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88章 三个男子汉,被一个女人吊打

第788章 三个男子汉,被一个女人吊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亦琛!”

    正嗑瓜子呢,被姐吼一嗓子,又连名带姓的叫他。

    “干嘛?”

    陆亦琛表示,他还是努力赚钱买个新房子吧,住在姐这里,整天被欺负,姐夫居然不站在他的阵营,好家伙,三个男子汉,被一个女人吊打。

    说出去真心丢人。

    陆轻晚勾勾手指,“你在香港玩,公司都不管,现在光影怎么样了,心里有数吗?”

    这话问的,他心里当然有数。

    光影集团走到今天这一步,还不算完呢,陆亦琛要的可不是什么临危受命,他要的是黄雀在后。

    欧阳振华卖掉了跑马场和高尔夫球场,拿到一笔钱投入股市,想扭转颓势,然而啊,救市有那么简单的话,巴菲特也就不是神话了,微软也就不是传奇了。

    当然,他陆亦琛也就显得没那种牛掰了。

    “还行吧,反正我觉得现在日子过得挺好,光影没有就没有吧,又不是非要不可。”陆亦琛坐在小凳子上,嗑瓜子看电话,心里盘算着。

    然后,晚晚上去就是一脚,“胡说什么呢?没有就没有了?唔……你是不是憋着坏招呢?”

    陆亦琛又挨了一脚,简直委屈死,“姐,同样一个妈生出来的,为什么我温文尔雅落落大方,而你张牙舞爪一点淑女气质都没有——坏招没有,但是心急吃不到热豆腐。”

    陆轻晚是个急性子,她简直想一夜让欧阳振华回到解放前。

    哪像程墨安和陆亦琛这样的,做事情跟下围棋一样,慢条斯理的来,看着对手生不如死的挣扎,最后死在自己手下。

    程墨安一把搂过晚晚的肩膀,“让小琛去做,你别操心了,听话。”

    “嗯!咱们吃饭!”

    程墨安摸摸她的手,吃完橘子黏糊糊的,含笑点她小脑袋,“走,我给你洗洗手。”

    “好啊!”

    陆轻晚听话的去洗手,陆亦琛还憋屈的坐在凳子上,难受,太难受!

    二十多岁的人了,洗手都不会吗?干嘛强行给他吃狗粮。

    几秒钟后,neil支着两个湿淋淋黏糊糊的手过来,“舅舅,我要想洗手。”

    陆亦琛把瓜子盘一放,大手摸他小脸儿,皮笑肉不笑,“外甥啊,至于的吗?记仇记到这个份儿上,舅舅我对你哪儿不好?告状是吧?舅舅被你害惨了!你个小家伙,赶紧说对不起。”

    neil抿唇,眨眨眼。

    “别卖萌,没用的。”

    neil忽然扯开嗓子嚎啕大喊,“妈咪,舅舅欺负我啦!!”

    “我了个去!”

    陆亦琛捂住他的嘴巴,“好好好,洗手,洗手洗手!”

    ……

    辉煌集团,总裁办公室。

    沈云霄手指捏着一只香烟,慢慢抽,高清大屏幕上,正在播放财经新闻。

    这些天光影已经是业内的笑话,欧阳振华为了筹备资金,基本上把业内同行全都拜托了一遍,那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哪儿还有半点集团大佬的样子!

    犹记得当初《如歌》举办开机仪式,欧阳振华给女儿站台,媒体大肆渲染父女俩,多风光啊。

    短短数月,一个躺在医院,生死不明,一个狼狈的走在破产边缘。

    再看欧阳胜宇,呵呵,跟白若夕领证后,高调秀恩爱,蠢货一样替白若夕顶雷。

    现在呢?

    白若夕的丑闻全国都知道,欧阳胜宇戴上了一顶多大的绿帽子!

    呵呵!

    沈云霄心里冷笑,慢慢流露在嘴角,越笑越来劲,“哈哈!好一场笑话,闹剧!”

    主要是,白若夕的新闻出来后,再也没人提他和林可盈,观众总是薄情的,又健忘。

    看看辉煌稳定上升的股票,沈云霄顿了顿香烟,侧头看赵勇,“林立松还行吗?”

    “好多了,过两天来公司。”

    “哦?是吗。”

    来就来吧,用不了多久,他就永远不必来。

    接着,秘书敲门进来。

    “总裁,欧阳振华在楼下,说要见你。”

    居然是新闻上正在焦头烂额应付记者的欧阳振华。

    这是借钱来了?

    见,这么好的机会,沈云霄怎么会错过。

    几分钟后。

    沈云霄亲手给欧阳振华倒了一杯茶水,“欧阳董事长?稀客啊。”

    都是在商场混迹多年的人精,此时沈云霄明捧暗杀的态度,欧阳振华心知肚明,“沈总客气了,还没恭喜沈总,坐拥辉煌这么大的集团,您现在可是影视圈的大人物。”

    一开始登上总裁宝座,沈云霄的确感觉挺有成就感,但是称赞的话听太多,心里也会麻木,此时只是不痛不痒的笑道,“欧阳董事长谬赞,我只是打工的,为老板分忧解难,最近影视寒冬,整个行业都不景气,我头上压着几十亿的业务指标,说实话真不如当个普通的职员。”

    欧阳振华这水是没办法喝了,“呵呵,沈总能者多劳,有辉煌这么大的后盾,还愁业务吗?倒是……”

    他想趁机提一提光影,可沈云霄打断了对话,“欧阳董事长,辉煌的实际当家人不是我,大部分决定我都是听命行事。”

    这是拒绝的意思了。

    欧阳振华也不再碍于面子搞暗示,而是明白了说,“沈总,我想抵押一部分光影的股权,从辉煌套现一笔钱,我相信光影一定能渡过难关。”

    沈云霄预料到他会这么说的,“放在以前,这当然不是什么难题,但是目前辉煌自身难保,只能说抱歉。”

    “沈总……”

    “欧阳董事长想融资,直接找程墨安不是更好?你们是一家人,危难时刻不至于袖手旁边吧?呵呵,你对陆轻晚不薄,听说你们关系不错,不如你去绝世集团试试。”

    一番话软中带硬,欧阳振华尴尬的离开辉煌大厦。

    绝世集团高耸入云的大厦,就在不远处,仰头便能看到玻璃墙体的楼顶。

    可是……欧阳振华握紧拳头,咬牙!

    人活一张脸,可是现在他连老底都没有了,脸面算什么?

    车子停在绝世大厦的正门口,欧阳振华想到上次吃的闷亏,双腿实在没有力气迈出。

    就在此时,陆轻晚和叶知秋从旋转玻璃门出来,身后跟着几个员工,热热闹闹的。

    陆轻晚在中间,左边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低头跟她说话,更像汇报什么。

    欧阳振华想钻回车子,可是已经来不及。

    陆轻晚看到了他,欠你一秒钟还笑弯的眼睛,下一秒比冰还要冷。

    舅舅,这份缘分真是呵呵。

    两人即将擦肩,陆轻晚不急不躁的开口,“你来找墨安?”

    她没正眼看欧阳振华,语气直白锋利。

    “我找他有点事,工作上的。”

    不知不觉,欧阳振华矮了一截,他死也不敢想,有一天自己要在陆轻晚面前矮一头,这是多大的讽刺。

    陆轻晚把手里的文件给西河,“你们先去车上等我,很快就好。”

    西河认得她的好舅舅,所以很讽刺的勾着嘴角,“欧阳董事长,陆总长大了,压岁钱自己保管就行,你怎么还追到公司来了?”

    这话是玩笑,可欧阳振华听出他在讽刺借钱,“晚晚是个懂事的孩子。”

    “可别!”陆轻晚小嘴儿一扬,笑的很讽刺,“欧阳董事长,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我给你明白了说,墨安不会给你钱,更不会跟你进行股权置换,你最好心理准备。”

    欧阳振华心里悔不当初,他真不该来讨没趣!

    陆轻晚没跟他废话太多,迎上他没来得及反应的脸,讥笑,“你是怎么把光影拿走的,就怎么还回来。”

    上了车,叶知秋偷笑,眼睛瞟窗外欧阳振华的身影,“晚晚,你这么挤兑他,他还会去见程总吗?”

    “我就是不想让他去!”

    欧阳振华被陆轻晚刺激的心脏难受,他最终没有踏上绝世集团的大门,而是转身上了车!

    “走!”

    司机见他居然放弃借款,慌忙提示,“董事长,没有这笔融资,光影真的撑不住,真的……撑不住啊。”

    欧阳振华明显老了的脸,绷着,“联系刘行长吧,把欧阳公馆抵押出去。”

    “董事长!这是老先生留下的最后一套房子了,您……您要是抵押出去,往后住哪儿?”

    欧阳振华咬着钢牙,他不想认输,最后破釜沉舟一次吧!

    “搬到市区的房子。”

    市区的房子三室两厅,也不算太差,可跟别墅哪儿能相提并论,简直天壤之别。

    车子开出cbd不到五分钟,欧阳振华的电话响了。

    是医院打来的。

    “刘主任。”

    “欧阳先生,令嫒的疗养费这次还是按月付吗?您哪天方便来一趟医院,把下个月的费用支付了吧。”

    欧阳振华扯了扯领带,他感到呼吸不畅,“多少?”

    上次是秘书办的,他并不清楚数额。

    “令嫒住的是vip病房,一个月一百万。”

    “一个月一百万?”

    以前,这笔钱对欧阳家算什么?毛毛雨,可……此时他屋漏偏逢连夜雨,别说一百万,十万块也等于从牙缝儿里剔肉。

    欧阳振华心烦意乱,“她还能醒过来吗?”

    “这个我跟您解释过,脑死亡有苏醒的可能,但谁也不敢保证一定苏醒,主要还是看病人自己的求生欲望。”

    “那么……如果放弃治疗呢?”

    ——

    欧阳清清快要炸了,爸爸,我不要放弃治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