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258章 听说你在找我们家欧巴的麻烦哦

第258章 听说你在找我们家欧巴的麻烦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是,昂贵。”

    患者家属要求孟西洲负责孩子以后的所有开支,生活费、学费、医疗费,直到孩子大学毕业有赚钱能力。

    并且按照滨城市区孩子的抚养标准。

    就因为孟西洲说过要治疗孩子的病。

    这个黑锅,孟西洲背的窝囊,背的恶心。

    如果对方好言好语的请求他,让他资助孩子到成年,那么孟西洲的财力绝对是小事一桩,但现在……

    人心太诡诈狡猾,实在很难很难将心比心。

    陈院长看他的表情,分明是打算破财消灾让这种恶心的事儿赶紧过去,身为长辈,又是看着他一步步走来的心外科同行,陈院长有些心酸。

    “西洲啊,好人还是多一些的,只是现今社会,人心浮躁,金钱至上,良知不如以前敏感了,”

    孟西洲闷头不说话。

    陈院长看他的样子,十成九是别扭着呢,“有个新闻,骑三轮车的撞了法拉利,按维修赔偿至少五十万,但车主念在他家庭困难,决定不计较,谁知这个肇事者利用车主的善良,当场讹诈,说自己受伤了得治疗,让车主给出钱。”

    孟西洲把手塞进白大褂口袋,舌头顶着口腔,“呵呵。”

    陈院长继续道,“古人不也说过吗?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但话说回来,我们做人做事,也不只是给这么几个人看的,而是问心无愧。”

    他点了点自己的胸口,“医生能医心,但医不了良心。”

    孟西洲闷闷的嗯了声。

    “人在世,不就是一场修行吗?呵呵,这么说有些悲观了,但我几十年来始终相信,善良的人会交到好运气,多一些善举,就等于给自己的运气加码,每天的平安健康不就是好运吗?想让运气不断,就得不停的用善举蓄力。”

    陈院长说到这里,指了指他身后的一面面锦旗,“每一面锦旗背后,都是一个生命,一个生命就是一个家庭,我们的医术也离不开运气,做多些好事,手术说不定更顺利啊!”

    孟西洲还是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没想到陈院长那么深的层次,“但是陈院长,善良并不是纵容,做好事,首先得我心甘情愿吧?现在算什么事儿?玛德!”

    实在没忍住,孟西洲最后还是爆了粗口。

    陈院长语重心长,“你再想想,不行就起诉。”

    孟西洲私心里不想闹上法庭,就算法院最终判定两个家庭有责任抚养孩子,能善待他吗?

    离开院长办公室,孟西洲暴躁的想揍人!

    一袭白大褂的刘大夫踩着高跟鞋从远处匆匆过来,看孟西洲魂不守舍的样子,拍了把他的肩膀,“孟大夫,被训话了?”

    孟西洲纳了闷,怎么又是她,“刘大夫,我怀疑你暗恋我,我走哪儿你跟哪儿,真喜欢我可以表白,别藏着掖着。”

    刘大夫波浪长发绑了个低马尾,耳边垂了一缕青丝,她掖好乱发,清亮明媚的杏圆眼眸打量孟西洲,“孟大夫,咱能不自恋吗?真当自己是大众情人谁都爱呢?你呀,不是我的菜。一个萝卜一个坑,你这根萝卜呢,自己找个坑儿呆着吧。”

    孟西洲并无挫败感,刘大夫在他们医院高冷毒舌出了名,日常怼嘴而已,“刘大夫,我很好奇你男朋友是什么人,谁特么受得了你,三句话把人堵的想死。”

    刘大夫砸砸舌,手臂比划了一个高度,马尾辫随着轻晃,“高富帅!”

    “切!我是高帅壕!”

    刘大夫只笑,然后看看他脸上的伤,“恢复的不错,过两天又能坑蒙拐骗了,但未成年不行啊,人家有法律保护!我去找院长 了,拜拜!”

    孟西洲:“……”

    灰常好刘雨蒙!往后你在急诊室的日子一定会格外幸福!

    ……

    小郑的住院手续终于全部办理完毕,她的父母也提前被接到了医院照顾女儿。

    几个人免不得闲话客套一番。

    小郑的父母都是明事理的长辈,陆轻晚的态度不卑不亢很礼貌,多少缓解了他们的不快。

    陆轻晚买了一篮水果,叮嘱小郑的父母有什么需要就联系她。

    接着陆轻晚跑了一趟骨科主治医生的办公室,特别交代患者是个武打替身,一定要给她用最好的药物,保证她的腿恢复如初。

    这样一折腾,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

    陆轻晚到门诊大厅,看了下心外科的医生值班表,没有孟西洲的名字。

    不会刚好不在医院吧?打个电话问问。

    “让孟西洲出来!”

    “孟西洲,给我滚出来!滚出来!”

    “孟西洲,有种别躲!咱们比划比划!”

    陆轻晚这厢电话还没解锁,只听到门诊大楼的入口传来一阵阵叫嚣,连名带姓喊孟西洲,而且对方的用词简单粗暴直接骂娘,顿时,整个大厅都沸腾了。

    为首的男人拿着棍棒,凶神恶煞的打砸大厅摆放的化验结果打印机,“哐哐哐”几下,打印机的显示屏粉碎。

    我擦!

    赶上医闹了?当事人居然还是孟西洲?

    哦,对,孟西洲电话里说的破事儿恐怕就是这个喽!

    陆轻晚戴上口罩和鸭舌帽,纤瘦高挑的她,在人群中并不抢眼,几个彪形大汉没在意,而是怒气冲冲直奔电梯口,抓住一个瑟瑟发抖的小护士,呲牙咧嘴大骂,“心外科的孟西洲呢!玛德人哪儿去了?”

    小护士看年龄最多二十出头,哪儿禁得住他的恐吓,小脸儿煞白,双手瑟瑟发抖,哆嗦着说不出话,“……”

    “表哥,在八楼!心外科在八楼!”

    “上去!”

    陆轻晚小白牙一排排咬紧,尼玛疯了吧,看来孟西洲那天要死不活的语气并不夸张。

    门诊楼闹的动静太大, 很快就传到了八楼,孟西洲查房回来,身子突然一晃,被王大夫给抓住了,“孟大夫,你快躲起来,家属上来了,指名道姓找你,好家伙,都带着武器呢!”

    孟西洲想躲避已经来不及,黑压压一群人涌出电梯,直逼他的办公室!

    “他就是孟西洲!就是他!”

    “表哥,就是这个人,他是帅帅的主治医生,就是他说要负责帅帅以后的费用!”

    医生护士看到眼前的阵仗, 偷偷叫了保安,王大夫打电话报了警。

    “你就是孟西洲,把字儿签了。”

    扛着建筑工地砌水泥大刀的男人,刷拉从脏兮兮口袋里抽出一份文件。

    有了上次的教训,孟西洲这次淡定多了,他看都不看,“你是什么人?”

    “我是王大勋的堂兄,听说你先前答应给帅帅抚养费,又变卦了,怎么着?看不起我们穷人,觉得我们好欺负?”

    王大勋是帅帅的亲生父亲,生意失败后一直在建筑公司谋生活,而他的堂兄是不大不小的工头,手底下一群要钱不要命的年轻人,这会儿差不多都聚在医院走廊了。

    王大勋承诺过,只要拿到钱,见者有份,反正他打听过了,外科医生赚钱特别多,百八十万不成问题。

    孟西洲牙根痒痒,“没这回事,答应给孩子医疗费,直到他出院,但不存在抚养费一说。”

    为了钱,有些人果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孟西洲心里拔凉。

    “孟西洲,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说的话都特么当放屁了?不给钱是吧?给我砸……”

    男人大手一挥,几个扛着工具的男人便挥动棍棒,不把医院闹个天翻地覆绝不罢休。

    孟西洲掏出手机,“这里是医院,有话咱们警局说!”

    啪!

    男人一记拳头,直接锤中了孟西洲的手腕,手机应声落地,屏幕四分五裂。

    孟西洲死死拧眉!

    “哟,够热闹的!医院还有打砸抢,可以可以!”

    混乱中,女孩清脆的嗓音穿透人群,一抹俏丽身影由远及近,双手拨开围观群众,跳入了大众视野。

    孟西洲的心脏用力一抽,我擦我擦我擦,娘子!

    陆轻晚脸上全副武装,双手环臂,“这位大哥,你是家属吧?巧了,我也是。”

    男人把陆轻晚上下看了个遍,“哪儿冒出来的野丫头!”

    陆轻晚绕着男人转了个圈儿,轻盈盈的笑道,“听说你在找我们家欧巴的麻烦哦,经过我同意了吗?”

    欧巴?

    孟西洲脚底打滑,欧……巴?这妮子没事儿吧?

    男人眼睛抽了抽,显然不懂什么意思。

    陆轻晚脚步一摇一摆,纤纤素手搭上了孟西洲的肩膀,“喏,就是他!你们刚才叫的孟西洲。”

    “娘子……你别闹,这帮人狠着呢。”孟西洲没工夫追问她怎么在,拉住她的手臂往身后藏。

    陆轻晚拂开他的手臂,悠悠一笑,“比狠啊,谁不会?你们不就是为了一个孩子闹得不可开交吗?多大点儿事!”

    陆轻晚一语惊人,医生和吃瓜群众都惊呆了!

    叮!

    陆轻晚弹了弹男人手中的刀,然后嗖地抢过来,在男人回击之前,陆轻晚勾了勾手指,“你不去看看大侄子吗?今天不看,明天可就看不到了哦!”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一时不懂陆轻晚什么意思。

    陆轻晚肩膀看着大刀,“欧巴,不带我看看小朋友吗?”

    孟西洲:“……”

    病房内,做完手术的帅帅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吃流食了。

    他生母端着一碗白米粥,哄孩子多吃几口。

    嘭!

    病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女人被震到了,手一松,饭碗“啪嗒”掉地,摔成了三大块,白粥溅了一大片。

    陆轻晚扭了扭手腕,不急不慌的坐到床沿上,“你就是帅帅啊?”

    小孩子看看陆轻晚,又看看涌入的大量陌生人,怯怯的点头,“嗯……”

    陆轻晚啧啧道,“真是个乖巧可爱的小家伙啊,可惜哦,没人愿意养你哦。”

    孩子茫然的看看刚才给自己喂饭的女人,咬着嘴唇不敢说话。

    手中的刀突然一闪,利刃反射刺眼的白光,片刻后刀刃逼到了小孩子的颈后!

    “……”

    “……”

    病房忽然死寂般安静!

    女人尖叫扑上去,“你干什么!”

    陆轻晚手指轻轻一晃,“大姐,我劝你别动,我下手没准儿,你一激动,我会紧张的。”

    女人的表情瞬间凝固了,呆呆的站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出。

    男人看陆轻晚要威胁孩子,抄起一个木棍就要反击,“放开孩子!”

    陆轻晚阴阳怪气的痞笑,“不是没人养吗?我们家欧巴也木有钱肿么办呢?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咔嚓!你好他好大家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