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266章 程先生发挥下男友力

第266章 程先生发挥下男友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轻晚眼冒红色的小心心,整个人被融化掉,呆呆凝望这个给了她太多太多惊喜和温暖的男人,突然有种冲动,想要为了他停泊。

    “程墨安,我问你一件事,你得诚实回答我。”

    “嗯……”程墨安迟疑了一下,“在诚实回答和拒绝回答之间可以做选择吗?”

    “噗!哈哈哈!不可以!”陆轻晚笑的抱肚子,说好的高冷帅气总裁范儿,为什么她总是能被逗笑呢?

    司机大叔绝逼是个假的总裁。

    “那好吧,你说。”争取无效,程墨安微笑着认命点了头。

    “孟西洲和他爸爸是不是关系不太好啊?我总觉得孟伯伯对儿子的宠爱有点……怎么说呢,有点讨好的意思,不像是一般父亲的纵容溺爱那种。”

    早就想问的,只是还没到可以询问人家私事的份儿上,现如今呢……程先生都替她挨了拳头,感情上升了好几个台阶哦!

    “这件事要追溯到西洲大学毕业那年,当年他在哈佛医学院读研,认识了一个在哈佛商学院读金融的华裔,两人很快进入了热恋期。”

    程墨安三言两语讲了个开篇,陆轻晚脑海里已经铺摆了一部九十分钟的狗血校园爱情电影。

    “后来呢?两人为什么分手啊?”

    额……莫非是豪门大家长看不起贫穷的女孩子?这特么未免太太太俗套。

    程墨安道,“女孩想在美国开金融公司,西洲把所有积蓄都给了她,具体数字我不清楚,至少有七八千万。”

    “唔……孟西洲哪儿来的钱?”

    虽然是豪门少爷,但孟西洲当时只是学生,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将近一个亿啊!而且几年前的一个亿什么概念?

    现在滨城市中心房价八万起,当时只需四五万。

    程墨安腾出一只手,揉揉她的脑袋,好像在庆幸什么,“西洲手里有天虹的股权,他私自卖了一部分套现。”

    “偷偷卖掉股份!!!孟敖没打断他的腿吗?!!!!”

    “呵呵,没有。”

    “公司都给她开了,两人是奔着结婚来的吧?怎么会分开呢?我想不通了。”

    孟西洲一根筋又轴,但医生的智商还是可以的,总不至于被人骗钱骗色吧?

    程墨安洞察了陆轻晚的小小心思,轻笑道,“你猜对了,西洲被女孩欺骗了感情,还骗了钱,她并没有注册公司,而是拿着钱远走高飞,只是西洲不愿意相信自己被骗,他坚持对方的不辞而别有隐情。”

    陆轻晚默默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k……咳咳,人傻钱多感情脆,人不无知枉少年啊!可是孟敖为什么反倒在取悦儿子呢?不是该棍棒伺候吗?卖掉了公司的股权啊!”

    熊孩子坑死爹,孟西洲绝逼熊孩子的领军人物。

    “孟敖一怒之下要赶西洲出门,两人争吵时,孟敖说漏嘴。孟西洲那时才知道孟敖有个私生女,叫白若夕。”

    陆轻晚挤挤眼,又挤挤眼,“不是吧?我以为孟西洲小时候就知道。”

    “不,两人争执的过程中,孟西洲说了狠话,类似他走了没人替孟敖养老送终,孟敖说不指望他,儿子指望不上,好在女儿争气。”

    程墨安说完,便闭口沉默了。

    陆轻晚自己在脑补着,“额……孟西洲先失恋,被骗钱,又被亲爹告知有个妹妹,而且在亲爹心里他还不如私生女,于是心态垮了。”

    我的天,孟西洲能保持后来逗逼乐观属性也是不容易啊,太强大了,莫名心疼。

    “半年后,孟敖通过特殊渠道得到了那姑娘的照片,她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西洲受不了刺激,在浴室自杀,好在抢救及时。”

    陆轻晚:“连自杀都用上了,孟西洲对那女孩用情该有多深,孟敖这样不太对吧,在伤口上撒盐。”

    “此后大概有一年,孟西洲没跟他爸说过一句话,若不是孟敖突发脑溢血被送去抢救室,孟西洲或许要继续冷战下去。”

    陆轻晚心脏一上一下,“我去!剧情如此曲折,我可不可以征求一下孟西洲的意见,改编成剧本怎么样?你投资吗?”

    “呵呵,不投,满满的负能量,拍出来干什么?倡导孩子跟父亲作对?”

    “也不是啊,爱情的力量嘛!一个女人主导了两个男人的命运哦!”陆轻晚都忍不住想认识一下那位妹子了。

    程墨安拍拍她放在细腿上的小白手,“红颜祸水,嗯?”

    “什么嘛!我又不是祸水!不对,不对,我不是红颜!我是女汉子!”陆轻晚握拳头,秀一把手臂上的肌肉。

    “呵呵,女汉子我也要。”程墨安揉揉她的粉嫩小脸儿,一张萝莉脸,每天声称自己是汉子,傻丫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回头孟西洲还要麻烦你照顾一下……其实他没什么错。”陆轻晚亲亲他的手背叮嘱。

    程墨安避重就轻道,“少操心别人,多操心我。”

    陆轻晚弯下大眼睛,狡猾的转移话题,“嘿……到了到了,送我去t2航站楼,后备箱的东西帮我拿出来哦,好重的!”

    陆轻晚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跳下副驾驶,屁颠屁颠跟在程墨安的后面。

    后备箱里面有两个箱子,一大一小,大的都是零食,并不重,小的塞了些私人物品,可以带上飞机。

    程墨安环臂,努努下巴对她笑道,“女汉子,自己来。”

    “哎呀,人家这会儿是个柔妹子嘛,人家的女汉子力用完了啦,需要补充的哦!所以请程先生发挥一下男友力!么么哒!”

    陆轻晚只有一个小小的斜挎包,勉强塞得下手机和钱包护照,虚弱的好像连这点都拿不动,把自己贴到程墨安的怀里,小松鼠爬树一样。

    程墨安一手拉大箱子,一手提小箱子,挺拔的身躯笔挺峻拔,陆轻晚像他身上的一个大挂件。

    走了几步,程墨安停下,无可奈何的俯首对女孩笑道,“要不,我背你?”

    “不要不要,贴着你就可以了!你知道触电反应吧?嘿嘿,跟你肢体接触呢,可以吸收天地日月的精华!”

    陆轻晚两个爪子抱紧程墨安的手臂,脸颊蹭刮他的西装袖子。

    程墨安英挺剑眉皱了皱,又哭笑不得的松开,“你吸收的不是日月精华,是阳气。”

    听不到听不到,我听不到!

    ……

    只要你想要,只要我有,我都给。

    直到陆轻晚到达纽约机场,耳边依然暖暖的回响着程墨安的话。

    叮咚!

    把飞行模式关掉,微信弹出来。

    以为是程墨安问她是否到达目的地,陆轻晚欢欣雀跃的划开屏幕,可看到上面的文字之后,陆轻晚感觉自己的血液好像凝固了!

    姓周的:“今天的衣服搭配零分,白鞋也不好看。”

    陆轻晚站在云梯向四面八方环视,姓周的怎么会知道她的服装搭配?距离她骂他已经过去了二十多个小时,他突然发来的消息是威胁还是挑衅?

    姓周的:“别看了,你找不到我。”

    陆轻晚咬咬后牙槽,贝齿磨的咯吱咯吱,“姓周的,你大爷!装神弄鬼吓唬谁?有本事你给老娘出来,别当缩头乌龟!”

    姓周的:“愤怒属于弱者,你是我的鲨鱼。”

    陆轻晚提了提气,不让自己在人群中失控,好一会儿,她重新微笑,望了眼天空,“自己嗨去吧!”

    周公子:“唔……戒指……”

    陆轻晚取了行李,提拉着往出口走,姓周的短信她置若罔闻。

    她身上没有被安装追踪仪,航班是程墨安临时帮她改签的,姓周的怎么会精准的掌握她抵达的时间和地点?为了监控她,姓周的还有多少阴谋?

    想到一双眼睛在身后盯着自己的,陆轻晚脊背发凉,鸡皮疙瘩扑簌簌洒一地。

    上车后,陆轻晚给西河发了个消息:“他真回英国了?”

    隔了半个小时,西河回:“你觉得地域能限制他吗?”

    ……

    “陆总陆总!好多好多好吃的!谢谢陆总!”

    “陆总回国一次,把超市都搬来啦!哇哦,我喜欢的辣条!天啦天啦,陆总你居然记得我要的辣条。”

    陆轻晚一脸我母仪天下我亲政爱民的笑,“小事小事啦!不要客气哦,多吃点啦!”

    满箱子的零食五颜六色,酸甜苦辣齐全,暂时没有拍戏任务的成员一窝蜂

    也不知道是谁眼尖,突然在赞美声中大叫起来,“天啦!陆总你谈恋爱了啊?戒指好漂亮!男朋友送的吗?”

    陆轻晚难得羞涩腼腆,欲遮还露的搓手指,“是的呀,为了庆祝姐脱单,零食管够!”

    庄慕南的目光嵌入了无边的幽暗,盛夏如火的烈日射进他的瞳孔,蓦然浮现的丝丝冷意似乎要把他的灵魂一起冰冻。

    他握着道具手枪的拳头一点点卷缩,手背青筋凸起,迈开的脚步定格在原地。

    似乎脚底踩着一层破碎的玻璃渣,看不见的地方尖锐的刺痛,脸上的失落和悲凉很快消失。

    杨娅抬起眼眸,被他不经意露出的悲伤刺痛了。

    那边人群热热闹闹如沸水翻腾,陆轻晚在环绕中笑靥如花,大家都在好奇的八卦是谁送了戒指,陆轻晚交了个什么样的男朋友,陆轻晚并没有正面回答。

    她脸上的幸福在闪闪发光,那是无法表演的甜美喜悦。 就像她每次想起庄慕南都会情不自禁露出的傻笑一样。

    杨娅掰开了庄慕南的手指,拿走了已经被他握变形的仿真手枪。

    庄慕南目光没有移动,侧看杨娅,“觉得我可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