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56章 整夜整夜坐在我床边守着我

第656章 整夜整夜坐在我床边守着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辉煌大厦。

    林立松板着脸,一声不响的坐了十几分钟。

    沈云霄耐心的站在他的大班桌对面等待,他暂时猜不透林立松的心思。

    辉煌要启动的新项目,林立松还在斟酌交给谁,林立松有几个得力干将,都在他手里做过十几年了,知根知底。

    沈云霄只是他的女婿,能不能对他忠心还没完全看出。

    “云霄,这个项目公司投入了十个亿,过完年就要启动,是公司未来一年乃至发展至今最大的项目,我们经过了周密的部署,这次投资一旦成功,辉煌将碾压天虹,成为和绝世影业并肩的巨头。”

    他话里话外,都在提点沈云霄,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沈云霄侧着光,一半脸在阳光中明亮可辨,一半则在阴暗里,不甚明朗,“我明白,董事长在会议上强调过这次项目的重要性,我也紧跟着做了几份市场调查,的确,我们要启动这么大的盘子,必须做足准备,否则可能毁于一旦。”

    他并不急切的接走项目,反而在出谋划策,给林立松提建议。

    林立松闷哼,呼吸在鼻息里沉甸甸的,“今天盈盈产检,王大夫怎么说?”

    “医生说胎儿发育的很好,前期多注意休息。”

    产检是林可盈和她母亲一同去的,沈云霄要陪同,林可盈说那样太累了,有结果会告诉他。

    结果就是,胎儿很好。

    林立松放了心,女儿没事他就没什么好顾虑,“这个项目,你去做。”

    沈云霄心中狂喜,他终于拿到了最核心的项目,这意味着他正式跻身了辉煌的权利中心,下一步林立松还会给他更多机会!

    那时,他的人生才会彻底逆转!

    “是,董事长,我一定不辱使命!”

    医院。

    拿着化验单,林可盈咬了咬牙,揉成了一个纸团。

    胡雪梅握了握她的手,“气什么?孩子现在没有,以后肯定会有,你们还年轻,机会多着呢,再说,你需要用孩子留住他吗?”

    林可盈露齿微笑,娇俏的往母亲身上靠,“我不是为了留住云霄,是想改变爸爸的偏见,他总是对云霄疑神疑鬼,哼!一点也不信任我们。”

    胡雪梅精明的目光完全不同于女儿的天真,“你爸爸迟早会接受他。”

    只是那一天,也会是他最后悔的一天!

    “你说的陆轻晚,她怎么样了?最近有没有为难你?”胡雪梅问。

    林可盈的眼睛越发的充满了恨意,转瞬愤怒又被喜悦取代,她的棋子正在靠近陆轻晚,她会死的神不知鬼不觉,“她啊?一个女人而已,还不至于让我放在心上!妈,我要不要去找医生开点药,让我尽快怀上孩子,不然迟早露馅儿啊,云霄很喜欢孩子,我不想他失望。”

    “我让人从香港给你带了药,你每天吃一粒,会怀上的。”

    “谢谢妈,你等着当外婆吧!”

    ……

    围巾工程终于完成了一半!

    陆轻晚欣赏自己不怎么雅观的劳动成果,嗯哼,老狐狸你不要太感动哦。

    圣诞节只有三天了,她要加油。

    也是同一天,程炳文携儿子和儿媳妇,踏上了飞往滨城的国际航班。

    下午,陆轻晚和容睿在电话里约定,在西餐厅碰面,聊一聊电影。

    当然,是容睿主动联系了陆轻晚。

    为了避免尴尬和绯闻,她特意选了人多、热闹的普通餐厅,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

    容睿戴着硕大无比的墨镜,薄唇性感撩人,他一笑,唇线上扬,滑动了无边春色。

    秀节操也拜托看准对面是谁,她对容睿的颜值早就三百六十五无死角的免疫。

    陆轻晚恶心的想吐,“行了,把你脸上的东西摘掉,不知道的还以为黑社会要打劫。”

    跟容睿说话,陆轻晚极尽毒舌冷漠之能事,态度能多冷淡就多冷淡。

    所以容睿自己也最好识趣一点,她对他完全、彻底、百分之百没有好感,更加不会喜欢他。

    很遗憾,容睿并没有这方面的觉悟,他挑开墨镜,一双狭长的凤目潋滟生辉,“晚晚,我是不是更帅了?”

    陆轻晚喝咖啡,不冷不热的递给他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

    “ok,我明白,你一定是被我的颜值征服找不到最好的词汇表达对我的喜欢,我懂,见多了。”

    你怎么不去跳楼啊!自恋要是有等级,你大概在十八层……地狱!

    奇葩!

    不,容睿根本就不配奇葩这个词。

    想想,陆轻晚决定不自乱阵脚,“玻璃杯反光,你多看两眼,长的这么美,要不要自己舔几口?说不定是麻辣味儿的。”

    容睿那货当真拿了个玻璃杯当镜子,饶有兴致的欣赏里面的自己,末了舌尖爬上玻璃杯,缱绻舔舐,“不是麻辣味儿,准确来说是丝滑的巧克力口感,你不是最喜欢吃甜食吗?要不要尝一尝初吻般的巧克力。”

    陆轻晚倒胃口的想吐,“我看,今天咱们还是不要谈工作了,不打扰你和自己yy,我先走一步。”

    这样下去,她非把昨天的隔夜饭吐出来。

    容睿却忽然变了眼神,不再是刚才的戏谑玩闹,他凤目阴沉,甚至愤怒,“陆轻晚,你以前对我的那些,都是假的?”

    闻言,陆轻晚准备起身的动作稍微顿了顿。

    说好的谁也不许提起!说好的大家都选择忘记,你妹的容睿,居然给我旧事重提!

    “以前什么?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容睿勾着眼尾,陆轻晚的闪躲很让他满意,你也有怕的东西啊陆轻晚,很好,“以前是谁每天殷勤的对我嘘寒问暖?是谁陪我唱歌跳舞来着?还有,是谁在我生病的时候,整夜整夜坐在我床边守着我,小心照顾我?”

    陆轻晚想撕烂他的嘴!

    “那是因为我想让你出演白泠风,你以为我对你有意思?笑话,咱们各取所需而已,懂?”

    容睿摇了摇手指,显然不信陆轻晚的解释,“日久生情你知道吗?你跟我在一起……一二三……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在美国拍了三个月的戏,你足足粘着我三个月,见缝插针对我好,看着我的盛世美颜,听着我性感的声音,我不信你没有感觉。”

    好像确信陆轻晚嘴巴里不会说实话,容睿自顾自的继续说,“我还记得我拍戏发烧那次,晚上十二点,你抱着一堆药到了酒店,真是感人呀,热恋中的情侣也不过如此,我至今还记得你看我的眼神,好温柔好贴心。”

    妹的!根本不是那样!

    为了让容睿出演白泠风,陆轻晚那段时间对他专注的很细心,想通过感情攻击让他妥协,各种殷勤各种献好。

    一次容睿发微博说感冒了在酒店。

    她抓住机会准备进攻防御能力正低下的病患。

    结果被容睿各种使唤各种剥削,衣不解带照顾他三天!

    现在想想简直其心可诛!

    感冒而已,需要在床上休息三天?

    还让她喂他吃饭,给他念剧本台词,配他练戏。

    说起来,陆轻晚的演技好像就是那会儿练出来的呢。

    总之,往事不堪回首。

    “那又怎么样,我的目的依然是让你演我的戏,不带任何私人情感,尤其是儿女之情,容睿,你不要太自我感觉良好,我现在的男朋友各方面都碾压你,懂?”

    “说起来你男朋友,我好像比他年轻,比他浪漫,比他会撩妹,体能也比他好, 女人三十如狼似虎,等你三十,他就四十了,能满足你吗?不如找一个年龄相当的,保证……”

    陆轻晚双手交叉示意他闭上臭嘴,“呵呵,要比吗?我现在打电话给墨安,你们单挑?”

    容睿蹙眉,“陆轻晚,你喜欢我吗?我仔细想想,你看的眼神,好多次都带着暗恋的成分,现在给你一个表白的机会。”

    “没有,我吃饱了,既然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先走!”

    她就不该来!

    容睿挫败的低垂眼眸,悲伤在他身上蔓延。

    陆轻晚:“……”

    至于吗!

    “那好吧,到底怎么样,你才能签我?让我演你的新戏?张导说,想进剧本,要先过你这关。”

    陆轻晚坐好,总算有点求人办事的样子了,“简单啊,签约到我的公司。”

    容睿笑,“好啊。”

    陆轻晚一怔,她开玩笑的,容睿是辉煌的台柱子,合约没到期牵扯到巨额的违约金,何况演戏什么的,只要双方的价格满意就能合作,根本不需要那么繁琐。

    容睿自我鉴定,“晚晚,你那么喜欢我吗?巴不得我签到你的公司,好朝夕相处?哦,你想用身份虐压我?没想到你喜欢玩儿这种游戏?也好,总虐别人我也厌倦了,想尝试被虐。”

    陆轻晚无语死了。

    容睿抹了抹嘴角,他根本没吃东西,“为了表示诚意,我会尽快跟辉煌解约,等你……敞开怀抱迎接。”

    容睿叛翩然离开,陆轻晚楞在原地,她啪嗒啪嗒眼睛,不是吧?为什么事情的进展跟预料的完全、彻底不一个路子!

    陆轻晚肚子饿,大口朵颐吃掉了自己的那份美食。

    要走,她转眸看到玻璃窗外的人行道,走来两个熟悉的影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