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275章 天生会说情话的暖心宝贝

第275章 天生会说情话的暖心宝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逻辑好像不太对吧?

    难道不是他老爸收获她,然后他才能叫妈咪么?

    哎呀不管逻辑不逻辑的,陆轻晚没出息的缴械投降,“好的啊!neil愿意的话,以后叫我妈咪也是可以的哦。”

    neil的小表情比亲眼看到哈雷彗星撞地球还要惊讶,“一直一直都可以吗?不是一天游戏,是永远的!”

    小孩子的期待和兴奋,戳中了陆轻晚内心最最柔软的母爱位置,恍然间想到不知在何处的女儿,陆轻晚眼睛一酸,吸了下鼻子才慎重的点了头,“嗯,永远有效,只要neil愿意,晚晚阿姨一直一直都是你的妈咪。”

    如果有一天她和程墨安因为不可预知的原因而分开,她希望neil依然是她的宝贝,即便她找到了女儿,neil还是她的儿子。

    认一个干儿子也没什么不好的,何况他可爱的天下无敌呢!

    neil开心的有些不知所措,小手摸摸头,又揉揉脸,还傻傻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腿。

    嗯,疼疼疼,所以不是做梦。

    晚晚阿姨以后就是他的妈咪了,从今天到永远都是!

    陆轻晚看他上蹿下跳的像个猴子,自然而然的露出慈母笑,“宝贝,你真的这么想让阿姨当你妈咪么?还是说,你在给你爹地找老婆呀?”

    “我喜欢晚晚阿姨,爹地也喜欢。晚晚阿姨喜欢我,也喜欢爹地。”

    所以没有区别啊。

    陆轻晚竟然被小孩子的思维打败了,“好像……很有道理哦。乖宝贝,妈咪捡到了大便宜,哈哈!”

    可不是大便宜吗?人家辛辛苦苦生下来、含辛茹苦养大的宝贝,竟然成了她的。

    小孩子兴奋的蹦蹦跳跳,抱着陆轻晚的腿,上瘾似的喊,“妈咪!”“妈咪……”、“妈……咪!”

    他每次喊妈咪都变调儿,简直就是全能说唱歌手。

    陆轻晚对neil向来没有抵抗力,被他喊的心肝儿脾胃全融化掉,只能顺着他变调儿的喊声回应,“诶!”、“嗯……”、“在这里呢!”

    “妈咪,我们拉钩,你不能变!”

    陆轻晚宠溺的揉搓他的毛茸茸短发,“小鬼头,妈咪答应你的事会变吗?”

    neil不依,继续摇着她的手拉钩钩。

    拉钩,盖章。

    陆轻晚把neil抱上腿,“现在放心了吧?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咪喽,你要是犯了错误呢,妈咪可是会打你屁股的哟!”

    neil乖萌的点点小脑袋,“嗯!”

    “那……”陆轻晚按了几下他的背包,“妈咪现在肚子有点饿了,有没有好吃的呀?”

    neil刚才太开心,差点忘了他来找妈咪的首要任务,“有!”

    哗啦啦!

    小背包打开,里面的零食倒了一桌子,七彩斑斓的包装袋,各式各样的没事。

    都是陆轻晚喜欢的口味。

    陆轻晚被一颗粉红炮弹击中了心脏,嘤嘤嘤狂撒娇,“宝贝你肿么那么暖心呢?”

    neil才不会坦白告诉她,在他心里妈咪这样的吃货,一定要随身携带零食来喂,不然阿姨肚子太饿的话,估计要跟别人走了。

    “因为我心里有妈咪。”

    小宝贝捂着自己的心口,雪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

    “呜呜呜,宝贝你太会说情话了,来,阿姨抱抱!”

    我的天啊,五岁多的孩子情话说的飞起,将来长大了还得了,全世界的女孩子都要被他收入怀抱。

    儿子太会撩,当妈咪的灰常操心哦。

    而休息室内,几个不懂英文的白人保镖,一个比一个蒙圈儿。

    这对中国母子是不是脑子有病,一会儿笑,一会儿闹,一会儿吃,一会儿亲亲抱抱。

    莫不是8号别墅的住户有精神问题?

    不到一个小时,拍摄完成了。

    工作人员陆续离开,财务给临时演员结算工钱,张绍刚和演员先离开现场。

    卢卡斯和叶知秋则第一时间联系了陆轻晚,得知她在休息室,两人马不停蹄过去救人。

    谁知,两人到了门口,全懵逼了。

    陆轻晚和neil吃着零食,开着玩笑,大脑袋对着小脑袋,其乐融融的场景哪有半点被威胁的样子?

    还有还有!!

    neil?!

    卢卡斯的大脑回路终于闭合,蹭地跨进去,“neil,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宝贝眉毛不开心的挤了挤,他和妈咪的二人世界要被破坏了,“卢卡斯叔叔,叶阿姨……”

    叶知秋的心尖儿也软了软,痴汉般笑,“你好呀neil,又见面喽!”

    卢卡斯戒备的把neil拉到自己怀里,附身护着他,好像他和neil才是一个战壕的盟军,其他人全都属于八国联军,“neil,你没事吧?”

    陆轻晚咽下最后一口零食,拍掉手上的碎屑,“我说卢卡斯,你几个意思?我还能欺负我儿子不成?”

    噶?

    噶?

    卢卡斯和叶知秋双双吃了个生鸡蛋,嘴巴张大了。

    “陆轻晚你……”

    neil轻飘飘的钻出卢卡斯的怀抱,跑过去抱住陆轻晚的大腿,“妈咪!”

    卢卡斯好像听到自己的下巴脱臼了……

    叶知秋扶额,递给她一个“你丫连儿子都敢乱认,你牛掰”的眼神。

    “怎么了?羡慕嫉妒?neil以后就是我儿子了,你们想什么都无所谓哦,我儿子困了,我要带儿子回酒店睡觉喽。”

    雨势依然很猛,陆轻晚抱起来neil,小家伙个头比同龄人高,但并不重,他手脚都长,其实没多少肉,抱着也不会太沉。

    卢卡斯看看叶知秋,“我说……陆轻晚难道不知道,neil是程总的儿子?她本就跟程总谈个恋爱而已吗?居然连儿子都抢?没人性!”

    叶知秋收拾好neil的书包,塞给他,“别说儿子,将来你们程总也是她的,乖乖叫老板娘吧。”

    ……

    洗完澡,neil穿着陆轻晚的宽松t恤当睡衣,t恤罩在他身上跟个雪人似的。

    陆轻晚洗完澡出来,看到小雪人站在客厅,左脚踩右脚,右脚蹭左脚,无辜的大眼睛锃亮,一个猛子扑过去抱住他,“哎哎哎,宝贝你稍微收敛一点魅力好不好,阿姨最喜欢吃软乎乎的东西啦!阿姨怕把你当成奶油蛋糕吃掉!”

    neil环住陆轻晚的腿,小脸儿贴她的皮肤上面,“妈咪……你是我妈咪。”

    陆轻晚:“……”

    呃,她没那么快适应啦。

    “对不起对不起,妈咪口误!口误!嘿嘿,宝贝乖哦,咱们去睡觉吧!”

    “嗯!”

    窝在陆轻晚甜甜的怀抱里头,neil像个毛绒玩具,困意袭来,他捂着嘴巴打了个优雅的哈欠,迷迷瞪瞪道,“妈咪,你再给讲一个故事好不好?”

    “好啊!让妈咪想一想哦,嗯……有了!”

    陆轻晚左手轻轻拍neil的肚子,温柔的嗓音在酒店房间飘荡,“从前啊,森林里住着三只狮子,狮子爸爸,狮子妈咪,还要小狮子,一天呀……”

    neil握着打开了录音功能的手机,眼睛越来越越沉,越来越重,然后伴随着小狮子的故事进入了甜美梦乡。

    ……

    程墨安抵达江城,先去了分公司开会。

    一场一场会议开完,已经是北京时间晚上八点多,分公司高层领导为他举办了简单的宴会。

    作为宴会的主要人物,程墨安推脱不掉,只好答应过去打个照面。

    说是简单宴会,司机将程墨安送到江边最高档的娱乐场所时,程墨安还是嗅到了这群人的良苦用心。

    酒桌上谈公事,似乎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

    程墨安迈下后座,黑色西裤被江边的风吹起一个角,笔直的长腿托出挺拔的身材,迎风而立的男人面色清寒,若行走在禁区的王爵。

    早已在门外恭敬侍立的董事们,没敢太热络打感情牌,收敛起了锋芒俯首道,“总裁,里面请。”

    程墨安闲闲的抚了下腕表,不着痕迹的目色扫视群臣,“里面有什么好节目?”

    董事成员没摸清楚他的态度,揣测后才试探着道,“总裁想有什么节目?都可以有。”

    都可以有?

    程墨安提步上台阶,变换的灯光将他的面容照耀的明灭不定,他洞悉一切的深眸莫测微笑,“平时有什么?今天照旧就好。”

    几个平时比较会来事儿的懂事们以为揣测到了圣意,主动贴上去环绕程墨安,“总裁,娱乐行业在江城十分发达啊,而且,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江城的人……不输滨城和京都啊!”

    程墨安不露声色,“是吗?”

    “我们眼中看着好的,总裁您不一定觉得好啊,我们的眼光有限,总裁您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不敢说您一定满意,不过……您可以多选一选。”

    中年男人给助手使了个眼色,摆手让他去准备。

    程墨安故作不明了,落座。

    主桌上环绕着董事会成员,他才坐下,两个绝世旗下的当红女艺人便婷婷袅袅的走来。

    女人衣着火辣奔放,一红一白两件长裙,该挡的没好好挡,不该露的露的很尽兴。

    他只扫了一眼,便不再看。

    程墨安对她们的脸并不陌生,但私交为零。

    “总裁……”

    “总裁好……”

    早听说绝世集团的总裁颜值罕见,但真正见到本尊,两个女艺人才明白,在真正的气场和美貌面前,所有文字都太无力!

    她们形容不出程墨安的样貌,因为太耀眼了!

    站在他的身边,若置身在深海的漩涡中心,被巨大的吸引力操控着,根本无法自已!

    与程墨安相比,那些所谓的男星,所谓的网络红人,全都是烂大街的俗物。

    只有他,担当起云中仙的美称。

    被其中一人摸到肩膀,程墨安蹙起了眉头,借端酒杯的动作抖落了女人的手,“王经理,怎么?”

    王经理乐呵呵的介绍道,“总裁,这位是从选秀节目出来的新人,coco,这位是刚演完《水乡之梦》的甜美公主薇薇安,今天她们都在江城做宣传,这不,知道您来,都慕名飞过来了。”

    老板吃饭,艺人作陪,这是各大经纪人惯用的手段。

    只是没想到竟然用到了他身上。

    程墨安转了转酒杯,放在唇边浅品,似乎对酒水不满意,他凉薄的唇抿成一道线,“甜美公主?如何甜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