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被骗了老婆本的赵云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被骗了老婆本的赵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一刻一直温文尔雅的赵云瞬间面色黑的锅底差不多了,那些钱可是他的老婆本啊,被曲奇骗走了,他拿什么娶妻置办田产?

    话说当时曲奇也确实进行了这一方面的研究,他也确实想弄一个一般人吃了就能觉醒内气的植物,不过后期深入研究的时候出现了各种问题,但那时挪用经费太多,粮食研究已经做不下去了。

    可是要让曲奇自己给陈曦打报告说是自己挪用经费去研究其他东西,还研究失败,损失了大量经费,现在不够做粮食研究了,曲奇还是有些尴尬的。

    因而曲奇给陈曦打了一个审批经费的报告,也就是所谓的动植物异化研究报告,洋洋洒洒数万字,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这就是书,在陈曦看来就是一篇骗经费的报告。

    总之吹的是天花乱坠,但是陈曦就问了一句,什么时候五石高产粮能出来,不能出来的话,就别搞这些看着就没什么意义的东西,总之这东西就这么被陈曦给否了。

    可当时曲奇已经严重缺经费了,再不来钱估计就捂不住了,虽说到时候就算是被人知道了,也没什么,陈曦最多鄙视一下还会给拨经费,但是曲奇总觉得脸上挂不住。

    以前不是没出现过挪用经费的事情,但是每次都好歹出了成绩,陈曦偶尔还会惊奇的问,这东西是怎么研究出来的,然后曲奇趾高气扬的表示这是我在研究什么什么的时候,顺手研究出来的。

    每次出现那种事,陈曦都会大为惊奇,然后赞叹连连,随后还会多批一些经费,而这次搞砸了,曲奇面子有些挂不住,也就不想给陈曦说实话,所以被陈曦否了之后,也就灰溜溜的走了。

    那个时候的曲奇极其鄙视自己,陈曦一眼就能看出来没可能的东西他居然还烧了那么多钱和那么多时间精力,所以之后曲奇也就没找陈曦再要经费了。

    话说回来,曲奇如果老实给陈曦说,陈曦不会在意的,研究这玩意总有烧了一堆金币结果发现一无所有的时候,反倒是每次多多少少有点结果这种其实不太正常。

    可惜也不知道这个时代这些人太认真,还是怎么回事,每一次要经费都会出结果,就算是骗经费也会言之有物,不可能玩虚的,所以曲奇第一次出现钱烧了没结果的情况。

    这种丢人的事情,曲奇实在不想说,所以陈曦这边没骗到,曲奇就只能去打别人的主意。

    先是从曲家扒拉了三千万钱,剩下的两千万钱的亏空只能用坑蒙拐骗的手段,毕竟那个时候的曲奇还不是现在入庙祭祀的苍侯,所以要无声无息的搞到两千万钱也不是太容易。

    至于向别人借又没有什么好理由,所以曲奇最后只能选择坑蒙拐骗偷,不过想想以李优,贾诩那群人的精明肯定不会上套,曲奇最后只能去给武将下套。

    有家有室的先去除,找单身的,找完单身的找里面脾气好的,自然赵云就入选了,曲奇拿着这东西去给赵云安利,说的是天花乱坠,而且赵云一想也觉得确实是非常有道理,所以信了。

    赵云就这么信了,而且在曲奇毫无节操的表示,赵云这么有诚意,他就算赵云分成了,到时候这东西出成果了,大家三七分,连定价权都给赵云了,赵云当时都快懵了。

    想想看啊,一种能让人吃了就拥有内气的植物,不用说以后肯定是生活必需品。

    赵云当时心想,当前百姓在郡内帮工,成年男子好好干,一个月九百钱,说实话,这种吃了就拥有内气的植物,一株卖个一百钱,完全是亲民的不能再亲民的良心价啊。

    大汉朝至少能卖个几千万株,而且这生意,人没死完,肯定不会结束,以后简直就是躺地上赚钱啊。

    所以当时赵云一个鬼迷心窍,脑子晕晕乎乎的就将老婆本的一千万钱和钱庄的一千多万钱全给曲奇了。

    老实说赵云这几年要是不娶妻的话,就算是知道了曲奇是在骗经费,回头堵住曲奇要回来也就是了。

    然而现在赵云要结婚了,可他的老婆本被人骗走了,而且不仅仅是老婆本被骗走了,他连这几年连带今年的俸禄都给曲奇忽悠走了,要知道泰山这边都是年初发全年的俸禄,毕竟这对于陈曦来说,只要你们这群人不取钱,这都是数字游戏而已。

    简单来说,现在的赵云除了一间宅子,实际上已经基本负资产了,嗯,连今年的俸禄都已经被透支完毕了。

    “子龙,你怎么面色这么难看。”陈曦发现赵云的面色有些泛黑,泛青了,身上甚至隐隐散发出某种不祥的气息。

    而这个时候一直在赵云身后的马云禄也发现了这一情况,伸手拍了拍赵云的后背,赵云扭头,看向马云禄,突然有些哭丧。

    “怎么了,子龙。”马云禄不解的看着赵云,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赵云这种神情。

    “云禄,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了,你会如何看我?”赵云哭丧着脸说道,他突然发现前几天给马云禄许的愿全部没了。

    “呃,你又没离开你,你怎么会一无所有?”马云禄歪着头说道,一脸的不解。

    赵云原本哭丧的表情,瞬间好了一截,但是随后又是一肚子的火,甚至于陈曦都能看到赵云双眼燃烧的怒气。

    “子龙,你该不会被汉谋骗了经费吧。”陈曦眼见赵云火冒三丈的神情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我被他骗走了全部的家产,我现在连娶云禄的钱都没有。”赵云怨念的声音出现在陈曦的脑海里,陈曦不由得一愣。

    “不是吧,汉谋做事不会这么没人性吧。”陈曦难以置信的说道,将老婆本都骗走这种事情确实有些过了吧。

    赵云盯着陈曦不说话,陈曦果断相信了,虽说他觉得里面少不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现在赵云都成了这样了,当然应该相信赵云啊。

    “那家伙还真是毫无节操啊,算了,回头我先将汉谋的俸禄批给你,回头等他回来,你们再聊。”陈曦毫无节操的说道。

    反正这种事情他陈曦最大啊,他说有这笔帐,那就肯定有这笔帐,同样他说批了曲奇的俸禄给赵云,那就是批了,回头等曲奇回来,赵云要是没办法拿下曲奇,那再将赵云的俸禄批给曲奇就好了。

    不过话说回来曲奇貌似将自己的俸禄花光了,哦,不过没什么的,他还活着,他还有封邑,反正这种和钱粮有关的事情都没办法绕过陈曦的,食邑也是刘备这边在代管的。

    大不了官方看在苍侯的功绩上先还受害人赵云钱,然后用苍侯食邑的税收补贴,不过这应该算利息的,陈曦腹黑的想到。

    这一刻曲奇突然有些发寒,随后有些提心吊胆的看了看山寨外,疑神疑鬼的一番之后,又再次休息,有武安国在,就算是有个豺狼虎豹,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陈曦的答复让赵云安心了不少,老实说,莫名其妙发现自己家亏空到连娶妻都成问题的时候,赵云确实是吓了一跳。

    一直走在最前面的刘备偷听了这么久,不由得连连摇头,他麾下这群人啊,都有不靠谱的一面,不过这大概也是少年的通病吧。

    刘备出迎十里,然后就停在那里开始等待,时隔不久,天边就出现一排密密麻麻的小黑点,行进的速度不急不缓,步伐严整,气势雄浑,由不得陈曦等人不关注。

    “曹孟德的本事不赖啊。”徐庶经历了数战眼界开阔不少,兵员好坏基本一眼能看出来,不说其他,这些士卒举止严整,训练所花费的时间绝对不在少数,所差的也就是几场厮杀。

    “哼,用子川的话来说不过是徒有其形而已,根本没有多少杀意,华将军,让西凉铁骑来个冲锋。”法正撇了撇嘴说道,随后就扭头对华雄说道,一副想要造个大新闻的兴奋。

    可惜不等华雄开口,贾诩默默地将右手搭在法正的肩膀上,然后法正不说话了,他也就闹着玩儿,真要派华雄冲上去,到时候曹军绝对被震慑住,如此这般曹操的面色肯定不好。

    而现在是协同作战,汉室同心协力,没必要做这种下马威的事情,法正这种嘴炮也就说说好了。

    曹操的大军,随着曹操的抬手,皆是止步了下来,而刘备则是一拉缰绳朝着两军中间走去,曹操眼见刘备的动作也驾马前行。

    陈曦扯了扯嘴也缓缓地跟了上去,随后双方的高级文武皆是朝着中间驾马过去。

    大约还剩下三五步路的时候,刘备和曹操都勒马而止,看着对方,双方都有很多话想说,也有很多话想问,但是两人在见面的时候却都没遇开口,就那么看着对方。

    “哈哈哈哈。”突然曹操放声大笑,“虎牢一别,数年匆匆而过,不想你我二人还有并肩之时。”

    刘备看着曹操的神情略微有些软化,叹了口气,“皆是为黎民奔波,从虎牢至今日未曾有丝毫改变。”

    曹操沉默,他和刘备真正闹翻的时候不是因为绍盟和术盟,而是因为双方的信念不同。

    “好久不见啊,曹司空。”陈曦突然开口说道,他很清楚曹操不可能被刘备的话动摇,曹操可以认错,但是曹操不会后悔,这是一个等同于君王的意志,所以再说下去双方都会挂不住的。

    刘备扫了一眼陈曦,却看见陈曦微微摇头,也知道自己有些过了,但是却也没有低头。

    “子川倒是依旧风华绝代。”曹操笑着说道,仿若之前的刘备的话随风飘散了一样。

    “当不起如此夸赞,这几年我也没好过,挺累的,尤其是心累。”陈曦笑着说道,“说来玄德公和我,除了我的族兄,还真没见过其他几位,不知道曹公可否介绍一番。”

    随后陈曦便不再说话,退回到刘备身侧,说实话,就陈曦的骑马水平,退回去这个动作对于陈曦特别有难度。

    有了陈曦这个台阶,刘备也不再提那些不太开心的事情,而曹操和刘备也都开始介绍各自的文臣武将。

    老实说文臣这边大家也都差不多熟悉,武将那边除了李典和赵云有仇,其他人还真谈不上太大的仇恨。

    倒是甘宁和曹家不少人都有仇,不过没什么,甘宁并没在这里,所以双方倒也没出现太多的矛盾,尤其是有赵云在其中调和,张飞厚着脸皮叫夏侯渊岳丈兄什么的,总体而言相对还算和谐。

    “伯达,老实说我还真没见过你啊。”陈曦看着司马朗的气度深感满意,司马家的年轻一辈还是很能拿出手的,“仲达没来吗?我还想给他介绍一个朋友。”

    “仲达留在长安了,不怎么想来。”司马朗想起自己的弟弟,不由得就想起了诸葛亮,总觉得自己的弟弟比起诸葛亮来,性格有些阴沉,虽说诸葛亮也说不上开朗。

    “他不会又想搞事吧。”陈曦随口一说,司马朗尴尬无比。

    “哈,我只是说笑,这位应该就是荀文若了。”陈曦干笑着,对着荀彧的施礼道,对方站在另一群人的偏于中央的位置,陈曦大致也就猜到对方的身份了。

    “陈侯,这一次也算是圆了我一直以来的念想。”荀彧温和的说道,随后伸手给陈曦介绍面前的荀攸,程昱,杜袭等人。

    至于陈群和繁钦,陈曦是认识的,虽说次数不多,但是印象还是有的,不过相对于其他人,荀彧给陈曦留下的印象明显深刻了很多,不管是气度,还是才学,都令人惊讶。

    最令陈曦惊讶的还是贾诩和荀攸,这俩居然认识,而且很早的时候就认识,后来陈曦随意问了一下才知道,这两个家伙在十几年前一起在洛阳当过侍郎。

    不过两人都只是点头之交,自是没想过当时一起混日子的家伙之中居然有这种人物,因而在真正面对面之后,双方靠着近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都从记忆深处翻出来对方了,不由得有些唏嘘。(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