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72章 不信你摸摸

第672章 不信你摸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吃这么多干嘛?肠胃消化时要耗费太多能量,饱腹影响智商,”刘雨蒙收拾碗碟,发现孟西洲还用欠揍又饮食不饱的渴望眼神看自己,“看出来了,你现在智商只有猪的水平。”

    孟西洲抱着肚子,耷拉下脸,再不给吃东西就生无可恋,“刘大夫,你就当家里养了个猪,饲养员能管饱吗?”

    求投食求养活,要不要演的那么可怜?

    “猪一般吃泔水就够了,我们家没有给猪另外做饭的习惯,作为猪,这点自觉都没有?”

    刘雨蒙在急诊室呆久了,养成了什么事情都赶趟儿的习惯,收拾杯盘碟子的动作也比普通女人快,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双人份的餐具被她收拾停当,浅蓝色的餐桌布铺展整洁,看不出刚吃过早饭的痕迹。

    孟西洲看傻了眼,“刘大夫,你……好歹给我留点渣儿啊,你牛奶没喝完,不能让我喝一口?我这没吃饱,肚子瘪着呢,不信你摸摸,额……要不你给我把脉看看?我不会跟医生撒谎的你放心!”

    刘雨蒙忍不住想,男人的食量她没把握好,这些年都是一个人生活,做菜都是一人份,实在不知道男人应该吃多少。

    他表情那么迫切,真的假的?

    孟西洲可怜兮兮泪目,“刘大夫,饥饿也会影响思考,你家有速冻水饺吗?给我煮十个呗?”

    刘雨蒙挨不住他软磨硬泡,把餐具端去厨房,拿出冷冻里面的手工水饺。

    孟西洲屁颠屁颠的走去帮忙,“我洗碗!我最喜欢洗碗!”

    刘雨蒙拿了十个水饺,怕不够他吃的,又加了十个,开火,烧水,动作又是一气呵成。

    孟西洲洗碗却心不在焉,“刘大夫,你这个水饺看着挺好看,哪儿买的?”

    一般的速冻水饺都是机器做的,同一个批次大小一样,可是刘雨蒙的水饺模样虽然很俊俏光华,个头并不匀称,有些大,有些小,有些馅儿多,有的则稍微扁平。

    刘雨蒙余光看他洗碗的手,外科医生的手都是矜贵的宝贝,只怕没几个会在家里洗碗,何况孟西洲的双手生的白皙修长,一看便知养尊处优多年。

    说什么喜欢洗碗?他绝对没洗过碗!

    “不是买的,自己做的。”

    刘雨蒙是大夫,很重视食物的品质,基本上不吃超市的速冻食品,休息日在家,除了打扫卫生、看书,她闲暇时间喜欢制作可以存放的食物,一次包上百个水饺放冰箱冷藏,顾不上吃饭就煮几个,简单方便卫生安全。

    除了水饺,她还会自己做小笼包,糯米团子,春卷,蛋饺,手擀面。

    她一个人住,却买了个双开门大冰箱,除了新鲜的蔬菜,就是自己制作的半成品食物。

    偶尔想吃披萨,她自己用平底锅做,比店里卖的更松软可口,没那么多芝士,完全不会觉得腻,更不用担心糖分过高。

    从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些技能呢?

    刘雨蒙自己都快要想不起来。

    “你自己做的!!自己做的!!刘雨蒙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你居然会包饺子!馅儿是自己调制的吗?”

    刘雨蒙把天然气灶开到最大,锅里的水很快就咕嘟咕噜沸腾,她放入水饺,又丢了一段切好的葱白,“不然呢?去超市买现成的馅儿,跟买速冻水饺有什么区别?”

    孟西洲对刘雨蒙的钦佩仰慕简直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这年头居然还有女人会自己做馅儿擀面皮儿包饺子,那不是上个世纪女人才会的技能吗?

    实在无法想象,急诊室叱咤风云的刘雨蒙,在家里系上围裙包饺子……咳咳咳,那画面好温馨,他不敢乱想,怕玷污了刘大夫的光辉形象。

    刘雨蒙看他两眼放星星,“干什么?”

    孟西洲莫名自卑,“佩服你,我想蹭蹭你身上的仙气儿,也许以后我也会做饭。”

    水饺好了,刘雨蒙给他盛一盘子,又拌了醋碟,“大少爷需要学做饭?家政公司的阿姨大叔指望你们活呢,别学了,照顾一下贫困求职人员。”

    孟西洲点头,点头,万事好商量,“也对!”

    真香啊!

    孟西洲吃了二十多年的水饺,各种馅儿都品尝过,就连鱼子酱、鲍鱼汁、蟹黄之类的昂贵食材,也没见得有这盘香菇羊肉美味。

    羊肉过了水,闻不到腥臭,馅儿碎糯,皮儿劲道,每一道工序都是刘雨蒙亲手操作,吃起来多了几分情怀。

    刘雨蒙去换衣服,孟西洲则抱着碟子陶醉品尝。

    同时,他欣赏了一番刘雨蒙的房子。

    房子不大,八十九平米的两居室,客厅和餐厅连在一起,用一道置物架隔开,大方简约的美式装修风格,很符合在美国留学回来的人,客厅摆放了双人沙发,玻璃茶几上有一套喝花茶的玻璃茶具。

    置物架都是一些工艺品和书籍,没一样值钱的。

    孟西洲大口吃水饺,盯着一个空位置思考。

    他和刘雨蒙参加拍卖会买的瓷器,正好可以放在那边。

    孟西洲打了个饱嗝,他吃的太饱,盘子里的三个水饺白白嫩嫩,等待他征服。

    “吃不完就算了。”

    刘雨蒙换好了衣服,出门看孟西洲还没吃完,估摸着今天她准备的有点多。

    “吃的晚!你的水饺实在太……好吃了!我还能再吃十个!二十个!这不是不舍得吗?吃了就没了……下次还能来吗?”

    下次么?

    刘雨蒙将压在毛衣下面的头发撩出来,柔顺的长发疏散后背,“孟大夫想吃水饺,家里一个电话什么样的没有?”

    “我一个电话,就想吃你这样的?有吗?”

    他问的不是玩笑话,软趴趴刘海下面眸子深沉如湖面,她猛然看到,只觉得心头颤抖,仿佛被一颗巨大的石头集中,激起了涟漪无数。

    “我不是你家保姆。”

    “你可以当我女朋友,当我老婆。”

    “不好意思孟西洲,我就算结婚家人,也不是为了给未来的丈夫当厨娘。”

    孟西洲语塞,他其实不是那个意思,“算我说错了,我可以道歉,我想说……”

    刘雨蒙不耐烦的让他看墙壁上的挂钟,“我要上班。”

    “噢!”

    孟西洲大口吞下水饺,抢着要去洗盘子。

    刘雨蒙顺势拿走,“不用了,你去收拾收收拾。”

    走到厨房,刘雨蒙旋开水龙头,她忘记开热水,冰冷的水滑过手背,淋透了盘子,她看着玻璃窗,阳光倾斜,照的窗外绿植叶脉晶莹。

    既然做了选择就不要后悔,不能后悔。

    洗好碟子,刘雨蒙看到所谓孟西洲主动请缨洗的碗,碗碟外壁还有碎碎的残渣,黏在不起眼的地方,盘子上水迹斑斑,他把碗和盘子摞在一起,没有控水。

    刘雨蒙嘴角一样,无可奈何的笑着给他返工。

    “我不会白吃你的水饺,改天我买食材来给你露一手!”

    这是两人在小区门口分别时,孟西洲说的最后一句话。

    刘雨蒙没回答他,开车往反方向去了医院。

    ……

    程墨安回复费子路的短信,已经是隔天的下午。

    “什么事?”

    然后费子路打电话打过来,“老程,你让我来滨城陪你喝酒,我二话不说就来了,现在哥们有个小事儿让你帮忙,你不能拒绝!”

    程墨安右手拿电话,左手翻文件,阳光暖暖的洒落他的全身,有淡淡光芒,“什么事,你先说。”

    偷鸡摸狗违法乱纪,他不会帮。

    “很简单!你跟天宫的老板认识吗?帮我调咱们喝酒那天的监控视频,晚上的,重点是顶层包厢,哦对了,厕所旁边重重点,必须要一下。”

    程墨安薄唇一挑,翻文件的幅度减小一些,“厕所?你看上谁了?”

    睡眠不足的费子路憨笑,“老程你就是老狐狸啊!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也谈不上看上吧,就是……觉得第一印象还不错,想看个究竟。”

    “你今年交往了几个女孩?”

    “也……没几个啊!”

    心虚。

    “至少五个吧?”

    费子路乐呵,敷衍,“真爱难求啊!不多试几个我怎么知道什么样的女人适合我?大妈买菜都要货比三家,不许我比对比对?万一不合适,哥们一头扎进婚姻的坟墓,对不?”

    婚姻?

    据程墨安所知,费子路这些年交往的女孩子,没有一个奔着结婚去的,他的风流债欠了一本子,最长的一个不到半年,短的估计就一夜。

    情场浪子早就玩儿花了眼,那些靠近他的女人,绝大多数都是奔着他的名气、资源,主动爬上他的床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嗯,认识。”

    “老程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第一次因为女人失眠,你知道吗?我失眠了!”

    好像失眠是多大的事儿。

    “等我消息吧,这几天回京都吗?”

    “不回!我等你消息,你尽快吧!”

    天宫的消费不敌,顶层包厢经常有导演制片人和演员聚餐,指不定又是哪个女艺人。

    为了不助纣为虐,程墨安决定先过目。

    程墨安让陈纪年联系了天宫负责人,拷贝监控视频只用了十几分钟。

    陈纪年把光盘交给程墨安,满面的疑惑,“总裁,你丢了什么东西?要不我去找找?”

    程墨安没有直接说调出监控是为了找一个女人,信口说自己的东西丢了,对方二话不说就提供了监控,怕惹怒程墨安吃官司。

    “不用,应该就在里面,你先去忙。”

    陈纪年拿走他签完字的文件,眼睛瞥到了他大班桌上的台历。

    圣诞节那点被他做了特殊的标记,而圣诞节就在三天后。

    莫名有点小期待呢。

    程墨安点开视频,单手支下颌,目光飞快从五倍速的视频上扫视。

    叮!

    他按下鼠标暂停播放。

    画面中,女孩仰头看费子路,俨然有醉意,神情有些迷糊,肩膀上的外套滑落手臂。

    程墨安手指轻轻摩挲下巴,修剪干净爽利的下巴没有胡渣,他缺摩挲的兴致阑珊。

    几乎第一眼程墨安就认出了女孩的身份。

    曾经在《倾听》剧组扮演配角的绍雨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