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90章 一个人吃饭好寂寞,你陪我啊

第690章 一个人吃饭好寂寞,你陪我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唔……不,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杀人,杀人对我来说很没意思。”周梦蝶一点点切牛排,顺着肌理,一片片像在修理工艺品,他的手法娴熟高超。

    不了解的人大概会以为他杀了二十年猪。

    但陆轻晚第一反应是:这家伙剥了多少张人皮!

    脊背不寒而栗,这顿饭陆轻晚恐怕要吃出急性肠胃炎。

    “你送我的礼物,是什么毒?新成果对吧,分享下。”陆轻晚深深吸气,让自己淡定,好想下一步的行动方向。

    周梦蝶蹙眉头,无辜的眼神跟少年时代莱昂纳多差不多,清秀的一把可以掐出水儿,但这货说的话实在……太他么的毁形象!

    “那个不算毒药,唔……用我的血兑上药水,你知道的,我的血液有百毒不侵的功效,新婚礼物么,很特别吧?”

    “咳咳咳!”

    陆轻晚猛咳嗽,“送血啊?老娘不稀罕,不如送点肉?”

    陆轻晚把切牛排的刀举高,倒要看看他怎么办!

    “唔……我的小丸子想要肉?那有什么难?”

    谁能想到,周梦蝶真拿刀要割自己手背的肉,他绝对不是做假动作。

    刀子距离他的手背一点点靠近,刀尖划破了他的皮肤,溢出浅红色的液体,他没有知觉般继续深入,要生生把手背挖一个窟窿。

    陆轻晚干呕!

    “等下!”

    周梦蝶的动作暂停,目光依然无辜,“怎么了?你不是想要我的肉吗?我给你。”

    陆轻晚想吐,她不想再看血粼粼的那只手,“够了周梦蝶!你除了恶心我,膈应我,还会什么?”

    “我会想你。”

    周梦蝶放下染了自己血液的刀,紫色的好看深眸脉脉含情。

    陆轻晚头皮发麻,“你个变态!!!!!!”

    周梦蝶更加可怜兮兮,“唔,小丸子,你们女人真是奇怪,不是说想要我的肉吗?我给你啊,你又说我变态,我好绝望。”

    啊!老天爷!绝望的人是她!

    “吃饭!”陆轻晚戳甜品,使劲儿吞咽。

    饭吃完。

    周梦蝶抹了抹嘴角,“下面,第二项活动。”

    “还有?”

    周梦蝶继续理所当然道,“约会好像都不止吃饭吧?但是看电影有点low,我带你玩儿点高端的。”

    陆轻晚下意识去看他的画笔,“……”

    周梦蝶摆手,八爪停止拉琴,离开三十秒回来。

    手里多了个雕刻繁复花纹的首饰盒子,金色的卡扣弹开,里面是一串藏蓝色的心形项链。

    rose同款!!

    周梦蝶移开椅子,“戴上。”

    杰克,画笔,项链,一切元素都指向某个显然的目标!

    周梦蝶要画她!

    不穿衣服的她!

    陆轻晚蹭地踢开椅子,手里的餐巾布抛到桌子角落,“不可能!我不会在你面前脱一件衣服!”

    周梦蝶早有预料般,顾自的把弄画笔,同时餐桌陷入地下,弹上来一个法式沙发,画架和画纸也一起上来,室内的场景不再是蔚蓝色海岸,而是暧昧的女子闺房。

    “你觉得,你有本事不听从?”

    这是要开打了吗?

    陆轻晚卷了卷袖字,露出女人纤细的手腕,“试试吗?”

    陆轻晚和八爪交过手,单打独斗有胜算。

    周梦蝶坐沙发上,长腿交叠,“八爪,帮她松松骨。”

    随着一声令下,八爪无缝衔接的切换模式,高抬腿上去就是一脚!

    “我擦!!开打前给个预告!八爪咱们俩以前出生入死过,好歹也是同道中人,你就不能……”

    陆轻晚边骂边出拳,两条细长腿刷地在半空劈直,鞋后跟正照着八爪的脑门!

    “呵,玩儿狠的!”

    既然这样,陆轻晚也不客气,她翻身就是一记飞腿,和八爪的脚交错,两人都后退了三米。

    陆轻晚握拳,“周梦蝶,你带走我儿子,还想扒光我,脑子进屁了吧!”

    哐当!

    她纤瘦的身子纵越,双手以桌子为支撑,咚咚两下击中了八爪的胸口。

    八爪吃痛,连连后退。

    他不敢相信的瞪眼,“小丸子,你刚才用的什么招数?”

    招数么?

    晚晚看neil笔画了清风拳,那一招貌似叫什么“风行万里”,威力很大呀!

    “下海捉鳖!”

    八爪:“……”

    第二回合,八爪用了全力,陆轻晚抗了八十多招,将八爪踢出了鼻血,她上臂磕到墙壁,擦了一道口子,留了些血。

    周梦蝶摆手,“没意思,每次让你配合我,你都比我出手,你走吧。”

    陆轻晚戒备,身上的肌肉还处在紧绷状态,让她走?

    周梦蝶双手托腮,洁白的男士晚礼服优雅如斯,配上他的脸,视觉冲击非常大,“小丸子,我一个人吃饭好寂寞,下次你还陪我吃好不好?”

    啊啊啊啊!!要死!

    陆轻晚拔腿就走。

    ……

    离开周梦蝶的房子,陆轻晚直奔天澄湖。

    而梦幻城堡的二楼,周梦蝶的眼睛目送她的车消失,

    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取下墙壁上的血样,“boss。”

    周梦蝶看了眼鲜红的血液,“去实验室。”

    八爪擦擦鼻血,心里犯迷糊,小丸子学了新武功,她的拳头比以前更狠了。

    周梦蝶把采集的血样放入玻璃烧杯,兑药水,摇晃几下观察液体的变化,“八爪,颜色好看吗?”

    “好看。”

    周梦蝶勾着嘴唇,欣赏上天赐福珍宝那般,欣赏玫红色的液体,“我们一定会非常……契合。”

    ……

    陆轻晚晚上在外公那边住。

    陪外公聊完天,看他睡熟了,晚晚轻手轻脚的出门。

    欧阳振华和王敏芝他们回来了,三个人都沉着脸,王敏芝的脸呈菜色,头发也没好好打理。

    晚晚低头亲了亲neil的小额头,“宝贝,你回房间等妈妈,晚上妈咪陪你睡。”

    跟妈咪一起睡!好哇!

    “嗯!我去等妈咪!”

    neil都有眼力见儿啊,大人要说话,他在场不方便。

    担心妈咪吃亏,neil把房间门开一道缝儿,偷听。

    欧阳振华看到陆轻晚,平静无力道,“你外公睡了?”

    “睡了。”

    王敏芝看她活得那么舒服,心里长刺,“想拿走清清那一份,也不用这么急,清清只是昏迷,还没怎么样呢!”

    陆轻晚笑的不动唇。

    欧阳胜宇换了鞋,“我去上面看看爷爷。”

    外公好不容易才睡着,他身体难受睡觉很浅,陆轻晚怕他吵醒,“表哥,你明天再去吧,外公浅眠。”

    欧阳胜宇的脚上台阶,又下来,“轻晚,你来一下。”

    一楼的小阳台,外面是花圃。

    冬雪融化,星光洒满了茂盛的冬青树,庭院里还是绿意盎然。

    外公喜欢植物,公馆的院子一年四季都绿莹莹的。

    欧阳胜宇摸出烟盒,打火机,他点燃香烟,抽着。

    陆轻晚没见过他抽烟,应该最近才开始,拿烟的动作跟老烟民程墨安不是一个档次。

    吸了几口提神,他才说话,“清清有今天,是她自作自受,我不怪你。”

    陆轻晚想笑,“表哥以为是我的错?”

    “我不是那个意思,清清还小不懂事,嫉妒的发了疯,才会联手外人想要给你难堪,现在你没事,她倒下了,也算是惩罚。”

    这还像句人话。

    “我替清清跟你道歉,让你受了委屈。”

    欧阳胜宇态度如此诚恳,反叫陆轻晚不得不戒备,“清清情况稳定了吗?”

    “也不算稳定,她脸毁了,身上还插着管子,能不能醒也不确定,就算醒,人生也没希望了,我倒是希望她不要醒过来,不然她肯定会疯。”

    陆轻晚不语。

    “晚晚,你外公时间不多了,清清又这样,咱们应该团结起来。”

    陆轻晚依然不语。

    “欧阳集团在墨安手里,我没什么好顾忌的,我是长子长孙,往后这个家我要承担起来。”

    冠冕堂皇。

    “这是八十八万,你和墨安领证的红包,趁我还拿的出,你收下吧。”

    啧,卖惨都用上了!

    指望她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不用了表哥,你留着给清清看病。”

    一支烟快抽完,铺垫也齐备了,欧阳胜宇摁灭烟蒂,“晚晚,你外公很疼爱你,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

    neil躺在妈咪怀里,睡的香甜。

    陆轻晚回响欧阳胜宇的话,简直想笑!

    太尼玛扯淡了!

    “我喜欢白若夕,想跟她结婚,但是外公不许,你这几天照顾他,替我说几句好话,若夕是个好女人,你们或许误解了。”

    脑袋被门挤了吧!

    白若夕那个渣渣,居然还抢手了哈?!

    neil翻了个身,肥嘟嘟的小手臂攀陆轻晚的胳膊,小考拉似的黏她。

    陆轻晚闻着他身上奶香味,给程墨安发短信。

    “老公,你睡了吗?”

    程墨安在书房看收购案,电子市场萎靡不振,他想趁乱捞一笔。

    “还没有,你躺下了吗?累不累?”

    程墨安放下文件,走到书房落地窗前,月色如水流淌,星辰浩渺。

    “我想带外公去美国,你还记得电影里那个城堡吗?外公早年在美国疗养住的。”

    “咱们一起去过的那里,我记得。打算什么时候去?”

    晚晚小心翼翼的把儿子的脑袋扶正,让他睡的舒服些。

    “你最近有时间吗?”

    嗡嗡。

    “有。”

    ——

    卢卡斯:踏马!!!真正寂寞的是我!!!是我!!!总裁,我再也不敢给老板娘小鞋穿了,能让我回去吗?

    叶知秋:土啊,我的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