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265章 非他不嫁

第265章 非他不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轻晚竖起小手儿,白白净净的指头套着铂金指环,小小的钻石莹亮通透。

    孟敖假装自己瞎了,“这年头,结了婚离异的满大街都是,何况你们只是谈恋爱!不碍事不碍事,伯伯相信你会看明白的!”

    陆轻晚嘘气,看来她得发狠了,“孟伯伯,我和我男朋友很相爱,他是我见过最好的男人,我爱他,相信他,并且非他不嫁!”

    “你这丫头……”孟敖又急又气,骤然变了脸色。

    “孟西洲样样都好,但我的心已经交给了别人,很抱歉孟伯伯,它容不下任何人了。”

    非他不嫁……容不下任何人……

    字字坚定,态度分明,全被门外的男人听了个干净。

    孟西洲看了眼同样没进门的程墨安,咬着牙翻白眼儿。

    老爷子约陆轻晚吃饭,他做完手术赶过来,结果在餐厅门口遇到了程墨安,要不是陆轻晚在里面,他真想现在就给他来一拳!

    程墨安侧着肩膀,一脚在前,一脚在后,无声的勾着薄唇,两人谁也不进,谁也不走,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意念中打响。

    直到陆轻晚说出这番誓词,孟西洲再也忍不住了,“程二大爷,你把我娘子睡了?”

    程墨安自然的垂着眸子,没有什么情绪的挑挑眉,“我不认识你娘子,昨晚睡在我身边的女人是我儿子的母亲。”

    “你特么真干了那种事!”

    嘭!!

    一声怒骂,孟西洲的拳头重重砸到了程墨安脸上!

    程墨安没有闪躲,结结实实矮了他的拳头,脸瞬间偏向了左边,旋即右脸一阵阵辛辣的疼。

    程墨安舌尖顶了下右腮,慢慢转过头来,嘴角溢出了一抹殷红的血迹,他用一根手指抹去嘴角的液体,依然没什么多余情绪,“这一拳还你这些天对晚晚照顾。”

    “靠!”

    嗖!

    孟西洲举起拳头想再来一击,程墨安余光瞥见他的动作,手掌化爪,精准的扼住了他的手腕,“闹够了吗西洲?”

    道理都讲过,利害关系他也懂,事到如今依然固执坚持,程墨安的修养被他挑战了,刚才的一拳他甘心承受,是心里对孟西洲的赤诚有些愧疚,但不代表要无限容忍他的顽梗。

    “程墨安,你个混账!”他挣扎手腕,但被程墨安控制的位置好像上了锁,动弹不得。

    “西洲,你不是我的对手。”程墨安看似不费吹灰之力,但手上的力度足以将孟西洲的骨节捏错位。

    孟西洲忍着刺疼,手腕不听使唤的往下弯,脸上的痛苦却不及心里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狭长的凤目疼的半眯,死咬着嘴唇不屈服,“放手!”

    程墨安挺拔的身躯凛然如一棵松柏,目露清寒,虎口力道稍微松了些,“晚晚是neil的亲生母亲,也是我一生一世要爱的女人,我会给她幸福,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呵呵!”孟西洲幽冷的咧嘴,露出的两排白牙,脸上有痛苦,更有不甘,情绪太复杂,导致他表情轮番变化,以鼻子为中心,俊美的脸皱紧,他狠命的一抽,拽出了被攥红的手腕。

    指了指包厢背影线条优美的女孩,他冷冷讥讽,“程墨安,你敢告诉她neil是怎么来的吗?他敢说当年你是怎么爬上了她的床吗?呵呵,你敢说出真相吗!”

    森冷的死寂从地狱深处爬出来,很快侵吞了这一方天地仅有的暖色和阳光,把两人周围的空气都染成了毒瘤,每一次呼吸都像在凌迟鼻子和气管。

    程墨安暗沉沉的眼眸微微低垂,浓密睫毛遮住了眼底的晦涩和悲伤,很快,他抬起头,重新用没有温度的视线打量梦孟西洲,“她会接受。”

    “程墨安,你的自信简直蛮不讲理啊!当年你为了……”孟西洲不齿的啐了口,“你以为你有多风光?你以为你真是国民男神没有瑕疵没有黑历史?”

    程墨安很平静,狂风巨浪已经刮过,哪怕是一片狼藉但终究已经归于平静,“没错,我对她还有隐瞒,日后我会解释清楚。”

    “狡猾!陆轻晚就是特么的傻!被你道貌岸然的样子骗了,呵呵呵,也对啊,你这种男人,谁能拒绝的了?有手腕有财力,再稍微多点耐心,什么女人不乖乖上手?陆轻晚不一样,她心思单纯,看不懂你老奸巨猾的阴谋!”

    孟西洲拽起程墨安的西装领子,愤怒的脸红脖子粗,青面獠牙想要把程墨安撕成肉条丢出去喂狗。

    “我爱她。”程墨安深幽的道。

    孟西洲冷笑,“呵呵!”

    “她也爱我。”程墨安一根根掰开他的手,然后一下将他的双手全部板回去。

    孟西洲呲牙,想说话,但被程墨安挡住了,“在进入爱情之前,我们都有不愿意启齿的过去,但我愿意无底线接受她的一切,我相信她也会,如果连这点担当和把握都没有,我程墨安此生不配拥有她。”

    孟西洲脚步趔趄,后背拍在门板上,想笑,却笑不出,黑沉下脸质问道,“昨晚算什么?想再耍一次流氓?是不是和当年一样?嗯?!!”

    “我们夫妻之间的生活,你不必知道。”程墨安长指捋顺领带,将领子打理的一丝不苟,刚才的厮打没有留在任何痕迹。

    “混蛋!”

    程墨安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讲道理,注意跟晚晚的距离,你知道我的做事风格。”

    “程墨安你个强盗!我特么怎么会认识你!”

    “因为你幸运。”

    丢下猪肝色面孔的孟西洲,程墨安提步走进了包厢第二道门,长身越过屏风,恰好迎上了孟敖的视线。

    “墨安?”

    程墨安单手压腹,附身彬彬有礼问候,“孟叔叔,你好。”

    “你……”孟敖看看餐桌那边仰视程墨安的陆轻晚,又看看这边不请自来的晚辈,所有信息在脑袋里汇聚,碎片拼成了具象,“你们……”

    程墨安长腿走到陆轻晚身后,温柔的揽着她的肩头,正式介绍道,“她是我女朋友,确切说,是我未婚妻。”

    陆轻晚:“……”单方面升级不算数的!

    电击的刹那,孟敖手中的筷子“啪”砸到了骨瓷盘子内,一根弹到了地上,“怎么回事?未婚夫?墨安你们太过分了!”

    陆轻晚颔首致歉,“孟伯伯,现在您知道我为什么不能跟孟西洲在一起了吧?虽然很抱歉,但感情勉强不来,我很欣赏孟西洲,如果他愿意,我们依然是好朋友,只是婚姻就算了吧。”

    孟西洲一脸菜色,刺啦揣开一张花梨木餐桌椅,弯腰跌进去,“还有什么好说?既然不想吃饭,那就送客。”

    程墨安对孟敖点了点下颌,“你们吃,晚晚下午的航班,我们先走一步。”

    陆轻晚被他牵着手,半个人都在他怀里,点点头道,“孟伯伯再见。”

    孟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整个人木木的没有表情,也没有说出分别的话,目送程墨安和陆轻晚伉俪情深的携手离开,这才怔怔扭头看着闷头喝酒的儿子,

    “西洲,你不是跟我说程墨安只是在追晚晚还没追到手吗?怎么突然就未婚妻了?”

    孟西洲斟满酒杯,仰起脖子一口闷,“喝酒吗?一起。”

    孟敖不知该喜还是悲,他已经多年没跟儿子一起喝酒了,早就盼着这一天,可是没想到这一天竟然是……哎!

    “喝,爸爸今天陪你喝个痛快!”

    父子俩一杯接着一杯,孟西洲只管将酒水倒进嘴巴里,仿佛已经失去了味觉。

    “西洲啊,你真喜欢晚晚?真想和她在一起吗?”孟敖抱着酒瓶死活不松。

    “我看起来像闹着玩儿的?”孟西洲抢夺酒瓶,醉醺醺的手力道不稳,竟然失败了。

    孟敖长吁短叹一会儿,“爸爸知道了。”

    ……

    “你脸上怎么了?”

    上了车,陆轻晚看清楚了程墨安脸上的一片乌青,尤其嘴角已经肿了。

    “和孟西洲打了一架,打输了。”程墨安发动引擎,回答的很轻松。

    陆轻晚掏了掏自己的口袋,没有纸巾,弯腰去摸程墨安的裤袋,她记得他习惯随身带手帕的,摸了右边没有,又趴在他身上去找左边的,还是没有,双手跟小仓鼠似的在他西装口袋里一通乱摸。

    程墨安:“……”

    终于找到了内衬口袋里的浅灰色男士手帕,然后帮程墨安细心的擦拭嘴角,“笨蛋!你跟他打什么架,他现在完全没有理智!”

    程墨安笑道,“真正没有理智的人难道不是你?孟敖给你开了天价聘礼,你竟然拒绝,损失了上百亿。”

    陆轻晚痛心疾首的捂着胸口嗷嗷叫,“后悔了我后悔了,赶紧送我回去!”

    程墨安……忍,终于被她承认了身份,她的一切他都可以忍,“晚晚,绝世影视部的营业额难道不比天虹?”

    陆轻晚傲娇的噘嘴,“又不给我!”

    程墨安突然反打方向盘,车轮胎吱嘎一声擦过马路,朝着背离机场的方向飞驰。

    “喂喂喂,你干什么啊?我要去机场啊,你干嘛往市区开!”陆轻晚抱着他的手臂使劲儿扯。

    “给你拿股权让渡书,除了影视部,你还想要什么?”

    程墨安不是开玩笑的,绝对绝对不是!他说的时候好像做好了全部身家拱手让人的准备,那样子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陆轻晚险些吓哭,“不要不要不要,拜托你赶紧送我上飞机,不然我得上西天了!”

    好说歹说,使出了浑身解数,程墨安终于听了她的话。

    “我说程墨安,程先生,大总裁,你果然视金钱如粪土啊,偌大的产业,说给就给?”陆轻晚的五脏六腑都被他吓错位了!

    斑驳阳光下,程墨安悠悠一笑,“视金钱如粪土?我每天上班都在掏大粪吗?”

    陆轻晚:“……”好有道理。

    “金钱是身外之物,只要你想要,只要我有,我都给。”

    因为,你在我心里,晚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