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最后的交代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最后的交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们是不是又换暗号了。”刘备看着贾诩送过来的卦象有些头疼的说道。

    “好像没有吧。”陈曦看了看卦象,然后将之翻回二进制,之后再进行读数,很快就解码了出来。

    “怎么了子川?”刘备不解的看着一脸凝重的陈曦说道,然后装出一副自己好像能看懂暗号的样子盯着卦象看。

    “曹操跟吕布打了起来,马超重伤,同样吕布也不是全身而退。”陈曦难以置信的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吗?”刘备一脸震惊的看着陈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马超的亲卫不知什么原因被吕布灭掉了三分之一,之后马超撞上了吕布,而吕布出手了,马超重伤。”陈曦简单的给刘备解释道,这件事根本没头没尾。

    “以我们的情报系统也没有办法得到准确的情报吗?”刘备皱着眉头问道,“没有更深入的信息了吗?”

    “没有了。”陈曦摇了摇头,“恐怕曹吕之战现在已经拉开了,不过还好在这件事之前鲜卑已经被曹操和吕布击溃了,否则真的会是一个麻烦!”

    “我们现在出兵的话……”刘备刚张口就知道不可能了,不管是时间还是当前治下兵卒的心态都不适合作战了。

    “来不及,而且我们也不可能插手了。”陈曦摇了摇头,“大概很快结果就会出现了,我们只能静待结果了。”

    在陈曦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漠然的吕布正面对这曹家和马家的大军,至于张颌和高览这个时候只能保持中立,毕竟吕布灭杀了马超三分之一的亲卫,重伤了马超。

    对于这种突发事件,陈宫虽说有些有些措手不及,但在事情发生的那一刻他却发现自己无比的冷静,仿若天生就是为了这种局面而诞生的一般。

    陈宫能感觉到这恐怕是他最后的一战,虽说不明白吕布为什么要对马超出手,但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和曹操不对付的他,根本不可能投降给曹操,所以他拒绝了服软。

    “什么,你让我不要插手这件事?”陈宫看着吕布一脸不满。

    “我说了,你只需要执行即可。”吕布一脸挣扎的说道,信念的反噬,还有自身的高傲,根本不屑于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击杀马超的亲卫,再说,杀了就杀了,他才不会服软。

    “吕奉先,你个混蛋!我帮你帮到这个地步,你居然告诉我在这种时候不需要我!”陈宫抓着吕布的衣领怒吼道。

    “哼!”吕布一甩手,陈宫直接坐在了地上,然后吕布扭身就离开,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过他不希望陈宫也陷入自己的麻烦中。

    吕布提着方天画戟,双眼彻底化作非人的金色,冷漠无情,但是不同于上一次接受那份信念,这一次吕布的双眼在金色之中却多了一抹代表着憎恨的漆黑。

    千年沉淀下来的信念,不光有正面的守卫边疆,保家卫国,更有对于后方的不满,对于那些在后方骄奢淫逸的贪官污吏的不满,有多少将士因为补给不足,有多少士卒因为兵甲不利,战死于沙场。

    有光必有暗,承接了千年的信念,那么吕布也就承接了那千年的怨念,不过以前吕布以保境安民为己任,而现在却因为灭杀胡人而兵临城下,还是被自己人兵临城下。

    身有降龙伏虎之力,心有保疆卫国之志,最后成功完成了自己的志向,没等到国人称赞,国君赏赐,等到的却是自己人的毒酒,何等的可悲。

    吕布不觉得自己有错,而且他已经手下留情了,甚至在马超愤怒的向自己攻击的时候,他都没有全力反攻,直到马超自己发疯的引爆了所有的雷电之力,吕布才在自己受伤的时候下了狠手。

    就算如此,吕布也留情了,没下死手,否则那个时候已经昏迷的马超早已经死了,甚至吕布还按捺住了另一股不是自己,但又无比强大的杀意。

    结果现在等来的却是兵临城下,他不想解释,也不想说自己杀错人了这种话,杀了就杀了,谁让你是胡人。

    要知道在千古信念的判断之中像马超这种有半数外胡血统,天赋又极强的天才,在主动攻击之后,就该纳入必杀的序列了。

    吕布大跨步的走出府衙,貂蝉就站在门口,吕绮玲也是如此,看着一脸冷漠的吕布皆是双眼含泪。

    “你们就呆在这里。”吕布看着貂蝉,冷漠的面上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笑意,“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完吕布大跨步的往外走去,而刚走了两步,貂蝉就扑了上来,从背后抱住吕布,脑袋埋在吕布的披风之中。

    “奉先,不要去好吗?”貂蝉面色凄苦,微微抬头看着吕布的背影啜泣道。

    “你就呆在这里,我很快就会回来。”吕布坚毅的面庞上浮现了一抹犹疑,但是下一刻他就变得无比的坚决,抬起自己手拍了拍貂蝉,“你的夫君,可是天下无敌的男人啊。”

    说完吕布往前跨了一步,而抱的很紧的貂蝉,却感觉自己手中一空,不由的半跪下身不断的哭泣,外面的曹军和马腾军兵合一处,不下于十万啊,而且武将之勇,可谓之天下少有。

    “奉先……”高顺和张辽等人联袂出现在了吕布的面前。

    “不用多说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以后就靠你们了。”吕布冷着脸说道,他原本的金瞳现在仅剩最外围的那圈金光了,他已经靠着局势,还有共鸣的怨恨压下去了另一股信念。

    “保重。”张辽张了张口,最后千言万语就变成了这么一句话。

    高顺面色冷然,而吕布没有多说什么,从众人中间穿了过去,走到官职最低的曹性身后的时候,吕布又停了下来。

    “如果我失败了,你们就保护公台投刘玄德,如果我成功了,那么你们就听公台的指挥。”吕布像是交托遗言一般缓缓地说道。

    “啪。”高顺突然伸手拽住吕布的肩膀,“我在城头上,如果能做到,就甩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