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两百零九章 信徒

第两千两百零九章 信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随着万鹏一声令下,已经真正成就西凉铁骑的士卒尽皆怒吼着朝着和他们照面的羌王护卫军冲了过去,杀,杀到让羌人统统完蛋。

    俄何烧戈这些羌王护卫军的首脑这个时候已经知道因为自己之前的行为,彻底惹怒了西凉铁骑,但是面对已经彻底愤怒的西凉铁骑,他们已经没有其他任何的选择了,要么死,要么变强到让西凉铁骑停手,让他们有资格和对方谈谈。

    当然以俄何烧戈的经验,西凉铁骑从来不会和猎物去谈,他们只会宰了对方,站在敌人的尸体上去记录这一战,不胜则死啊!

    “形势逆转了呵~”李苑淡笑着端着茶杯,看着不远处尘土飞扬之中飞溅的鲜血,平静的双眸之中出现了一抹血色的残忍。

    子类父是人生的骄傲,而被李优耳濡目染熏陶出来的李苑有着常人完全不具有的果决,她拥有在必要的情况下做出决断的觉悟,也有背负这种决断带来的后果的心境。

    清明的双眼之中没有丝毫的不忍,只是平静的看着前方发生的厮杀,早在收纳了羌王护卫军的时候她就知道会是这种后果,然而却依旧毫不在意的收纳了这些人进入铁骑的麾下。

    对于李苑来说这并不是狠辣,也不是残忍,只是一种狼吃羊,羊吃草,恐怖直立猿站立食物链顶层的一种自然。

    学不会李优的狠辣,但是李苑却学会了用另一种方式去看待生命,人以及蝼蚁,而很不幸在李苑的眼中,羌人算是蝼蚁的行列,正是因为有这种思维模式,李优才会认为李苑有可能会很优秀。

    这种思维的方式虽说明确的写着狂妄,自负,但是这种思维方式在匹配上强横的实力之后,可以摒弃谋士很多的同情,犹疑,疑虑,有时候做出裁断,比想到办法更重要。

    李苑在这一方面就足以称为优秀,对于她来说二十万羌人,除了那两千多羌王护卫军能勉勉强强称作是人以外,其他的不过是蝼蚁,死再多,杀得再狠,那怕是将血染满了疆域,再见之时,依旧会有更多的羌骑来恭维他们的强大。

    “就这样,厮杀吧,不胜则死的后备铁骑士卒撕碎了阻碍他们的壁障,成为了真正的西凉铁骑,面对这种生命威胁,有羌王护卫军在前的羌骑,是会选择死,还是会挣扎着抓捕那最后的一线生机。”李苑冷漠的看着那已经混战成一团的铁骑和羌骑。

    如果羌人不能在之后的两刻钟时间内觉悟,不能在身体素质各方面达标,有羌王护卫军率领的情况下在这场不胜则死的战斗之中觉悟,那么这接近一万,号称是几十万羌人青壮之中最优秀的精粹就会被西凉铁骑杀光。

    同样马超引以为傲的羌王护卫军也会毁灭在西凉铁骑的刀下。

    然而明明拥有阻止万鹏屠杀羌骑这一能力的李苑只是那么冷漠的坐在车架上,看着战场上的厮杀。

    对于李苑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尚且看不破的羌骑,那么毁灭了也没什么。

    在这种身体素质都完全达标,只差破釜沉舟,奋而死战成就羌王护卫军的局面下,都没办法迈出这最后一步,被灭了也是理所应当。

    跨不出这一步,李苑根本不介意将之毁灭。

    过不了这一关,不要说是以人和蝼蚁来进行甄别的李苑,就算是对于西凉铁骑来说,跨不出这一步的羌骑要多少有多少,在他们铁骑的率领下能当作精锐突骑兵的羌骑漫山遍野,随随便便就能招到几十万,根本不在乎死多少。

    能成就羌王护卫军,那么还算尚且有些用处,若是在这种情况下都没办法成就,那么这种既不听话,又无能的废物还是趁早处理的好。

    要么当听话的狗,要么当能咬人的狼,李苑的思维很明确,要么强到让我容忍你们之前的行为,要么毁了你们这些垃圾,我们再招一批听话的羌人青壮。

    静静的看着场面上的厮杀,一炷香过去了,在这一炷香时间里,铁骑的折损已经降到了一个很小的三位数,本身就是百战老兵的他们在彻底将铁骑的战斗方式融会贯通之后,面对使用同样战术的羌骑他们近乎游刃有余。

    至于羌骑,在这一炷香的时间里面,随着西凉铁骑的士卒对于自身战斗方式的掌握越发的娴熟,折损人数狂飙到了四位数,近乎一比六的折损,而这尚且未到铁骑的巅峰。

    “我们投降!”再一次穿插之后,羌骑之中一些心理素质差的士卒已经崩溃了,在拉开距离的第一时间,羌王护卫军之中的首领当即对着万鹏的方向乞求道。

    “闭嘴,开战你们说了算,杀不杀光你们我们说了算!”万鹏冷厉的说道,毫不客气的调转马头,反身再次冲向了羌骑大军之中,既然选择了叛乱,那么就给我乖乖承受叛乱的后果。

    “扶不上墙的烂泥。”李苑冷冷的看着羌骑,明明素质已经不逊色铁骑了,居然被铁骑打的成了这样,一群废物,果然奢求这群看似精锐的羌骑能养出一匹狼,还不如将之统统打死,让其他的羌骑乖乖的当狗,一群废物。

    西凉铁骑杀得兴起,再一次疯狂的凿穿了羌骑,之前一万出头的羌骑,现在所剩下的已经不足七千,这可是羌人集中所有部落的底蕴选拔出来最出色的羌人精粹,结果就这么像是杀鸡一样被万鹏宰掉了四千多,而看现在的情况下还会一直宰下去。

    这时的羌王护卫军已经剩下不到一千人了,而且几乎人人带伤,之前闹得最凶的俄何烧戈在战场之中被西凉铁骑的士卒一枪穿胸,要了半条命,虽说干掉了对面,但是也再无之前的狂傲。

    区区四千人不到的西凉铁骑拽出一个半月弧形将六千多的羌骑半包围在中间,准备在下一刻发动最后的冲锋,一口气带走这些羌骑。

    实际上并非是这些最优秀的羌骑不想跑,而是在西凉铁骑奠定胜机的时候羌骑就没办法跑了,外面五六万羌人青壮盯着呢,西凉铁骑赢了,那么羌人的青壮必然是誓死追随西凉铁骑。

    因而自那一刻起,这些最强壮的羌骑已经没有了选择,要么是西凉铁骑饶过他们,要么是西凉铁骑杀他们泄愤,别无选择。

    而很不幸,万鹏选择了所有正常西凉铁骑都会选择的方式,灭掉所有敢于挑衅的羌骑。

    铁骑的屠刀挥下,在没有理由之前是不会停止的,这些强壮的羌骑,这些能被选择为羌王护卫军的羌骑,几乎都曾经是铁骑的辅兵,他们无比清楚这一法则。

    这是铁骑用其他所有面对他们的敌人的鲜血写下来的法则,而现在他们这些辅兵正在用自己的生命去感受西凉铁骑的这种霸道。

    “杀!”万鹏没有别的多余的话,大砍刀挥下,所有的铁骑士卒心随意动朝着羌骑发动了最后的攻击,这一波就是这些羌骑的末日。

    “战吧,既然横竖都是死,与其怯懦的被追杀砍死,还不如死在冲锋的道路上,死在西凉铁骑的刀下,让我们以最强的姿态去面对我们的信仰,死在我等信仰者的刀下远比其他死亡的方式更为荣耀。”羌王护卫军的首领之一越吉怒吼着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

    随着越吉一声怒吼驾马前冲,原本因为挑衅了铁骑自知必死无疑而快要崩溃的羌骑骤然燃烧了起来。

    是啊,既然横竖都是死,那么有什么比死在我等信仰者的手上更为荣耀,来吧,我所追逐的神祇,这是我等死前用生命贯彻的最强一击,我等千锤百炼,为追随西凉铁骑脚步而获得力量。

    这一刻无数心知必死无疑,但是狂热的信仰着铁骑的羌骑在听到了越吉的怒吼,骤然醒悟,他们之前所奢求的一切,既然已经没有选择,那么与其怯懦的死在西凉铁骑刀下,还不如迸发出自己的一切,就算是死亡,至少要让铁骑记住,曾经有一群羌骑如此狂热的信仰着他们!

    “杀!”万鹏一声怒吼,西凉铁骑如同猛虎下山,以一种完全不可阻挡的气势冲了过去,在万鹏的印象之中,已经溃败到这个程度的羌骑,在挨了这一击之后就会崩溃,之后就再无组织,唯有崩溃一条路可走了,到了那个时候,铁骑就可以肆意的斩杀溃兵了。

    然而事实却与万鹏所思考的完全不同,在西凉铁骑最后一波冲锋降临的时候,原本即将崩溃的羌骑之中,大多数的羌骑就像是已经知道必死无疑,但是看淡了生死一样,极限的爆发出自己所有的力量,就像是要真正的挑战西凉铁骑一样。

    双方交错而过,接近两千的羌骑在这一次对冲之中倒下,而万鹏的铁骑也在成就了双天赋之后,第一次在对冲中倒下了超过五百人。

    这时再转头的时候,剩下的将将五千人的羌骑,展现出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势,面对西凉铁骑,不到一比四的折损,羌骑已经脱离了蝼蚁这个层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