黔首黎民列入行列,很无奈。

    袁术眼中的百姓其实是世家,或者说是能得到袁术承认的人的特指,而陈曦眼中的百姓,更多是袁术观念之中被牧守的黔首黎民。

    这是袁术和陈曦在观念上的区别,袁术或者不少的世家认为这群庸庸碌碌的黔首黎民,从生到死的一辈子也就在一个圈圈里面来回的往复,为了吃穿用度而不断劳作,跳不出藩篱,最好的方式其实就是让他们这些人像放羊一样进行管束。

    这种方式算是愚民的一种方式,好处在于便于管理,而且很容易达成这些黔首黎民的目的,区区吃喝用度,只要不出天灾人祸,有个有脑子的人进行管理,达成并不困难。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时代做官被称之为牧守一方的原因,就跟放羊一个意思,由此可见整个社会风气,看待下层百姓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陈曦倒是将下层百姓当人看了,问题是干活的人还是那么一个思维,陈曦其实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毕竟汉帝国从上到下几千万人,管理起来不可能是陈曦一个人的事情。

    陈曦能做大方向,能做框架,但是下面干活的,做细节的注定不可能是陈曦,所以很多事情,陈曦就算是知道有出入,但只要大方向上问题不大,睁只眼闭只眼就行了。

    其实陈曦无奈的一点就在于,自己知道自己做的其实并不是很好,但是在其他所有人看来自己其实做的已经非常好,手段极其高妙。

    当前底层百姓的生活水平,哪怕是现在生活最好的泰山百姓也就是有土胚房住,有大米饭馒头可以敞开肚皮去吃,每隔一段时间不管是鱼还是肉,都能见到一些荤腥,外加小孩子有学上。

    这个水平高吗?真要以陈曦的眼界来说,其实很低,更何况这还是刘备起家的泰山郡,其他的地方到现在其实只是达成了有饭吃,有屋住,有衣穿这种基本的水平,而且不管是吃穿用度哪一条,距离陈曦过眼都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

    可这只是陈曦的观念,在下面的百姓看来,这已经是几百年难得一见的盛世了。

    没办法,自古以来,封建时代所谓的盛世,大多也就是饿不死人这个程度,家家能见到荤腥这已经幻觉了,现在的情况对于不少小地主来说,陡然十年之间,泰山那些泥腿子居然快和他们一个级别了。

    可以说陈曦做到这个程度,已经达成了汉代百姓的最高要求了,以至于老百姓对于官员管理他们像是放羊这种行为根本不在乎。

    我们能吃饱饭,住上土胚房,穿上新衣服,过得比十几年前好十几倍,官员看我们是养鱼摸鱼的心态,还是放羊牧守的心态,有关系吗,没关系的,我们根本就不追求这个。

    以至于陈曦哪怕是有心在这一方面有所作为,最后就结果而言也没有什么意义,自己认为需要帮扶的对象都不在乎这一点,认为已经非常好了,就算陈曦有心,又有何意。

    就跟最早说的那句话,社会大环境评分从零分到六十分很容易,从六十分到七十分是一个坎,而以陈曦现在已经过了七十分的水平,要上八十分,仅靠着陈曦自己那基本相当于想多了,

    不由得陈曦想起来曾经看的一些东西,科学的说法叫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现实点的就是,想再多,还是要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因而到现在陈曦已经不想辩论百姓的问题了,百姓自己觉得好了,那就是真好了,强加什么的没多少意义,陈曦觉得好的东西就算是真正适合这个时代,下面人也未必劳心劳力。

    所谓的自由,所谓的权利,对于这个时代的百姓大概真不如一个馒头,所以下面的管理方式陈曦也不想和袁术再行辩解,变革的条件他弄好就行了,等待着社会发展到那一步就是了。

    反正陈曦给自己的定位是改良派,因而就算是有激进的想法,他也不会去尝试。

    改良派不会出现在风口浪尖,改良派需要的是平稳交接,儿孙自有儿孙福,反正这一方面陈曦现在是笑而不言,就算有想法,现实的基础不可能达成,那么还不如不言,做好该做的就是。

    “切,居然都不想在这一方面搭理我。”袁术不爽的说道。

    “因为和你辩论很没有意思,我说服不了你,反倒是你有可能说服我,倒不是因为你有理,或者是你对着,而完全是因为你太倔,倔到让我不想继续浪费时间只能妥协。”陈曦打着哈哈说道,袁术这个人,偏执起来,那真就是你把他顶死,他都不会回头。

    “哼哼哼,自己的信念当然要坚持下去,尤其是对方的话并非是完全正确的时候,当然要坚持到底。”袁术冷笑着说道,他永远不缺乏坚持到底的底气,你只要不能彻底推翻袁术的道理,袁术绝对能坚持到自己完蛋的那一刻,这货就是一个偏执狂。

    “我不是你,而且真没必要,答案又不是唯一,就算是最优解,在不能执行的情况下,也不如退而求其次。”陈曦摆了摆手说道,“话说,我听说你们家从汉中迁走了不少人?”

    “肯定是曹孟德迁走的,跟我家没一点关系。”袁术果断将锅扣到曹操身上,“曹孟德那个家伙,哼哼哼,我敢保证,绝对是他。”

    “有他的人马,肯定也会有你们的人啊。”陈曦摇了摇头,看袁术的表情,就知道袁术没有从他们家得到真实的情况,恐怕袁家族老也没给袁术说实话,“算了,我也不想追究这些事情了,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到现在也没有下文。”

    “你们陈家还没烧呢,急什么急,我袁术一言九鼎,说到做到。”袁术拍着胸脯傲然的说道,陈曦点了点头,虽说对面脑子不好,但是一言九鼎这个,他还是相信的,袁术这一方面还是挺有说服力的。

    据说现在中原流传的德操榜袁术是榜上有名,不过说起来这玩意是许邵做的,还没有发,就听到自家兄长搞的那票子事,听长安人言,听闻这件事的许邵是当场吐血,被人抬回了长安驿站。

    当时许邵写的就是德操榜,据说刚好写到袁术的那一份,评价是术猖狂骄横,妄自尊大,然则重义守诺,得一言而诺千金。

    前面的就差指着袁术的鼻子骂了,但后面这句话,其他人想想也确实是如此,袁术这货虽说是个混账,但貌似还真是重义守诺。

    袁术也算是世家的头面人物,自然许邵吐血被抬出去,留下的卷轴被人看了之后,就有人偷偷给袁术说了,袁术自然是当前半句是许子将的胡话,只将后半句记住。

    毕竟许子将的月旦评还是很有名的,而且看人很准,袁术这个评价虽说有前面那么多混账的前缀,但总评看起来还算不错。

    因而最近袁术就开始偷偷摸摸的吹自己一言九鼎,其实这话也没人太怀疑。

    “看到你自吹自擂,我只想说许子将真是倒霉,德操榜八成这辈子都不可能现世了。”陈曦撇了撇嘴说道。

    “哼哼,许家也是找死,培养出许靖那种玩意儿。”袁术闻言冷笑着说道,他可没有半点同情,“要不是许子将名气够大,而且交友够广阔,之前我清洗许家之后,许家一直低调做人,没做什么恶事,放在许家前几年那个情况,我早就将他们家砍死了。”

    陈曦扫了一眼袁术不太想说话,袁术这家伙认真起来还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在这些关于世家身份的事情上,说实话,这次袁术到现在没砍死许家恐怕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许家到现在都没出一个把柄。

    “那你尽快,现在的情况,可能你们家没关注,再或者你们家只是随大流溜了一波,急着迁移的你们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你的时间不太多了,世家外迁快要开始了。”陈曦顺带着告诫一下袁术,其他陈曦不怕袁术耍赖的,而且他也不觉得袁术会耍赖。

    “放心,绝对没有问题。”袁术抱臂笑着说道,“绝对不是问题,我既然答应了,那么肯定会执行的。”

    另一边甘宁麾下的贵霜海贼正在江边艰难的用绳索拖着七代舰往长江上游走,统一这种大事,甘宁肯定是需要参加的,而且不仅要参加,还要搞一个大新闻。

    于是甘宁将七代舰从海里面开到了长江之中,虽说不是完整钢制版,也不是普通阉割后的铁桦木版本了,可就算是被大肆改制之后的七代舰也依旧是长达二十五丈的超巨型大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