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53章 是兄弟,就帮我抢女人!

第653章 是兄弟,就帮我抢女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边,聂沣温柔的笑道,“在忙吗?我在你们医院附近,接你下班可以吗?晚上朋友的西餐厅开业,咱们去试吃一下怎么样?实在不好意思啊雨蒙,我先答应了朋友,不过没关系,你没时间……”

    “我有时间,今天不加班,我六点走,你稍等我一会儿。”

    “当然可以,我在门诊室外面等你,不着急。”

    放下电话,刘雨蒙吐出一口凉气,她手心早就湿透。

    孟西洲被人抽走了魂儿一般,呆呆的望着早就没有刘雨蒙身影的方向。

    他的告白来迟了吗?

    刘雨蒙怎么能那样?她竟然答应了聂沣?

    聂沣那个家伙怎么配!

    他配得上刘雨蒙吗?

    该死的该死!!

    嘭!

    孟西洲用力砸椅背,手指尖锐的疼。

    打完,他调整呼吸。

    “墨安,咱们是不是兄弟?”

    那边的程墨安有些莫名,“怎么?”

    “是兄弟就帮我一个忙!我女人被人抢走了,你帮我抢回来!”

    程墨安很没给面子的笑道,“被人捷足先登?”

    “你不废话吗!现在我很烦躁,你最好不要挤兑我,替我查查聂沣是什么角色,我特么现在想剥了他的皮!”

    “聂沣?你说聂震的儿子聂沣?”

    “嗯,就是他!”

    怎么好像认识的语气?

    果然,程墨安淡淡一笑,“不哟明查了,我知道他,聂震是官场人物,他父亲早年在军区,有赫赫军功,算起来应该是红三代,到了聂沣这里,他不愿意从军,虽然在部队服役三年,退伍后选择了经商,但他的事业跟军区挂钩,为军区服务,可以说这个人在军、政、商三个方面都掌握了深厚的资源,人脉更不用我说,父辈打下的基础足以让他再用三十年。”

    孟西洲:“……”

    程墨安很少一次跟他说那么多话,可是没有一句是他喜欢听的。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赢的把握了?”

    心情很差,跌落了最深的谷底。

    孟西洲被反噬了。

    程墨安没有立刻答复,指节轻轻的磕桌子,大致估算两人的悬殊,“也不是,你想赢,也有机会。”

    “什么机会?!”

    “刘雨蒙心里喜欢的人是你,你就能赢,否则就算对方只是路边摊老板,你也没有胜算。”

    瞎说什么大实话!

    他心里没底啊!

    “你别总是长别人的志气灭我威风,现在我怎么办?我要怎么才能知道她喜不喜欢我?”孟西洲郁闷死了,他天真的以为自己所向披靡,任何女人都要拜倒在他的白大褂下,可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竟然是例外。

    陈纪年在等待程墨安签署文件,听到总裁接听私人电话,感觉应该回避一下,可是总裁似乎没有让他回避的意思,于是他就继续站着等待。

    程墨安一页一页,缓慢的审阅工程报表,“确定自己的心意了吗?你真的喜欢她?”

    “嗯,我确定,没吻到她,但是不影响我的判断,我很清楚……或者说,我大概比想象中的更喜欢她。”

    程墨安点头,“既然确定喜欢她,不管她是否喜欢你,你都应该努力一次,去追她吧,用你的实际行动感动她,这个做法是有点无耻,你用最合适。”

    前面听着还挺受用挺想配合的,后半句可以不说吗?

    结束电话,孟西洲思考,追求?他追求刘雨蒙?敲墙角吗?

    他们两个只是谈恋爱,也没结婚,刘雨蒙有选择的权利,没关系,他让她选!

    ……

    陆轻晚用公司的账号发布微博,很快引起发新一轮的舆论热潮。

    “风华公司投拍新电影,互相点赞是为了合作?”

    “实锤!容睿要出演风华的新电影!期待男神的新作品!”

    “陆轻晚制作全新题材电影,众星云集!”

    “导演张绍刚点赞风华微博,莫非依然操刀?”

    这样以来,舆论的风向彻底扭转,容睿和陆轻晚的绯闻不攻自破。

    陆轻晚勾唇,目光摇曳窗外的夕阳,隔着玻璃窗,她根本看不到投影,脑洞大开的网友真的太厉害,脑洞吓人。

    叶知秋给她递去咖啡,“你脑抽了吗?给容睿点赞?”

    陆轻晚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我昨天晚上翻看他的微博,想了解下他的情况,手一滑就点了赞,我自己完全不知道,以后翻微博要慎重了。”

    叶知秋撇嘴,“手滑什么的,是明星常用的伎俩,点赞后再取消,闹出绯闻,再澄清,蹭热度神器。”

    陆轻晚抱着咖啡杯喝了一小口,“所以我没有取消,这种事越抹越黑,只能反其道而行,现在总算完美解决,不然程墨安的爷爷又要骂死我。”

    叶知秋环臂,靠落地窗,长腿交叠,侧目可以看到墙壁上容睿的海报,“由此也可以验证,容睿的号召力的确惊人,你可以不喜欢他,但用一用无妨,双赢。”

    陆轻晚横看竖看怎么看海报都不顺眼,“娱乐圈就是这么乌烟瘴气的,片叶不沾身几乎不可能。”

    叶知秋突然大变脸色,“说起来,我们家卢卡斯突然被调派看外景,你不觉得蹊跷吗?”

    陆轻晚凛然瞪眼,“我没有下达命令,你问过西河了吗?”

    叶知秋扶额,“你家男人直接说的!!!!”

    陆轻晚不厚道的咯咯咯笑,“不好意思,我家男人什么都好,护犊子这一点尤其好。”

    田甜在那边举手,“陆总,演员的邀请名单已经发布了!”

    陆轻晚喝完咖啡,顺便接走了叶知秋的空杯,算是给她安慰,“好,下面把已经完成的剧本发给她们,根据人设需要,前期要做足相应的准备,等会儿我给你一份军区的训练大纲,在统一训练之前,健身房要天天去。”

    田甜弯下可爱的眸子,两手讨好的托腮,“陆总,军区都是帅气的兵哥哥,我们可以去探班吗?想看看兵哥哥现场版的训练,可以咩?”

    陆轻晚推推她的额头,“你以为军区是影视城啊?不是想去就可以的,而且我们还没申请到军区拍摄权限,需要搭布景,意思就是我们都进不去,懂了咩?”

    陆轻晚学着她的语气,比她还会卖萌。

    秦政补了一盆冷水,“没错,我们需要搭建外景,就在影视城,个别取景可以去军区,届时会有特种兵来现场指导。”

    田甜眼睛冒红心,“哇哦!好啊!喜欢!期待!”

    演员的选拔告一段落,陆轻晚上台阶去了西河的办公室。

    西河在埋头工作,认真的像个正八经的总经理,感觉到一抹黑影靠近,他头也不抬,“忙着呢,有话直说,关于我家六儿的,先说。”

    陆轻晚旋转座椅,搁下屁股,“六儿很安全,衣食无忧,每天看帅哥,吸阳气,精神状态比你好。”

    西河满意的抬起头,手臂打椅子扶手,“然后呢?”

    陆轻晚谨慎的压低声音,两手扣紧,“你上次跟我说,姓周的害怕强烈的太阳光,试过啊?会怕到什么程度?”

    “没看全,一年前,我们因为要采集稀缺的毒药,去了泰国,正午的时候老板下了飞机,然后就浑身痉挛,至于后面……他让我们滚,所以,你懂。”

    那就是没看到呗!

    陆轻晚坏坏的舔舔嘴唇,上前拍西河的肩膀,“好的!给你加工资。”

    怕到浑身痉挛?

    呵呵!

    下班后,陆轻晚抽空又加工了一会儿围巾,长度已经有三十公分,她还需继续努力!

    程墨安接她下班回家,“爷爷给我打电话,周三的航班,他们来滨城。”

    陆轻晚淡定的绽开可爱的笑容,“好呀!欢迎爷爷和伯父伯母!我很想他们!”

    程墨安手握方向盘,眼中的清辉洒满了身边小女人儿,“不怕爷爷了吗?”

    他的小狐狸终于认识到真相,在他面前,爷爷的命令根本就是隔空打拳,他不会当回事。

    陆轻晚嘿嘿笑,八颗牙齿雪亮锃白,还带着一丝丝盈润的光芒,“不怕呀!爷爷和蔼可亲人也好,我怕他干什么呀?老人家嘛,都有小脾气的,我是晚辈,要理解。”

    程墨安目色稍霁,“我似乎看到了不那么单纯的想法,嗯?”

    “木有啊,我单纯的很,就是想爷爷开心,伯母伯父开心!这是准媳妇的基本素养,以后我要和你结婚,不能让你在我和家人之间为难,我要学着体量,嗯!”

    程墨安心疼的按了按她的手背,“晚晚,你不用那么累,不必照顾每个人的情绪,我允许你有公主病。”

    陆轻晚忽闪忽闪大眼睛,“公主病?傲娇自大作死以为全世界都围着自己打转的那种病吗?我才不要!”

    嘴上说不要,可是想想看,自己好像早已被他宠出了公主病,遇到他,自己连矿泉水都拧不开了呢。

    这一刻,她突然好喜欢自己的公主病,她悠悠的贴他的手臂,“你看你,那我惯坏了。”

    程墨安纵容的笑,嘴唇在她发丝上亲吻,“我愿意。”

    第二天,陆轻晚主动联系了周梦蝶。

    程老爷马上要来,她得确保这几天周梦蝶不突然给她找麻烦。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爬不起来!

    陆轻晚亲自开车到了他的住处。

    周梦蝶死变态,住的地方在郊外,地理位置偏远的要死,房子倒是极好的,看上去火炮都轰炸不碎,啧啧啧,这是被程墨安给弄害怕了吧?

    陆轻晚停下车子,提了提领子护住下巴,大步走向他的房子大门。

    门外没人把守,像一座空城。

    陆轻晚哂笑,“周先生,有客人来访,开门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