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00章 面子尊严,我愿意豁出去!

第700章 面子尊严,我愿意豁出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刘雨蒙有那么一瞬间大脑彻底空白,她左手在孟西洲那里,右手在聂沣那里,自己站在楚河汉界之间,进退维谷!

    孟西洲你疯了吗!你没看到周围的人吗?!

    果不其然的,崔建丰、市委领导、军区领导,全都被不速之客吸引了注意力,停止攀谈,看着三个纠缠的年轻人。

    刘雨蒙挤出嬉笑,“孟西洲,你这祝福的方式有点特别,我心领了,这种时候,不太适合开玩笑吧?”

    祝福?玩笑?

    孟西洲字斟句酌,他在表示自己绝对不是开玩笑,“雨蒙,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你愿不愿跟我走,愿不愿意让我当你的男人?”

    轰隆!

    孟西洲的告白像一阵龙卷风,现场爆炸了!

    彻底的炸开!

    孟西洲,那位就是天虹的二世祖孟西洲?孟敖的独生子,白若夕的哥哥?华夏医院的外科医生,和刘雨蒙是同事。

    据传,刘雨蒙是华夏医院的女医生颜值担当,而孟西洲收获了无数女患者和女医护人员的喜爱,两人几乎是金童玉女的组合。

    莫非是真的?

    二男争一女, 一个是豪门公子,一个是军官后裔,还有同父异母的妹妹搅局,这特么百年难遇啊!

    狗血大战!

    主要是,刘雨蒙不过一介灰姑娘,何以引得两个权贵剑拔弩张!

    宾客们不敢乱插话,有人偷偷拿出手机偷拍,但是很快被保安制止。

    这个场合不允许任何人拍照。

    白若夕的身子为之一振!

    她站在角落,静静的观察聂沣和刘雨蒙,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是孟西洲的过激举动,让她放下了酒杯。

    这个疯子!他冲进去干什么?

    难道是为她抱不平?

    这个念头生根,飞快的疯涨,难道哥哥要替他教训聂沣吗?故意插一脚把局面搅浑?

    白若夕听不到他说的话,只看到孟西洲强势的拽住女人的手腕,想赶走那女人?

    结合孟西洲刚才说的“聂沣是个好男人,你要把握住”,白若夕险些要认为,孟西洲在帮她。

    刘雨蒙挣扎左手,手腕在男人手里的钳制中,生疼,“孟西洲,你干什么?放开。”

    聂沣挡住刘雨蒙,想要掰开孟西洲的手,“孟大夫,开玩笑也要有分寸,请你看清楚场合。”

    孟西洲当他是空气,他握紧女人纤细的手腕,“雨蒙,你知道我的心意,我喜欢你,我跟你说过,我想跟你结婚,你也知道。你说你的男朋友是聂沣,所以我跑来你们的宴会,我知道这么做有点可笑,但是我不想失去你,哪怕被万人耻笑我也认了,面子尊严,我愿意豁出去!我只想挽回你,你跟我走吗?”

    刘雨蒙的眼睛快要被淹没,可她把所有的眼泪都深深地藏起来,不敢露出一星半点的伤怀。

    这个疯子!孟西洲你做事不用脑子的吗?今天晚上你若是跟聂沣闹翻,将来你的事业,你父亲的事业,将要被置于何地?

    你到底还是太冲动,太任性了。

    她怕的就是他冲动妄为,没想到这一幕还是发生了。

    如果她跟他一样,不计代价,不分场合,忘记身后的所有羁绊跟他走,他们能幸福吗?她心里的仇恨无法消弭,仇人在眼前逍遥法外,她能幸福吗?

    她不能,她无法幸福的心安理得,她忘不掉父母承受的羞辱污蔑,她忘不掉父亲不明不白的死亡。

    她不能……不能退让。

    走到这一步,她接近了崔建丰,凭借聂沣的关系,她能一步步靠近真相,她不能因为女儿私情毁掉一切。

    刘雨蒙挣扎,手被他握的太紧,她将手翻转,揉的通红,“我不愿意。”

    四个字。

    像细细的针,一根一根扎了孟西洲的心。

    怕他不肯死心,刘雨蒙继续道,“孟西洲,我们不是一路人,你豪放不羁,你恣意随便,可我想要一个稳定的家。”

    去特么的家,孟西洲我特么喜欢你,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能真的笑,真的开心,真的放松,真的做自己。

    她提着一口气,怕气松开就没有力量拒绝,“你是天虹的大少爷,将来要继承庞大的商业帝国,而我要的是一个知冷知热的爱人,他对我好,珍惜我,没有那么多烂桃花,。”

    我特么只想和你在一起,你若有桃花十里,我想做其中一朵,实在不行,我就砍了十里桃林!

    可是西洲……我不能那么做。

    “孟西洲,你走吧,我爱的人是聂沣,他知道我要什么,能给我安全感,跟他在一起,我才能安安心心的做自己,我们会……在一起,结婚,生子。”

    你走吧!不要再让我看到你,那样我怎么能幸福?我怎么报仇!我不能忘记父母背负的血海深仇,你懂吗?

    你不懂,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懂!

    不要知道我的身份,不要知道我的过去,不要为我报仇,不要因为我铤而走险。

    如今能隐藏我的,只有聂沣,他的家世可以保护我,他的身份可以帮我复仇,你永远……也不要知道。

    我只能连累你,伤害你,让你陷入困境,孟西洲,你知道吗?

    她的话,每一次都是重型炸弹,毫不留情的炸碎了孟西洲的底线。

    孟西洲喉咙干涩,“雨蒙,你……真的这么想?”

    他如此不堪吗?如此不成气候吗?他也能为她做个知冷知热的爱人,也可以扮演好丈夫的角色,为什么不肯给他个机会?

    他不够成熟,不够沉稳,但他可以改变,她想要的安全感,他也能给。

    “是,那才是你,所以,去找适合你的人,我们是很好的工作伙伴,但不适合当生活伴侣,孟西洲,别再孩子气了,行吗?”

    她的手,终于抽出,已经青红一片。

    孩子气?

    孟西洲如被利器割伤了双眸,不敢置信这话出自刘雨蒙之口。

    聂沣把她抱在怀里,从听到她说出结婚生子那一刻,聂沣就想这么做了。

    原来她这么在乎他,他很惊喜,很惊讶。

    “孟先生,这里不欢迎你,请吧。”

    适合的人?如果自己根本就不喜欢,各方面再适合有什么用?

    “雨蒙,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不愿意跟我走?你真的喜欢聂沣?你确定要跟他在一起?”,孟西洲眼目胀痛,许多的情绪不知道怎么释放,闷在喉间,郁结成伤。

    刘雨蒙埋头躲进聂沣的臂弯,“让他走。”

    孟西洲猛然抬头!

    “孟先生,请不要再打扰我女朋友。”

    愤怒终于喷薄,孟西洲攥拳,铁青色的拳头擦起一股冷气,猛地击向聂沣!

    嘭!

    聂沣躲避不及时,被他的拳头打中了侧脸,顿时鼻腔一股热流,鼻血顺着鼻孔滑出来,很快就染红了他的鼻梁和嘴唇。

    “聂沣!”

    刘雨蒙转身去检查他的鼻梁,背对着孟西洲,彻底拒绝的姿势。

    天哪!

    孟西洲打人啊,打的是聂沣,这个家伙疯了吗?!疯了吗?他不知道聂沣什么身份吗?

    几个女客人吓傻了,孟西洲不就被聂沣弄破产吧?

    他还能在医学界混下去吗?

    聂沣堵住鼻子,安抚刘雨蒙,“我没事,不疼。”

    刘雨蒙抽出孟西洲上衣口袋的手帕,替聂沣堵住了鼻子,“你先别说,仰头,一会儿我给你止血。”

    聂沣点头,然后道,“孟先生,这一拳我受了,但爱情勉强不得,希望你明白。”

    孟西洲苦笑,脚步趔趄的后退,近乎讥讽的嘲笑,“你……你们……很好,很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