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02章 感觉快要被姐夫给虐死了

第702章 感觉快要被姐夫给虐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扑通!

    被洪盛的两个保镖摔向别墅主卧的kingsize席梦思,白若夕彻底晃了!

    她的外套被野蛮拨开,丢在地上,身上的白色礼服松垮下滑,遮不住身前,她捂住胸口,想捞被子保护自己,可是床上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张厚厚的乳胶垫子!

    洪盛点燃雪茄,扯开领带,“白若夕,你胆子够肥,连我都敢利用,你知不知道,上次我帮了你,差点被程墨安弄死!我给他的新电影排片89%才熄灭他的怒火!”

    什么?

    程墨安居然知道了?

    “我……我没有利用洪总的意思,你误会了,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我想要的是双赢。”

    洪盛摆了摆手,两个健硕的男人手里拿着绳子进来,“老板。”

    “绑起来!”

    白若夕面如死灰,蜷缩双腿苦苦哀求,“求求你放了我,你要多少钱,我给你,我给你!”

    “小贱人,钱?我缺你那点儿破钱!老子缺的是你,白若夕,你知道那天在饭店,我想干什么吗?

    老子特么的就想艹你!我特么就想让你在我肚皮底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看不起我,我知道,嫌弃我脏?你以为你多干净?!”

    白若夕想起来那天后他丢掉的包,衣服,所有被洪盛碰过的地方她都想丢掉,包括那天她洗澡洗了几个小时。

    不……不要!

    “求求你放过我,洪总,我再也不会了,再也不敢了,你放了我吧,放了我!求你了洪总,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不要!”

    “放你?”

    洪盛已经将肥硕身体展露,松弛的肚腩高出水桶大小,白花花都是肥肉。

    他喝过酒,身上粘稠的汗液散发出难闻的腥臭味,一张嘴露出两排黄牙。

    白若夕瑟缩的往后退,退到墙边退无可退,她恐惧的摇头,嘴巴发出嘶吼,“不!!”

    不……

    “喊啊,喊破喉咙不会有人救你!”

    洪盛扭住她的手腕,强迫她顺从……

    “啊!!!”

    白若夕绝望的闭上眼睛,那一刻她想死,却连死都不能。

    她被捆绑了四肢,分别固定在四个方位,完全展开了身体,任由洪盛欺凌。

    白若夕闭上眼睛,泪水打湿了她的脸,流进的耳朵。

    剧烈的刺痛,滚烫的血液,撞击和冷笑,她像是被从中间撕裂开。

    ……

    她死了吗?

    呵呵,应该是死了吧?

    周而复始的折磨,白若夕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也没有力气思考,连呼吸都带着身上的痛。

    痛?她居然没死?

    哗!

    一巴掌甩她脸上,她茫然的睁开眼,迎接她的是一团香烟的雾气。

    她被呛的咳嗽,扯的身上越发刺痛难忍。

    她想,就这么死了也好。

    白若夕,想不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觉得自己干净吗?

    洪盛身上裹着浴巾,遮不住肥硕的肚腩。

    他打开的投影仪,洁白墙壁上正在回放昨晚的羞辱。

    白若夕眼睛里的火焰燃烧,“你混蛋!!”

    “小贱人,对付你,就得这么做,你心眼儿多,我得留一手,看到了吧,你敢报警,我就让全世界看你浪荡的模样!”

    “利用我?呵呵,白若夕,你真以为自己是白莲花儿只能看看不能吃?下次老子想吃 了,你特么还得敞开腿欢迎!”

    ……

    太痛,她双脚在颤抖,连站立都困难,两条腿使不上力气。

    强行支撑着擦拭掉血斑,白若夕裹上昨晚的外套,里面的衣服全都碎了,洁白的长裙稀烂,污血涂染后,有刺激的糜烂气味。

    白若夕拉紧了领子,盖住深深的紫色伤痕。

    颤颤巍巍的扶着墙离开。

    ……

    “若夕,你去哪儿了啊?怎么晚上没回来?”

    白芳玲想去拉她,发现女儿脸上和嘴角有伤痕,她大惊失色,“若夕,你这是……”

    白若夕像个幽魂一样,两眼空荡荡的,“我上楼休息,别叫我。”

    “若夕,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外公说聂沣他昨晚介绍……”

    嘭!

    二楼卧室的门反锁。

    白若夕躺在浴池里,没有洗干净的血融入温水。

    她这才看清楚自己的身体。

    所有能看到的地方,没有一片完整的肌肤。

    洪盛那个人渣,用皮鞭抽了她,还用难以启齿的方式羞辱她。

    她手里握着刷子,疯狂洗刷身体,想要抹除所有耻辱的痕迹,血迹斑斑,洁白的肌肤被血丝渗透,她没知觉一样更加用力的冲刷!

    渐渐地,白若夕的耻辱成为恨意。

    她恨程思安没有接她的电话,如果他出现,洪盛不会有机会带走她!

    她恨孟西洲没有听她说完,她恨他们!

    洪盛……你们都该死!全都该死!

    程思安,你最该死!

    你知道聂沣有女朋友,还让我自寻难堪!

    总有一天,她要他们付出代价!

    白若夕疲惫的丢掉沾染了血迹的刷子,闭上呼吸,把自己沉入浴缸……

    ……

    程墨安的私人飞机顺利在纽约降落。

    万幸,路上没有突发意外,欧阳敬亭睡了大半时间,醒来便看到了久违的纽约天空。

    他感慨的摸摸neil圆乎乎小脸儿,“好孩子,太外公现在就像在做梦。”

    neil有时差,两眼朦胧着,“太外公,我也像在做梦,刚才我在梦里还跟爷爷奶奶看电视呢。”

    陆轻晚捂脸,偷偷扯程墨安的西装下摆,低声笑,“墨安,爸妈真是可怜啊,他们才从西雅图飞滨城,咱们就飞来了纽约。”

    程墨安刮她的小鼻梁,“你呀,得了便宜就卖乖。不过这次爸妈和爷爷会理解咱们。”

    陆轻晚下飞机就给程妈妈发短信报平安。

    程思安安排的专车和医疗团队等候在机场,美国几个神经外科的专家和华夏医院的专家相遇,热络的打招呼。

    程墨安主动伸手,跟美国的外科专家交谈,他流畅的英文发音真诚悦耳。

    陆亦琛碰了下亲姐的手臂,“姐,姐夫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好歹也是国外生活了四年多,感觉自己英语白学了。”

    陆轻晚更纳闷,“我在美国六年,好像也白学了,好多单词不懂,医学术语吗?”

    随行的中国医生笑呵呵的捧场,“程总下功夫过做功课啊,说的都是神经外科的高级专用词汇,你们当然不懂。”

    陆轻晚蹦跶几步,在后面欣赏她帅上天的男人,“小琛,我老公厉不厉害?!崇拜吗?“

    小琛感觉自己又被虐了,“姐,你当心智商退化。”

    冯伯臣顺顺胡须,由衷的感慨,“墨安这小子,实在得人心,招人喜欢。”

    结果欧阳敬亭不乐意了,手一排轮椅,“什么这小子那小子,墨安!我提醒过你一次,别再让我说第三遍。”

    冯伯臣被他训的撇嘴,冲陆轻晚姐弟俩诉苦,“看看,看看,你们外公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以前他张口闭口都是墨安那小子!现在好了,不许我喊。”

    以前背地里总说程墨安坏话的人也不知道是谁,现在倒好,万贯家财给了人家,最心疼的爱孙女给了人家,坐人家的飞机比谁都开心,一路上也不知道是谁,跟某个小子谈天说地兴致高的能上天摘星星。

    哎,人哪,果然越老越口是心非。

    陆亦琛深以为同情,“冯爷爷,我外公最擅长的就是双标,你习惯就好。”

    双标名人欧阳敬亭对此不在乎,“墨安,我身体好得很,别跟他们说那么多,听医生的话早就吓死了!”

    程墨安最后跟为首的中年美国医生说了句什么,转身逆风走回,他从陆亦琛手里接过轮椅的推手,“我跟医生说,你恢复的很好,不需要吃药,也不需要治疗,让他们哪儿来的回哪儿。”

    陆亦琛:“……!!!!!”

    姐夫你有吗??认真的吗?医生走了外公怎么办??他就是嘴上逞能而已,身体什么样他心里有数啊!

    陆轻晚则帮着挤兑,“外公,我觉得也是啊!您修复能力跟变形金刚一样的,等下咱们去好莱坞面试,说不定给你个超级英雄的角色。”

    程墨安推着老爷子走去停车那边,风清爽有点凉,把头脑吹的更加清醒,“不给也无妨,我投资一部让外公主演。”

    咳咳咳!

    这摆明就是挤兑了好吗?

    欧阳老爷子咳嗽,“我……恢复的也没那么好,医生来一趟挺辛苦的,总不好让他们白来一趟。”

    陆轻晚在后面偷笑,还是老狐狸能镇得住外公!

    “姐,你们先去外公的城堡,我有点小事去一趟市区,晚上跟你们汇合。”

    陆亦琛下飞机后接到了公司有个合伙人的电话,对方正好在纽约跟一家上市公司谈合作,遇到个难啃的骨头,他需要助攻。

    “这么急?明天再去不行吗?坐一路飞机不累?”

    “我年轻!有活力,不像某些人三十好几的人了,体力不支!”他意有所指的拿眼睛瞟程墨安

    让你说我是孩子!让你说!!

    程墨安莞尔,“到底是小孩,到哪儿都喜欢折腾,晚晚,由他去。”

    陆亦琛:“……”

    我勒个……啊啊啊!

    他把死沉死沉的女士大包丢给陆轻晚,努力反击,“姐,你嫁给乞丐了吗?出门背的什么破包,三十块钱买的吧!不是给你钱让你买买买了吗?难道拿去贴补家用了?”

    程墨安接过陆轻晚的包,跨在肩上,“小琛给你钱买包?”

    “……算吧。”她给小琛,小琛不肯要。

    “小琛,下次不要给钱,直接送包,逛街太累了,你姐身娇肉贵的,这种体力活你代劳就好。”

    陆亦琛的嘴巴都快要扯到耳垂,“我……走了!!”

    “等下!”

    陆轻晚想到张绍刚交代的礼物,从包里扒拉出来粉色礼盒,“顺便去一趟哥伦比亚大学,艺术系大一a班,张淼。替我把礼物给她,祝她新年快乐,张导的女儿,你认识认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