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21章 爸爸说,保温杯里泡枸杞没用的

第721章 爸爸说,保温杯里泡枸杞没用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叶知秋深深提了口气,“那什么,你爸妈做什么的?我跟他们聊什么?”

    卢卡斯只强调不让她紧张,好像也没涉及父母的职业什么的,下岗职工那样的吗?

    真是多心了,她完全不介意的好吗!

    卢卡斯还没回答,便看到了从楼梯口上来的爹娘。

    “他们到了,你别紧张,自然就好,放松放松放松。”

    叶知秋起身,发现卢卡斯起身更紧张。

    好吧,她也挺紧张的。

    卢卡斯的父母打扮的都很简单寻常,完全没有豪门家长珠光宝气的炫富情结,卢卡斯的母亲大概五十多,脸部保养得体,既不会太夸张的像少女,也没有五十岁女人的苍老,眼角有几道细细的纹路,应该很爱笑。

    身高一米六左右,踩着粗跟的皮鞋,手里挎的包包目测不超过三百块钱,一身深米色的套裙,身材挺圆润。

    卢卡斯的父亲个头挺高,身上穿了件八成新的西装,熨烫的很整洁,应该不怎么常买衣服,是个节俭的人呢。

    皮鞋不算新,也不是大牌子,擦拭的很干净。

    两人都很利落慈祥。

    看完两位长辈的打扮和面容,叶知秋心里暖融融的,柔声喊,“伯父,伯母,你们好。”

    卢卡斯憨憨的移开椅子让爸妈上座,“爸妈,知秋有点害羞,你们理解下。”

    王妈妈只大致看了看叶知秋的脸盘和身材,又看她的举止,心里便打了个满分,不错,这姑娘真心不错的,长的漂亮,身材也高,皮肤好!

    “小秋真漂亮,眼光肯定很高吧?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看上我们家垚垚了呢?”

    瑶瑶?

    叶知秋被王妈妈对卢卡斯的昵称给雷的外焦里嫩,震撼后才反应过来,卢卡斯这货的本名字叫王垚垚……

    卢卡斯的脸比鹅肝色号还深,“妈,我跟你说多少回了,不要叫我名字!”

    王妈妈上去就打他后背,“名字怎么了?要不是你这名字,说不定早就去阎王那里报道了?还嫌弃?”

    叶知秋:“……”

    完全看不出来,卢卡斯的母亲大人这么彪悍。

    然后她又笑吟吟的拉着叶知秋嘘寒问暖,“小秋啊,伯母第一眼看到你喜欢!我们垚垚有福气啊,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哦对了,这是伯母给你的见面礼。”

    王妈妈从包里拿出一个鲜红色写着“囍”字的信封,硬塞给了叶知秋,“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什么,这个你拿着,想要什么自己去买。”

    厚厚的信封在手心里,叶知秋的眼眶湿了,这是长这么大,第一次有长辈给她塞红包,“谢谢伯母。”

    收下钱,是她认可了自己儿媳妇的身份,这个时候不能拿乔,会给长辈造成心理压力。

    王爸爸也乐呵呵的,“小秋,病好了吗?看脸色还不是很利索,眼圈有点红,回头我给你炖点鸡汤。”

    “谢谢伯父,我好多了。”

    王妈妈又拉着她道,“小秋,现在住哪儿呀?一个人住还是合租?”

    叶知秋一一回答。

    “那怎么好啊!女孩子出门在外,最好不要独居,找个室友合租有个照应呢,要不……小秋你跟垚垚一起住吧?你别误会啊小秋,伯母不是让你们未婚同居,伯母怕你照顾不好自己,你看看这手腕细的,吃的没个准点吧?你跟垚垚住,我去给你们做饭,早上得吃营养点,晚饭也都是凑合的吧?这样不行,看看你脸色,蜡黄蜡黄的,少吃外卖,外卖不卫生,油腻,垚垚他爸可会做鸡鸭鱼肉了,你爱吃什么,周末来家里,我们给你做!”

    脸色蜡黄?她发烧有那么严重吗?还是她自己没在意呢?

    “伯母,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习惯了。”

    “什么习惯了?伯母跟你说,所有说自己习惯一个人的女孩子,都是身边没人照顾被逼的,以前你一个人苦惯了,往后伯母可不许!你是垚垚的媳妇儿,我和你伯父一定要照顾你的!你们年轻人功奋斗事业最大的问题就是熬夜,熬夜还不好好滋补,身体能受得了吗?透支健康换金钱不合算你说是不是?我和她爸懂点药膳滋补,看你瘦的,多叫人心疼?伯母看着都难受。”

    以前苦惯了,所以也从没觉得多辛苦多委屈,至于瘦……叶知秋的体质就是这样,一直都瘦瘦扁扁的,但从来没听谁说过,她瘦的叫人心疼。

    这些……都是父母关心孩子的话吗?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王爸爸紧接着说,“小秋,你伯母说的没错,年轻人啊,过日子就是太凑合了,什么保温杯里泡枸杞,那能养生吗?枸杞要喝粥慢慢炖才能熬出营养,以后周末来家里吃饭,或者平时我们做了给你们送去,家里今年灌了点腊肠,都是纯手工的,没有任何添加剂,等晾好了就给你们带点,平时切切就可以吃了,省事儿。”

    叶知秋这个人呢,平时嘴巴挺毒,挺会怼人,可面对热情温暖的长辈,她竟然无法回应。

    “伯母……伯父……”

    卢卡斯听的头大,说多少次了,见到知秋不要那么话痨,结果好么,变本加厉!

    “行了妈!这些以后再说!咱们先吃饭,我饿了。”

    王妈妈瞪他,“你就知道吃,也不问问小秋喜欢吃什么,”训完儿子,王妈妈温柔道,“听说年轻人都喜欢吃西餐,我和他爸做的主,你看喜欢吗?”

    叶知秋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感动,“喜欢,很喜欢!”

    喜欢,她从没像现在这样,吃一顿饭能吃出家和万事兴的感觉,她远离父母太久,已经忘记了被视为宝贝的滋味。

    卢卡斯妈妈的唠叨,就像再动听不过的童谣,弥补了她很多很多缺憾。

    王妈妈打开菜单,想点菜来着,发现一个字也不认识,她不好意思的蹭蹭丈夫的腿,“他爸,这上面写的什么?”

    王爸爸老花眼,菜单拿远一点辨识,“都是法语,我也不认识。”

    叶知秋见他们太可爱,忽地笑了,“伯母,你把菜单反过来,有中文。”

    王爸爸赶紧翻过去,“呵呵呵,我就说,在中国开餐厅,不写中国字怎么行?这个……”

    他看了一页,发现菜名又长又拗口,简直不知道怎么叫,“黄油波士顿龙虾配龙虾汁……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龙虾和龙虾汁一起吃了。”

    “哈哈!”

    吃过很多次法餐,叶知秋第一次见有人把菜说的这么好玩儿。

    听到叶知秋笑,王爸爸也跟着乐,“呵呵,小秋喜欢吗?喜欢咱们就让龙虾一家子都来。”

    “好啊,吃!”

    “香煎牛蛙腿佐特质欧芹酱……牛蛙腿?牛蛙拢共才多大个儿,这腿上的肉还有吗?塞牙缝儿够不够?”王妈妈也跟着评价。

    卢卡斯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老爹老娘,你们要不要这么会演?

    叶知秋看他们一来一去的吐槽菜品,看的身心愉悦,真好啊,这样幸福美满的两口子。

    “扇贝要的要的,脆皮乳猪腿,给小秋点个哈密瓜菠萝汁,她还没好呢,咱们不喝酒……嗯,塔斯马尼亚黑金鲍来一份……”

    叶知秋忙摆手,“我不喜欢吃这个,可以换成红酒炖牛肉吗?”

    塔斯马尼亚黑金鲍一份2600人民币,太贵了,两个长辈得多心疼。

    王妈妈心想着,儿媳妇真懂事,持家过日子最好了,喜欢,喜欢!

    王爸爸跟儿子对视一眼,又加了个菜,四个人最后点了一桌子的餐品饮料。

    王妈妈实力话痨,从开始吃到甜品上桌,几乎没怎么停顿,中途跟王爸爸斗了几次嘴。

    叶知秋就着满满的温馨,一口一口品尝晚餐,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不远处白若夕和欧阳胜宇的甜言蜜语。

    卢卡斯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叶知秋身上,一开始尴尬的想原地爆炸,但发现叶知秋很喜欢他父母相处的方式,也就积极的加入了战场。

    一顿饭下来,叶知秋已经对卢卡斯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了如指掌。

    真是个庞大的家族啊!

    吃完饭,卢卡斯和叶知秋送二老上车。

    华灯已经照亮了城市,叶知秋的手被卢卡斯紧紧握着,生怕她要飞走似的。

    “都见过你爸妈了,还不放心?”

    叶知秋用力吸了几下鼻子,“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卢卡斯听到她的鼻音,还以为媳妇儿哭了,吓得又是一阵心慌,“怎么哭了?别哭啊,别哭,是不是我妈说话太啰嗦?其实我妈就是嘴巴爱说,她是喜欢你才会管不住嘴,我爸妈真……”

    叶知秋捏住鼻子,“我流鼻涕了,有纸吗?”

    “有……有!”

    流鼻涕?不是哭就好,那就好。

    卢卡斯翻遍了自己的口袋,但是作为大男人,出门带纸巾的习惯貌似还没养成,他只摸到了钱包,“媳妇儿你等会。”

    卢卡斯环顾路上经过的人,前面有几个女孩在玩儿自拍。

    叶知秋看着他跟其中一个女孩寒暄,那女孩掏出一包纸巾给他,卢卡斯拿了张钞票给她,两人摆手再见。

    “媳妇儿,给。”卢卡斯抽出一张纸,展开。

    叶知秋擤好鼻涕,“多少钱买的?”

    看样子,面值至少也是二十,或者一百。

    “钱不重要,那女孩想加我微信,可是我有媳妇儿的人,怎么能随便加陌生人的微信,我果断的拒绝了,用钱解决了安全隐患。”

    “败家,加微信怎么了?这点定力都没有?”

    “有!主要是我怕人家姑娘没有,还是不要给她希望了。”

    叶知秋扁嘴笑他,“走,回家!”

    “好,回家,回……哪个家?”媳妇儿的暗示他有点不懂,难道……莫非……嗯?

    “你家,”叶知秋下巴努了努前面,“你爸妈不是怕我一个人住不安全吗?”

    ——

    卢卡斯:感谢爸妈养育之恩,助攻之恩,给我取了个好名字!感谢父老乡亲,我有媳妇儿了!!

    孟西洲:呵呵。

    晚晚:恭喜恭喜!!撒花,快去领证,生娃!!

    程墨安:离开老婆的第一天,想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