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259章 风花雪月的事,永远都有时间做

第259章 风花雪月的事,永远都有时间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何止患者家属,孟西洲也吓尿了,“娘子,你冷静点,冷静点,杀人偿命,不划算!”

    大不了他给一百万,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但陆轻晚的命,一百个一千个一百万也换不来。

    陆轻晚隔着墨镜冲他笑,“杀人算什么啊?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好好的,我做什么都可以,现在有人欺负你,我只好替你欺负回去喽!”

    清丽可爱的嗓音娓娓动听,她说的似真非真,似假非假,孟西洲懵了个圈儿,陆轻晚你丫不是开玩笑吧?

    好吧,就算知道她在开玩笑,孟西洲还是没骨气的偷笑起来。

    男人粗粝的大手攥了攥木棍,“你想干什么?”

    陆轻晚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不是很明显吗?”

    男人阴森森的露出牙齿,他脸上皮肤黝黑,显得牙齿很白,一笑便有恐怖片大反派的视觉效果,“小蹄子,吓唬谁呢!杀人坐牢,你特么犯得着吗?”

    陆轻晚长叹,“我乐意!为了我的救命恩人,做任何事我都心甘情愿,不就是杀个人吗?十个我都敢,试试吗?”

    孟西洲:“……”

    她可真会掰扯,不过……

    孟西洲突然不慌不怕了,陆轻晚比谁都惜命,肯定不会为了区区一百万杀人,她在演戏。

    “我不要你报恩,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你快点放手,别伤到孩子!”

    孟西洲突然用力拍脑门,“老天!我想起了,她有严重的躁狂症,一直在吃药治疗,最近病情又反复了,你们都躲开,她真的会杀人啊!”

    陆轻晚的眼睛一抽,尼玛!你才有躁狂症呢!你全家都有!

    “哈哈哈!杀人真好玩儿!大哥,来试试?”陆轻晚笑的疯疯癫癫,她摇头晃脑似乎在给杀人打节奏。

    “真的假的?真是个疯子吗?”

    “看起来的确像,躁狂症跟一般神经病不太一样,患者平时跟正常人没区别的,一旦发病,谁也拦不住。”

    “而且,精神病患者杀人可以酌情处理……”

    孟西洲掩面懊恼,“帅帅妈,我这个患者不是第一次犯事儿,她上个月偷了一辆车,失主要告她,她扛刀杀到了人家的家里,结果失主给她倒贴十万,让她治病。”

    陆轻晚:“……”

    你大爷的!给我等着!

    帅帅年龄太小,一开始没当真,但死这个字对孩子的冲击力实在太大,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小脸儿煞白。

    “放开我儿子!你个疯子,放开他!”

    “保安呢!警察!把她赶出去!赶出去!”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叫警察来啊!”

    对方越慌,陆轻晚越淡定,她随意抚了抚发丝,像个优雅的变态,“谁来都没用,这个孩子已经影响了我的心情,留着好碍眼啊,而且啊,可以替我家欧巴省钱,你的刀磨的好光滑哦,一刀就能砍断脖子吧?”

    刀很笨重,搁在陆轻晚手里随时可能会掉,她轻飘飘的左右翻看,好像提着的是一颗人头。

    这尼玛太变态了!

    孟西洲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大哥,大嫂,事情的厉害关系我都告诉你们了,就算我今天给你们钱,她说不定哪天还会找到你们,也许是半夜,也许是路上,也许吃饭的时候……你们愿意提心吊胆过日子吗?”

    王大夫也帮腔道,“王先生,王太太,钱是身外之物,命只有一个,等孩子出院,你们可以继续做生意,钱一定会赚回来,别糊涂!”

    陆轻晚才不听什么大道理,瞅了瞅地上的白粥,“吃这么多?浪费!不如先剁了手……”

    说了剁手两个字,陆轻晚的手起……

    刀落瞬间……

    “不要!”

    “不要!”

    终于,家属的心理防线被她彻底击溃,两人异口同声求饶,女人膝盖一软,扑通跪倒。

    陆轻晚手腕有些酸,将刀移开放被子上,手掌摸了摸孩子的脑袋,“可是,抚养费怎么办呢?”

    女人尖叫着嘶喊,“我们拿!我们拿!”

    “我们拿!孩子我们养!我们好好抚养!”

    孟西洲一个箭步上去,“帅帅,他们对你好吗?”

    陆轻晚:“……”

    孩子都吓傻了,你问个屁?

    帅帅哇啦一声,趴在孟西洲怀里嚎啕大哭。

    陆轻晚扶额,啥叫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她现在算是明白了。

    “我们一定好好待他,一定一定!”

    “孟大夫你放心吧,孩子是我们亲生的,我们一定好好照顾。”

    陆轻晚哂笑,早特么干嘛去了!

    沸沸扬扬的闹剧在警察赶到后结束。

    在院长和孟西洲的帮助下,终于证明了陆轻晚的清白。

    警察劝解陆轻晚,“姑娘,见义勇为是好事,但吓到孩子可就不好了。”

    陆轻晚举手敬了个礼,“警察叔叔你别担心,我会跟孩子解释的,不会留下心里阴影。”

    至于怎么解释,就看孟西洲的本事了。

    ……

    孟西洲一脸欠揍的花痴相,“娘子,你是特意从美国回来救我的吗?本官人很感动哦。”

    陆轻晚咕嘟咕嘟喝了半杯奶茶,“感动你个鬼!我来你们医院办事儿,回头骨科的患者你帮我盯着点。”

    孟西洲忙不迭点头,“娘子,你刚才太帅了!这种损招都想的出来,佩服佩服!回头教教我呗,医闹天天有,今年特别多。”

    陆轻晚翘着一条腿,吊儿郎当的点点脚尖,“我说孟西洲,你丫是不是没脑子,当医生当傻了吧?人家要钱你就认栽?再不济,你至少找个律师啊!拿律师函吓唬吓唬他们!”

    孟西洲也很郁闷,“我担心他们不想养孩子,搞不好孩子得送去孤儿院。”

    陆轻晚无语望天,被孟西洲的智商降服了,“孟大爷,他们要真不愿意养孩子,会送他看病吗?人家就是看准你好欺负使劲儿踩你!”

    被陆轻晚骂了个狗血淋头,孟西洲怅然若失的点头,“好心办了坏事,不想当好人了。”

    陆轻晚好不容易才把杯子底部的珍珠吸嘴巴里,眨眨眼,“什么鬼?”

    孟西洲双手按膝盖,夕阳西下的美景也没能改变他阴翳的心情,“以后,我不会再选择宽容,谁伤害我,我百倍回击,爱死就死,爱活就活。”

    陆轻晚清晰的看到他眼中的一层黑暗,浓郁的要把他吞没,心跟着猛然颤抖,不安的拽紧他的手臂!

    “孟西洲,你不会要黑化吧?”

    “……”

    陆轻晚郑重的凝望他的脸,铜陵大眼倒映着他的样子,“孟西洲,像你这样的,在影视作品里面就叫做角色黑化,一开始这个人很善良很真诚,被刺激之后就走上了极端,心狠手辣,断情绝义!”

    孟西洲被陆轻晚科普的莫名其妙,抖了抖腿,“我就是这样的。”

    陆轻晚意识到了挽救失足少年的紧迫感,连说带比划,“孟西洲,你想想啊,所有黑化的人,最后都没有好结果!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孤独终老!说不定还身患疾病不孕不育!”

    孟西洲的嘴巴已经歪出了平均线,“……你特么会不会说话!”

    陆轻晚喃喃道,“完了完了,孟西洲你要是被黑化……照剧情发展,很可能发生车祸,被恋人抛弃,断送职业生涯,声名狼藉人人喊打!”

    “卧槽!!!陆轻晚你丫给我闭嘴!”

    “是你自己说的!你说不想当好人了,想当个坏人!”

    “我……”要被她气死了,气的不知道说什么!

    陆轻晚歪歪脖子,“不当坏人了?”

    孟西洲“蹭”一脚踢飞了垃圾桶,“我特么的本来就不是好人!”

    说完迈着两米大长腿就走。

    陆轻晚笑嘻嘻的追上去,“欧巴,欧巴,人家好歹救了你呢,请我吃饭不?”

    她一声欧巴叫的是玩笑,可孟西洲的心跳还是不争气的加速了,“不请!找程大爷请你!”

    唔?

    陆轻晚不追他了,天真无暇的笑着打哈哈,“你说的哦?我去找我男盆友,你自己去吃饭哦。”

    脚步一顿,孟西洲背对着陆轻晚,憋闷的脸上渐渐被郁闷取代。

    玛德,脑残!

    “随便!”

    撂下狠话,孟西洲一步迈上三个台阶,将陆轻晚抛在身后。

    陆轻晚一口气终于松弛,孟西洲,你这个纸老虎啊,以后可长点心吧!

    不过呢,终于可以骚扰总裁大人喽,好开心!

    绝世大厦。

    陆轻晚没有门禁卡,没有预约,被前台给拦住了。

    “小姐,请问你找谁?”

    陆轻晚知道绝世的制度很严格,尤其上次的事件之后,“你好,我找你们总裁。”

    “不好意思,程总今天的预约已经满了。”前台公式化的回答。

    “好的,谢谢。”

    陆轻晚微微一笑,退回到了会客区。

    预约满了啊,总裁大叔好忙。

    点开通讯录……

    电话接通的速度极快,不到三秒钟就听到了程墨安优雅性感的声音,“晚晚。”

    陆轻晚靠在宽敞的联排沙发上,两个腿儿晃晃悠悠,“程总,你预约满了呀?是不是今天都见不到你呀?”

    那边的男人明显有些怔,“嗯?”

    “你们公司前台说,你今天灰常忙,没空见客人。”陆轻晚捂着嘴巴傻笑,这个feel好欢乐!

    程墨安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心头一喜,“有没有空,要看对什么人,做什么事。”

    接着陆轻晚听到他压低声音吩咐了几句什么,还有文件翻动和椅子移开的声音,“比如勒?”

    “风花雪月的事,我永远都有时间做。”

    陆轻晚嘎嘎嘎大笑,“切!你要跟谁风花雪月去?我在美国呢!够不着!”

    皮鞋落地的声音显然是程墨安的节奏,哎呀,走的好快!

    程墨安浅浅一笑,“趁女朋友不在身边,我认识了一个叫陆轻晚的傻丫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