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250章 大概是初恋般的感觉了!

第250章 大概是初恋般的感觉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等下要去片场,你……”陆轻晚小脸儿软红,腿儿挪了挪。

    某人的眼神好恐怖的说。

    程墨安气结,还是很优雅的保持住了底线,“我回国。”

    “等我拍完戏咱们国内见,很快的!”

    很快?三周,二十一天,而且是保守估计,这样也叫快?

    她到底懂不懂什么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满腔的燥火无处可放,程墨安担心自己会被她气晕,“嗯。”

    “你去洗洗澡,我出门给你买一套干净衣服,不过商场有点远啊,玛德!”

    呃……

    空气又在程墨安的无声审视中安静了。

    “我的错我的错!爆粗口其实……好吧,我以前接触的人都挺混的,大家张口闭口都骂人,我也被影响了啊,以前我品学兼优很文明的!我保证我会改!”

    陆轻晚举起小手儿,认真给自己立了个flag。

    以前接触的人都挺混?

    就程墨安目前所知,她的闺蜜、恩人、朋友,还真……

    除了原谅还能如何呢?

    “不为难你,慢慢来。”

    感觉养了个女儿。

    陆轻晚找到了钱夹,在睡衣外面套了个大大 的外套,系上带子,“我以前是野生的嘛,杂草窝里长不出兰花儿哒!麻烦亲爱的帮我拔草施肥浇水,我会长成祖国花骨朵的!”

    她双手拖下巴,故意眨眨眼睛。

    程墨安:“……”

    ……

    私人飞机上。

    空气凝聚到冰点,冷的滴水成冰。

    自打程墨安登上飞机,机长就没敢说一句话,生怕自己惹来灭顶之灾。

    来美国之前,总裁的气场就很冷,他一路上都不敢汇报飞行情况,副机长几次提醒他,总裁这样子该不会要杀人吧?

    现在呢,机长觉得可以给出肯定答案了。

    总裁何止想杀人啊,总裁分明想满门抄斩。

    “请问总裁,现在可以起飞了吗?”

    “嗯。”

    机长戴上风镜,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上帝保佑,一定让总裁心平气和冷静十个小时,求你了!

    副机长也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架,大概觉得不够,又喊了一圈儿玉皇大帝观世音老子道子庄子祖爷爷。

    豪华优渥的私人机舱内,程墨安指腹硬生生压下了眉头挑起的青筋,花了很长时间才缓冲好心情。

    以身相许……救命恩人……杀人灭口……

    很好,非常好!

    他身娇肉贵的丫头,只属于他一人。

    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酣眠!

    飞机进入了平流层,湛蓝的天空触手可及,大团大团的白云在机身四周环绕,云层下面的城市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程墨安做了个深呼吸,第一次在独自在私人飞机上打开酒柜,旋开了私藏的伏特加,啜饮小半杯后,他拿起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人接听了,费子路嬉皮笑脸,“墨安,最近你好像很思念我。”

    然后费子路意识到哪儿哪儿都在发毛,手臂上鸡皮疙瘩扑啦啦掉满地,程墨安怎么了?

    他甚至惯性的看了看房间紧闭的门,以为会有人拎着大刀过来弄死他。

    大晚上,我特么要被你吓死啊!

    “闲吗?”

    费子路窝在转椅里头,脚心贴脚心,32寸高清电脑屏上一帧一帧慢放着刚剪辑好的广告片,右手边的泡面刚好三分钟,也用肩膀夹着手机,搓搓手揭开泡面盒封盖。

    哇!喷香!骨头汤泡面的味道绝了!

    “还行啊,看成片呢。”

    费自理呼噜吸了一口泡面,心满意足的嚼吧嚼吧吞咽,嗯……汤汁鲜美,面条丝滑,吃在嘴里暖在心里。

    大概也是初恋般的感觉了!

    程墨安优雅的面容皲裂开一道道地缝,以眉头没中心,地缝里岩浆胜过活火山爆发,“子路?”

    费子路熬夜加班,好不容易才吃到东西,没有细细品味程墨安的语气,“怎么了?”

    “放下你手里的东西。”

    费子路一口面塞满了嘴巴,生硬的吞了吞,“……”

    全咽下!

    “谁惹你了?”

    好像听到飞机的轰鸣,程二爷在飞机上?真出事了?

    “不用查z先生了。”低八度的声音要多冷有多冷,费子路在找空调遥控器和找护具之间挣扎半秒,选择了靠枕。

    “为什么?”

    “z先生代称周公子,具体名字不详,或许周并不是他的姓氏,”这些不是重点,程墨安一笔带过,“我要会这个人。”

    “你知道了?你怎么知道的?”

    “周公子人在京都,我给你地址,十分钟后你卡上会有一百万流动资金汇入,用这笔钱帮我办件事。”

    绝对不是开玩笑,程墨安从不开玩笑。

    “违法吗?”费子路抽纸,抹掉嘴角的汤汁,程墨安的语气细思极恐!

    “毁掉他在京都的住所,一切随行设备,至于违法不违法就看你怎么操作了。”

    “行!我找人合计合计,但杀人可不行啊,咱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吓唬吓唬王八羔子还行,踩到法律红线咱们都得完蛋。”

    费子路从良以后,几乎不做挑战权威的事儿了,若不是看在多年交情的面子上……好吧,谁的人生没有几个让自己愿意无限制降低底线的朋友?

    “不需要杀人,把人赶出中国就行。”

    “赶出中国?这个是不是需要跟驻外大使交涉?哦,好像不用,我手里刚好有个人……行,我帮你办,但是为什么?”

    原来他们调查z先生是因为陆轻晚,那么现在?

    费子路常年混迹娱乐圈,脑袋里的八卦因子咕嘟咕嘟冒泡儿,一分钟还原美国大片,两分钟重塑英国年代戏,三分钟幻想了程墨安死磕情敌的反击战。

    我擦!!

    “挡了我的路。”

    追妻的漫漫长路。

    费子路:“……”

    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

    ……

    杨娅第一次拍打戏,对手是美国黑社会。

    武术指导正在陪杨娅练习,庄慕南也在配合排练。

    庄慕南没有武术基础,可悟性高,学习能力强,二十几招半天就学会了,高难度动作全部由替身演员完成,庄慕南没有什么压力。

    可杨娅不同,她是舞蹈出身,肢体柔软是优势,但打斗时太柔弱会给人不禁扛的感觉,她已经是效忠国家的女战士,得拿出刚硬的气场。

    练了几十遍,杨娅和武术指导都挺着急。

    “杨娅,掏枪的动作必须快,单手端住底座,然后咔哒上膛,砰!对准他的头开枪。”

    武术指导怕她打戏在切换替身时候穿帮,跟导演商量后减少了打斗部门,只要几个射击的镜头,替身演员全程拍背影和远景。

    杨娅认真的听着,反复练习,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卢卡斯跟定做了一比一模仿真枪的道具,分量不输军队的左轮。

    女孩子单手拎枪不好控制方向,还要做到动作优美,简直难上加难。

    实拍第一次——

    “咔!”

    第二次——

    “咔!”

    连着ng了五次,杨娅的手臂酸痛,咬着嘴唇不吭声。

    “杨娅,打戏或许难了点,但以后拍戏肯定还有同样的困难,今天不克服,你的星途将会困难重重,懂吗?”

    杨娅卷着手指头,藏起了手心和指腹的水泡,“嗯,谢谢导演,我再一次一次吧。”

    “球儿,杨娅今天怎么了?不是她的正常水平?”陆轻晚来剧组,刚好看到这样一幕。

    叶知秋敏感的发觉到陆轻晚很反常,大夏天的,她居然穿高领针织衫,严严实实捂住了脖子,洁白的脑门儿密密匝匝满是汗水。

    “嗯,杨娅例假,她严重痛经,喝了一杯红糖睡咬牙上去的,妹子很拼,我看着都心疼。”

    不痛经不懂那种滋味,痛过就能明白,每年十二次的小产哪儿是人承受住的呢?

    陆轻晚招呼来剧务,“去药店买几片止疼片,快点。”

    “不用了,杨娅吃了三片,不然她根本站不起来,投胎做女人好特么的惨!”

    旁边的卢卡斯一脸我不懂,我听不到。

    终于,杨娅的戏份艰难过关。

    嘭!

    手心刺痛,松开威亚的时候,杨娅的手枪滑了出来。

    “庄慕南!接住她啊!”

    陆轻晚一喊,原本没有反应的庄慕南,触电般跑过去抱住了杨娅。

    大戏结束后,杨娅的衣服从内到外全湿了,清新的尼罗河淡香氛气息顺着体温丝丝飞散,恰好飘入了庄慕南的鼻尖。

    炫目的骄阳烈烈如火,杨柳腰肢能化在掌心纹络之间。

    雪白的戏服衣袂飞扬,美人发丝如瀑布,在旋转的刹那惊鸿蹁跹美不胜收。

    看痴了观众,也看傻了当事人。

    一个飞旋后,杨娅和庄慕南双双站稳。

    杨娅怔忪的水眸剪动了潺潺春潮,动情的凝望刚才“生死与共”的白泠风,“谢谢……”

    庄慕南木讷片时,倏地松开她的细腰,“没事。”

    “嘶!”

    杨娅手心的泡儿被威亚绳子磨破,一碰就火辣辣的疼。

    “别动,让医护人员给你包扎。”庄慕南隔着衣袖帮她撑开手掌。

    杨娅水艳艳的眼眸一笑,“白泠风,你好狠的心。”

    她念的是台词,说的却是心事。

    庄慕南不露痕迹道,“山河未定,何以为家?”

    他念的也是台词,表明的却是态度。

    陆轻晚这个郁闷,多好的机会啊!庄慕南你个榆木疙瘩!

    “下一场戏,替身演员上来!杨娅别走远,一会儿要凹造型。”

    杨娅的替身演员是武术学校的学生,颜值略低,身形和杨娅不相上下。

    张绍刚跟她讲了一遍戏份内容,“准备好,灯光,摄影……”

    叶知秋和陆轻晚咬耳朵,“晚晚,今儿的衣服穿得很用心啊,我看看。”

    陆轻晚切了切,捂住脖子,“一次十万,拿钱!”

    “稀罕你!”

    “哐!!!”

    一声巨大的坠地声突然威慑了拍摄场子,陆轻晚蹭地站起来,“……”

    杨娅的替身在完成后空翻动作时突然失控,踩着墙壁的鞋子打滑,直直的从十几米高空坠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