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22章 狗血不?惊喜不?意外不?

第722章 狗血不?惊喜不?意外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卢卡斯愣了愣,“……我家?好,不对媳妇儿那,是咱家!走走走,回家回家!”

    要是知道爸妈这么神助攻,他肯定早早把两位请出来,搞的他紧张了这么多天,还特意跟老爸老妈上了思想课,希望他们改变一下交谈方式。

    结果呢,媳妇儿居然喜欢这种风格的。

    ……

    “我最不放心胜宇。”

    欧阳敬亭坐在轮椅上,冯伯臣推他在院子里透气,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远忧,胜宇不小了,很多事应该能看清。”

    冯伯臣现在最不想跟他讨论的就是欧阳振华那家子,但凡他们能争点气,或许欧阳家族也不会变成一场悲剧。

    欧阳敬亭叹息,瘦弱的脸没什么血色,呼吸一声深,一声浅,“话虽这样说,但胜宇毕竟是我们欧阳家里唯一的孙子,我这心里……”

    他没再往下说,尾音都是叹息。

    冯伯臣跟他聊了聊这几天的安排,欧阳敬亭又把话题带回了,“都说慈母多败儿,振华成了今天的样子,不能不说是我太纵容他了,尤其是他母亲,自小最疼爱他,我们疼爱振华远远超过了渔歌,渔歌很小就独立,振华十几岁了还不如他十岁出头的妹妹。”

    冯伯臣也记得当年两个孩子的个性,渔歌独立坚强,很有主见,振华遇到点事情就哭着喊着找爸妈,一点出息没有。

    陆轻晚想给两位长辈送热茶,听到他们聊天,没去打扰,就靠着门等待,他们的对话有一些飘进她的耳中,里面有母亲的名字。

    陆轻晚的手指,紧紧的握着茶壶。

    妈妈……

    欧阳敬亭的手指摸到玫瑰花的叶子,这个时节还有绿莹莹的叶红艳艳的花,叫看着人都心里生出无数暖意和希望,程墨安是有心的。

    可能是怕他看到一院子的凋残花木,更对死亡没有抵抗力。

    他松手放开叶子,只是不小心摸到了玫瑰花的刺,扎到了手指,“有些事,孩子们不知道挺好,带进坟墓里,谁也没有苦恼,一切恩怨就此一次一笔勾销。”

    “老哥,晚晚和小琛长大了,有权利知道当年的真相,不如你找个时间告诉他们吧,我相信晚晚会理解的。”

    “她是个骨子里有傲气的孩子,恐怕不能接受……只是可惜了宗平,到死也没能进陆家,是我害了他。”

    爸爸?

    外公提到了爸爸的名字?为什么外公说是他害了爸爸?

    当年爸爸到底是怎么死的?

    为什么她一点消息都查不到?为什么当年的事就像被历史涂抹了一样,那么干净?

    为什么爸爸没有再回陆家?为什么她长这么大,却没有爷爷奶奶叔叔伯伯的任何消息?

    为什么她小时候就算只是问一句“我们去看爷爷好不好?”都要被妈妈严厉的批评?

    这些问题她遇到的太早,被拒绝的次数太多,早就麻木了,既然爸妈不愿意她提,她不提就是。

    可为什么?

    她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是什么缘故,她竟然连自己的爷爷都没见过?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爷爷是谁。

    手中的力道在加大,陆轻晚很期望听到些什么,又怕听到。

    终于,在挣扎中,欧阳敬亭的声音来了,“宗平为渔歌,牺牲了太多,当年我也以为,他们能走到人生尽头,所以宗平创办光影时,我很支持,也暗中给了帮助。”

    冯伯臣听他声音不对了,怕伤心往事影响他的身体,“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我养了个不争气的儿子,孙子也让我失望。”

    冯伯臣小心问,“你这些年一直不肯把欧阳集团交给振华,也是这个原因吧?”

    “交给他?他连小小的光影都管不好,真把欧阳给他,早就破产了,振华野心大,没本事,我自己的儿子我还能不知道吗?”

    “振华好像做了不少事,晚晚和小琛吃了大亏,你对振华有点纵容了。”冯伯臣似乎在替陆轻晚鸣不平。

    欧阳敬亭感觉身心疲惫,他有点累了,“我已经失去了渔歌和宗平,赌不起了,振华做的事,我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伯臣啊,你也知道丧子之痛,振华是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儿子,就算他有千错万错,我怎么能忍心把他送到绝路?振华对晚晚的伤害,我会弥补,但我欧阳振华这辈子,不想落得个断子绝孙……

    再说,当年渔歌和宗平那些事,已经人仰马翻了,现在要是被人知道我的儿子和外孙女反目成仇,这个家就是笑话,我的脸面不要了,可孩子们还要继续生活,还要开疆扩土,就算振华被扳倒,晚晚和小琛会是什么风评?大义灭亲?六亲不认?不管哪个,我都不希望。

    也许我是真老了,狠不下心。”

    他沉重的叹完气,低头看到自己被扎上的手指,居然流血了。

    陆轻晚眼眶热热的,外公知道……很多很多事,外公其实都知道,但他不想失去儿子,不想家里蒙羞。

    冯伯臣摇头,“老哥,我看没那么简单,振华和胜宇似乎不甘心。”

    “等我死了,晚晚想怎么做,就由她去,我活着一天,就不想看到家人反目。”

    冯伯臣:“陆宗平和渔歌,你真不打算告诉晚晚吗?”

    “宗平……我当年逼着他跟陆家断绝了关系,才同意渔歌嫁给他,想必晚晚和小琛不会喜欢这样的答案,我不想多提,欧阳集团我已经留给晚晚姐弟俩了,不认那些人,也无妨。”

    爸爸跟陆家断绝了关系?所以家里从来不提爷爷那边?

    “陆宗平那个家,没什么好人,不回去倒是好。”欧阳敬亭又道。

    到底陆家是什么样的家庭,外公要逼着爸爸断绝关系才能跟妈妈结婚?

    经商的吗?从政的?或者地痞流氓?没有好人是什么意思?

    外公把资产留给他们,是想弥补吗?

    陆轻晚知道了一些答案,冒出了更多疑问。

    那么爸妈的死亡真相是什么?所谓“丑闻”又是什么?

    两人换了话题,聊起了张淼和小琛,陆轻晚才过去,“外公,喝茶啦!”

    陆轻晚不知道的是,她在听两人对话时,小琛就在花丛的那边,也听到了同样的内容。

    neil跑出来,手里抱着游戏机,“舅舅,你怎么还不回去?吃饭前打不完这一局了。”

    小琛回过神,弯腰捏捏neil的脸,“走,打完吃饭!”

    陆轻晚的微信响了。

    球儿,“宝贝儿,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别激动,也别让你外公激动,今天我跟卢卡斯的父母吃饭,遇见你表哥了,你猜他干什么呢?他跟白若夕示爱!而且白若夕答应了,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白若夕是你嫂子了!你嫂子!”

    “靠!”

    陆轻晚看完微信,没忍住爆了句粗口。

    欧阳敬亭喝茶的动作停了。

    “……咳咳,外公,我说靠脸吃饭怎么行,我是有才华的!”

    看到陆轻晚跑去客厅,冯伯臣苦笑,“你说,晚晚这脾气,是不是继承了陆家那边?”

    结果欧阳敬亭瞪他,“晚晚跟陆家没关系!什么也没继承!”

    “好好好,没继承没继承,都是你们的,老哥你这脾气得改改,那个叫威廉的医生说了,脾气大影响治疗效果。”

    “别跟我提威廉那小子,太高傲!”

    冯伯臣撇嘴,有本事你别听他的话啊,是谁一跟威廉说话就低八度的?也不知道昨天客客气气听医嘱的是谁。

    陆轻晚把电话打了过去,“球儿,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你表哥要跟白若夕结婚了,狗血不?惊喜不?意外不?我的三观都要被炸碎了,呵呵哒,白若夕真是厉害啊,玩儿的挺高端,居然瞄准了你表哥,我想她八成不知道欧阳集团在你男人手里,不然她会嫁给欧阳胜宇?呵呵哒!”

    白若夕的算盘打到了表哥头上,她是瞎了吧?

    “意外,惊喜,狗血,回头她要是知道我表哥是个空壳子,大概会想死,嗯……这么一说我还挺期待的。等下,你见了卢卡斯的父母?如何?赶紧说说。”

    “挺……意外,我没想到卢卡斯的父母是那样的。”

    “对你印象不好?说话伤到你了?卢卡斯帮你说话了吗?他要是妈宝你一定要注意,不对,他要是只帮爹妈不维护你,我回国就听教训他!”

    陆轻晚在那边义愤填膺,坚决不能容忍叶知秋受委屈。

    “别激动,我们见面特别顺利,卢卡斯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父母打扮挺朴素的,不过他们对我出手很大方,给了我一万一的见面礼,长辈吗,图个吉利,万一挑一,不过我回头想办法给他们送过去,一万块钱可能是他们一个月的收入了。”

    卢卡斯的收入不低啊,他一个人赚的钱好像足够养活好几个家庭,难道有什么困难?

    “也行,老人挣钱不容易,你给他们买点礼品,以后多填补家用呗。”

    “嗯,不过他爸妈人真的很好,很温馨,考虑到卢卡斯家的条件,结婚我不打算买房,卢卡斯现在的公寓就够了。”

    叶知秋不想因为结婚把长辈拖垮,也不想给卢卡斯压力,只要一家人齐齐整整她就幸福。

    陆轻晚啧啧啧称赞,“球儿啊,见过父母就是不一样,这才哪儿到哪儿,就替婆家考虑啦!放心吧,等你结婚,我送你房子!”

    球儿幸福,她心里也舒服,真好啊,以后就有更多人疼球儿了!

    “你说的,不送姐房子,姐袭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