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三百五十四章 死期至矣

第两千三百五十四章 死期至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伴随着张任的仰天怒吼,全军的气势节节攀升,原本就具备的直感和幸运,在这一声咆哮之后再次得以加强,更重要除了这些方面的加强,张任的本部精锐对于此战必胜的信心也得到了加强。

    原本仅仅是较为强悍的气势,在张任高举长枪的那一刻骤然攀升,气势如虹不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实打实的展现在拉赫曼的面前,这一刻就连拉赫曼都怀疑在之前的张任是否真正竭尽了全力。

    “众将士,随我冲!”张任一马当先,怒吼一声,马蹄踏空而起,身先士卒朝着正面的贵霜正卒中军冲去,强横的气势相互勾连,疏疏密密,全军连成一体,一声令下,尽皆迸发出全力朝着贵霜发起冲锋!

    狂猛的气势硬顶在贵霜的枪矛之上,益州的士卒在主帅的率领下尽皆无所畏惧的发动了反攻,主帅用命,身先士卒,将士又有何惧,靠着天赋带来的直感和幸运,气势相连带来的配合,张任的本部精锐终于做到了正面击溃对手这一事实!

    “放箭!”拉赫曼在中军以可见的速度崩溃的时候,其伫立于帅旗之下,慌而不乱,直接下令督战队稳住中军,后方弓箭手用箭雨抛射压制,长枪队补齐枪阵正面推进,争取逼退张任!

    “给我开!”张任怒吼着甩动自己的长枪,在意外扫开朝他射过来的箭矢的同时,将正面的贵霜士卒直接击退,身边的亲卫或者用长枪将之刺死,或是用刀盾将之撞倾斜,给后面人创造机会。

    “推进,推进,冲锋!”张任高吼着,整个人无比的亢奋,身体里面涌现出无穷的力量让他带领着自己的亲卫将贵霜中军彻底击溃,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了!

    拉赫曼面色冰冷的补防,现在张任的气势已经彻底压住了贵霜,甚至连阿米尔和阿尔巴兹这种沙场猛将也被张任的本部靠着箭雨和枪阵的配合打了出去。

    内气离体级别的高手,在这种已经上升到精锐级别的战斗,一旦失去战马,失去高速突破优势,还被敌方精锐用弓箭和枪盾等武器联手围攻的情况下,被围攻击杀也不是做不到。

    抵达这个程度的精锐,在云气的压制下,他们的武器已经足够对于无法用内气强化身躯的内气离体高手造成致命伤害了,像锐士那种养剑的高爆发攻击,在气修的内气离体强者内气被压制的情况下,十次突刺压制最后一击,一剑砍死对方也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内气离体的身躯在没有内气加持之下,还是无法匹敌温养到位的锐器,失去了战马,无法高速突破,只要陷入重围,击杀这猛将,对于这些已经抵达一定层次的士卒来说并不困难。

    “阿尔巴兹,阿米尔,率领本部,对攻!”在张任冲锋到已经快要和拉赫曼照面的时候,拉赫曼终于感受到了张任的强大,对方说的五成力量未必是笑话。

    阿尔巴兹和阿尔米闻言当即心头一沉,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犹豫,作为久经沙场的猛将,他们知道在局势不妙的时候,最快打破局势的方式是什么,是牺牲!

    “杀!”阿米尔和阿尔巴兹两人手持长枪怒吼着带领自己的本部对着张任的本部精锐发动了反攻,然而这等反攻在当前处于直感和幸运极高点的张任本部来说,根本没有太大的意义

    虽说可以阻拦,当并不能完全挡住张任冲锋的脚步。

    “这个距离够了!”张任一击扫开正面的贵霜士卒,从马背上拿起自己的弓箭,身边的亲卫尽皆怒吼着逼退前方想要阻碍张任射击的贵霜士卒,下一瞬间张任的战马人力而起,而张任在抵达最高点的那一刻搭弓射箭,箭矢像流星一般射中了旗杆!

    “咔嚓……”在贵霜士卒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帅旗缓缓折断,连带着断掉的还有贵霜继续战斗的战心。

    “天命指引,斩!”张任在贵霜帅旗倒下的瞬间,怒吼着抽调天空之中的云气,在云气之下发动了军团攻击,和其他人干这种免不了砍在自己身上不同,这一刻天命在张任身上!

    伴随着张任的怒吼,灌注了张任本部三分之一的云气的军团攻击随着张任这一声怒吼朝着拉赫曼的方向轰去,百余丈的军团攻击虽说在出现的瞬间就开始被贵霜的云气抵消,但是却完全没有办法做到瞬间抵消,随着这一击斩出,贵霜的阵线彻底崩溃!

    “冲!给我宰了对面!”张任狂吼着驾马前冲,本部精锐也尽皆怒吼着朝着前方杀去,这一次他们赢定了!

    “命令莱布莱利出击!”拉赫曼捂着胸腹,那怕是避开了张任那一击出乎预料的军团攻击,但是被波及在其中的他依旧受到了不轻的伤,更重要的是帅旗,连带着护旗官一起被轰成渣。

    这时贵霜正卒大乱,帅旗被斩,军团攻击轰击主帅,这两波下去,别说贵霜正卒布置的防线本身就被张任打穿,就算没有被打穿,现在也崩溃了,霎时间兵败如山倒,贵霜士卒尽皆溃逃。

    莱布莱利一直在营中压阵,只是因为不确定汉军只有张任一部,还是严颜在后面压阵,一直只是观察,而未能出击,而现在这个情况不论如何都需要收拢溃卒,否则张任驱赶溃卒冲击营地。

    到时候哪怕贵霜还有后手,一旦益州全军压上,此战也唯有败北。

    因而在帅旗被斩的瞬间,莱布莱利就下令鄯蹋伮和巴纳特率兵出击,并且下令营防用箭雨驱赶溃卒,强令溃卒左右绕行,避免冲击营防,给汉室造成可乘之机!

    “好赖也要抓一个,不行杀一个也好!”张任一马当先,杀穿贵霜溃军,结果被莱布莱利布置的弓箭手逼退,眼见不好攻击营地,张任调头朝着阿米尔追去。

    这波大好时机张任明说就是冲着对方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强,逮住机会占便宜来了,也即是说这波张任好歹要活捉,或者干掉一个,最好的目标是拉赫曼,不过抓不住的话,其他内气离体能抓一个是一个,如果连抓都抓不住,至少也要干掉一个!

    内气离体级别的高手,每一个都是麻烦,哪怕其本身不懂带兵,只要他作为锋头去狂冲猛干也会有相当的效果,可以说只要面对的不是双天赋超精锐,内气离体的高手带兵猛冲都可以造成很大的影响。

    这波不宰一两个,下一波这群人继续做锋头,张任可是很清楚,益州大多数,不,应该说是除了现在他所率领的本部精锐,其他的军团没有一个能经得住这群人作为锋头胡搞乱搞的。

    毕竟大军团统帅这种生物,很稀少的,能用普通杂兵扼制内气离体级别高手的统帅,这个时代汉室三四个,罗马两三个,安息一两个,贵霜,贵霜好像是没有这种程度的统帅。

    因而就算是为了接下来好对付,张任也必须干掉贵霜一两个高手,至于翻脸,有什么好怕的,今天先给你们来一场阵斩上将!

    “阿米尔休走!”张任持枪朝着阿米尔追去,然而,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实在是滑溜,加之有护卫保护,实力也算是内气离体之中比较靠谱的,实战经验又不少,就算是张任追袭,交手好几下也未能杀死。

    然而这个时候莱布莱利指挥的左右两军已经从营地杀了出去,延伸的两翼形成一个巨大的圈,以这个速度,张任如果不赶紧跑的话,很有可能被包围在其中,而以贵霜的兵力,张任要是陷入包围,想跑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眼见阿米尔就在眼前,包围自己的士卒已经冲了出来,张任心道自己这次在贵霜营前战而胜之,阵斩帅旗,而且当着贵霜营地众将士的面干掉了贵霜一千多士卒,狠狠地甩了拉赫曼一脸,极大的提升了时期,重挫了贵霜的战心。

    可真要说的话,对贵霜实际战斗力的损耗也不大啊,真正的损失也就那一千多士卒,人家到时候固守营地,死活不出来和他打的话,那怕是被他这波重挫了战心貌似也不是那么容易拿下的。

    寻思着这一战这么撤退,虽说赢了,但真要说实际点的东西也没多少,张任估摸了一下情况,心下一横。

    “阿米尔,今日你死期至矣!”张任眼见阿尔米跑得太快,不好拿下,贵霜营地看起来又像是下狠心要包围他们,当即不再犹豫,天命指引,今天就搞死你!

    伴随着张任的怒吼,手上凝聚着张任近乎全力的长枪被张任狠狠地朝着阿米尔丢了过去,而阿米尔自然的用大盾去格挡张任丢过来的长枪,厚实的大盾横向拦截在张任长枪飞过来的位置。

    大盾成功格挡了长枪,然而就在那一瞬间阿米尔新换的战马不知道为何突然马失前蹄,举盾格挡的阿米尔,大盾莫名偏了一个弧度,长枪带着爆音和火花,从大盾倾斜的角度滑了过去,穿透了阿米尔的心脏,这一刻阿米尔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