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一百六十八章 搞东搞西

第两千一百六十八章 搞东搞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曾经是我们征服了这里,现在既然他们站立在了我们的对面,我便需要让他们明白,到底谁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拂沃德如是说道,中亚的一众军团长有不少都点头认同。

    在帝国权杖站立在他们对面的那一刻,几乎所有的军团长都无法按捺着内心的愤怒了,这个国家,已经不是他们的国家了,南亚那群混蛋你们等着,等我们将人叫齐,让你们再次感受一下曾经的恐怖。

    当初就是他们这些人的先祖,率领着他们各自的士卒,征服了南亚,让贵霜扩展到了恒河,拥有了坐守一方淡看天下风云的帝国资本,而现在他们居然被南亚垃圾所挑衅,时候该告诉南亚那群家伙,谁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了,南亚不过是他们的附属而已!

    “不,我到觉得我们需要冷静。”作为琐罗亚斯德教新任主教的年轻人缓缓的开口道,顿时所有列位的中亚军团长尽皆侧头看向这个在他们愤怒的时候泼冷水的年轻主教。

    有怒视者,有等待者,有仰望者,不一而足,琐罗亚斯德的新任大主教,哪怕才上任数个月,其这一段时间表现出来的智慧,也足以让对方的建议为不少军团长所思考。

    “阿刹乘主教,您的意思难道是让我们放弃?”扎萨利缓缓地开口说道,因为和对方有所接触,所以扎萨利才会有所忌惮。

    “并非是要放弃,而是应该冷静下来思考一番,我们的实力确实是强过对方,就算是帝国权杖站立在我们的对面,我们也能击败他们,可是有必要做到这个程度吗?”阿刹乘缓缓地开口说道,他的贵霜语有点绕口,就像是很多年没和人交流过一样。

    大月氏王族伽却里身体后倾,嘴角上划出现了一抹微笑,他是这群人之中实力最强的,本身他就是大月氏的王族,和现在贵霜皇族有着血脉相连的深沉感情。

    因而对于大月氏王族来说,哪怕是南亚和中亚发生了冲突,他们就算倾向于中亚,也会去思考着调解,因为这是他们大月氏的国家。

    就算他们常年都在中亚,和中亚几乎所有的军团长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他们的游骑兵是中亚最强的势力之一,而且在以前任何时候都站在中亚众人的身后支持者中亚勋贵,但是不代表他们在中亚勋贵会造成国家分裂的时候依旧会支持中亚势力。

    毕竟,不管他们和中亚势力纠葛的再深,他们毕竟是这个国家的拥有者,中亚和南亚的内战,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大房和二房之争,但大房要拉着他们分家,或者损耗实力灭掉二房的话。

    在大月氏王族没弄清楚形势之前可能会上中亚勋贵的贼船,但是在他们明白自身的位置,摸清楚自己的立场之后,大月氏王族已经在私底下决定通知韦苏提婆,联手消弭这场战争。

    因而当阿刹乘提出这一点之后,伽却里心生满意,不过面上却没有大的起伏,只是默默地打算按照自家兄弟的第二计划进行推进,也算是投桃报李。

    “我们没有必要毁了我们的帝国。”阿刹乘带着某种失落开口说道,所有的军团长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双眼一暗,但随后更是愤怒。

    “尊上,您是我们之中少有的智者,您应该明白我们这些人的想法,我们征服了印度,但是我们的帝国却背弃了我们,象征着帝国力量的权杖正站在我们的对面。”伽却里正色道,很自然的跟中亚的弟兄们保持同一阵线。

    大月氏的游骑兵,算是贵霜最早的双天赋,和继承于其他王国的双天赋精锐不同,这个兵种象征着贵霜的曾经大月氏,因而一直是由具有王族血统的后裔统帅,其意为国家不忘曾经。

    这个军团在贵霜的军魂军团还未诞生之前,基本上算是国家的标志,那怕是帝国权杖诞生了之后,大月氏游骑兵也是这个国家的象征,这也是为什么中亚那些军团长以前没觉得贵霜变了的原因。

    因为恩赐尚在,国家的象征,代表着国家过去的大月氏游骑兵还和他们厮混在一起,而这一次,帝国权杖连大月氏游骑兵也怼了。

    现在伽却里说出这样的话,让中亚所有的军团长心头一暖,至少曾经我们跟随的大月氏游骑兵,跟随着的大月氏王族并没有背弃我们,果然问题是出在了那群南亚的家伙身上了,至于帝国权杖,大概也是被那群混账给污染了。

    “可这不能是我们毁灭我们帝国的原因,南亚是我们粮仓,是我们帝国的生命线,我们虽说具有着强大的力量,但南亚的存在才是我们能吃饱饭,去战斗的原因。”阿刹乘主教缓缓地说道。

    所有的军团长闻言默默地点头,确实,相比于中亚那地方,南亚,不管是印度河流域,还是恒河流域,或者直接说整个印度,都是优秀的产粮地,正因为获得了这里,他们才有了称作帝国的资本。

    “这个国家就算有再多的错误,也不应该因为我们一时的怒火打破当前的平衡,我们需要的是国家,而不是废墟,为了帝国,还请诸位忍耐。”阿刹乘主教无比失落的开口说道,很明显,就算阿刹乘是在劝诫他们,对方理性的分析,也压不住自身内心的情感。

    阿刹乘主教和他们一样,怀揣着对于南亚杂碎的愤怒,但是其为了贵霜愿意按捺住心中的怒火。

    实际上到了现在多数的军团长已经冷静了下来,本身他们也是被煽动起来的,在看到帝国权杖在自己对面才真正的愤怒了起来。

    不过现在一方面有同病相怜的智慧者开解,另一方面帝国的王族并没有背弃他们,他们也就愿意顺从着对方的思维去思考。

    “难道就任凭那群南亚的混账和我们对峙?”当然就算是说到了这种程度,依旧有人不懂事跳出来,然而阿刹乘主教需要的就是这种人,他一路连打带削就是为了接下来的话。

    “我们需要退一步,给陛下一个台阶吧。”阿刹乘缓缓地开口说道,低头的瞬间扫视了一下一众军团长,果不其然其中有不少都不屑一顾,剩下的也都双眼冒着怒火,阿刹乘的话本质就是在设置底线。

    “为什么我们要退却,明明是他们的错误!”巴拉克愤怒的起身说道,“我们明明比他们更强。”

    “因为我们需要对这个国家负责,诸位还请收敛各自的愤怒吧,为了这个国家。”阿刹乘好心的安抚道。

    “主教,您比我们睿智,但正因为您比我们睿智,您应该更能理解我们现在的愤怒。”巴拉克直接站了起来,一拳砸在石桌上。

    “我知道列位有很多人的怒火没有办法消散,但是请诸位记住今日,我们为了这个国家后退了一步,不是因为我们惧怕南亚的对手,而是为了这个国家。”阿刹乘平静的说道。

    “那要是之后南亚依旧咄咄逼人呢?”一个军团长开口说道。

    “那么到时候还请诸位放下各自的争端,带上各自的兵戈,让我们为了这个国家,重新征服南亚。”阿刹乘闻言,双眼变冷,所有的军团长听闻之后,不管是愤怒的,还是之前不说话的都默默点头。

    就连大月氏王族出身的伽却里都默默的点头,确实如果他们都做到了这一步,南亚的家伙还不知好歹,他们放下争端同心协力剿灭南亚那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伴随着所有中亚势力的军团长一致决定,来自中亚地区的双天赋军团尽皆下达了克制命令,原本剑拔弩张的气势逐渐消减,开始由阿刹乘主教向皇室释放善意。

    “主上,为什么明明这么好的时机,我们不直接开战呢?”阿刹乘乘坐着白象前往白沙瓦的时候,身后装作奴仆的陈家后裔传音给他询问道,明明这么好的时机啊。

    “别说话,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陈忠传音给自己族弟,“现在并不安全。”

    所谓的琐罗亚斯德教大主教,大约在三个月前换成了老陈家陈谌的儿子陈忠,然后从那个时候开始陈忠就各种搞事。

    当然荀家和司马家也都靠着自家的手法混入了进去,荀家在西域一路搞东搞西,靠着伪造的文书,以及古老饰品,现在已经成了从葱岭投靠过来的大月氏王族后裔的分支。

    本来就算荀家有文书,有饰品,要这么快被大月氏在中亚的王族承认也没那么容易,但是架不住荀家来的人不多,撒的钱不少,人又出了名的聪明。

    因而没过多久,大月氏王族的后裔就将荀家人当成了自己人,甚至还给荀家划拉了一块牧场,给分了两千多南亚仆人,三百人的游骑兵,当然看今天这个情况,荀家可能已经能影响大月氏王族的决策了。

    至于司马家,现在陈家也不知道他们跑到哪里去了,不过按照司马家的习惯,八成是在脚踩两只船,某条触手绝对伸到南亚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