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25章 墨安脑补了什么?哈哈哈哈

第725章 墨安脑补了什么?哈哈哈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若夕魂不守舍的把车停在路口,车上已经没人了,她依然浑身汗津津的湿透。

    好像无时无刻都有人在后面威胁她,导致她很久很久没能平静下来。

    等到她把车开到餐厅,已经是三个小时后。

    欧阳胜宇给她打了很多电话,但都提示无法接听,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试过了,却不见白若夕的影子。

    他甚至想,若夕难道后悔跟他交往了?

    “胜宇,我来晚了。”

    白若夕重新整理了妆容,精致的面容笑容艳艳,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双手在颤抖。

    “若夕!没事没事,快点进来坐,我让厨师把菜……你的手怎么这么冰?”欧阳胜宇握紧她的冰凉冰凉的手,呵热气给她取暖。

    白若夕像被人抽干了全部的力气,身子一软靠进了欧阳胜宇的怀抱……

    ……

    吴必胜马不停蹄的把录音送到了程墨安手里。

    “程先生,都在里头了,我按照你说的做的,没多说一句话,程总你真是神了,白若夕的反应跟你说的一模一样!”

    程墨安打开录音笔,白若夕的声音颤抖着,“林可盈……”

    程墨安按下暂停键,不需要听更多内容,他已经明白了整个事件的起因和经过。

    林可盈?

    沈云霄现在的妻子。

    将叶知秋视为仇敌,顺带对晚晚怀恨在心,另外……程墨安眸子深深的一眯,无尽的冷意翻滚!

    沈云霄失去了景鸿大楼,一定知道新主人的名字是陆亦琛,那么他的愤怒很容易转移到晚晚身上。

    如此以来那场陷害也就彻底清楚了。

    吴必胜大气不敢出,看程墨安严肃的表情,他胆寒啊,程先生儒雅的时候像个绅士,生气的时候像个战士。

    程先生好厉害啊,跟对大佬了!

    思量好前因后果,程墨安的神色又恢复了平静,好似经历了狂风怒浪的大海,又归于最初的波平浪静。

    “做的很好,我会告诉neil,你是个出色的保镖。”

    吴必胜膀大腰圆一身肌肉块的大男人,笑的跟个五岁孩子一样,憨憨挠头,“谢谢程总!请问小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还想给他当保镖呢。”

    跟着neil好开心的!还给他买零食,带他吃肯德基,麦当劳的甜筒,他每次都能吃两个,真是幸福。

    “年前肯定回来,他不在的时间,你加强锻炼,回头给他个惊喜。”

    给小少爷惊喜?好的好的!

    “是!程总!”

    吴必胜告退,程墨安开车回到帝景豪庭。

    “墨安,我和你爸吵架了,今晚我不跟他睡!”

    程墨安到家就看到鼓着腮的母亲,她气呼呼的坐在客厅,哄不好的样子。

    “怎么了?”程墨安换了狮子头的拖鞋,余光看到晚晚和neil的,嘴角的笑容清浅温煦。

    程妈妈哼了哼,“你爸爸品味太差了,刚才我们在看婚纱,你爸爸非说要有袖子的,不能露出来肩膀啊脖子啊,那还是婚纱吗?干脆穿羽绒服算了!气死我了!!”

    看婚纱?

    爸妈在家没事做,研究婚纱?

    爷爷说过,不生二胎不许举办婚礼,这是要打脸?

    程墨安嘴角的笑容深了深,尽量不露出喜悦,这种时候需要高冷一些,“婚纱还是稍微时尚些好看,但不能太露骨,主要还是看当事人的喜好。”

    晚晚平时喜欢运动系和宽松休闲的,不怎么穿紧身性感服装,婚纱的话,大概喜欢保守不失时尚的。

    但婚纱是新娘一辈子最重要的服装之一,他希望以后陪晚晚一同选择,父母这边应付一下便是。

    程妈妈听着顺耳,有了后盾,底气更足了,“听到了吗?墨安说要时尚!你的眼光太老了!”

    程爸爸也是一脸的不快,“都这么大的人了,那些袒胸露乳的衣服怎么穿的出去?我不支持,这些长袖的怎么了?多好看,上面的钻石再大一点,闪闪的。”

    这么大的人了?

    晚晚二十四岁……父亲这是含沙射影说他?

    程墨安咳了咳,“大吗?这个年龄算小的。”

    程妈妈挺了挺胸,“对!年龄不大,怎么大了?现在还是看年龄的时候吗?这个时代,评价一个人年龄的不是身份证多大,而是看上去多美!”

    程墨安很认可香港选美第一名母亲的审美观,“嗯。”

    程爸爸将设计师给的图册推给儿子,“你看看,这些都是什么?露这里露那里,我就觉得长袖的好,你看看呢。”

    程墨安翻了翻,发现那些款式实在……

    “爸,这是什么年代的礼服?”

    晚晚身材高挑纤细,很适合穿鱼尾裙,勾勒出不盈一握的腰肢,她上围丰满,抹胸装很衬身材,所以他不会同意太露的领口,到时候联系克洛伊好好设计几款,为她量身打造。

    光是想想就很期待那一刻。

    而父母所看的画册,婚纱的款式未免太陈旧。

    “就是这个时代的,设计师特意推荐的,量身推荐。”

    程墨安很不能接受的扶额,“爸,她身材是纤瘦型的,哪个设计师的量身推荐,以后家里不用这个人。”

    “你看你看,墨安也这么说的!不怪我!”

    “老婆,听我的没错……”

    老爷子听儿子和儿媳妇争吵,听的头大,“吵什么?吵一天了也不累?不就是结婚35周年弄个纪念,五年拍一次,你们也不累,什么珊瑚婚,净是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程墨安:“……”

    注意到儿子的表情变化,程妈妈委屈巴巴的扯了扯儿子的衣袖,“墨安,你怎么了?”

    程墨安捏捏眉心,“没事,你们继续挑,我去洗手间。”

    程爸爸目送儿子离开,忽然想到了刚才的几个细节,然后忍着笑,“墨安该不会以为咱们在给晚晚选礼服吧?”

    “啊?哈哈哈哈!还真像啊,你刚才说这么大的人了,墨安的嘴巴好像抽筋了呢,哎呀哈哈哈,墨安刚才脑补了什么啊?”

    洗手间里,程墨安听到客厅的笑声,郁闷的对着镜头皱眉,他是怎么了?居然跟个女人一样幻想?还给自己加戏。

    程墨安展开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还是空荡荡的,他给晚晚送了一枚戒指,帮她挡桃花,也为了显示她属于他。

    他是不是也应该戴一枚戒指?

    程墨安洗了洗手,大步走出卫生间,父母还在讨论婚纱怎么选,这次他没加入话题,径直去了自己的房间。

    “墨安,你走那么快干什么?一会儿陪爷爷杀两盘……”老爷子喊着喊着,他人已经没了踪影。

    程老爷子皱眉头,“墨安今天怎么跟丢了魂儿似的?”

    看穿一切的程妈妈鉴定后得出结论,“是啊爸,墨安的魂儿肯定跟晚晚在一起,晚晚一天不回国,墨安就一天不在状态。”

    程爸爸对此很认同,“以前我也这样过,他们小夫妻刚领证,分开的时候肯定度日如年,爸,你稍微控制点脾气,别动不动就冲他嚷嚷。”

    “我嚷嚷什么了?都三十的人了,跟个愣头青似的,越大越矫情,以前没女朋友不也过得挺好的,现在还闹上情绪了。”

    嘴上不饶人,老爷子心里明白的狠,墨安现在的确比早几年明媚了,有活力,有热情,还爱笑了。

    晚晚那丫头,还真有本事。

    程墨安打开床头柜的抽屉,翻出红色小本本,打开扉页上黏贴了他和晚晚的合影,没错,他结婚了,小狐狸是他的老婆。

    好像吃了定心丸,程墨安松了一口气,把结婚证放好。

    做完这些,他发现自己中毒越来越深,竟然没事回来翻结婚证,还想掐自己一把看看是不是做梦。

    嗡嗡的电话声唤回程墨安飞远的思绪。

    恰好就是晚晚。

    “老婆。”

    他温柔的嗓音,隔着电话,远远的想要抚摸她。

    陆轻晚耳朵酥酥的,声音也跟着温柔了,“老公!你还没睡啊?是不是在想我?”

    “在想你。”

    程墨安合上抽屉,顺坐在床头,拿了个枕头垫在后背,两条腿叠放在床边,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想好好跟他的小狐狸煲电话粥。

    “我们在爬山呢,小琛和neil在前面,我在后面。”

    程墨安看了眼窗外漆黑的天幕,能想象到纽约阳光明媚的上午,小狐狸爬山的愉快模样,“带水了吗?过几天你生理期,不要喝冷水,渴了让小琛给你弄点热水,累了就……”想说背你,但转念发现自己不在她身边,“歇一会儿,爬不上去也没事,你不需要征服山顶。”

    那边听到他交代的小狐狸咯咯咯的傻笑,“老公,我不是三岁孩子啊,没那么多讲究的好不好?放心啦,我不喝冷水,累了就让小琛背我!我的志向可不是征服山顶,征服你就是我的人生巅峰啦!”

    程墨安发现自己有话痨的潜质,一听到晚晚的声音,他就有很多话想说,事无巨细都想交代她,担心她粗枝大叶不会照顾自己。

    “好,下山伤膝盖,坐观光车下来,中午回去吃点营养品补一补,这两天睡前注意保暖,尤其是小腹。”

    爬山还在想他,看来他的小狐狸心里最重要的人是他。

    程墨安嘴角上扬,心里一阵暖意。

    “嗯嗯嗯!我记住啦!老公,我主要想问一下,大哥在家吗?我刚才打他电话没人接,你把电话给大哥,我想跟他说新电影。”

    程墨安:“……”

    缓了缓,他才捏着眉心不认命的问,“你打电话给我,不是因为想……”

    “我信号不太好啊老公,你等下我再爬一段……”

    程墨安硬是把“我”字给吞下去,“不着急,注意安全。”

    终于到了视野开阔方便接受信号的地方,陆轻晚放大了嗓门,“大哥在家吗?你刚才去找他了没?”

    程墨安感觉自己被深深的挫败了,“大哥今天下去回部队开会,这个时间大概在军区忙。”

    “噢噢噢!那好的,我继续爬山哈,晚安!!”

    然后不知道是信号不好还是晚晚挂了电话,通话中断了。

    程墨安最后也没等到“想你”两个字。

    他要不要再飞一次纽约?

    跟她隔着一道大洋,莫名有些不放心,这就是患得患失?

    嗡嗡。

    手机震动了一下。

    程墨安翻身下床,看到晚晚的微信。

    ——

    费子路:哈哈哈哈,老程你厉害你厉害!

    孟西洲:从医学上讲,程老二得了严重的妄想症,这病不能耽误,得治,赶紧治。

    晚晚:你猜我发了啥?猜对了给你么么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