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29章 程墨安不是好人

第629章 程墨安不是好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若夕拼命跟程墨安玩儿捆绑,结果被男方实力打脸。

    白若夕在拍卖会赔笑,程墨安着表示跟她不熟。

    这些小道新闻她没留意,但是想想那些事情,白若夕恨得牙痒!

    要不是陆轻晚,她怎么会如此狼狈。

    这些天她沉默、不做声,在外公那里不抱怨,在父亲这里努力工作,他也想忘记程墨安,忘记所有的伤痕,可是林可盈一句话,她再次把怒火点燃。

    佯装淡然,白若夕道,“林小姐对我了解很透彻啊。”

    林可盈又打开了爱马仕,第二落资料撒了满桌子,“这些,你大概没看过。”

    林可盈在巴黎街头大打出手,毫无千金体面。

    林可盈与未婚夫路边热吻……

    林可盈无脑秀恩爱,网友:被人下降头?

    林可盈和陆轻晚pk?一句话看出谁是豪门之后。

    “现在懂了吗?白小姐,你我都是被陆轻晚伤害的人,我们没有共同的利益,但是巧了,有共同的敌人,这个理由足以让我们达成共识。”

    她把报纸一把拍压下去,纤细的手指用力抓了几张,用力褶皱,“你早就不想忍了,不是吗?那么为什么不干脆释放?”

    白若夕又一次品尝咖啡,她的余光透过杯子边沿,“别忘了,陆轻晚是程墨安的女人,动了她,你我都会死。”

    不是倒霉,不是遭殃,而是死。

    白若夕不夸张。

    林可盈道,“那就不让他知道,天灾人祸每天都在上演,死几个人算什么?谁能保证道路永远畅通?谁能保证吃东西永远安全无污染?谁又能保证没有地震海啸?”

    “你这话的意思是,有了打算?”

    “你和欧阳清清,什么关系?”林可盈问。

    “没什么关系,也可以有任何一种关系,看我的需要,和心情。”白若夕搅拌咖啡,深褐色的液体翻转,那两个兄妹么?

    横看竖看也不像欧阳家族的人。

    欧阳敬亭怎么培养了那么不争气的两个继承人?窝囊废!

    林可盈道,“那么,就让她当一个最有价值的靶子吧。”

    “呵呵。”

    ……

    欧阳清清听说哥哥跟陆亦琛签署了军令状,气的在家里暴跳如雷,“哥,你疯了吗?你也被他骗了啊!他故意的!陆亦琛手上没有资源,但是他有程墨安,程墨安一定会帮助他!你呢?你怎么办?”

    欧阳胜宇手里捏着一支烟,他平时不抽烟,但是压力大时还会点燃一支放在嘴里,吞云吐雾,“清清,这部戏,你当女二号。”

    “什么?”欧阳清清听到自己居然从女一号又变成了不起眼的女二号,气的更凶猛,“哥!就为跟陆亦琛赌气,你居然要牺牲我的前途?你知道我为了女一号准备了多久吗?女一号很瘦,我不敢吃饭,拼命练瑜伽,还跟形体老师学基本功,我是真心希望自己可以胜任,你……一点也不相信我?”

    欧阳清清被打击之后,在母亲的指导下,的确有在努力提升自己的整体素养,学了舞蹈、瑜伽、茶艺,为了塑造出角色的柔美,她已经能劈一字马。

    但是为了陆亦琛的赌局,哥哥要彻底改变她的人设。

    欧阳胜宇揉了下妹妹委屈的脸颊,“清清,别赌气,哥哥有自己的安排,这部戏关系重大,哥哥不能冒险,我答应你,下部戏你一定是女一号。”

    “我不!要这次!”

    “清清,不要孩子气,我说了下次就是好下次,先这样吧,太晚了,回去睡觉!”

    欧阳清清抹了把眼泪,她泪眼汪汪的,“哥,你以前从来不凶我,你在美国给我打电话,都是关心我,心疼我,你不会骂我。现在陆轻晚回来了,陆亦琛也回到了爷爷身边,一切都变了,你变了,爷爷变了,爸爸妈妈也变了,这个家再也没有以前的和睦,你听……”

    她指着书房的门,外面隐约可以听到neil的笑声,他在跟冯伯臣做游戏,欧阳敬亭也参与其中,气氛很和美。

    “你听到了吗哥?现在这个家哪儿都是陆轻晚!哪儿都是她!她不在,爷爷嘴巴里却一直念叨,还把她的野种孩子带来!爷爷有对你那么好吗?爷爷跟你那么笑过吗?”

    欧阳清清越说越生气,越生气声音越大,“我不服!我不甘心!我和哥哥才是爷爷的孙子孙女,他们是陆家的人!为什么不回他们陆家!陆家在京都人还死绝呢!”

    欧阳胜宇上去堵住了她的嘴,五指并拢不让她再胡说乱叫,“清清!你干什么!”

    “呜呜呜!!放开……”

    “你听着,听清楚,不许乱说话,委屈也给我忍者,不许说出来,知道吗?”

    欧阳清清只能气的飙泪,满心的焰火。

    “陆轻晚迟早会滚,你急什么?再这样,小心爷爷听到。”

    ……

    冯伯臣哎呦跌倒,“哈哈哈,neil你的神功太厉害了!比冯爷爷厉害!哈哈!无影脚用的好。”

    neil跟着冯伯臣学拳脚功夫,比划的有模有样,冯伯臣则配合着原地卧倒,受伤状。

    欧阳敬亭安抚的擦了擦neil额头的汗,“你这个冯爷爷可不是一般人,你连他都打倒了。哈哈哈!我们的neil太厉害了!”

    neil天真的问,“冯爷爷很厉害吗?他是干什么的?”

    冯伯臣撇嘴,“罢了罢了,不要跟孩子提那些。”

    欧阳敬亭笑道,“收保护费的。”

    保护费?

    neil还没接触过这类的人,想必跟黑道有关系,“冯爷爷,你保护什么人?”

    “保护你啊,以后爷爷只保护你,好不好?”

    “好啊!谢谢爷爷!”

    冯伯臣在美国隐居,整天跟农田作伴,早已忘了天伦之乐,neil绕膝奔跑,填补了他心中许多的缺憾,一时间他老泪又要奔流。

    “宝贝,你想学防身术吗?”冯伯臣看他软乎乎的脸蛋,有些不忍心,毕竟学武术太吃苦了。

    neil很有兴致,他想!

    “你愿意教我吗?”

    “愿意!只要你肯学,爷爷把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你,但是neil,你要知道,这天下两大难,便是读书和打拳,武术是童子功,需要常年磨炼、坚持,不可虚度一日,练武之人,还要心术正,行的端,否则害人伤己。”

    欧阳敬亭摆摆手,“行了老冯,你别跟他说那么多,他才五岁多,懂什么啊?你教他一些简单的防身术,打群架不吃亏就行了。”

    neil却端端正正站直了身板儿,一字一顿的小奶音认真道,“我能!太爷爷说,大丈夫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可恃强凌弱。太爷爷还说,我们读书学本事,不是要高人一等,而是要为更多人服务。”

    “哈哈哈哈!”欧阳敬亭听罢爽快的大笑,这个孩子实在太得他的心!太得了!

    冯伯臣也深深感到了意外,程炳文教子有方,子子孙孙都有出息。

    “好!neil,明天咱们正式举办拜师宴,我收你当徒弟。”

    学武不是闹着玩的,不是玩笑话,冯伯臣要把一辈子的功夫给他,便是要收这位弟子,neil要尊称他为师傅。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冯伯臣想着,他这辈子没了什么指望,不能把师父的本领也弄丢。

    neil不懂中国武术世家所谓的拜师学艺,以为就是吃顿饭而已,“好啊!谢谢爷爷!”

    欧阳敬亭欣慰的点头,如此也好,给老冯一点盼头,他的人生才不至于太绝望。

    至于neil,学成什么样都随意吧,也不指望他把武术发扬光大。

    ……

    原始森林的考察终于结束。

    叶知秋和卢卡斯踏上了回滨城的航班。

    九万英尺的高空,再俯瞰那座城市,那片森林,恍若隔世。

    叶知秋怅然,“你说,想做了一场梦。”

    卢卡斯握着她的手没松开,这一次冒险把他们的距离拉得更近,“你喜欢的话,以后咱们再来。”

    “是啊要来,拍摄的时候肯定得来。”她哆嗦道,“想想都害怕,这里的戏份估计得拍半个月,天哪!”

    “我陪着你了,不怕!”卢卡斯趁机抱抱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口,听她的呼吸。

    “糟糕!倾城怎么办?不会饿死吧?我忘了给它放猫粮!!”

    卢卡斯:“……”

    没有放猫粮……猫粮……

    一星期了……啊!

    叶知秋捂脸,喃喃道,“我没有养宠物的习惯,以前家里不存粮我都是叫外卖,这次……”

    卢卡斯:“……”

    “没事没事,一只猫而已,没有就没有吧,以后不养猫了,只养你。”

    倾城啊。

    叶知秋挣开他的手臂,“说!你心疼吗?舍不得是吧?因为那是前女友送的?”

    天!这都是哪儿和哪儿?

    卢卡斯赶紧解释,“不是一回事!倾城是倾城,跟主人无关!”

    叶知秋绷不住,笑了,“骗你的,倾城在田甜家,肯定活的更好,田甜很有爱心。”

    卢卡斯:“……”

    不带这么试探的吧?

    ……

    晏河清嘴巴里叼着香烟,这是他习惯了的动作。

    窗外是夜色初上,十里星辰,顶层的视野好,可以眺望远方风景。

    陆亦琛咳嗽了一阵子,嫌弃的捂住鼻子,“晏河清,你能把烟掐了吗?二手烟伤害身体更厉害!”

    “哦……”晏河清拿了香烟打火机,一并给他,“那就一起抽一手烟。”

    陆亦琛推开他的手,厌弃死了,“晏河清,你都这样了,为什么还抽烟?你想更快点?”

    晏河清目光懒散无力,一如他的人,“抽烟会让人满足,空气占满了身体的空缺,一切都会丰盛。”

    陆亦琛:“……请你说人话。”

    同样是文艺青年,晏河清这个style他真是无力招架,奇葩!

    晏河清吐出一口青烟,接着口述要写的内容,“外景,靶场,十个人,狙击枪……”

    他看着天空,夜色那么浓,化不开,“你说,死人会在什么地方?”

    “啊?”陆亦琛敲打完那些字,懵逼。

    “我说的是台词。”

    陆亦琛:“……”

    还能一起玩儿吗?

    晏河清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你说,要是有一次重生的机会,做什么好呢?”

    陆亦琛敲下去,等待着。

    晏河清道,“怎么不回答我?”

    陆亦琛怒了,“卧槽!你有病吧晏河清,我哪儿知道你什么时候说的台词,什么时候问我?你说清楚点。”

    晏河清也不跟他计较,“我有病。”

    陆亦琛:“……”

    “程墨安这个人,你觉得他是好人吗?”

    “不是。”

    “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