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97章 被雷劈了一道

第697章 被雷劈了一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累吗?上车歇歇,想不想先吃点东西?”

    聂沣温柔的替她打开车门,撑着车门框,护住她的头顶。

    “不饿,不是要参加宴会吗?我先去换身礼服,穿成这样……不太适合出席晚宴。”

    聂沣看她的衣服,简单的两件套裙子,上身米色,下面是棕色的方格半裙,脚上的鞋子似乎平跟的,打扮的素净脱俗。

    “这样就挺好的,你想换的话,我陪你去。”

    晚安八点开始,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

    “衣服我订好了,在前面的服装店。”

    她原计划下班先去穿的,患者打乱了她的时间。

    “不着急,晚宴推迟半个小时不碍事。”

    ……

    聂沣的私人宴会在他自己的庭院。

    纯欧式的宫廷装修风格,附庸了英伦的优雅,还有英国皇室的精致奢华之色,既不是传统土豪,也不是刻意创新的新潮风格,走进去第一感觉是惬意。

    盛装打扮后的白若夕,拖了一袭曳地长裙,狭细的腰身,高叉开的裙摆随着走路的摆动,若隐若现两条白皙的长腿。

    纯白色的细高跟鞋足足有十公分,托起她的纤瘦婀娜的身段,自下车那一刻,就成了宾客中最引为注目的焦点。

    女宾客们偷偷的议论,“那位就是白若夕啊,真漂亮。”

    “漂浪啊,跟她那个浪骚的娘一个德行,骨子里贱!”

    “你不要这么大的成见啊,人家妈又没勾引你爸,白若夕也没勾引你男人。”

    也有人觉得白若夕挺厉害的,毕竟人家凭着自己的实力走到了女强人的位置,有颜值,有身材,有长袖善舞,娱乐圈生存下来的女人,能不是人精吗?

    “不过她参加聂沣的宴会是什么意思?聂沣他们很熟悉吗?”

    “白若夕的外公是军人啊,跟聂沣的父亲应该有往来,说起来好像是世交呢!”

    “啊,这么说的话,聂沣今天举办的宴会,难道是为了白若夕?看她打扮的像个公主,今晚的王子大概就是聂沣咯!”

    白若夕走到那边的议论声,尤其那句“公主、王子”,实在入耳。

    如此看来,聂沣的确没有交往的对象,至少她有七八成的把握!

    自信的笑容在她的嘴角,身影也越发的高挺,今晚她要当主角!

    “白总!好久不见!”

    搭讪的是滨城上市公司老板陈总,三十多岁,身材有点走样,脸上的赘肉改变了本来的面貌,眼睛褶进松弛的皮肉里,比实际年龄大了十岁!

    白若夕端酒杯示意,“陈总,好久不见,在哪儿发财呢?”

    陈总笑呵呵的看她,目光猥亵,直勾勾的盯她胸口深沟,“当然是有深度的行业,深度,也值得深入啊。”

    他把深度和深入两个字说的恶心又色晴,配合笑出来的牙齿,令人作呕。

    白若夕硬忍着,“呵呵,陈总财大气粗,可见做的行业很好。”

    陈总似乎不过瘾,肥腻的手想要摸她的后腰下方,“粗,非常粗!白总,今晚一个人来的吗?等会儿咱们喝一杯?”

    白若夕抬步,避开了他的咸猪手,“陈总,洪总在前面呢,不去打招呼吗?”

    前面不远,是娱乐圈大佬级别的洪盛。

    白若夕并不想看到这个人,但今天狭路相逢,估计躲不过。

    陈总看到洪盛正跟几个影视圈的投资人聊天,乐呵呵的凑近白若夕,“都是你们圈子里的人,不去打声招呼吗?”

    白若夕抿唇,“我还有朋友来,稍后去。”

    陈总留下一个暗示的眼神,先一步去了前面,隔着一段距离便喊,“洪总,又见面了!幸会!”

    洪盛回头看这边,白若夕趁机扭头,没跟洪盛对视。

    玛德!

    今天晦气!

    聂沣不混娱乐圈,怎么会邀请洪盛那些人?难道聂沣的生意已经伸到了娱乐圈吗?她怎么从未听说?

    还是说娱乐圈发展势头迅猛,洪盛也想分一杯羹?

    不排除这个可能。

    “白总,闻名不如见面,早就听说你在娱乐圈有不凡的影响力,是无数男性都钦佩的女强人,没想到本人这么年轻美貌。”

    搭讪的人是滨城一家珠宝行的老板,四十多岁的年龄,看样子倒是不显老,但他脸上的精明狡猾,无时无刻都在窥探什么,站在他面前很快就会成为透明人。

    白若夕实在不喜欢被人透视。

    “您好方总,我经常光顾您的旗舰店,每一季节的新款都别出心裁,很受上流社会的喜爱。”

    “春季的新款马上出来,白总喜欢什么样的,我亲自给你挑选。”

    “方总您客气。”

    很快,白若夕成了会场的焦点人物,她在众人中间游刃有余的环绕,每个人都被她哄的开怀。

    一旁女人看着既嫉妒又羡慕,恨的咬牙。

    “贱人啊!看她狐媚子的表情,恶心!”

    “别不服气啊,交际花么,我还是很佩服她的。”

    “看架势,今晚的女主人就是她了吧?聂沣没来,她倒是把场面撑起来了呢!”

    “女主人吗?聂沣喜欢这种风格的吗?我记得聂沣挺传统的,为人格外的低调,不会喜欢这么张扬的女人吧?”

    白若夕推杯换盏,她今日的举动,算是被默认了吗?

    ……

    聂沣的私人庭院?

    孟西洲表示嗤之以鼻,跟他老爸文化保护单位一样庞大奢华的别墅相比,简直就是一座土庙!

    走下骚气的红色法拉利跑车,孟西洲整理黑色的意大利手工西装,扶正了上衣口袋折叠完好的手帕。

    又对着镜子看了眼发型,帅气不羁的头发梳笼到脑后,露出男人棱角清晰的面部,孟西洲剑眉长而浓,双眸迥然有神。

    很少穿西装,突然被西装的立体轮廓撑开了肩膀、腰身和四肢,孟西洲自己看镜子都会被帅到。

    让你们看看什么是贵族,什么是超级富二代!

    老子穿上白大褂是闪瞎你们双眼的外科医生,换上西装就是风靡万千少女的超级男星!

    蒙蒙,等我!

    结果,孟西洲昂首挺胸进入会场,竟然没几个人认识他。

    孟西洲几乎不参加刚开的商业酒会,除了上次绯闻露过脸,还没被公众所知。

    这就比较尴尬了。

    咳咳!

    孟西洲从侍者的托盘里捏了一直高脚杯,假装很淡然的问,“前面是什么人?”

    一群人围着,不知道在干什么,似乎中间是个女人。

    侍者看了眼孟西洲,“好像是聂先生的女伴。”

    槽!

    女伴!雨蒙吗!!

    孟西洲拾级而上,分开几个长裙女宾客,几步就走到了水晶灯装饰的喷泉那边,人群中,一席白色长裙的女人盘起长发,露出白皙的后背和修长的腰肢,正背对他的方向跟几个男人聊天。

    看上去享受其中。

    刘雨蒙吗?她从哪儿学来的交际技术?也不看看那些都是什么妖魔鬼怪,疯了吧!

    孟西洲咽不下那口气儿,近乎暴力的拽开挡住自己的男人,上去就喊,“雨……”

    才喊出一个字,他如同被当头劈了一刀。

    看到白若夕侧脸,“蒙”在嘴角死活说不出,他怔怔数秒钟,“怎么是你?”

    和他一样,白若夕也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孟西洲?聂沣的私人宴会他怎么来了?

    他和聂沣有交集?不应该吧?

    孟西洲不管三十七二十,拽住她的手臂就走,也不看那边的人什么表情什么反应。

    “你来干什么?”

    白若夕不爽的甩开他的手,“你弄疼我了。”

    孟西洲:“……”

    靠!

    “你跟聂沣什么关系?”孟西洲环顾四周,不见聂沣,也不见刘雨蒙,明明是寒冷的冬夜,他内心却一阵燥火。

    白若夕被拉出门外,没有了暖气,身上冰冷,连呼吸都带着白雾,“你以什么身份问我?你跟聂沣又是什么关系?”

    孟西洲冷笑,“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通过你外公的关系弄到了邀请卡吧?再让我猜猜,把自己打扮的这么妖娆,想泡聂沣?”

    被他说穿了真实用意,白若夕硬撑着不让自己尴尬,“你似乎没什么立场过问我的私事吧,哥。”

    这声哥,实在让孟西洲反胃!

    “挺好的,加油。”

    在白若夕准备跟他针尖对麦芒时,孟西洲的态度180度旋转,他笑容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语气是笑的,不是讽刺。

    白若夕戒备道,“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各取所需,所以你加油。”

    说完,孟西洲拨弄一下她肩膀垂下来的一缕青丝,温柔的帮她别到耳朵后面,呼吸靠近她的耳朵,“白若夕,聂沣是个好男人,把握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