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86章 闷骚是闷骚了些

第686章 闷骚是闷骚了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爸,植物人被唤醒的机会挺大的,你先别紧张,退一万步说,这个结果对清清不算太差,她在警局的举动,足够坐牢五年以上,还有涉毒可不是闹着玩的。”

    换个方向看,欧阳振华的心态稍微好了点,“我和你妈陪着她,你先回公司看看,今天的新闻压一压。”

    “我跟公关部门说过,他们在操作。”

    欧阳振华重重拍了下儿子的肩膀,“胜宇,如今咱们家,你要扛起重任了。”

    “爸,放心交给我,我有分寸。”

    ……

    “姐,我见到新闻了,你没事吧?”

    陆亦琛开车杀到了绝世集团,在楼下和晚晚碰头。

    见到姐姐平安无事,陆亦琛放下了心。

    昨晚上他只知道舅舅没回家吃饭,后半夜表哥接了个电话,跟舅妈一起急匆匆出去了,此外陆亦琛没打听。

    他担心外公的身体,整完都在外公身边陪着,手机电脑都没碰,跟外公聊了一会儿天,外公睡着后,他窝在外公卧室的沙发上也睡了。

    早上他公司有紧急会议,他早饭都没吃去了公司。

    要不是公司的公关部下压消息,陆亦琛还没空看新闻,更不知道昨晚发生了那么多事故。

    雪早就停了,环卫工人还在清扫积雪,来往车辆刻意放慢速度,日光倾城洒落,折射到雪上白的刺眼。

    “我没事,清清伤得很重,还在医院昏迷呢,能不能醒不过来得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植物人?”

    “医生这么说的,我没去仔细问,她受伤的样子我看到了,挺惨,面部毁容,身上多处骨折,容貌倒是可以整,脑死亡比较麻烦。”

    陆轻晚完全没有一雪前耻的爽快,欧阳清清的遭遇,她其实挺同情的,那个女人说白了没什么脑子,挺傻,也挺没眼光,只是被嫉妒心冲昏了大脑,一步步把自己作死,保住半条命也算是老天不薄。

    陆亦琛没什么感觉,“姐,这下他们家要消停了,等我拿下光影,欧阳振华父子就什么也不是!姐,你相信我!”

    陆轻晚还像小时候那样捏他的耳朵,“你小子牛,跟表哥打赌口气很大啊,你要独资拍电影啊?有钱吗你?知道拍电影要耗费多少钱吗?无底坑我跟你讲。”

    陆亦琛但笑不语,扯开姐的手,“我都这么大了,你还拧我的耳朵,有损我形象,资金什么的你别担心。”

    他的深度游戏公司,赚的钱足够他挥霍,他才是啃老族,更不会伸手问姐姐要钱。

    “行了吧,你别逞能,喏,这个你拿着,里面的钱不多,整数大概是六百万,我自己的钱。你拿着用,既然是咱们姐弟俩的反击战,算我一份儿。”

    六百万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半辈子都赚不到,可是拍电影的话,这些钱不禁花。

    陆亦琛表示鄙视,“姐,你打发乞丐呢?我不要,你的钱自己留着,买几个喜欢的包,多做几个spa,你们女人的护肤品不是死贵吗?反正我不懂,你就买最贵的好了。”

    陆轻晚被他认真的小模样给逗乐,银行卡刮刮他的脑门,“小琛,你挺会撩妹啊,留着你的招数在生日会上找妹子好了,既然知道女孩子的东西贵,这钱你更要拿着,将来哄女朋友,我的东西你姐夫都准备齐全了。”

    陆亦琛对生日会也没什么期待,“姐,外公……”

    “外公时间或许不多了,多陪他几天。”

    ……

    晚上陆轻晚和程墨安回帝景豪庭,跟程家三位长辈吃晚饭。

    程墨安提前跟家里解释过,昨晚有突发情况才爽了约。

    程妈妈心疼的抱着陆轻晚,“好孩子,都没事了吧?不怕啊,咱们不怕,以后有事要跟妈妈说,不要一个人撑,妈妈永远都支持你,知道吗?”

    陆轻晚已经从事故中缓过劲儿,这会儿一笑又是红艳艳的唇和白糯糯的牙,“妈,你看我好好的呢,墨安陪我,我什么也没做,都是他帮我忙前忙后。”

    程妈妈满意的看了眼坐在沙发上跟老爷子聊天的墨安,“这还差不多,墨安闷骚是闷骚了些,做事有分寸,你尽管交给他。”

    额,闷骚?

    婆婆大人你确定要这么形容自家儿子吗?

    某闷骚男人双手交叠,惬意的放在小腹,后背依靠沙发,俨然大少爷。

    程炳文抚了抚碗盖,滤掉漂浮的茶叶,“今天的股市,跌的不好看吧?”

    “爷爷现在还看大盘?我以为你已经完全退出江湖,不再过问商业动态。”

    程炳文自动忽略他的讽刺,退隐江湖么……几年前他义正言辞说过,过去的一页还是不要翻了,“还不知子孙后代不争气,我一把年纪了还要操心,你要是跟你大哥一样独立,我犯得着找麻烦?”

    程爸爸咳嗽,“爸,朝令夕改,这是病啊。”

    说好的让墨安看着办,才几天就扛不住了,您倒是靠谱点,想一出是一出。

    墨安不为所动,爷爷跳跃的思维模式他习惯了,“爷爷有什么高见?说来听听。”

    老爷子正色,喝茶,姿势摆的像太上皇,“我想过了,目前商业局势不稳定,你要把时间精力放在事业上,看看你大哥,人家事业做得好,主要是心无旁骛,你老婆孩子牵绊,没法静心,为了减轻你的负担,我决定带走neil,照顾孩子的重任,我承担,你不要太感动,谁让我能者多劳呢!”

    程墨安:“……”

    晚晚:“……”

    还能再无耻一点吗?还能再厚脸皮一点吗?

    程爸爸听不下去了,“爸,孩子跟亲生父母一起成长更有益于身心健康发展,晚晚把neil照顾的挺好,你这么大岁数了安享晚年不好吗?”

    “neil不在我身边,我安详什么晚年。”老爷子气呼呼的申辩,“neil是我曾孙子,欧阳敬亭那个老……”东西俩字在他看到陆轻晚在场时一转,改成了“家伙,霸着咱们家孩子不放,他怎么好意思!”

    外公……

    陆轻晚细细想,外公执意把neil留下,是不是预感到自己的生命即将到尽头,想多看看那孩子?

    程墨安没再任由爷爷说下去,“neil在你身边五年,外公一眼没见,按照目前孩子住外婆家的时长来算,neil应该跟外公生活两年,爷爷真想抱重孙,电话给你,打给我大哥,让他赶紧生。”

    老爷子被说委屈了,“你大哥才不像你,少拿你大哥挡子弹。”

    其实心里比谁都着急,哎,他们家老大什么时候能解决个人问题?都三十几的人了,再过几年当爹,还能陪孩子上窜下跳吗?

    “我外公他时间不多了,爷爷不要担心neil不回家,外公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没什么精力陪孩子。”

    不想因为两家长辈对孩子的疼爱引起矛盾,晚晚决定告诉他们实情。

    “晚晚你说什么?你外公他怎么了?”程妈妈还没坐稳就站住了,拉了拉陆轻晚的手,这孩子手怎么那么凉?

    “外公身体一直不好,这些年没断过药,现在恶化了。”

    陆轻晚没过度的描述细节,不然显得她卖惨,她不习惯跟人诉说自己的苦难。

    程炳文这下脸色微妙了,也没了喝茶的心情,“你外公人在家吗?”

    “在家呢,医生每天都去,目前在静养。”

    程爸爸一听儿媳妇娘家重要人物生病,抬腿就去拿外套,“墨安,你怎么不早点说?我和你妈得看看老爷子——老婆,你准备准备,看欧阳公馆。”

    “好!我拿件外套就来。”

    他们这么心急,倒叫陆轻晚不好意思了,“爸妈,外公他晚上睡的早,明天再去吧。”

    程爸爸想来也有道理,外套挂在臂弯,斟酌后决定,“也好,明天去,这么晚了,打扰老人家休息不太好。”

    说完他看儿子,“墨安,你联系美国的专家来一趟,老爷子是神经方面的病,咱们有没有这方面的专家朋友?你人脉广,想个法子!”

    神经外科的医生程墨安认识,他当年在哈佛进修时认识不少医学院的专家教授,这些程爸爸也是知道的。

    “联系了,外公的病例已经发给了美国医学院的专家,有结果他们会第一时间联系我。”

    “那就好,那就好!”点过头,程爸爸又反过来安慰陆轻晚,“晚晚啊,美国的神经外科是世界顶级的,国内的专家给的诊断结果,不一定就是最终答案,不怕哈!咱们家不缺钱,不缺人!万一不行,还有你大哥呢,军区医院的专家技术跟拳头一样硬。”

    他这话的意思是想告诉晚晚,咱们家有钱有权,一定动用最尖端的科技为你外公续命。

    同时也让陆轻晚明白,如果程家都没办法,外公真的只能听天由命。

    陆轻晚揉酸胀的鼻尖,特别想哭,“爸,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真不想哭,呜呜呜,你看,我又要哭了。”

    她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给她一对如此暖心的好公婆。

    呜呜呜!

    程爸爸哪懂得哄小女孩,两手搓裤边,局促道,“别哭啊晚晚,你这孩子,好好的哭什么?”

    他推推妻子的肩膀,“闺女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快哄哄你的小棉袄,回头湿透了。”

    程妈妈心疼的环抱陆轻晚,“都怪你爸,不会说话!你爸就是想跟你说,外公不会有事,来来来,坐下,小脸儿都红了,多漂亮的眼睛,再哭下去明天可就肿了。”

    陆轻晚控制不住情绪,上去抱紧了程妈妈的背,“妈……”

    “妈在呢,在呢,晚上跟妈一起睡,妈陪你。”

    程爸爸:“……”

    就这么把老婆给弄没了?

    程墨安看看亲生父亲:“……”

    你就这么把我老婆弄没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