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45章 故意搅局的呵,表演痕迹太明显

第745章 故意搅局的呵,表演痕迹太明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孟西洲驱车到了刘雨蒙家所在的小区,她的小区单元门刚好开着,孟西洲进去,按了电梯。

    他告诉费子路要对女人好,其实自己更应该那么做。

    刘雨蒙喜欢聂沣,那又怎么样?他喜欢她,可以当个备胎,给她个肩膀。

    孟西洲这么想着,电梯到了。

    他在楼下观察过刘雨蒙家的窗户,亮着灯,她还没睡。

    站到她门前,孟西洲抬手,指节快要碰到门板的那一刻,他所有的勇气突然消失。

    隔着门,里面那并不大、却足以让他听清楚的声音,就像锋利的刀片,直直切向他的神经末梢。

    女人的声音显然是刘雨蒙,“怎么喝这么多?”

    而男人的声音也不陌生,就算只听过几次,也足够让孟西洲记得一百年,聂沣,那是聂沣的声音,“应酬,都是我爸的朋友,推不掉。”

    孟西洲用力的攥住了拳头,用尽力量才忍住了一拳锤烂门板的冲动。

    聂沣在刘雨蒙家里,晚上十一点钟,他们居然在一起。

    他是成年人,很容易就能想到男女之间关上门做的那些事。

    男女朋友,一个醉酒,一个照顾,难免的肌肤接触,耳鬓厮磨,几乎可以自然而然的进展到疯狂的程度。

    孟西洲控制自己的大脑不再胡思乱想,眼前跳出来的幻想却无比的清晰。

    “轻点……你轻点。”又是刘雨蒙在说话,呼吸粗重,很像某些事。

    “抱歉,是我太用了。”聂沣的回答很温柔,可深深刺痛了孟西洲。

    这个混账!混账!

    孟西洲再也无法忍,他没敲门,上去就是一脚!

    哐!

    里面安静了片刻,接着门被推开,出来的是刘雨蒙。

    看到孟西洲,她很惊讶,“孟大夫,这么晚了……”

    孟西洲没听她解释,跨过玄关就往里面冲,他蓄势待发的拳头,就这么停顿在了聂沣的头顶上方。

    聂沣也讶异的看着他,额头一道伤痕,看样子是撞的,伤的不轻,桌子上摆放了处理伤口用的消毒水、棉球、绷带,垃圾桶里丢了几颗用过的棉球。

    刘雨蒙在帮聂沣清理伤口。

    可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聂沣温和客气的微笑,“又见面了,孟大夫,你找雨蒙?”

    雨蒙两个字从他嘴巴里出来,孟西洲真是这么听怎么膈应,脸色摆的更难看,“你怎么在这这里?”

    刘雨蒙面朝门深深吸气,关门,转身,“孟大夫,你找我拿实验资料吧?我下班忘记带了,明天去医院再给你,不好意思。”

    她没像以前那样每逢他犯错就赶紧怼一顿,而是客气的笑笑,还给他了个下台的台阶,倒是孟西洲的话全部赌在了喉咙。

    他牟足劲儿的拳,打了个空,那股火没有发泄,炸在了脑海。

    孟西洲被气的没接上话。

    “孟大夫工作真的很尽心尽力,对科研也负责,市民最需要你这样的好大夫。”聂沣也没露出愠色,甚至没有去怀疑刘雨蒙的话是真是假。

    至少看上去是那样的。

    “你们……”孟西洲在心里骂了句玛德。

    “哦……”聂沣解释,“晚上有个应酬,路上发生点车祸,本想去医院,发现这里是雨蒙的小区,她刚好在家……”

    孟西洲才没心情听他废话。

    聂沣又歉意的笑道,“说来有点丢人,我挺怕疼的,刚才雨蒙给我消毒,我还把她的手抓疼了,这方面真需要好好克服。”

    孟西洲看到刘雨蒙的左手,果然被抓出了一道淤青,聂沣用的力气真不小。

    刘雨蒙把手放入口袋,“孟大夫,还有别的事吗?”

    这是下逐客令了?

    孟西洲没走,而是抢占了雨蒙原来的位置,捏起消毒棉球,蘸了酒精,“消毒的确会疼,聂先生忍不住可以抓我,我皮糙肉厚,没事。”

    说完,他就把棉球按到了聂沣伤口上。

    一股钻心的疼,让聂沣闷哼,拳头抓紧了沙发套,将布艺沙发抓皱了一大团。

    刘雨蒙:“……”

    孟西洲用医生的职业身份道,“消毒不彻底,容易引起破伤风,所以聂先生你稍微忍一忍。”

    聂沣痛的眉头紧锁,可当着情敌的面总不能露出怯弱,苦笑道,“孟大夫是医生,我懂。”

    孟西洲帮他清理了八次,每次都将棉球蘸饱酒精,结结实实的盖住他的伤口,他当聂沣是死猪。

    刘雨蒙看不下去了,夺走他的医用镊子,“可以了孟大夫,毒消干净了,剩下的我来。”

    刘雨蒙拿了创伤药粉,温柔道,“你忍一忍,药粉不蜇,一会儿就好。”

    刘雨蒙在急诊室抢救过孩子,她这会儿呵护聂沣的样子,很像照顾孩子,温柔的一塌糊涂,孟西洲被刺激了!

    “我来吧!我是外科医生,包扎伤口是我的强项,刘大夫,你去给我倒杯水行吗?我进门连一口水还没喝。”

    刘雨蒙手一空,东西被他抢走了。

    聂沣有点后怕,不安的看看他的手,“孟大夫,辛苦了。”

    孟西洲笑笑,旋开药粉瓶子,“不辛苦,医者父母心,我当你是我儿子……别误会,意思是,我会特别小心。”

    聂沣眼睛一抽,没有说话。

    刘雨蒙吞了吞口水,尴尬道,“聂沣,孟大夫手法比我好。”

    孟西洲微笑,“公认的。”

    接下来,自然是一场更年惨绝人寰的虐待,聂沣脖子憋的红肿,才没让自己丢脸喊出声音,等他头上包扎好绑带,脑门和后背早就湿透了。

    处理完他的伤口,孟西洲主人模样的叠腿坐好,“聂先生开车来的?”

    他闻到了酒气,猜想他肯定不会喝酒开车,司机肯定就在附近。

    聂沣洗干净手,“司机在下面。”

    “哦……”孟西洲看了眼手表,夸张的做了个美式张嘴动作,“哇哦,快十二点了,聂先生的司机等的时间会不会太久?公职人员更不能虐待下属,对不对聂先生?”

    刘雨蒙把茶水给孟西洲,心里吐槽:戏精!故意搅局的呵,表演痕迹未免太明显。

    聂沣拿起沙发靠背上搭的西装外套,“雨蒙,明晚见,我去接你。”

    尼玛,明天还要见??没完了?

    刘雨蒙细心的帮他把西装穿上,“嗯,明天见,路上小心点,伤口不要碰水,饮食清淡,回头我给你发个注意事项。”

    聂沣张开手臂,准备给她个分别的拥抱,孟西洲突然怪叫,“哎哟!”

    ——

    孟西洲:从前我只是个医生,自从喜欢蒙蒙,我就自学成才当了个演员。

    聂沣:孟西洲,你以为我会放过你?

    孟西洲:儿子,爸爸等你出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