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85章 墨安可坏了

第685章 墨安可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程墨安心里第一个念头便是晚晚,她和外公团聚的时间还短,许多遗憾没能弥补,要是听到噩耗,不知道能不能接受。

    他头很沉,万般不愿的点了点,“我了解,有没有什么办法缓解?尽量减少老人家的痛苦,国内外有什么专家,你只管说,我一定请到。”

    医生遗憾的摇头,“事到如今,恐怕……”

    他的意思很明确。

    程墨安的金钱可以制造无数神话,但改写生命这件事,任何人都无能为力,和生命比起来,金钱有时候真的微不足道。

    送走医生,晚晚红着眼圈从二楼下来。

    看到程墨安长身玉立等待她,陆轻晚辛苦憋的眼泪彻底爆发,无声的湿了两颊。

    程墨安大步上台阶,抱住了摇摇欲坠的晚晚,将她护在怀里,“别担心,外公没什么大碍,年龄大了,难免有些问题,这段时间咱们常来看她,你想住外公家,就住过来。”

    陆轻晚把脸深深的埋在程墨安的胸口,他柔软的天鹅绒材质西装抚摸她的脸,很暖很温和,也温柔承接着她的眼泪。

    晚晚双手揪扯他的衣襟,指节一节一节的发白,她哭的隐忍克制,呜呜咽咽的不敢惊动佣人,更怕惊动楼上的外公。

    程墨安看她哭泣,心像是被车轮来来回回碾压,车辙深深凹陷,在他心脏上压过。

    他温柔的抱着她,给她鼓励和力量,让她尽情的脆弱。

    好一会儿,陆轻晚红彤彤的鼻子触他的领带,“医生怎么说?你别骗我,告诉我实话。”

    程墨安包裹她的手,她小手儿冰凉,手指头甚至有些僵硬,“后面这段时间,你多陪陪外公,想去的地方我来安排,好吗?”

    他这么说,陆轻晚懂了。

    她鼻子一酸,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都是我不好,我要是早一点……”

    自责的话没说完,程墨安立起长指堵住了她的嘴唇,“我们都无法预知未来,谁也知道明天发生什么,你不是神仙,不要给自己安莫须有的罪名。”

    陆轻晚乖乖的,“嗯。”

    声音很低。

    “等外公能下床了,我安排专机,你和小琛还有neil,陪他出去转转,去环境好点的地方。”

    “可是……小琛还要上班,我也有一堆工作。”

    陆轻晚的项目一大推事情,每天都要处理,剧本,取景,广告商,服装道具摄影……各种拍摄许可证,她不能离开。

    程墨安亲亲她红肿的像大核桃的眼睛,“你聘请职业经理人干什么的?还有,我要是这点作用都没有怎么当你的丈夫?嗯?”

    他的话若春风拂柳,擦拭她心尖上的浅浅伤痕。

    “谢谢你墨安,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程墨安揉揉她的发,“去洗洗脸。”

    说着洗脸,他和陆轻晚一起去洗手间,把她圈在自己的怀抱和盥洗台之间,手臂自她腋下穿过,温热的水流滑过她的手,他的手,他打了洗手液,揉出纯白色泡泡,一圈一圈轻轻搓洗她的手。

    “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陆轻晚看着镜子里他的脸,两张脸隔着不长不短的距离,他的呼吸在她头顶。

    他的脸真好看,一见倾心,永世不忘的那种好看。

    他的手真温柔,一碰上瘾,缠绵缱绻的那种温柔。

    陆轻晚鼻子一酸,差点又哭。

    程墨安长眉拧了拧,手上湿了水,想给她擦脸,发现她又要哭,“冬天不能多哭,脸容易皲裂。”

    她又不是孩子,没那么娇贵。

    “刚才哭,是因为爷爷,现在是因为你。墨安,我认真想了想,我哪儿配得上你?”

    程墨安被她说的惊讶不已,连声苦笑,“老婆这是折煞为夫,是我配不上你,追了你半个地球才抱得美人归。”

    陆轻晚噗嗤笑,“对!是你追的我!”

    程墨安沾水给她洗了脸,白白净净的一张脸,巴掌大,好像这两天又瘦了。

    中午墨安给陈纪年打电话,让他把公司的会议压到下午。

    他在欧阳公馆给晚晚做了丰盛的午饭。

    还做了欧阳敬亭喜欢吃的老豆腐汤。

    “老豆腐汤,看着粗糙,喝着舒服,说起来豆腐汤,有一年冬天……”

    饭菜端上了二楼老爷子的房间,程墨安和陆轻晚也在里面吃饭。

    欧阳敬亭不习惯被人喂食,自己一口一口慢慢的品尝,心里早已把程墨安的厨艺夸了几十遍,这孩子果然好啊,晚晚捡便宜了。

    他们俩吃着饭,认真听外公讲过去的事情。

    “那年冬天滨城真冷,也是这个时节,下了很大的雪,几十年不遇的大雪!家家户户都吃完了存粮,那会儿不像现在方便……我记得当时家里没有米,也没有面,你们太外公冒着大雪出门,大半天才回来,怀里揣着一块……”

    他比划了一下豆腐的形状,只有小包干脆面大,薄薄一块。

    程墨安和陆轻晚认真听着,被他带入了那个寒冷的冬日,陆轻晚呆呆的听着,一低头眼泪啪嗒倒进了饭碗,她赶紧抽纸巾擦。

    程墨安给她夹菜,挡住她擦泪的动作。

    “一家五个人,两个大人,三个半大不大的孩子,指着一块豆腐怎么办?你太外婆就把豆腐切成小块,加些盐,又剁了白菜叶子,煮了一大锅,一家人围坐,热腾腾的吃,我小时候也吃过苦的。”

    他吃了一小口豆腐,回味道,“那个味道,真好,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陆轻晚撇嘴表示不信,“外公,你生在书香世界,接受过最好的教育,还出国留学,你要是说自己苦,别人还要不要活啦?”

    “你这个丫头,就喜欢拆台!”

    陆轻晚吐吐舌头。

    老爷子的故事说完,抹了抹嘴角,饭也吃饱了,“你们都忙,别陪着我了,尤其墨安,你小子可不能忘了答应我的百分之三十。”

    程墨安微笑着,“这个不好保证,你得监督我。”

    老爷子气的笑,“我相信你有那个本事,没那个本事,也想法子长出来!”

    晚晚跟着起哄,“外公,墨安可坏了,你要随时准备给我出气!你看你看,我夹的肉被他抢走了!”

    “你少吃点肉,再吃就胖成包子了,墨安,你太瘦,多吃点。”

    程墨安含笑应下,“谢谢外公。”

    晚晚:“……”

    ……

    陆轻晚去了趟医院。

    欧阳清清被推出抢救室,整整十二个小时的抢救,算是抱住了一口气。

    她被推出来时,脸上包裹了一层层白纱布,只能看到闭合的眼睛和嘴巴,鼻子上罩着氧气罩,身上大大小小的管子十几根。

    除了医疗器材上的心跳脉搏显示器表示她还活着,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迹象。

    王敏芝哭了一晚上,这会儿脸上浮肿了一圈儿,靠美容液羊胎素保持的容貌,基本坍塌,一夜老了十几岁,更加符合她的真实年龄。

    欧阳振华抹了把憔悴的脸,“怎么……好端端的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

    他怒气带疼惜,作为父亲,看到亲生女儿人不人鬼不鬼,生死不明,他心里淤堵的太难受。

    欧阳胜宇拍拍父亲的肩膀,他是家中的长子,父母都被打击的快要直不起腰,他必须抗下重任,“留住命总比留不住好,不幸中的万幸。”

    主治医生把病例给欧阳振华,“情况不容乐观,现在全靠一口气吊着,但她的大脑已经丧失了意识,能不能醒过来,什么时候醒过来,得看她的求生欲望。”

    “这……这是说,她成了植物人?”欧阳振华惊慌的后退半步,浑浊的目光一瞬不瞬!

    “也可以这么说,但是随着治疗技术的发展,这几年植物人被唤醒的病例挺多,所以暂时不要太悲观。”

    王敏芝心痛的当场再度泣不成声。

    眼前的情景,陆轻晚不想参合,听到欧阳清清最后的诊断结果,她离开了医院。

    植物人苏醒的几率很小,但有一线希望在,多少是个盼头,希望舅舅以此为戒,不要再作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