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937章 程墨安的手居然在抖

第937章 程墨安的手居然在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想到这么快,没想到……完全在意料之外。

    她和沈云霄在一起的太频繁了吗?

    可是他们有采取措施,只有那次……沈云霄一直说没事,不会怀孕,然后他们亲密接触,并且那晚沈云霄很多次才尽兴。

    难道……

    沉梦烦闷的抵着额头,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实在不是时候,简直是命运跟她开的玩笑!

    打开手机,她想把消息告诉沈云霄,但转念间,改变了主意。

    她要打掉孩子!

    不合时宜的小东西,会毁掉她的事业。

    她还没在辉煌集团站稳脚步,沈云霄最近更是因为林可盈的事情,跟林立松有很大的嫌隙,林立松人在疗养院,但肯定在想法子调查沈云霄,能不能继续掌管辉煌娱乐,对他还是未知数。

    所以,她不能将全部的砝码压在一个人身上。

    孩子不能留!

    做好决定,沉梦狠下心,准备联系孙玲买机票,她飞香港做手术。

    而看到手机推送新闻的瞬间,沉梦的担忧被愤怒取代。

    “沈云霄和沉梦出轨实锤!”

    她抖着手,点开新闻的详细页面。

    该死!!

    洋洋洒洒一页文字,全都在揭露她和沈云霄的秘密。

    甚至有人爆出她和沈云霄出入酒店的照片,像素不太清晰,但能看到是她和沈云霄,屏幕上贴出了她和沈云霄的高清头像。

    某天深夜,沈云霄开豪车去她的私人别墅,也被狗仔队偷拍下来。

    进门时间,离开时间,一清二楚。

    几行小文字更是血粼粼的扎心。

    “据知情人士透露,沉梦已经怀孕,沈云霄急于扶正第三者……”

    这一切,都将矛头对准了林可盈的死。

    尽管沉梦也怀疑过林可盈的死是意外,但她没敢问过。

    难道……沈云霄真的杀了人?

    一股寒意爬上脊背,沉梦手心哇凉。

    嗡嗡嗡!

    突然闯进来的电话,彻底惊吓了她,沉梦舔舔干涩的嘴唇,笑的吃力,“沈总……”

    “你在哪里?”

    “我在……外面。”

    “我在希尔顿酒店,你直接进房间。”

    沉梦躲闪,“沈总,这个时间,咱们恐怕不适合见面。”

    沈云霄烦躁的扯开领带,“你觉得我在跟你商量?”

    “……”沉梦听到他的愠怒,不敢忤逆,“生气了啊?我现在就去找你,你也真是的,连玩笑都不能说了吗?”

    回应她的,是一串忙音。

    沈云霄……沉梦总觉得这个男人太深沉,太阴沉,她以前感觉自己挺懂他,现在越发看不懂了。

    挂掉手机,沉梦拨出一串号码。

    “查到了什么吗?”

    她需要转移大众的注意力,得制造爆点新闻,或许那个小新人能有点花边料。

    “查到了一点有趣的事情,但还没确定,等我搞到资料告诉你。”

    沉梦拧拧眉,有些惊讶,“真有?没想到一个小新人,居然还有料可以挖,呵!”

    “你会感兴趣。”

    “好,等你好消息。”

    ……

    希尔顿酒店,有一间沈云霄常年租用的套房,就是在这里,他和沉梦数次云雨巫山。

    今日,沉梦脱下高跟鞋,目光打量面朝落地窗的男人,心情比任何一次私会都复杂,她用缓慢到接近倒退的步伐,走向他。

    “云霄……”她柔声唤着他的名字,手臂蒲草般缠上他的腰,侧脸贴他的后背,纤细的指头,隔着他的衬衣,画圈圈。

    沈云霄猛然间回神,反手扣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发狠的抬高她的左腿,搭上自己的腰,倾身往下,“妖精!”

    沉梦深红色闪光唇瓣,半开半合,皓白的牙齿咬住舌尖,极尽妖娆,“你不就是喜欢是个妖精吗?难道是怕了啊?”

    沈云霄挑开她的衣衫,“去洗澡。”

    沈梦心里一沉,他难道想要?

    可是她现在刚查出怀孕两周,激烈的动作将导致流产,她不怕流产,但是她怕在沈云霄面前出意外。

    “云霄,外面的新闻铺天盖地,我们得想办法处理干净啊,你都不帮我。”她娇滴滴的瘫在他怀里,双手作祟,却不给他吃到。

    “公关在处理,新闻天天有,热度很快就能下去,有我在,你担心什么?”

    “这件事,我怀疑是陆轻晚做的。”

    “哦?你惹她干什么?”

    “我……”沉梦将那天的事简单说了下,言外之意就是维护他们俩,也不是为了自己。

    沈云霄不想在闲杂事上耽误时间,霸道的抱起沉梦,“女人,我只想吃掉你!”

    这一次,沈云霄发泄了许久,沉梦四肢都快碎了般,趴在被褥了动弹不得。

    沈云霄摸着她汗津津的脖子,“你在抗拒我?”

    沉梦喘着粗气,下腹的刺痛让她眉心拧成死结,“云霄,林可盈的死,跟你有关吗?”

    哗!!

    随即而来的一巴掌,精准扇到她脸上,当即就是鲜红的巴掌印记。

    沉梦被他打的身子剧烈颤抖,歪斜着几乎飞出被窝,她怔怔的捂着脸,目露惊慌和愤怒,“沈云霄,你特么疯了!你打我?”

    沈云霄气呼呼的眼珠凸出,似乎打她并不尽心,大手霍地掐住她的咽喉,呲牙的表情狰狞可怖,“你怀疑我?连你也怀疑我?”

    他今天找沉梦来酒店发泄,就是因为董事会上被人质疑,有人提议调查林可盈的死亡真相,申请做尸检。

    林立松的党羽们,更是提出暂时罢免他的总裁职位,避免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

    沈云霄强作欢笑,内心里想将这些杂粹一网打尽!

    没想到,沉梦犯了同样的错误,将他当成杀人犯。

    沉梦被掐着脖子,脸渐渐憋出绛紫色,她徒然拍打他的手臂,挣扎、抗拒,“咳咳……咳咳咳!”

    沉梦快要断气时,沈云霄仍有愠怒,但残存的理智让他放了手。

    “我……没有!”沉梦蜷缩成一团,紧紧抱住自己的膝盖,躲在床头一角,瑟瑟发抖的摇头否认。

    这一刻,她看到的不再是曾经辉煌明亮的沈云霄,而是一个怪物!

    沈云霄闭上眼睛,烦躁的向后拂去头发,露出额头和跳动的青筋,“对不起。”

    他的道歉,更增添了此时的惊悚效果,沉梦不敢吱声。

    滑下床,沈云霄背对沉梦,“我没杀人。”

    说完,他赤脚走去浴室。

    ……

    云南,陆军医院。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从门诊大楼,延续到顶层的icu。

    程墨安脚步沉重又坚定,一步步,缓慢走向那扇紧闭的门,随着距离缩短,劈面压下的不安,越来越猛烈,甚至要盖住他的理智和冷静。

    “程先生,首长还在昏迷中,他腹背受敌,伤的很严重……”

    耳边,程思安的副官徐坤,低声做解释,并把检查报告双手俸给程墨安。

    看完检查报告,程墨安只觉心头被闷雷击中,脚步轻微踉跄了一下。

    压住眉心,他没有马上进病房,而是下意识去摸口袋,他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在抖……

    “同志,有烟吗?”

    他声音粗嘎沙哑,如被烟熏过,火燎过。

    徐坤手忙脚乱在自己身上乱摸,终于找到压瘪了的烟盒,很普通的牌子,他有些不好意思,“程总,我去给你买……”

    “不用。”

    程墨安抽出一支烟,放在唇间,“有……”

    咔哒!

    徐坤擦着打火机,“这里。”

    走到阳台,面对窗外的山峦和云贵高原特有的蓝天,程墨安吐出一团白烟。

    好像体内的一股力量,也随着白烟飞去了很远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