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46章 我就爆出墨安的照片!哼!

第746章 我就爆出墨安的照片!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聂沣和刘雨蒙同时转头,看到孟西洲把茶水全撒到了身上,裤子基本湿透了,而且是前面比较尴尬的位置。

    刘雨蒙:“……”

    聂沣无奈的笑道,“我先回去了。”

    送走聂沣,刘雨蒙关上门,“孟西洲,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孟西洲裤子湿漉漉的,他可怜兮兮道,“刘大夫,我……湿了,你能先不凶我,帮我处理一下吗?茶水很烫,说不定我皮破了。”

    刘雨蒙扶额,“孟西洲,不幼稚吗?这种低级的事也做得出来?谁特么跟我说要改变自己!”

    孟西洲惊喜的眨眼,“我说的话你还记得?”

    刘雨蒙,“……”

    那是重点吗?

    “我没忘,而且今天我来找你,是为了工作,你能先给我找个东西擦裤子吗?”

    不然很像尿了裤子。

    刘雨蒙抓了挑浴巾给他,“送你了,走吧。”

    走?他好不容易才混进来,怎么能走?

    孟西洲很绅士的擦擦衣服,简单处理一下,“好吧,你早点休息,我回去了,天冷,晚上盖好被子,你家空调不是很足,再加个暖气片吧,一个人住,注意天然气阀门,还有,明天见。”

    刘雨蒙郁闷,“你到底走不走?”

    “走。孤男寡女影响你的名声,我可不像某些人。”

    刘雨蒙:“……”

    然后,孟西洲走了。

    刘雨蒙坐在沙发上,看着孟西洲摆弄过的东西,回想他故意虐待聂沣的画面,顾自笑了。

    咚咚。

    刘雨蒙才把战场打扫完,门响了。

    又是孟西洲。

    “你怎么回来了?”

    孟西洲裤子湿了一大片,还没干,很狼狈,一脸为难道,“我做了个挺傻的事,锁车没拔车钥匙,现在车门打不开了。”

    刘雨蒙揉揉眉心,“孟西洲,你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能不这么幼稚吗?打不开车门你可以打车回去!打车总会吧!”

    孟西洲挠头,把手机给她看,“没电了,出门着急没带钱,怎么打车?”

    难道不能打车到家以后再付钱吗?很难吗?

    刘雨蒙抽了一张百元钞票给他,“可以了吧?”

    孟西洲又挠挠头,尴尬又可怜的小模样,“不够,我家到这里挺远的,在湖那边,开车要四五十分钟。”

    说着,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刘雨蒙又给了他一百,“到机场也绰绰有余了,还有问题吗?”

    孟西洲再打哈欠,哈欠带出了眼泪,困到不行的样子,“嗯,那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今天做了一天手术,有点累。”

    站一天手术台,是会累的。

    刘雨蒙有点纠结,“哦……”

    孟西洲又可怜兮兮道,“明天早上八点我有台手术,你认识的,才急诊转到心外的大哥,所以我要到医院,回去了。”

    八点的手术?现在回去,到家一点钟,他要在七点前到医院,今天的手术他已经很累了,再折腾一路,他明天还能有精神做手术吗?

    而且这么一折腾,已经十二点了。

    刘雨蒙清了清嗓子,“孟西洲。”

    孟西洲准备开车,茫然的眨眨眼,“怎么了?哪里不妥当吗?”

    刘雨蒙一咬牙,“你留下睡吧,反正也睡过,不差多一晚上,你别误会,都是医生,我帮你纯粹为了患者,你把误会。”

    怎么办?孟西洲已经误会了,而且误会的大了去了,还很高兴的呢。

    一脸为难道,“不方便吧?上次我喝醉的,你是出于雷锋精神,这次……”

    “你到底住不住?住麻利点,不住就滚,明天的手术不顺利你别怪我。”刘雨蒙摸了摸头发,她也说不来自己在掩饰什么。

    孟西洲矜持状,“那……为了患者的康复,我就住下吧,我睡客厅,你把门关好。”

    刘雨蒙嗯了声,“你先洗漱,把湿的衣服换下来,我给你找个大号的睡裤。”

    孟西洲歉疚又感激,“刘大夫,我替患者谢谢你。”

    ……

    女人的睡衣,穿在孟西洲身上又瘦又短,下面露出一大截小腿,特别滑稽。

    刘雨蒙忍着笑,“喏,被子。”

    “好的,谢谢。”

    乖乖男孟西洲发扬了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新新好孩子风格,抱着被子躺好,“晚安。”

    刘雨蒙把他的衣服搭在空调热风近处,明天肯定就干了。

    “嗯,晚安。”

    刘雨蒙关掉灯,客厅一片安然,黑暗中可以听到孟西洲的呼吸,一起一伏,无形的男性荷尔蒙慢慢浸透了整个房子。

    她根本做不到心如止水。

    同样的,孟西洲人赖在沙发上,心早就飞去了卧室,躺在刘雨蒙身边。

    住在她家只是第一步,真要是老老实实睡一晚上,他还怎么追老婆?

    确定车钥匙藏的够好,手机不会自己抽风开机,孟西洲嘴角上扬的抱着枕头。

    还是她身上的味道,闻着好舒服。

    不要脸的事,做得多了好像也能习惯。

    刘雨蒙睡眠质量挺好,以前基本上沾到枕头就有睡意,今晚,她越想入眠,思维越清晰。

    她想到了孟西洲办公室那个拥抱,他的温度还在身上,包裹她。

    刘雨蒙拿出全家福,又回想了一遍父母的事,然后艰难的撇清自己跟孟西洲的关系。

    她需要聂沣。

    父母含冤未雪,她怎么能踏实的过好日子?

    想了很久,刘雨蒙终于入睡。

    ……

    昨晚熬夜太迟,刘雨蒙醒来已经过了平时的生物钟时间。

    她趿拉拖鞋往外走,发现客厅空无一人。

    沙发还是整整齐齐的,被子叠放成豆腐块,规规矩矩摆在一角。

    家里没有了任何孟西洲的痕迹。

    是饭菜的香味把刘雨蒙拉回现实,她晕晕乎乎走到餐厅,看到桌子上摆放了四个盘子,用碗碟盖着。

    旁边留了个纸条。

    “谢谢你收留我,这是我亲手做的早饭,没有做饭的经验,现学现卖,我尝了一下,味道还可以,你趁热吃,米饭在电饭煲里,烫在锅里,你自己盛。我去医院了,手术会顺利,相信我。”

    落款:孟西洲

    刘雨蒙怔怔看着他的纸条,心里似有万只蚂蚁钻咬。

    这个笨蛋!

    孟西洲的厨艺的确不是谦虚。

    清炒菜台、青椒鸡蛋、虾仁玉米、苦瓜炒肉,一盆最简单的鸡蛋汤。

    刘雨蒙坐在那里,刚把鸡蛋放入嘴巴,眼泪就流了出来。

    孟西洲没有激烈的跟她争吵,没再像以前那样咆哮质问,他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抗议,用自己的方式证明着成长。

    刘雨蒙吸了吸鼻子,大口大口往嘴巴里塞菜和米饭,咸的齁咸,淡的好像没放盐,米饭还是夹生的,可这样一顿早饭,却让她吃出了温柔。

    “孟西洲,你做饭难吃死了,我再也不想吃!”

    她编辑了这样的短信,又删掉。

    最后发了条,“手术顺利。”

    ……

    吃完早饭,陆轻晚看到了新闻推送。

    “偶遇生病的容睿。”

    靠,果然又是热搜榜。

    陆轻晚也是醉了,这年头果然人红啥都能跟着上天。

    程妈妈笑吟吟的,他们今天要带着neil去滑雪,兴头很足,“晚晚,昨天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就是照片上的吧?”

    陆轻晚干咳,“你知道了啊?”

    程妈妈点点她小额头,“我当然知道啊,你备注不是容睿吗?世界上有几个容睿?我可不信同名同姓,这个人,就是跟你传绯闻的吧?”

    陆轻晚咳咳,“是的妈,前段时间的绯闻,男主角就是他。”

    程妈妈记得那次,白若夕还趁机发挥,差点让她错怪晚晚,“这个人长的真难看,怎么红的?还没有墨安一只脚耐看,下次你再被负面新闻伤害,我就爆出墨安的照片!哼!”

    陆轻晚嘎嘎笑翻了,“妈,你要是爆出墨安的照片,滨城的未婚女青年得咬死我,求放过呀么么哒!”

    程妈妈又看了下新闻的配图,撇嘴直摇头,“真丑,什么人气偶像,咱们家墨安五天不洗头,八天不洗脸,十天不洗澡,也比他好看一万倍!这类新闻我压根不信,你有了墨安,就好比看了场奥斯卡大片,再给你个口水烂片你会喜欢吗?”

    陆轻晚:“……”

    好形象的比喻,不愧是影视大佬的妈。

    额……

    五天不洗头?那样的程墨安恕她不能想象。

    程妈妈拿走晚晚的手机,划拉到新闻的评论页面,手指灵活的写了个评论。

    “颜控不能忍,建议他回娘胎重造一次,提示下,长得丑不要紧,别靠脸吃饭啊。”

    陆轻晚:“……”

    看完程妈妈的书评,再看她笑的可爱的脸,陆轻晚感觉自己分裂了。

    “妈,你毒舌的功力真厉害!”

    她发誓,程墨安的毒舌绝对继承了母亲大人!

    绝对的!

    程妈妈顾左右而言他,“neil宝贝,收拾好了吗?咱们出发去滑雪场咯!”

    neil一身冬季加厚羽绒服,露出粉嫩的脸儿,两颗大眼睛眨呀眨,小手儿拉住晚晚和奶奶,“两位漂亮的公主,能荣幸的邀请你们出去玩吗?”

    陆轻晚啊啊啊啊,真是爱死了儿子,“好啊,我尊贵的王子殿下!”

    ——

    自从学会了飙戏,孟西洲追老婆的各种技能都得到了飞跃的提升。

    另外,程麻麻的套路你们服不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