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247章 心跳越来越快

第247章 心跳越来越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程墨安压着鼻子咳了咳,“美国刚好有个分公司要上市。”

    “嗷嗷!那就好那就好!我就说嘛,你智商那么高怎么会傻到连误发的短信都相信呢?”

    程墨安:“……”

    还是不要解释了,让她保留一份幻想也好。

    天色太晚了,程墨安的到来让陆轻晚兴奋的睡意全无,窝在他怀里,心跳越来越快,神志越来越清晰,小手总不由自主的想往某个发热体上面挠。

    陆轻晚望望黑洞洞的天花板,“那个……啊,你困不困?”

    程墨安在飞机上几乎没睡,这会儿放了心终于能闭目养神休息一会儿,“还好。”

    陆轻晚拱了拱脑袋,往他怀里扎,“你一来,我好像不困了,荷尔蒙失衡你懂哦,但是医生说想快点康复,得睡饱!所以勒,你可以帮我催眠吗?”

    程墨安的大手一下一下轻轻的拍她的肚子,很像大人哄孩子睡觉时的拍拍,“好,你躺下别乱动。”

    “嗯嗯嗯!”

    陆轻晚往被窝里出溜出溜,抱着他的手臂当枕头,嘴角噙着甜滋滋的微笑,好舒服啊,他身上的龙涎香和淡淡烟草味道都太好闻了。

    “我好啦!”

    怀中的女孩一动一动,不安分的挪动小身子,隔着纤薄的真丝睡衣,两团粉白在他身上煽风点火,他空着的一只手早就握成了拳头,不然真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禽兽举动。

    程墨安啊,你连禽兽都不敢做,若是被费子路知道,他一定会说“你特么简直禽兽不如!”

    哑然失笑后,程墨安道,“今天继续给你讲法语故事。”

    陆轻晚细细的长腿攀爬上他的腿,侧身歪在他身上,懦懦的,“嗯。”

    程墨安低哑性感的嗓音娓娓道来,继续没有讲完的法语故事,陆轻晚一个字母也听不懂,但他的发音太流畅细腻,眼里沉沉的,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直到怀里的小人儿睡熟,程墨安才小心翼翼的捏了捏她的脸,亲吻她的鼻尖和嘴角。

    又用自己的额头测试下她的体温,还有点烧,好好睡一觉应该会好。

    十几分钟后,程墨安把陆轻晚的头移到枕头上,手臂有点酸麻。

    但不是最难受的地方。

    站在浴室的冷水淋雨下面,程墨安低头看了看自己,郁闷的捏起眉心的川字,至少十五分钟后,浑身凉透的程墨安离开浴室。

    腰间裹着浴巾独自到阳台站了会儿,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程墨安疲惫却没有半点睡意,长指倒插在湿漉漉的发丝间。

    手机的蓝光照亮了程墨安立体的侧颜,很快他听到了孙医生的声音。

    “总裁,身体不舒服吗?您在公司还是家里?”

    孙浩文是程墨安的私人医生,自己一个高档的诊所,但对程墨安的需求随叫随到。

    不过孙浩文挺幸运的,因为程墨安几乎不生病。

    程墨安蹙着眉头,脸比窗外的天空还黑,“孙医生,有件事想问你。”

    孙医生毕恭毕敬的竖起耳朵,“好的,总裁您说。”

    都是男人,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程墨安直言不讳,“男人长时间充血却无法得到满足,会不会产生不可逆的病变?”

    孙医生:“……”

    原谅他,他真心懵了!!

    总裁大人问的啥?他没接错电话吗?总裁大人怎么会有这种顾忌?

    “怎么?”

    “这个……从医学来说,男性如果经常有需求,但无法被满足,的确会受到负面影响,轻者呢,日后在需要的时候或许无法及时起来,或者夫妻生活中精力不济,有人在必要时候自己解决,也有人找女人……嗯……”

    至于总裁你怎么选择,我就不出主意了。

    程墨安对以上两种方案都不满意,“没有别的办法?”

    “有啊,这种征兆就意味着,他需要个稳定的女朋友,既满足情感需要,也满足生理需要,男人嘛,青春就那么几年,像总裁您现在,三十岁呀,还是很猛的!”

    程墨安借着清幽的月光看看被窝里熟睡的女孩,心生不忍,“这个方法也不行。”

    “啊?!!那……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啊,总裁你知道充气娃娃吗?现在的科技很发达的,有些娃娃跟真人没有区别!尤其是细节可以以假乱真,高档的娃娃除了不会跟人交流之外,别的功能一样不差!总裁你……喂?总裁?”

    信号断了!

    手中的电话划了个半圆,准确的抛入了沙发。

    程墨安提步重新回到被子里,隆起的被窝凸显了女孩侧着的曲线,她因为发烧比平时体温热了几度,隔着被子也能传递到他身上。

    程墨安单手枕头,她睡的甜美无忧,他的心在冰与火之间苦苦煎熬。

    很想有人给自己催眠。

    ……

    一夜好梦,陆轻晚心满意足的醒来。

    小手儿偷偷往旁边摸了摸,嘿嘿嘿,他还在!

    陆轻晚的脑袋清醒了,烧也退了,又是活蹦乱跳的小流氓喽,她单手托腮,不安分的手指点点程墨安熟睡的盛世美颜。

    窗外的自然光倾泻在他脸上,把他的耳朵照的半透明,陆轻晚偷偷窃笑,两根手指拨他的耳垂,“耳垂还挺厚的嘛,有福气呀。”

    研究完耳朵,又被他的睫毛给吸睛,“人家说啊,睫毛长的人不认亲,你可不能跟你爸妈闹掰哦。我相信你不会的!”

    最后,陆轻晚的指腹摩擦他的嘴唇,情不自已的想亲下去!

    心里这么想,陆轻晚真的低头去啄他的嘴角,小小的粉唇儿即将碰到他的唇线,那本来阖闭的深眸,慢慢儿放大,漆黑的瞳仁全都是小狐狸的倒影!

    “妈呀!”

    陆轻晚偷亲被抓,心虚的跐溜往后退了一米远,然后哐!!

    退的幅度太大,掉下去了。

    “呵呵!”

    程墨安睁开眼睛看到的竟然是小丫头偷袭未遂逃脱的样子,蛊惑的笑着。

    陆轻晚屁股着地,疼的她呲牙,“喂,你笑什么?”

    哼!都不过来拉我!

    程墨安歪歪上身,俯视一脸愤愤的丫头,“ 你刚才想做什么?”

    陆轻晚撑着地板站起来,帅气的拍了下小手儿,又迅速变成了两个猫爪子,“我想吃了你!”

    她小脸儿骤然放大,程墨安一吸气,鼻腔里满满都是女孩的清香,大手顺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攀上去,“想吃哪里?”

    “整个!”

    惺忪的奶音刚宣告完毕,陆轻晚下嘴就咬他的唇!

    “呃?”

    小野猫当真下嘴咬,程墨安嘴角一疼,本能的张了张嘴,女孩的小小舌尖竟然使坏的滑入……

    程墨安紧致的小腹“呼!”烧起大团大团的火,两个手臂硬扣紧她的轻盈细腰,加深了她的侵袭。

    意乱,情迷!

    濒临最后一道防线的攻势愈演愈烈,堪堪要踏到最后一步!

    女孩迷离的视线恍惚如隔雾看花,“墨……安?”

    程墨安啃噬着她锁骨的美好,闷闷的应,“怎么了?”

    “那个……”

    咚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他妈的!!

    万恶的敲门声突然强行制止了程墨安手上的动作,呼吸错乱的两人齐齐看向了门口。

    “陆总?”

    “晚晚?你起来了吗?”

    “陆总,你好点了没?”

    卧槽!!

    陆轻晚这下懵逼了,傻眼儿了,不蹬鼻子上脸了!

    卢卡斯,叶知秋,杨娅,居然来了三个人啊三个人!

    陆轻晚三下五除以二套上已经退到脚踝的裤裤,拉上睡衣,十根手指比梳子还利索的拨弄好头发,一回头,某人正在被子上冲她坏坏的笑。

    “你你你你笑什么?叶知秋他们来了!!万一被他们看到你在我房间,嗷嗷,你赶紧穿好衣服躲起来!”

    “动作很娴熟,练过?”

    练你妹啊!!

    陆轻晚蹬蹬蹬蹬抱着他的衣服,全部丢到他怀里,“你去……衣柜里!”

    因为这边的床太显然了啊,肯定会被人看出来。

    程墨安的帅脸难以描述的黑了黑,“衣柜?”

    陆轻晚双手合十,“求求你了,求求你。”

    程墨安多郁闷,多委屈,多无辜,明明是男朋友,却搞得像偷腥,“轻晚,我什么才能名正言顺?”

    “大爷,这个咱们回头再说行吗?你快点躲起来好不好?下次我补偿你啊!”陆轻晚快哭了嘤嘤嘤。

    程墨安比了比自己很衣柜的高度,“确定?”

    陆轻晚泪目,瞥了眼还在被攻击的门,跳起来亲了亲他的嘴,“你可以的宝贝儿!”

    宝贝儿?

    程墨安失笑,“不错。”

    关好衣柜,陆轻晚又做贼似的清理现场,确定没有疑点了才去开门。

    “唔!都来了啊,早!”

    陆轻晚夸张的伸伸懒腰,打了个响亮的哈欠。

    “干嘛呢一直不开门?”叶知秋提着早餐盒子,“给你送吃的,烧退了没?”

    “退了啊!满血复活,精力充沛!”陆轻晚伸展伸展腰肢和手臂,偷瞄衣柜一眼。

    亲爱的,我对不起你!来世我当牛做马报答你!

    程墨安人高马大,衣柜远没他海拔高,又坐不下去,只能哈腰贴着木板。

    很好,他的人生还可以有无限种可能。

    卢卡斯嗅嗅房间的空气,警犬似的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儿,“陆总,你房间来过什么人吗?”

    为毛有股总裁味道?

    陆轻晚死鸭嘴嘴硬的辩解,“除了你们谁还敢大早上扰民!扰民在美国犯法不知道吗?限你们十分钟内都滚出去!”

    陆轻晚单腿压屁股下面,一口吃掉半个包子。

    杨娅帮她盛好粥,“没人来过吗?”

    她问的很小心,虽然怀疑庄慕南可能来过,但不敢直接问。

    陆轻晚偷汉心虚,大口大口的吃早餐,“几个意思?怀疑我私生活是吧?小心我炒你们鱿鱼!”

    刚刚发完威,陆轻晚突然看到程墨安有一只袜子在床腿那边,白色地板与黑色男士袜子的色差灰常灰常明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