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966章 拿你的美貌入股

第966章 拿你的美貌入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晚上九点,天宫包厢。

    程墨安端坐主位,慢条斯理品尝红酒,俨然事不关己的表情。

    一旁的费子路急成烫到脚的蚂蚁,别说红酒,琼浆玉液他都没心情喝,“老程……要不要叫嫂子来?咱们几个大男人,能商量出什么结果?嫂子心眼儿多,主意多,对付老男人肯定有经验,我能申请让嫂子来吗?”

    孟西洲不怕死的补了一句,“子路啊,你不能因为嫂子征服了墨安,就认定她对付老男人有一套,虽然事实上就是这样。”

    “去去去,别特么当搅屎棍,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老程年龄大了点,但颜值高,再过二十年颜值还是杠杠的,所以说——老程,我申请让嫂子场外援助,我的终身幸福啊……老程。”

    孟西洲嘟囔一句“没出息”,但是考虑到好久没跟陆轻晚一起喝酒聊天,感觉他的提议还不错,“墨安,咱们俩都脱单了,还有子路一个单身狗,看着怪碍眼,你帮忙解决了呗?”

    让他心爱的小狐狸晚上出来喝酒聊天?程墨安可不舍得。

    恰好,他手机响了,挨着最近的费子路眼尖,看到是“老婆”两个字,不怕死的抱走接听,“嫂子哇!救命!!!”

    半个小时后,费子路屁颠屁颠的打开包厢门,比大太监李莲英笑的还勾魂,“嫂子嫂子,来来来,里面请,上座!”

    “西洲,让让,真没眼力见,看到嫂子进门,还不赶紧让座……”忙活着招呼陆轻晚落座,费子路又吆喝道,“西洲,赶紧的,给嫂子倒酒。”

    笑嘻嘻讨好,“嫂子,你喝什么酒?红酒白酒还是洋酒?”

    孟西洲内心我踏马啊!

    陆轻晚看了眼微拧眉心的程墨安,挤了挤眼睛,“我先……来杯橙汁?”

    程墨安浅笑,“想喝酒吗?”

    陆轻晚忙不迭点头。

    嗯嗯嗯嗯!

    程墨安给她倒了一杯底醒好的红酒,“少喝点,适量的红酒养颜助眠。”

    孟西洲和费子路的眼睛都快被戳瞎了,少喝点??够塞牙缝儿吗?

    陆轻晚鼓了鼓腮,“要不,咱们俩换换?”

    费子路点头,“可以啊老程,反正你……”

    他话都没说完呢,程墨安仰脖子,喝了一大半,还剩下少得可怜的杯底一星半点,“换吗?”

    陆轻晚脑门上飞过一万只乌鸦,讪笑的往他那边靠了靠,“不换了,这些挺好的,不多不少。”

    嗷嗷嗷,见没见过这样的?不让她喝酒喊她来干啥?

    费子路让她帮忙作何婚姻大事,要知道他的情敌可是任道远,特喵任道远啊。

    程墨安顺顺她耳边的头发,“今天忙吗?拍摄顺不顺利?”

    “还好啦,不是很忙,主要是庄慕南和容睿的戏份,他们已经顺利驾驭了角色。”

    孟西洲插了一嘴,“嫂子,两个情敌都在你的剧组,就没发生流血暴力事件?”

    “有啊,容睿天天流鼻血……为了我们剧组一个女孩子,感觉快要拿份子钱了,凑一份吗?”

    孟西洲想拿陆轻晚开个刷,谁知道容睿这么不争气,特么放弃的好随意,“不凑,跟他不熟,不过庄慕南呢?不是我说,墨安你心真大,作为出品方,演员不是你拍板吗?你是多想不开,让庄慕南演男一号,因戏生情的桥段还少吗?对不嫂子?”

    陆轻晚阴恻恻坏笑,“对!所以我们的女二号跟他不打不成交,我掐指一算,可能庄慕南要败在人家姑娘石榴裙下。”

    孟西洲郁闷了,“你对他们干了什么?庄慕南那家伙一副非你不娶的表情,你是不是揍了人家?”

    程墨安冷瞥他一眼,“西洲,我看你最近日子过的太舒服,开始膨胀了,要不要我帮你找点事做?”

    “啊不!我忙着呢,纯粹关心嫂子的感情生活,嫂子如花似玉,放在男人堆里不安全,我替你多问两嘴。”

    陆轻晚眨了下眼睛,“孟西洲,今天我去看大哥,见到雨蒙了,她好像对你曾经的隐疾很好奇,问我知不知道怎么治好的,你说我要不要跟她说实话?”

    “嫂子!”孟西洲跐溜站起来,扯开嗓门,喊破音了。

    “诶,在呢,怎么了?”

    孟西洲干笑,“嫂子,吃水果,新鲜的车厘子。”

    费子路懵逼,挤开碍眼的孟西洲,“嫂子,我和小晗……拜托你了,你得帮我啊,任道远那个老东西,我还没想好怎么对付。”

    他?

    陆轻晚还没摸清老男人的路子,“你想从哪方面下手?感情上来说,小晗目前好像更喜欢任道远,这是你的短板,事业上呢……任道远好像比你有钱。”

    窥一斑而见全豹,任道远的财力绝对远远在费子路之上,硬碰硬会死翘翘。

    费子路蛋疼死了,“嫂子,你能说点让我舒服的话吗?我被老程他们打击的不要不要的,不信你摸摸我的心,稀碎啊!”

    程墨安按住陆轻晚的小手,“绍雨晗如果喜欢你,情敌都是摆设,她不喜欢你,对方就算是个乞丐,你照样输,我说过很多次了。”

    费子路嘴巴一瘪,要哭,“嫂子,我对小晗晗的心天地可鉴!没有她我会死的。”

    陆轻晚捂脸,“那你追她啊。”

    “她身边天天跟着一群保镖,五十米以内不能靠近,怎么追?”

    保镖的确是个问题。

    陆轻晚想想,“子路,你现在很被动,除非有什么砝码能跟任道远平等对话……那个,任道远的钱,来路干净吗?有没有黑料?”

    然后,包厢安静了。

    三个人都不做声,齐齐的目光注视陆轻晚。

    陆轻晚抱着酒杯,抿了抿,“干嘛?我说错什么了吗?”

    费子路猴子似的跳将起来,一把握紧了陆轻晚的肩膀,比发现新大陆还兴奋,“嫂子!!!你知道什么?你还有什么内幕?快点说!!!”

    他力道失控没了轻重,陆轻晚痛的呲呲牙,“额……”

    程墨安扼住费子路的手腕,掰开,“坐下。”

    嗷!!!

    费子路被捏的骨头疼,坐下一会儿还保持咧嘴的苦逼表情,老程你不爱我了啊!!

    陆轻晚不敢乱说话,怕招惹不必要的是非,“我无意听到他打电话,说什么钱之类的……”

    她把任道远打电话的事,跟三人分享,啪嗒啪嗒眼皮,“你们觉得有问题吗?”

    “呵呵,呵呵呵呵!我就知道!!”

    费子路满血复活,掏出手机就狂戳打字,“任道远这个老东西,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干净玩意儿!我当初差点被他玩儿死,玛德!”

    什么鬼?

    陆轻晚蒙圈儿看的程墨安,等待他给出答案。

    程墨安耐心解释,“六年前,子路入股拉斯维加斯一家赌场,跟任道远的赌场发生冲突,任道远暗箱操作,直接毙掉了子路的公司,并且将子路从赌场除名,而且,任道远本人面都没露,最后丢下一句话,有任何不服,直接找他,子路去找任道远,被人拿枪指着脑门,差点死在赌场大厅。”

    “靠!好霸气!原来任道远早就碾压过你,怪不得你这么怕他,都不敢靠近小晗晗了。”

    费子路磨的牙齿咯吱咯吱,“擦!新账旧账,我这次一起算!老程,你帮我不?任道远这个老骨头,我一个人啃不动,拉斯维加斯那边我没有人脉,你得出手。”

    程墨安蹙眉,“然后呢?”

    “搞定任道远,钱给你,人给我。”

    程墨安点了下晚晚的小鼻子,“你说呢?”

    “我能入股吗?回头钱分我一半,人你们随便啦!”

    “……拿你的美貌入股吗?”

    陆轻晚捧出喜滋滋的小脸儿,“好滴哇!”

    商量定初步方案,陆轻晚偷偷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在程墨安的眼皮底下一饮而尽。

    嗯!这才爽。

    孟西洲接了个医院的急诊电话,酒没喝完,着急忙慌的回了医院。

    费子路则迫不及待的回去研究任道远。

    出天宫门时,只有程墨安和陆轻晚两人。

    星子照耀下,夜色静好,陆轻晚摇晃程墨安的大手,笑出两个浅浅酒窝,“别绷着了,你是不是跟任道远也有过节?”

    程墨安本不打算将男人间的种种告知她,但她冰雪聪明已经猜到,“有,我和任道远的过节要从十年前说起,我们曾是商业对手,有过几次交锋。”

    十年前的程墨安还是商业新手,任道远则早已深谙此道,所以程墨安吃过亏。

    说着说着,陆轻晚没反应了,她眯起眼眸,看清楚马路对面的人之后,扯扯程墨安的衣袖,“看那边,好像是妈。”

    路灯下,那孤零零站在橘色光晕里,显得特别可怜的女人,就是他们的母亲。

    ————

    程麻麻:晚晚啊,快来帮我!!!!我被人欺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