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49章 程墨安,你去吻她!

第649章 程墨安,你去吻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沉湎工作无法自拔,每天勤恳如耕牛。

    这样的好员工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去见领导,等于领奖。

    抱着这样的好心情,卢卡斯敲了下程墨安那扇分外高大奢华的办公室门。

    低低的声音醇厚严肃,“进。”

    “总裁,你找我?”

    卢卡斯垂手而立,笑容在嘴角,恋爱中的人精神状态格外好,脸色红润,浑身散发出荷尔蒙。

    程墨安只淡淡看了他一眼,“风华的运转顺利吗?有没有遇到难题?”

    卢卡斯认真把风华进来的工作做了个大致的汇报,汇报完毕他发现风向不对,“总裁,风华的每一步进展,您不是都让秦政保留了记录吗?他好像每天都跟你汇报。”

    “也不一定,秦政了解的局面跟你毕竟不同,比如面试演员,他没有权力去现场。”

    程墨安眸光清淡,看的卢卡斯心里发毛。

    面试?总裁怎么偏偏提这个呢?

    “今天只是女配角的面试,主角早就确定了,玲珑工作室的女演员,张导亲自联系了对方经纪人,后续也会跟进,不过最后我们还是听取了导演的意见,让杨娅来出演,今天还备选了几个女演员,我有她们的资料,总裁要看吗?我发你邮箱。”

    他说了一大通,发现程墨安好像并不是对以上内容感兴趣的。

    “这么说,风华最近没有棘手的事?”

    “有,我们需要看几个外景,谈不上特别棘手,只是想在元旦之前结束,过完元旦,很多公司都陆续房价,尤其是外资企业,他们要过圣诞节,假期很长,一旦停工会耽误我们的进度。”

    程墨安点头,“正好,外景你去看,你办事我放心。我看过你们需要取景的几个地方,环境不错,你最近工作辛苦,顺便给你放假休息。”

    然后他把一份打印纸丢到大班桌那头。

    卢卡斯怔怔的,他才从东北回来多久啊?

    看完地址,卢卡斯心情比上坟还沉重,那些地方无一例外都在穷凶极恶的荒凉野外,其中一处远景需要在西藏拍摄,天知道冬天的西藏多冷。

    “总裁,我能自己选择搭档吗?”

    程墨安淡笑,“以你的能力,一个人足够,费用我让财务报销,出去吧。”

    被赶出办公室,卢卡斯脑仁儿疼。

    为什么毫无预兆被排挤?取景不是拍摄组的任务吗?上次是意外啊!

    等下……

    总裁特意问选角色的面试,难道……莫非……他跟陆轻晚那点不起眼的小摩擦被总裁知道了?

    苍天,总裁你不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我不信!

    卢卡斯悲痛的回到风华,把悲惨的出差安排告知了同事。

    叶知秋看陆轻晚,“宝贝,要不要这么睚眦必报?”

    陆轻晚无辜死了,“什么鬼,我不要躺枪。”

    秦政拳头抵鼻子,咳嗽,“挺好的,终于不用强行塞狗粮,卢卡斯,路途愉快。”

    陆轻晚忽闪忽闪眼睛,诶?好像懂了什么耶!

    ……

    孟西洲纠结了几天,最后还是决定放下面子跟程墨安好好谈一次。

    程墨安让他在拳击场等着。

    孟西洲换好了拳击手套,靠着护栏,打了个腹稿,准备在被程墨安打倒之前一股脑解决心中的问题。

    等了十来分钟,孟西洲忽灵站直,看到门口先进来的是陆轻晚,他浑身都不舒服了。

    靠!!

    陆轻晚摆手打招呼,“哈喽!我来给你们捧场的,等下加油,不要太怂。”

    程墨安慢条斯理脱下大衣外套,陆轻晚特别乖巧的抢过去抱在怀里,仰头笑的甜美纯洁。

    程墨安受用的揉揉她的长发,眼神宠溺的能把人粘死。

    孟西洲眼睛抽筋,“程二爷,我约你见面,没让你带家属。”

    程墨安解开衬衣的袖口,黑钻折射暗芒,璀璨奢华,“不欢迎?我先走?”

    “靠!你威胁我……好吧,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玩儿,不过陆轻晚,你等下要管住自己的嘴巴,不要胡说八道。”

    他技术不如程墨安,心里又藏着事儿,指不定死的多惨呢,居然还要被围观,心痛。

    陆轻晚笑眯眯的,“你知道的,我全身上下最难管的就是嘴。”

    程墨安很配合的点头,又是那种腻死人的眼神,“嗯,说不过她的时候,我也只能采取强吻的办法。”

    孟西洲内心好崩溃。

    你们俩干什么的?秀恩爱缺掌声吗?

    陆轻晚撅噘嘴。

    来时,老狐狸说带她去个好玩儿的地方,陆轻晚问他什么地方,老狐狸说,随便打人不犯法。

    她特开心的来了。

    结果……嗯……

    看到擂台上被胖揍吊打的孟西洲,她信了。

    “等下!”

    孟西洲第二十八次倒下,单膝跪地站起来,取下护牙工具,“程二爷,你女人在场,也不用这么狠吧!说好的切磋,你闹出人命了!”

    程墨安也拿下了护具,“是你说想发泄释放,不是我理解的这样?”

    孟西洲想死,“我的意思是……那个……”

    程墨安拧眉:“……”

    陆轻晚眼巴巴等待答案,“……”

    该死的!!!!

    “没错,就是你理解的这样,完全不错!来!继续!”

    哈哈哈!

    陆轻晚笑炸了。

    老狐狸的拳击水平好高啊,每一记拳头都打在实物上,孟西洲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好不容易找到个空子,结果是老狐狸挖的坑,他反而被摔的更惨。

    第一次看自家男人打拳,热血沸腾啊,超级激动。

    陆轻晚哗哗哗拍手,“孟西洲,好拳!起来再战啊,别走别走!”

    程墨安微微一笑。

    “喂喂喂,孟西洲你干什么啊?怕了吗?出拳打呀,你是爷们,大男人,冲鸭!”

    “不要认怂好咩?用你的小拳拳打他的肌肉,小拳拳在哪里?”

    孟西洲这个郁闷,“陆轻晚!你闭嘴!”

    陆轻晚吐吐舌头,“不行啊,根本停不下来!”

    孟西洲内心嗷嗷,“程墨安,你去吻她!不管用什么办法,让她给我闭嘴!”

    程墨安眼角上扬,“赢了我再说。”

    然后,又是一场恶战。

    “不打了!不打了!”

    孟西洲一身臭汗,累的哼哧哼哧,程墨安也冒了汗,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滑落,面部的线条更加棱角分明,汗水被灯光照耀,焕发浅浅的余韵,他一个大男人看的目眩神迷。

    不对吧,不是他被迷得目眩神迷,而是被打懵逼了。

    一场酣畅淋漓的打斗,孟西洲心里的郁闷居然释放了大半。

    更衣室。

    程墨安脱下湿透的运动服,壁垒分明的背脊露出了两道被打后的痕迹。

    孟西洲一愣,“靠,你这是怎么回事?以前没有啊。”

    “被打的,晚晚的外公。”

    孟西洲脑补,“你欺负陆轻晚,他外公出气了?看伤痕下手够重的,你也有今天啊啧啧啧!哈哈哈,老爷子帅!我说你今天怎么有劲儿,憋着火儿呢,原谅你了。”

    程墨安:“你以前赢过我?”

    额……

    洗澡时,孟西洲终于憋不住了,“其实约你来,想问你个事儿,你帮我分析分析。”

    程墨安沐浴在浴霸下,闭目,“我猜到了,说吧。”

    “……”知道还吊着他!

    “我前段时间怀疑自己那方面不行,然后……”

    程墨安睁开眼,“你?”

    “噢……怎么了?”孟西洲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腿间。

    所以上次小琛给他打电话问男人无法雄起……是孟西洲?

    呵呵。

    程墨安看都没看他的身材,“没事,继续。”

    孟西洲:“……”

    虽然没你大,但我在男人里面也是上等的好吗!!

    你不要瞧不起我!

    “后来经过验证,并不是,但我似乎对女人失去了兴趣,没心情撩妹了,再漂亮也没感觉,你说我是不是有问题?”

    孟西洲赤条条跟他对视,求知若渴。

    程墨安皱了下眉头,“站远点儿。”

    孟西洲:“……”

    “对任何女人都没兴趣,你确定?”

    “额……好像也不是,有个女同事,我跟她聊天觉得还挺开心,但生气绝对比开心多,算了不说她。”

    “你说刘雨蒙?”

    孟西洲想到他们见过面,还让刘雨蒙冒充女友来着,囧了,“额……”

    “你喜欢她,或者更确切的说,你已经爱上了她,”程墨安笃定,“上次在山顶看流星,你看她的眼神就是喜欢。”

    孟西洲跳开,溅起水花,“不可能!她毒舌腹黑矫情,我怎么会喜欢她!错觉,你看错了!我哪有用喜欢的眼神看她?不对啊……你知道我们是假扮情侣?”

    程墨安觉得这个问题弱智的可以拒绝回答,“不够明显吗?”

    孟西洲:“……”

    程墨安把刘海和头发全部背到脑后,露出蒙水的美颜,“闭上眼睛。”

    孟西洲照做,“你不要催眠我。”

    “想太多,催眠要耗费我大量的精力。我简单给你做个测试,现在想象自己走在海面上,四下无人,天色渐渐黑了……”

    孟西洲把自己放在海里,幻想自己漫步在漆黑的海面。

    “前面出现一艘小船,有灯光,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灯光昏暗,看不清五官,仔细去看,看到头发了吗?再看,衣服的颜色看到了吗?她眼睛在灯光下,很明亮,她也在看你,她在对你微笑……”

    孟西洲顺着他的指引,在海面寻觅摸索,终于看到了一线光亮,女孩坐在船头,黑色的长发,洁白上衣,露出含笑的眼睛。

    然后他霍然睁开眼睛。

    程墨安洗完了头发,“你不用告诉我答案。”

    孟西洲呆呆的承受着温热水汽,海面上朝着他走来的笑容,竟然是刘雨蒙。

    怎么可能是她?

    “程二爷,你说我真的爱上她了?”

    可怕!恐怖!

    他怎么能喜欢刘雨蒙?!天理不容!

    他的审美呢?他的眼光呢?他的原则立场呢?

    “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助你更清楚看清自己的心意,”程墨安擦拭身上的大水珠,“去吻她。通过敏感部分的近距离接触,可以验证自己是否能从心里接受她,顺利的话,还能让你产生饥饿感。”

    他视线滑落,在孟西洲还没穿衣服的身上停顿半秒。

    孟西洲没来得及捂,他眼睛已经移开。

    “起不起得来,也能帮你进行自我甄别,但是这个尝试有一定的风险,就看你敢不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