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892章 晚晚,你跟我说实话

第892章 晚晚,你跟我说实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公,你好像很不喜欢晏河清,他其实挺可怜的,身体不好,连饭都没办法正常吃。”

    陆轻晚心里同情晏河清,作为吃货,她简直无法想象什么都不能吃,是一种怎么样可怕的体验。

    程墨安帮她扣好安全带,又透过挡风玻璃看了眼依然在门外抽烟的晏河清,“晚晚,喜欢一个人与否,不是取决于他可不可怜。”

    “我知道……就是觉得,晏河清其实没什么威胁性,他也是被人害的,而且他和容睿那个家伙不一样,他不喜欢我。”

    陆轻晚说的言之凿凿。

    其实真是那样的吗?回想晏河清几次的举动,陆轻晚不太确定,她对男女之事有时候不太灵光。

    “我是男人,当另外一个男人想接近我的女人,我会有所察觉,晏河清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文弱,不然他走不到今天,你在娱乐圈这么久,难道没发现任何人想在圈子里立足,都需要点靠山?”

    要么主动找金主捧,要么有人愿意捧,不然想在鱼龙混杂的圈子里谋取一席之地,很难。

    陆轻晚嘟嘟嘴,“你的意思是,晏河清上面有人?”

    “或许他本人,就不是简单小白,”程墨安不再看晏河清,“想吃什么?”

    陆轻晚有点饿了,“我想吃烧鹅辣子鸡炖排骨糖醋鱼东坡肘子鱼头火锅!”

    她报了一串菜名,又忙转了画风,“算了,你带我去吃沙拉吧!”

    “怎么了?不想吃肉吗?”

    陆轻晚揉揉扁平的肚子,委屈巴巴,“想啊,可是吃了肉好难消化的,晚上拍照肯定好肥,我要饿一顿!”

    程墨安笑,“不急,吃完饭带你去消食,晚上拍完照片再去吃宵夜。”

    陆轻晚顿时满血复活,“好啊!那我们去吃火锅吧!滨城新开了一家火锅,地道的四川人,辣椒特别特别爽!”

    程墨安胃部一紧,“好。”

    “嘿嘿,我们吃鸳鸯锅,你吃清汤的,我要麻辣的。”

    程墨安感觉胃部舒服多了,“好。”

    ……

    容睿很心塞,心塞的食之无味。

    “叶总,你们是不是看我倒霉就开心?靠,程墨安在那儿站着呢,你们要不要这么拆台?”

    “你不是喜欢晚晚吗?搞的整个剧组都知道,要是真喜欢,还会怕程总?当年董永喜欢七仙女儿,追到银河,许仙喜欢白娘子,扫了三年雷峰塔,我们只是让你当着晚晚老公的面,承认一下,你就怂了,这说明什么?”

    卢卡斯给叶知秋夹菜,“说明不是真爱,纯粹耍流氓。”

    庄慕南喝水,哂笑,“容睿,你愿意为她做到什么程度?放弃事业能吗?被封杀能吗?或者,你敢挑衅程墨安吗?”

    容睿陷入了深思。

    他没想过。

    喜欢陆轻晚,因为她个性好,不拘一格,跟他认识的女人都不一样,但是喜欢到了什么程度,他自己说不来。

    能为她放弃什么,他更不知道。

    喜欢一个人,就要放弃什么吗?这是什么逻辑?

    “她都结婚了,我能挖墙脚吗?谈不上是君子,可我不想当小人。”

    容睿很郁闷,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个渣男,嘴上说喜欢陆轻晚,还公开调戏过,可真刀实枪问到底,他给不出答案。

    他是个渣男吗?

    “等会儿,庄慕南你呢?你不是也喜欢她吗?你能为她做什么?说来听听!”容睿才不信,庄慕南就能高尚到哪儿去。

    庄慕南道,“我能为她做的不多,只希望她幸福,程墨安能给她想要的幸福,我不能,所以我不强求。”

    餐桌安静了几秒钟,大家面面相觑,最后全部聚焦庄慕南。

    比起来容睿,似乎庄慕南的喜欢更深沉理智。

    容睿不忿的咧咧嘴,“我也是!我也不强求,不然我早就承认了,我就是喜欢她,但是喜欢不一定在一起,所以……我不是渣男。”

    最后一句,他是在为自己辩白。

    但没人搭理。

    额……容睿的人设,好像塌了。

    晏河清抽完烟,独自看了会儿天空,电话响了。

    “孟大夫?有事?”

    “来一趟医院吧,我们需要面谈。”

    晏河清摁灭烟蒂,“嗯。”

    ……

    跟程墨安吃饭,陆轻晚总是控制不好食量,每次都吃的实在塞不下才罢手。

    “老狐狸,你选的餐厅都太好吃啦,你看我的肚子,呜呜呜,牛仔裤快要扣不住啦,都怪你!”

    程墨安背锅背习惯了,点菜的时候他提醒过,选几样想吃的,以后再来,可晚晚都想吃,所以点了好几盘,吃饭时他又提醒,每样菜吃几口,不怕浪费,结果晚晚说浪费可耻要爱惜粮食,于是努力光盘行动,就差把锅底给吃了。

    “这次是谁选的餐厅,嗯?谁要吃火锅的,忘了?”

    程墨安给她按摩胃,帮助消化。

    陆轻晚咬手指,“一定跟你有关,以前我和球儿来,也没觉得这么好吃啊!”

    正在林荫道笑闹,看到了前面走来的两个人。

    呦呵!

    人生何处不相逢,竟然是沈云霄和沉梦。

    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两人还真不避讳。

    沈云霄依然西装笔挺,沉梦穿着夏季长裙,鸭舌帽,大墨镜,伪装后还是可以一眼看出她尖细的下巴。

    “他们不会在一起了吧?”陆轻晚喃喃自语。

    程墨安蹙眉,“或许。”

    陆轻晚酸溜溜的说,“老公,不是我话痨,我有点不明白啊,沉梦救了你,可也犯不着把她捧上天吧?献血志愿者那么多,人家是自发自愿的,不会图回报。你看你,捧红一个什么人。”

    程墨安浅笑,“沉梦当年给我输血,差点死了,正常情况下一个人一次抽血量都是400左右,但她给我输了一千多,你知道什么概念吗?她几乎用自己的命,换了我的,所以这些年,她做的许多事我都没计较。”

    陆轻晚掰手指头算了算,一千多的确挺吓人的,“老公,我们还是存点血吧!万一有需要再也不求她了。”

    “这个要看血站有没有,其实医院并不提倡储备鲜血,新鲜血液只能保存三十多天,想长期储备需要冷冻,这个程序将大大折扣血液的活性,儿童和老人都不适宜输冷冻后的血。”

    “这么复杂啊,那还是新鲜的血液好,不对,还是无病无灾的好。”

    “老婆说的最有道理,无病无灾最好,所以下次不能这么吃了,吃太饱伤胃。”

    陆轻晚好纠结,“那……我努力!”

    程墨安远远看到沈云霄和沉梦离开的方向,如果他记得不错,那边是华瑞唱片公司的录音棚。

    晚上七点半,摄影师到位,陆轻晚和程墨安准备拍摄婚后的手套亲密照片。

    拍照前,陆轻晚反复强调,“老公,摄影师会看到我的……嗯……吗?”

    程墨安再三保证,“不会,摆好造型之前,摄影师不进来,你觉得可以了,我才允许他们拍照,该遮挡的地方都会挡住,就算露,也是我。”

    陆轻晚羞涩滴抱着浴袍,“那,我好了,真的什么也没有哦,你确定要便宜摄影师吗?”

    程墨安头痛的揉揉眉心。

    是的,他后悔了,其实早在晚晚化完妆那一刻,他就后悔了。

    不该提出这个大胆的想法。

    “晚晚,要不,咱们回家吧。”

    陆轻晚扯住他的浴袍袖子,“我不,来都来了,拍嘛,我会挡住的。”

    程墨安苦笑,“晚晚,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想跟我拍一套这样的写真?”

    陆轻晚扣手指甲盖,狐狸眼眯啊眯,她才不会承认看到容睿的照片,她就萌生了拍同款的想法,矜持的晃晃小脚丫,“人家哪有,人家明明很害羞的,人家就是想跟你留下美好的回忆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