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01章 什么关系啊这个?太混乱了吧?

第701章 什么关系啊这个?太混乱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程思安看到这一幕,烟在嘴角,用力抽了口。

    他大步走进大厅,单臂抱住孟西洲的臂膀,“抱歉,我兄弟喝多了,你们继续,我带他走。”

    什么?

    孟西洲是程思安的兄弟!

    这……这什么关系啊这个?太混乱了吧?

    思安!

    白若夕刚才没看到程思安在场,她的注意力都在聂沣那里,完全忽略了周遭。

    此刻,她心里一阵阵的翻滚!

    思安怎么会来?

    他看到她了吗?会作何感想?

    会以为她是为了钓聂沣吗?

    “思……”

    白若夕喊出一个字,程思安却没有看到他,而是拽着孟西洲离开宴会大厅,两道高大的身躯很快走入了外面天寒地冻的星空下。

    白若夕的指节,再度煞白。

    今晚她的到来,就像一个笑话,彻头彻尾的笑话,开始多风光,现在就多狼狈。

    她甚至没有跟聂沣说话的机会,就彻底的出了局。

    “白若夕脸皮真厚啊,明明不是聂沣的女朋友,还跟女主人似的,打扮的花枝招展!”

    “打扮的再风情,还不是输给了素颜的正牌?而且我看呀,那位刘大夫才适合当聂沣的夫人呢,五官真是精致,绝对没整过容。”

    “气场强大,在聂沣面前像个小女人,聂沣被她迷倒也不奇怪。”

    “白若夕还有脸待着呢?换做我早就无地自容的滚蛋了。”

    这厢,白若夕的脸色铁黑,愤怒的狂潮已经不可收拾的彻底席卷她,她胸口起伏,两排牙齿彻彻底底的咬紧。

    “白小姐,原来你也在这里?”

    耳边一股浓浊的酒气,白若夕抽出愤怒的目光,看到了已经站在自己身边的洪盛。

    他肥大的手握着香槟杯,肚腩将西装撑开,勉强扣了最上面的一粒扣子,圆滚滚的像水桶。

    自上次跟他谈合作之后,两人没有再碰面,白若夕更从不会主动跟他联系。

    此番再见,洪盛的体型更圆润,体重大概增加了十五公斤,没想到那么胖了还有上升空间,呵呵,每天吃猪饲料吗?

    “你好洪总,刚才怎么没看到您?不然我一定先过去打声招呼的。”

    洪盛嘴角阴鸷一笑,没看到吗?

    “白小姐到哪儿都众星拱月,看不到我也正常,你最近越来越漂亮,腰细了一圈儿。”

    他眼睛不加掩饰的逡巡她的腰肢,“白小姐,上次我帮你安排的排片,你还满意吗?”

    白若夕心底微微一震,他竟然提那个?

    “洪总办事,我怎么不放心呢?多谢洪总安排。”

    她没有绊倒陆轻晚,《倾听》的票房反超了《如歌》,她白找了洪盛,白白欠下了一份人情。

    洪盛的手,趁机搁她胯部,“若夕,咱们换个地方聊,我有个好项目很适合你。”

    白若夕想要挣开,“洪总,这样不好吧?我还有朋友在,要去打声招呼。”

    洪盛的手更加用力,“一会儿再打招呼也不迟,来,带你看看我的新车。”

    白若夕被不安笼罩,脚步迟缓的挪移,同时寻找程思安和孟西洲,不行,她不能上洪盛的车!

    ……

    “西洲!”

    孟西洲挫败的想要捶打自己的头,被程思安扼住了手腕。

    “大哥,我很窝囊,是不是?”孟西洲的手被他虎口锁住,没办法施展下一步的动作,他愈发感觉到自己的无能!

    “西洲,男女之间的感情我懂得不多,但有一点我很清楚,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想要对方获得幸福,首先你要有给她幸福的能力。”

    程思安慢慢放下他的手,他今天受到的打击太大,一时半刻恐怕无法调节,“西洲,刘大夫想要的是一个稳定的家,爱她懂她的丈夫,你是吗?”

    孟西洲张嘴,又闭上,心头的万种思绪在缠绕,“我……还不够好。”

    “想想吧,或许等你足够好,她会回头,那句话怎么说?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孟西洲颓然的搓了把脸,回头看了眼玻璃窗内的刘雨蒙,她扶着聂沣,在偏厅给他处理鼻子,她长发垂肩,黑色的礼服烘托纤瘦身材,美好的像镜花水月。

    孟西洲沉沉闷闷的用鼻息回答,“嗯。”

    她想要的幸福,他努力给,她还能原地等他吗?

    程思安拍了下他的肩膀,“别太难过了,事情还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也许刘大夫绕一圈会发现,最适合的她的人是你。”

    “谢谢大哥,我先回去了。”

    这里,他半步不想停留。

    程思安抱了下他的上臂,“干的好,换做我也会给他一拳,这里我帮你搞定,回去吧。睡一觉,重新来过,没什么大不了。”

    没什么大不了,在程思安心里,只要命还在,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孟西洲却觉得,他的世界都随之坍塌了,“大哥,你摸摸我的心,真的……真的很痛。”

    “该长大了,西洲。”

    上了车,孟西洲看到副驾驶上放着的一套红色礼服,心脏又是一阵戳穿的痛。

    他想让刘雨蒙穿上这套衣服,跟她一起去预定好的餐厅吃饭,想把后备箱和后座的所有好看衣服都给她,只要她喜欢,他可以给她全部。

    费子路说的没错,喜欢一个人,便忍不住想给她最好的东西。

    发动引擎,孟西洲的电话响了。

    白若夕?

    孟西洲没心情跟她废话,选择挂断。

    几秒后,电话又打来,孟西洲恼怒到极点,划开便是粗暴的回击,“白若夕,如果你想嘲笑我,尽情嘲笑!”

    啪!

    他挂断了电话,关机!

    该死的!该死!!

    孟西洲愤懑的狂砸方向盘,红色法拉利疾风骤雨般划破夜色,飞入了不见底的苍茫深处。

    ……

    白若夕手指不安的揪裙子。

    怎么办?孟西洲不接她的电话,关机了。

    她坐上洪盛的车,只怕很多事都不能自己控制。

    趁洪盛接电话的空隙,白若夕拨通了程思安的号码。

    他就在宴会大厅,走过来很快,只要程思安给她解围,她以后一定会感谢他!

    思安,拜托你,求求你,接电话。

    白若夕的手有点颤抖,她播出那串数字,耳边竟然是冰凉机械的提示音: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

    “若夕,我让你看新车,你却打电话,不认真啊。”

    洪盛的手,就这么拿走了她的手机,长按关机键!

    白若夕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表情也近乎扭曲,“洪总,这是干什么?”

    “上车,感受一下它的性能,很棒,你一定喜欢。”

    洪盛的助手打开车门,近乎粗鲁的将她推上去,“白小姐,请!”

    屁股沾到真皮坐垫,“嘭”的关门声响起,白若夕如被放入了滚烫的锅底,忐忑的去摸车把手,但车门被锁死了。

    洪盛肥硕的身体一点点挪近,呼吸和体温通过她的裙子传递,“若夕,这车开起来更爽。”

    伴随引擎的轰鸣,黑色劳斯莱斯没入前方。

    ……

    程思安头大如斗。

    “孟叔叔,你别担心,西洲手机可能没电了,稍后你再联系他。”

    “思安啊,西洲这孩子死心眼儿,你帮我看着他啊!别再像上次那样绝食闹自杀……思安,你还在宴会上吧?赶紧去找找他。”

    孟敖一个朋友正好也在宴会现场,将今晚的见闻告知了他。

    得知刘雨蒙和聂沣的恋情,孟敖的脑门被炸了一个深坑,这算是什么事儿!

    可是他打给儿子时,西洲却是关机。

    无奈,他只好找程思安。

    孟西洲的车已经不见了踪影,程思安掏出车钥匙,“西洲不是当年不懂事的小孩子了,孟叔你别想太多,我去找他。”

    “好……好的思安,有你在我就安心了,思安,西洲是我的命啊,你一定帮我找到他,拜托你了思安!”

    ……

    洪盛的车一路飞奔,直接到了郊外一栋私人别墅。

    白若夕目瞪口呆,傻了眼,“洪总,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洪盛再也不掩饰自己的目的,他蛮横的拖拽白若夕的手臂,“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