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来,战吧!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来,战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吕布脚下一顿,但下一瞬就大跨步的朝着前方迈去,仿若没有听到高顺的话一般。

    “恭正……”张辽看着高顺张了张嘴说道。

    “我可是陷阵之首,文远保护好夫人即可。”高顺默默地说道。

    “那样,你还是你吗?”张辽沉默了良久开口说道。

    “我的志向已经达成了,死都不畏惧,还有什么可惜的?”高顺一贯古板的面色浮现了一抹爽朗的笑意。

    “如果……”张辽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放弃了,“我陪着你。”

    “陪你的妻女吧。”高顺拍了拍张辽的肩膀,然后朝着吕布背影消失的地方追了上去。

    吕布扛着方天画戟,站在九原城头,看着城下的大军,看着那延绵十数里的云气,神色淡然的将方天画戟扛在肩膀上,但是双眼却带上了森寒的杀意。

    【呵呵,这等程度的怨恨和愤怒还想操控我。】吕布盯着城下的大军,一脚踩在城墙垛上,杀意凛然,但是又无比的清醒。

    “吕布!念你之前之功,今日给我们一个交代即可!”夏侯渊听了曹仁的指挥,打马向前对吕布招呼道。

    吕布冷冷的扫了一眼夏侯渊,那一刻夏侯渊的感觉就像是冬风在他的身上狠狠地刮了一遍一样。

    “我吕布什么时候需要给别人交代!”吕布其声的声音像是自语,但是最后一刻的声音仿若雷鸣。

    “而且,我吕布所杀者不过是羌胡,且不说胡人跑到我的防区,就算是我在别的地方见到了他们,杀了也就杀了!”吕布冷笑着说道。

    不等马腾和夏侯渊怒斥吕布,吕布话锋一转,“所杀之胡人不过是由头而已,我若不杀,今日之事难道会不出现?”

    夏侯渊也不是那种善于狡辩之人,岂能不知道,并了北方胡人,下一个就是吕布,自然没有办法回答吕布的问题。

    “既然如此,你们又何须多说!”吕布冷笑的声音传遍四野。

    “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曹仁突然高吼道,“现在你被困在九原一处,根本无从脱逃,而以你的功绩,只要认个错就可以了,羌人那里我们会给他们进行抚恤,毕竟进入你防区确实有我们的问题!”

    “没什么可谈的,而且你们还真以为兵临城下是自己的能力?”吕布嗤笑道,“若非我让他们不抵抗,你们还真以为自己能来到这里?公台很想跟你们交手,不过被我拒绝了。”

    “吕奉先,别给脸不要脸,九原已经被我们团团围住,你还有什么能耐就使出来,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夏侯惇已经听的大怒了,直接拍马上前怒斥道!

    吕布冷笑,缓缓地抬起自己的方天画戟,霎时间方圆十几里都出现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吃罚酒?”吕布侧头,被所谓的友军,所谓的援军围堵自己这个破胡的功臣,千年信念之中的怨恨已经彻底压过了保家卫国的信念,吕布双眸之中的金辉已经变成了冰冷的杀意。

    “夏侯元让,你知道吗?”吕布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的温和,掩盖了所有的杀念,“在这片土地上,人数对于我没有意义。”

    话说间,吕布出手了,一道几乎看不到的气刃,直接撕开了马腾军的云气,千余羌胡骑兵直接被一击击杀。

    “因为我具有单人破军的力量啊!”话说间吕布高高的跃起,然后方天画戟朝着下方砸去。

    伴随着大军的混乱,羌人的惨呼,曹军一方所有有能力出手的武将尽皆出手了,对方的强大,他们终于有了概念。

    “叮!”一连五声爆响,吕布被逼退了回去,张绣,夏侯惇,夏侯渊,庞德,徐晃皆是无比凝重的看着天空之中神色凛然的吕布。

    “来战吧,如果不想让我将你们攒下的精兵全部格杀的话,那就拼死来阻挡我,否则,在场的都会死!”吕布站立在空中,发丝无风自动,而下方的五人都无比凝重的看着吕布。

    张绣等人现在已经来不及想吕布是怎么做到一击干掉那么多人的,他们现在必须要挡住吕布,对方说的没错,人数对于他没有意义!

    夏侯渊紧了紧手上的长枪,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痛斥自己族兄嘴臭了,而夏侯惇也知道自己闯祸了,不过这个时候该干还得干!

    “全军撤退,这里交给我们!”夏侯渊突然高吼一声,他知道这个命令必须要由他来下达。

    夏侯渊大吼的瞬间,张绣四人同时对吕布出手,平生所见之最强的对手,天下第一真心不是吹出来的!

    时间略略倒退一点,也就是马超从鲜卑王庭奔出来之后,这个时候他的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但是抱着回去分杯羹,占点功勋的想法,马超急急忙忙的就开始往回赶。

    毕竟在马超看来,这一战只要鲜卑人冲进战略包围圈,那妥妥的必胜,根本不需要担心,他跑快点还能多分点战功。

    所以马超一路疾驰,就往回赶,然后以一种大无畏的精神一头撞在了回撤的鲜卑大军身上,当时正好下小雪,马超看对方旗帜混乱还以为是溃军,一头就撞了上去。

    要说马超这个人带骑兵确实是一个好手,而且实力本身就暴强,再加上也没想过对方是回撤的二十万鲜卑,完全当作溃军,顺带一说羌胡也都认为对方是溃军。

    自然马超说冲,所有人都以一种高昂的气势冲了进去,而这一部鲜卑恰好又是之前去偷袭后方,被狠狠地揍了一顿,打的头晕脑胀,士气大衰逃回来的鲜卑。

    说来轲比能也算有节操,没坑害这些逃回来的鲜卑青壮,只是将那些头人干掉了,还将这些青壮放到了回撤的最前方,自己和莫护托殿后防御曹军以及羌胡。

    结果这些早就士气全无的鲜卑溃兵,在马超带着亲卫嗷嗷叫着冲过来一阵砍杀之后直接崩溃了。

    这种情况下马超自然是乘胜追击,一头撞了上去,以一种无畏的气势,狠狠地撞到了鲜卑军回撤的前军身上。

    一阵砍杀之后,马超虽说击溃了前军前部,但回过味来也明白恐怕之前的战略出事了,不过这时已经势成骑虎,没得选了,马超心下一横,直接朝着鲜卑前军大旗冲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