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73章 用嘴巴当酒杯怎么样?

第673章 用嘴巴当酒杯怎么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之所以有印象,是因为晚晚又一次说漏嘴,提起剧组有个很可爱的女孩,以为她是蕾丝,还跟她说喜欢她。

    据晚晚描述,绍雨晗是个勤奋踏实的女孩子,出身不好,也不是演员出身,格外努力,也格外有天分。

    这样的女孩子,大多比较容易掏心掏肺,不似豪门大户的千金,早已在浮华尘世经过了各种试炼,不在于也不关系渣男不渣男的,最后总会选择旗鼓相当的男人结婚。

    绍雨晗不同,她若是动情,一定会全身心投入。

    程墨安至今记得费子路吹牛说过,大学时候,他招惹了一个靠奖学金和打工度日的女孩子,女孩恬静内敛,长的清秀可爱,费子路为了追她,每天去女孩打工的餐厅吃饭,故意穿的风骚惹眼,还盯着看她,大张旗鼓给她送花,包下餐厅请女孩吃饭。

    他用一个月攻破了女孩的防线。

    女孩以为费子路对她是真心喜欢,跟他发生了关系。

    但不到一周,费子路就厌倦了,说那女孩太无趣,什么都不懂,带她吃高档西餐,她居然不知道换个漂亮的礼服。

    转身他就勾搭上了校长的女儿,还靠着女朋友的关系顺利抹去了挂科记录。

    费子路每每都以此为傲,颇为得意。

    再看绍雨晗,程墨安沉吟。

    她是晚晚的朋友,并且深得晚晚的青睐,还为她争取了新电影的角色。

    若是被费子路染指,女孩的前途岂不是要断送?

    关掉监控录像,程墨安给费子路发了个消息,“问过了。”

    不到三秒钟,费子路的电话来了,“怎么样?怎么样?看到了吗?那女孩身材真不错,尤其胸部……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大概有e!”

    程墨安:“……”

    果然……死性不改。

    “天宫监控故障,视频丢失,你跟那个女孩没缘分,换一个吧。”

    “坏了!天宫可是滨城最好的会所,监控怎么那么菜鸟?你问清楚了吗?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左右,这个时间的有吗?”

    “没有,晚上的视频全部丢失,命中注定你跟她没缘分,别想了,赶紧回京都。”

    费子路嗷嗷叫,“等会儿等会儿,老程你别啊,我说真的,茶饭不思啊我,你想想别的法子,我就见她一面,也许是我喝大了荷尔蒙失控,或许看到本人我就死心了呢!”

    死心?

    费子路看上的女人,至今还没有不上手的。

    “没有别的法子,天公不作美。”

    “靠啊!那……沉梦呢?你把她约出来,我最近有点孤单寂寞,你让她陪我。”

    “你知道她家的地址,自己去。”

    电话断了,费子路呲牙跺脚,“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怎么偏偏就没有?”

    沉梦么?

    他还真想去看看呢。

    反正他的别墅跟沉梦不远,美女到底是养眼的,反正老程不要她,留着便宜那些投资商不合算,不如肥水流自家的田地。

    ……

    沉梦躺在豪华的浴室。

    她私人别墅的浴室有六七十平方大,偌大的按摩浴缸,水晶置物架摆满了瓶瓶罐罐,无层高的架子没有半点空闲。

    洁白的浴室尽头有个化妆台,同样摆放了瓶瓶罐罐,一旁专门放了储存面膜、精华液和奢侈护肤品的冰箱,反方向有个桑拿室,洗完澡便可以在家里蒸桑拿。

    为了留住美貌和身材,女艺人在身上花掉的钱,大概一年就够买一套小公寓。

    沉梦结束连续几天的外景拍摄,明天有个广告海报,所以在紧急护肤,补充胶原蛋白。

    她赤身躺在浴缸里,蒸腾的热气弥漫她的身材,水面露出女人姣好性感的锁骨,脸上的蚕丝蛋白面膜被烟雾熏的湿漉漉的。

    “沉梦,你一如既往的会享受!”

    突然听到男人的声音,沉梦惊愕的瞪大眼睛,下意识去拽浴袍,待看到横空出现的人是费子路,沉梦的脸色稍微缓和,但并不好看。

    “费少,闯入女人的浴室不太好吧?”

    费子路拽过来梳妆台的椅子,坐浴缸旁边,欣赏沉梦沐浴,“闯入?我没有啊,为了你助理,她非常乐意的跟我说你在楼上洗澡。我琢磨着,她特意给我说你在洗澡,不就是希望我来欣赏吗?”

    沉梦面膜下面的嘴角勾了勾,用浴巾覆盖身材,但浴巾很快就湿透了,她身材的轮廓更加魅惑,“你恐怕不止来看我洗澡的吧?”

    沉梦悄然咬牙,可恶,费子路这个家伙又来干什么!

    “当然……不是,我还想干点别的呢,你同意吗?比如,男女之间的出入运动,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做?”

    费子路的荤段子信口就来,一般女孩听完肯定面红耳赤。

    但沉梦不会,她在娱乐圈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有些导演在餐桌上公然撩骚女演员,嘴巴里的话尺度更大,更难听直白,有些甚至说出器官,女演员则娇嗔赔笑,顺着导演的喜好无限量配合。

    每每那个时候,沉梦就庆幸,也更加想要一个强大的后台。

    她不想沦为公交车,更不想当一只人前风光人后肮脏的鸡。

    “费少说笑了,你的床我怎么敢上?外面那些嫩模要踩死我。”

    脸上倏地一凉,面膜被费子路撕掉,旋即便是放大数倍的男人面容,呼吸喷洒她的脸,沉梦下意识屏息一秒钟。

    费子路丢掉面膜,单手撑浴室边缘,逼近沉梦柔滑细腻的上半身,他的距离很强势很暧昧,“跟我,我给你撑腰,谁敢欺负你?你这么美,我真想……”他的手指爬上她的侧颜,一点点的撩,“吃了。”

    沉梦提起呼吸,很快又调节好。

    费子路的尿性如此,她早就习惯了,但他从前不敢这么大胆,他最多就是打打嘴炮,今天的举动越界了!

    放在以前,费子路当然不敢,他以为沉梦是程墨安豢养的女宠,没事儿做点运动什么的,明面上捧着,当移动血库,晚上指不定怎么怎么着。

    走位内行人,费子路没公然问过,但陆轻晚出现后,他看清了沉梦的身份。

    啧啧!

    血库,只是血库啊!

    多么痛的领悟。

    “费少,咱们的关系好像还没那么近吧?麻烦你拿开手,我要换衣服了,请出去等我。”

    费子路心情不好,失眠也就算了,居然视频也没找到,这会儿各种火气都在心里憋着,需要个发泄口,面对水淋淋的女人,他要是一点反应没有,特么不是柳下会,而是性无能吧?

    而他某些功能,相当好!

    “沉梦,你今年二十七了吧?或者,二十八?女明星最好的时间就快过去了,你看你,搞这么多护肤品,多累?不如找个男人傍身,有钱花,又没有压力,我怎么样?”

    若没有程墨安当参照物,费子路未免不是好的选择,但品尝过鲍鱼的鲜美,小龙虾怎么能满足她的欲望?

    程墨安养刁了她的审美,她无法将就别人。

    “费少人帅,风趣,多金,很好。”

    “既然这样,今晚……”费子路的唇迫近她,呼吸近在咫尺,再往前一公分就能品尝水润的唇,不得不说,沉梦护肤有道,脸上干净的纤毫不染,肌肤瓷娃娃一样。

    沉梦隔开了他的胸膛,阻止他的进一步动作,“费少,你就不怕我跟程总说?”

    你丫还拿老程当护身符呢?人家都结婚了!

    费少释放她的嘴唇,靠,他亲不下去,“我好怕啊,老程好像挺宝贝你呢,他给你的资源我掰着手指头算不过来,你说,老程这么捧你,该不会是喜欢你吧?”

    咚咚咚!

    沉梦的心跳明显加快了!

    她深知能听到胸腔里某个地方振奋的欢呼!

    程墨安……喜欢她?

    费子路那么想的吗?

    哟!信了?

    面对感情,女人的智商果然都在一个水平,听到几声咱们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以为谁都能飞上枝头?

    费子路倒想知道,沉梦会怎么做,“我想大概有可能,不然他干嘛捧你?要说救命之恩,早该报答完了吧?输血什么的,熊猫血不止你一个,他干嘛让你留在滨城?你的美貌全世界都知道,没有男人不喜欢好看的女人,程墨安也不例外,所以结论就是……你懂。”

    沉梦揪紧了浴巾,眼眸里波动水光,烟花在她心里绽放,十里桃花为她开。

    被程墨安喜欢……真的会是那样吗?

    也对,否则为什么他帮助自己好多年?

    外面说程墨安冷血无情,他的手腕狠辣独到,可她所知道的程墨安,温柔绅士,儒雅的像国王。

    因为喜欢吗?

    费子路直勾勾看她的身材,真特么的火爆啊,要不……先睡一晚?

    沉梦抿唇,“费少,我家里有红酒,喝吗?”

    费子路嘴角抽了下,“你知道晚上请男人喝酒什么意思吗?”

    “你和程总是朋友,也是我朋友,请朋友喝酒怎么了?”

    “用你的嘴巴当酒杯,也可以?”

    费子路并未留下喝酒,他撩了半截发现没什么兴致,郁闷的回家继续念绕口令。

    奇了特么的怪!

    沉梦可是极品绝色,他的居然没有感觉。

    一开始隐约昂首来着,后来就软了,史上最快!

    还没开战就熄火。

    玛德耻辱!

    沉梦一袭丝绸睡袍,沐浴后肌肤吹弹可破。

    她点燃了纤细的女士香烟,靠着窗台抽。

    她在美国拍戏两个月,一次也没联系过程墨安。

    程墨安也从没主动联系她。

    他们的关系好像没有交集,随时会被切断。

    她不安的掐灭了烟蒂,准备给程墨安发个微信。

    “程总,咱们公司的跨年晚会,我表演什么节目合适呢?”

    以往绝世集团的元旦晚会,她都是压轴那个,作为公司的董事长,程墨安也会出席,她的盛装打扮,她的卖力表演,取悦的不是万千职员,而是程墨安艺一人。

    她在舞台中间,被灯光环绕,享受万众瞩目,却没人知道,她瞩目的只有他。

    短信发出,石沉大海。

    程墨安没有回答她只言片语。

    ……

    陆轻晚抓耳挠腮。

    “好难啊……怎么收尾?”

    她对着视频研究了几个小时,织了拆,一条围巾被她翻来覆去捣鼓了不知道多少遍,沾了不知道她的汗水,终于到了收尾!

    然而,蛋疼的是,陆轻晚不会收尾。

    心灵手巧的程妈妈给她织的围巾针脚大小一致,还打了可爱的流苏。

    她欢喜了两天,每次出门都戴着,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收到了婆婆的礼物。

    嘿嘿,婆婆。

    现在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婆媳了哦!

    陆轻晚一面美滋滋的回响炫耀结婚证时程妈妈开心的样子,一面想破脑袋研究围巾。

    花了一下午,陆轻晚把围巾织好。

    展开成品,陆轻晚绝望了。

    深深地,彻底的,凉到脚底板那种。

    好……丑。

    针脚软塌塌的,前面一截由于技术不到家,有些紧,有些疏,放在一起很诡异。

    “在干什么?”

    哗啦!

    陆轻晚把围巾塞进靠枕,盘膝打坐,“没干什么啊。”

    程墨安进门时看到她手里拿着东西,这会儿又心虚的闪躲,肯定有隐瞒,“确定不让我看?”

    他挺拔高大的身躯下压,好闻的淡淡烟草味道,好闻的男士香水,还有他好闻的呼吸,全都逼迫晚晚缴械投降。

    陆轻晚眸子闪烁,月牙眼睛俏皮的扑闪扑闪,“你不去洗澡吗?身上有味道。”

    程墨安挪了挪长腿,大手自后面探入她的腰肢,捏她腰上的软肉,“什么味道?男人味?”

    ——

    费子路:老程,来吧,互相伤害吧!!!你不让我追女人,我让女人追你!

    程墨安:还没开战就熄火?嗯……要不要分享给他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