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一百八十七章 汉家未亡

第两千一百八十七章 汉家未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就在诸葛亮听到李傕呼唤声的时候,有另一个声音出现在了这个联通的网络之中。

    “李稚然,你是想死吗?”高顺冷漠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你懂个屁,老子现在四周有一万二的三天赋精锐,你们不撤,他们只要放出来,你们死定了!”李傕狂怒的骂声直接传递了过来。

    “死定了?”审配的疑问声也出现在了这个体系之中,“你也太看不起我们了。”

    “闭嘴,你们这群智障,你根本不知道这群家伙有多强!”李傕烦躁的声音再一次传递了过来。

    “取消所有的加持,将之前的力量加持给西凉铁骑。”陈宫的声音也出现在了这里面,“诸位,有什么用什么吧,给西凉铁骑打出一条路,然后撤吧,就这样,降雨部分我来做,孔明刷冰雪,罗马人绝对没有准备冬衣,甚至应该说他们有没有冬衣概念都是问题!”

    “我尽力!”诸葛亮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来吧,关于宙这一部分,我也会。”司马懿突然开口说道,“不过我对于宙的理解和孔明有些许不同,不过算了,亘古不动而已,就这样,还有曹子丹你别给我装死了,将你手下属于曹司空隐藏的精锐给我拿出来,到底是锐士,还是连射弩兵,亦或者重盾武卒,你再给我装死,以后我就当没有你这个人了!”

    话说间靠着固化云气拖住盎格鲁重步兵,在努力练兵的曹真突然心中一寒,他可以保证,自己绝对没有暴露过这些东西,甚至曹操都没有使用过这些牌,若非曹操真将他当作自己的儿子,在西域行之前他都不知道他们还有这些精锐。

    而且为了不显眼,这一路曹真都没有做任何出格的动作,就像普通的精锐一样,听着司马懿的指挥努力的磨练着新兵。

    “曹子丹,你再装死的话,我真就当你不存在了!”司马懿暴怒的声音传递了过来,早在北疆之战的时候,稍微深想一下夏侯惇和丘林碑的战斗就知道,丘林碑当时率领的可是北匈奴禁卫的后备,但是夏侯惇根本没落入下风。

    在知道这一点之后,其实不仅仅是司马懿,其他人都猜测曹操麾下可能会有一部分的精锐,甚至虎豹骑都可能是曹操放出来吸引注意力的军团,当时北疆之战的时候曹家率领的可不是虎豹骑,但是在作战的时候却也有好几人的麾下不逊色北匈奴。

    不过这也正常,就算是没有这一场,陈曦等人也不会觉得曹操跟孙策没有一点底牌,准确的说,作为心思缜密的一路诸侯,没有一点底牌才是最不可思议的,和后世的兔子一样,都喜欢藏东西,这大概是华夏人骨血之中的本能吧。

    因此在那个时候司马懿就留心了,接下来只要查一查,司马懿就能查到很多的东西。

    汉帝国确实堕落了,但汉帝国的底子还在呢,段颎,张奂,皇甫规,皇甫嵩,朱儁,卢植当年的军团虽说被解散了,可真要说距离这个时代有多远,从黄巾之乱到这个时代连二十年都不到。

    贵霜捡垃圾都能捡出来一个帝国,曹操现在占据了汉帝国的两朝国都,虽说因为混乱,因为军制,因为当年各种乱七八糟的原因,那些强大的军团都消失了,但是重新招募起来,作为种子,这种事情只要是头脑正常的人都会做。

    如果说是只有一年的时间,那么可能还不够,但曹操握有雍凉已经数年了,如果从一开始就以军屯的名义开始召集那些上一个世代连神张角都干翻了的老兵,以他们为种子传承当年的军团,那么曹操成天唧唧歪歪的有多惨,绝对是假的。

    最多是这些人在前辈的传承下达到了当初的素质,但是没有见过血而已,不过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曹操脑子正常,绝对是将自己的精锐并入这些传承之中,去汲取力量。

    这种东西,不查的话不会注意到,但是如果查的话,很多蛛丝马迹就足够司马懿拼出一个完整的线索。

    “我马上干掉对面去救你!”曹真再一次听到司马懿的咆哮之后,也不敢再多行思考,毕竟相比于隐藏自身,曹真一直觉得司马懿更重要一些,至少司马懿的存在能让自己更强一些。

    “拔剑,给我宰了对面!”曹真当即下令道,司马懿猜的不错,他手下的兵种基本全都是锐士,是段颎仿大秦锐士训练出来的产品,相对来说这个兵种不需要太多的装备,战斗力又贼爆炸,当年缺钱的段颎徒手捏了这个兵种。

    不过比起原本的大秦锐士还有一定的区别,这个兵种自身所具有的第二天赋是在常规状态下将精神气注入所佩戴的剑中,一方面相当于强效温养,另一方面也是在极大的增加剑刃的杀伤力。

    作为代价,这个兵种在不拔剑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就跟普通的精锐没什么区别,顺带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曹操给曹真补了这五千多锐士是怎么个想法,很明显曹操也不是好鸟。

    伴随着曹真的下令,原本用长枪在捅盎格鲁重步兵的汉军,直接将长枪丢了,然后以罗马人难以想象的急速瞬间突破正面阻击,而伴随着他们的拔剑,曹真率领的锐士在气势上直逼军魂而去!

    “咔嚓!”第一天赋短程突刺带来的高速移动,在罗马重步兵的视网膜留下的残影尚未消失,提着长剑的剑士,已经擦肩而过,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攻击力,管他对面是什么直接切成两半。

    这就是凉州苦寒之地,在西凉铁骑诞生之前,段颎用以屠杀敌人的精锐,不过和西凉铁骑那种以防御著称的军团,段颎的锐士纯粹是杀戮兵种,本身的攻击力就接近爆炸,配合上短程突刺的爆发力,那一瞬间的破坏力,管他是战马还是人,一剑斩之!

    至于弱点,这种兵种的弱点还用说,一方面自身防御是菜鸡,一方面对于弓箭的没有什么太好的防范办法,如果被弓箭手抓住,那恐怕在几个呼吸之间就没了。

    不过现在这个战场,罗马那些弓箭手都没在曹真的旁边,因为曹真在被司马懿咆哮之后,当即开启了骑兵用冲锋军阵,云气固化后再次加强麾下率领的精锐的移动速度,然后在罗马人根本没反应过来之前,横向冲到了司马懿那里。

    “仲达,我来救你了!”曹真不到一炷香时间,杀穿了盎格鲁重步兵军团,以及一个卡蒂蛮子团,直接突进到了司马懿的面前,司马懿见此不由的咬了咬嘴唇,狠狠地瞪了一眼曹真,你们老曹家真行!

    “接下来,吕子明会帮你打掩护,任何针对你的弓箭手,都会被提前针对,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跟袁氏顶住卡拉卡拉的重步兵军团,接下来我可能不会说话了!”司马懿瞪了一眼曹真,平复了一下心态下令道,然后将自己的精神量渗入了八阵图之中,这是他最好的学习和验证的机会。

    “文远!”高顺看了一眼张辽,随后带着一抹冰冷,陷阵身上银灰色的光泽也逐渐褪去。

    对面率领着塔奇托第九军团和第二图拉真军团的卡密略也逐渐的适应了这种强度的攻击,看着骤然勒马的高顺,也紧跟着停手,然而下一瞬间他看到了令人惊悚的一幕。

    陷阵营身上的银白色的辉光正在褪去,转而变成了汉军所说的皂色,而且与之同时陷阵营的气势开始逐渐的下滑,就像是要跌落军魂的层次一样。

    “恭正,你……”张辽感受着陷阵气势的变化,当即知道高顺要干什么,只不过这波要是转入那个状态的话,对于现在的战局确实有着相当程度的意义,只是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啊。

    “继承自羽林的力量,给我绽放吧!”伴随着高顺的怒吼,皂色的辉光直接覆盖了所有的陷阵营,还有半数的并州狼骑,这是高顺继承自羽林卫的力量,在他拿起羽林卫的铠甲,他就继承了这份力量,而同样这也是高顺军魂之力永远不够的重要原因,二分之一都被羽林卫的军魂抽走了!

    汉家未亡,建章尚在,代表着这个帝国辉煌的羽林卫岂会消失在历史之中,其所代表的传承在高顺接收那些装备的时候就渗入了这个军魂之中,这也是高顺能从北方找寻到千年意志的根本原因,因为他本就背负着这个国家部分的意志!

    “不是问我背负了什么吗?”高顺盯着对面的卡密略,这一刻卡密略清楚的感受到那种食物链底层面对高等生命的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这绝对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

    “亘古流转,我心不变!”司马懿低沉的声音,伴随着精神量的注入,西凉铁骑褪去了飞熊的军魂之力,恢复到了曾经最初,最原始的状态,李傕郭汜樊稠三人的军团天赋同样归来,无数惨烈的记忆再一次被他们从脑海深处挖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