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34章 老狐狸的甩锅技能100分

第634章 老狐狸的甩锅技能100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儿子的拜师盛会,亲爸亲妈自然不能缺席,程墨安提前下班,接走了同样提前下班的陆轻晚。

    风华内部炸开了锅,“今天才定下来的规矩,为什么分分钟就被破坏掉!?陆总不也是未婚吗?”

    想想也对。

    田甜托腮,“难道因为陆总的男朋友是程总?身份不同待遇区别?”

    郭敬轩埋头整理一大堆压死人的文件,抽空抬起脑袋,“你们不知道程总有个儿子吗?陆总和程总在一起,应该算得上有儿子。”

    搜嘎!

    所以后妈就是这么来的吗?

    叶知秋呵卢卡斯对视,咳咳!

    “工作工作,老板的八卦不要乱说,财务看着呢!”

    田甜乐滋滋的扒着电脑探头看叶知秋,“叶总,据说程总的儿子超级无敌可爱,还特别聪明,你见过没?陆总这么年轻,很好奇他们怎么相处的呀?求告知,求八卦!”

    “想知道啊?顶层程墨安办公室,去问下咯?”叶知秋笑指天花板,不怀好意。

    田甜吸了口凉气,默默埋头研究理李可最新出炉的宣传文案,哎……大神就是大神,几句话点睛之笔,同样是汉字的排列组合,为什么就有人四两拨千斤呢?

    有了李可,天虹的档次都提高了呢。

    田甜暗戳戳的微信郭敬轩,“老郭,你知道天虹的李可吗?有没有她的微信?”

    郭敬轩回:“没有。”

    ……

    陆轻晚和程墨安兴冲冲的聊一路,终于到了欧阳公馆,还不到下班时间,并未看到欧阳胜宇和陆亦琛的车,连王敏芝平时代步的奔驰也不在家。

    哟呵!清净啊!

    但是前面那是什么鬼??

    陆轻晚快要被闪瞎双眼,别墅大院儿的正中间,摆放了一个长达两米的长条桌子,从左往右,放着礼品、木牌、香炉,中间一个黑色的布条腰带,叠放好放了长方形,右边拜访了几个写有铭文的金色牌匾,繁体字写的稀奇古怪,陆轻晚实在看不懂。

    桌子用一大片明黄台布整整齐齐铺好,不见半点皱褶,风一吹,流苏飞扬,台布刻着拳脚功夫的造型图,出拳、抬脚、踢腿。

    桌子前,放了个棕色蒲团,蒲团前面有个矮茶几,放了一个紫砂茶壶,一排小茶盅。

    茶几和长条桌子之间,八仙椅威武的占据正中,明代造型的椅子很有历史感,同时也很严肃。

    陆轻晚扯了下程墨安的袖子,“老狐狸,什么情况?不是说拜师学艺吗?这……怎么像皇帝祭祖?”

    程墨安低声解释,“武术世家,拜师的时候都要经过正式的程序,拜师在门派之间是一项隆重的仪式,代表着师父要把自己的毕生绝学全部传授给徒弟,为人师者,亦如父亲,所以要用对父亲的礼节对待。”

    时代新新人类实在无法理解三个世界的老传统,但是她愿意接受,“这么看来,咱儿子要成为一代宗师啊!”

    程墨安蹙眉,“希望不是一代魔王。”

    说话间,小魔王还真来了。

    neil换上了冯伯臣给他准备的同门着装,老式的深蓝色对襟短衫,袖子卷起边,露出洁白衬里,黑色长裤,脚上一双千层底的宽口布鞋,白色的棉布袜子,还特意梳了个三七分的油头粉面发型,小孩子亮晶晶的大眼睛很有精神。

    这……!!

    还是她儿子吗?我的天只是从上海滩穿越来的小许文强吧!!天哪好可爱好帅气!

    终于看到了亲爱的爹地和妈咪,neil兴奋的冲上去抱住妈咪的腰,“妈咪!你可来了!”

    陆轻晚亲了亲他的小脸儿,“哇!我的宝贝今天好可爱好可爱!这身衣服超级帅!比时装还要好看!”

    neil又仰头看爹地,眼神的意思是,我不知道这么大的阵仗,事先没跟你说。

    程墨安闭了闭眼睛,表示理解和支持。

    同样的,冯伯臣也换上了一声习武装束,和扛锄头种田的大伯截然不同,现在的冯伯臣一副江湖高手的模样,慈眉善目,气度不凡,很像电影里的中年叶问。

    程墨安点了点头,“冯先生,久仰大名,没想到您愿意收幼子当徒弟,感谢您的抬爱。”

    冯伯臣乐呵呵的笑道,“不,捡到资质出群的好徒弟,是我的福气,我的幸运,我很愿意带neil!”

    陆轻晚抱拳,施上一礼,“冯爷爷,谢谢您哈!往后我们的儿子就拜托你了啊!”

    欧阳敬亭拄着拐杖出门,“你们急什么?拜师还没开始,这么急着把儿子交出去?”

    拜师的程序很繁琐,陆轻晚和程墨安在一旁看着,西方的日落洒满了庭院,金辉和明黄色的台布呼应,金碧辉煌。

    冯伯臣引导neil一步步执行指令,按礼节他需要逐个叩首,可是欧阳敬亭觉得,他的宝贝还是用鞠躬代替比较妥当。

    冯伯臣也接受了。

    程墨安拧着的眉头舒展开,私心里他不希望儿子给任何人下跪。

    neil自己也很乐意,叩拜的环节省略了不少程序,敬茶不可少,他一杯一杯的敬茶,最后一杯双手恭敬的举着,递给了椅子上的冯伯臣。

    小脑袋扬的高高的,奶声奶气道:“师父,请用茶!”

    冯伯臣的手在扶手上颤抖了好一会儿,眼睛灼灼,恍惚不敢认,嗫嚅嘴唇好一会儿才笑盈盈道,“好!好!好!往后你就是清风拳的第十七代弟子,师父给你的名号是麒麟,你是麒麟之子,有麒麟之才,希望你不辜负师父的寄望,习武修德,一身正气!”

    neil乖乖顺顺的点头应下,“是,师父!徒儿知道!”

    “好徒儿!往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来,师父今天先给你带上咱们师门的腰带,往后你就是我清风的人!”

    冯伯臣慎重的把那条腰带给neil围上,显然那是成年男人的腰带,给neil用太长了,缠了好几圈才打了个结。

    冯伯臣拍拍他的小脑袋,郑重其事道,“这是师父的腰带,你以后继承师父的衣钵,就是师父的延续,切切记住,咱们清风的门规,有三不杀,妇孺、初犯、走投无路之人。”

    neil重重的点头,他顿时觉得自己被富裕了浩然的气节,腰带在身上,就是要让他走正道,坦荡磊落,“是,师父!”

    冯伯臣又道,“还有,咱们清风有三不救,不忠、不义,不孝。”

    neil同样点头答应:“是!师父!”

    冯伯臣眼眶泪闪闪的,这个孩子,将来若是能真的把帮派发扬起来,将他的功夫传递到更多的地方,他就是死也可以瞑目,“最后,咱们帮派还有三忍,你要记着。”

    忍?

    陆轻晚不太懂为什么还有忍?

    程墨安握着她的手,示意她接着听。

    冯伯臣道,“所谓的三忍,第一,师父教训,要忍得。”

    “是!师父!”

    “第二,父母教育,要忍得。”

    陆轻晚:“……”

    程墨安微微一笑,很好。

    neil苦了脸,为什么加入师门这么多的规矩啊?

    好吧。

    “是,师父!”

    “这第三么,日后你若是娶了妻子,要记住,对结发妻子,也要忍得。”

    啊?

    哈?

    陆轻晚已经对清风这个门派的脑洞佩服的五体投地,我的天,这门派三观太正了吧?

    囊括了人的一生。

    neil这下有疑问了,“可是师父,将来我要是娶了一个不太合适的人呢?万一……相处的不好呢?我可以离开她吗?”

    陆轻晚差点给儿子盖了个大猪蹄子的钢戳,这才哪儿到哪儿,居然要离婚!

    程墨安:“……”

    咳!

    欧阳敬亭也咳了咳,这么认真的场合,小宝贝童言无忌啊。

    冯伯臣道,“不行!结婚之前你要认真再认真地瞪大眼睛,但是结了婚,就要爱护你的妻子,不能有别的想法,更不能始乱终弃,否则要被逐出师门!”

    冯伯臣似乎对这个格外在意。

    neil点头,“是,师父!”

    结婚还早着呢,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嗯,就以妈咪为标准好啦!

    程墨安和陆轻晚是neil的父母,也给冯伯臣敬了茶,如此以来,礼毕,neil正式加入了冯伯臣的门下。

    陆轻晚私下里悄悄问程墨安,“你说,冯爷爷被称为三鲜老怪,是不是因为他定下来的这些规矩?”

    程墨安在综合了所有的可能之后,得出结论,“我想是的,冯伯臣往后就是neil的师父了,他大概会修炼成三鲜小怪物。”

    “哈哈哈!他现在就是个小怪物啊!我们最可爱的小怪物!”

    小怪物跟师父的第一顿晚饭,欧阳敬亭安排他们在家里吃。

    几个人坐在大客厅,冯伯臣跟neil的感情热乎,两人聊得火热,neil正在积极学习他们帮派的祖师爷人物,熟悉家族的牛掰人物。

    而这边就有点尴尬了。

    欧阳敬亭斜眼看程墨安,故作淡定道,“好了?”

    程墨安颔首,“都好了,谢谢外公挂心。”

    哪有都好了?还很严重呢!

    陆轻晚偷笑,哈哈哈,外公都叫上了呢?老狐狸你认门很快哦。

    欧阳敬亭嘴巴一撇,也没反驳,“你父母什么时候回国?”

    程墨安恭敬道,“外公希望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可以安排?您是长辈,我们尊重您的安排。”

    他态度那么好,欧阳敬亭哪儿还说得出狠话,只是咳了咳,“那就尽快安排,让你父母见我。这之前,neil暂时住在我这里,你没意见吧?”

    老爷子心里在盘算什么,程墨安心里透亮,他想证明自己的地位,想给父母下马威,顺便压爷爷一头,无妨,晚晚家里的长辈自然要比他的珍贵,“没有意见,neil也喜欢留在您身边,只是要辛苦外公照顾他,我和晚晚不舍得您辛苦。”

    陆轻晚心里舔了蜜糖似的,那个甜呀!

    老狐狸你咋那么会说话呢!

    欧阳敬亭彻底被堵的没法施威,想来想去想到一句,“neil还是美国国籍?”

    “是,他在美国出生,持有美国绿卡。”程墨安回答的坦诚,简洁,又在正点上。

    陆轻晚也在纳闷呢,程家的人都是中国国籍,老狐狸人又在中国,为什么neil用美国绿卡呢?他想把国籍迁入中国,一句话的事儿。

    欧阳敬亭没多问原因,而是侧面道,“孩子还没有中文名字,我给孩子取个名字,你们不介意吧?”

    陆轻晚怎么感觉外公用意不单纯呢?

    程墨安更能察觉到老爷子的意思,他所谓的取名字,更加像在展示自己的权威,那么爷爷肯定不会轻易点头,届时他讲腹背受敌,。

    “自然可以,”程墨安看了下玩耍的neil,愁了下脸,“坦白告诉外公,我们以前也试图给neil取名字,但是选了几十个,他都不喜欢,这个孩子年龄小,主意大,名字事关他以后的生活,我不插手,只要他喜欢。”

    嗯,很好,成功甩锅!

    欧阳敬亭想想也是,neil年龄不大,但是心眼儿多,有个性有想法,肯定不愿意被人安排,程墨安的回答在情在理。

    “好,我跟他商量着来!”

    “辛苦外公了,外公是文人,比我们这些商人渊博,您愿意给neil取名字,再好不过了!外公喜欢什么字,不必跟我商量,neil喜欢即可,我相信他的眼光。”程墨安恭顺道,万事好商量的样子。

    再次甩锅,片叶不沾身!

    陆轻晚简直竖起大拇指崇拜!

    程炳文若是追究起来,老狐狸完全可以说这是neil的决定,回头外公也好跟那边说话,横竖都是为了孩子。

    矮油!

    ……

    王敏芝跟几个富太太出门做spa,回家看到了门厅停放的劳斯莱斯,以为家里买了新车,可是她还没往院子里走,转眼看到了丈夫和儿子的车,后面跟着陆亦琛和欧阳清清的车。

    几个人竟然一起回来了?

    欧阳振华刚谈好了一个大项目,心情大好,“老婆,家里有客人吗?这是谁的车?”

    陆亦琛眼尖的认出车牌号,他摇下车窗,随意笑了笑,“我姐夫的车啊!”

    程墨安?

    他在家里!!

    欧阳胜宇和欧阳清清很快交换了眼神。

    王敏芝的脸更是垮到了脖子,几天的美容算是白做了,“好端端的,他来家里干什么?”

    欧阳胜宇则正了正西装领带,“妈,进门是客人,您这个表情什么意思?”

    欧阳清清咬着牙齿,车钥匙被她钻的要扎破手心,“都该吃晚饭了,这意思是,吃完再走?他那么大的神仙,咱们小庙装得下吗?”

    陆亦琛揉了揉耳朵,“表姐,说坏话记得避开人,我还在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