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26章 男女之间,无非是……

第626章 男女之间,无非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小姐……您来找总裁吗?刚才公司cfo进去跟总裁汇报工作但暂时还没出来,您稍等片刻好吗?“

    陆轻晚直奔顶层董事长的办公室,经过秘书办公室,安妮先出来,微微笑着提醒她。

    看到安妮胸口的工作牌,陆轻晚才知道她也是程墨安的秘书之一,此前她没留意过秘书区都是什么人,印象最深的是琳达。

    眼前这位跟琳达是不同的风格,大约是安妮的名字听上去乖巧甜美,很配她的脸型和气质,很乖巧客气的女孩 ,看上去年龄不大,圆圆的鹅蛋脸,两颊苹果肌饱满,像一颗初熟的苹果,笑的甜美。

    她皮肤白皙,一身职业套裙,露出白白细细的长腿,很有小家碧玉的感觉。

    安妮的漂亮是甜美的,琳达则性感一些。

    啧啧啧,程墨安啊,你这是秘书团呢,还是后宫团呢?为什么女秘书一定要肤白貌美大长腿?

    陆轻晚记下安妮的名字,弯下眼睛笑眯眯的,“可以的,我在外面等着。”

    “陆小姐这边请,请坐,您要喝什么呢?果汁?咖啡还是白开水?”

    陆轻晚要了一杯白开水,主要是为了不尴尬。

    安妮忙完招待,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工作。

    她旁边坐着男秘书赵笛,见未来老板娘,低声问安妮,“你发现了没?现在陆小姐跟以前明显不一样了,整个人的气质全都变了,好像拔高了一个档次。”

    安妮吐槽,”你这就太不懂内情了吧?陆小姐本来就是豪门千金,落魄了而已,经过重新洗牌,又回到了权利的顶端,或者说,现在的陆小姐才是她本来的样子。“

    听到八卦,温蒂也过来插了一句,“总裁对陆小姐真好!换做任何人都要感动哭的,我听说总裁给陆小姐的弟弟买了景鸿大楼!一栋楼啊!那天琳达不在,我给总裁送咖啡,不小心听到他跟陈助理聊天,噶的!吓死宝宝了!”

    “天啊!这样的姐夫我也想要,或者给我个同款的丈夫也可以。”

    “话说回来,陆小姐其实不差钱的,她外公是欧阳集团的创始人,身价几百个亿,跟总裁门当户对呢。”

    “嘘!不是那么简单!陆小姐有舅舅,表哥表妹,外公的资产轮不到她继承,给的话也是一点点,跟咱们总裁差距很大。”

    几个人余味深长的哦了哦,表示理解。

    巧的是,陆轻晚的耳朵很好用,她假装玩儿手机喝水,秘书们的八卦她一字不差全都听了进去。

    他们的槽点,估计跟外界差不多。

    看看手上的戒指,陆轻晚撇嘴,她和程墨安哪里是门当户对,而且她需要门当户对吗?她要攀高枝懂咩?

    过了一会儿,程墨安的办公室门打开,绝世集团的首席财务官脸色意气风发,似乎遇到了好事。

    看到陆轻晚,他颔首问好,“陆小姐。”

    那样子好像把她当成了女老板。

    陆轻晚忙点点头,“你好。”

    通过没闭上的门缝,程墨安看到陆轻晚,高大的身影离开大班桌,几步便走到门外,大大的手掌牵着她的手,柔声道,“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直接敲门进来?”

    陆轻晚手里的水喝了一大半,渴吗?居然喝了那么多。

    等了很久吗?

    “我在欣赏外面的风景啊,真漂亮!我喜欢!”

    程墨安笑道,“喜欢什么?我让纪年给你搬过去。”

    “不要!这边都是二手的,就算喜欢,我也要新的!”

    程墨安揉揉她的头大,带她进门,顺便给安妮递了个眼色,门再次打开之前,不要让任何人打扰。

    安妮躬身。

    总裁啊总裁,您对陆小姐真是好的上天,羡慕死啊!

    “你换药了吗?我上午跟张绍刚出去开会,忘了……”陆轻晚自责的咬咬嘴巴,“对不起啊,你没事吧?疼吗?”

    程墨安的伤没什么大碍,不换药也无妨,但是他的小狐狸这么挂心,他当然要好好利用,“嗯,疼,错过了换药时间,药效好像失灵了,你帮我看看。”

    “啊……好的好的!你快点趴下,衣服脱了。”

    陆轻晚打开药瓶,拿棉签和消毒液,忙完一转身,发现程墨安笑的不坏好意。

    “你看什么?我让你脱衣服啊,不然我这么给你上药?”

    谁知道,程墨安笑的更开怀,他蹙了蹙眉头,“真是个傻瓜,这么容易受骗。”

    陆轻晚气鼓鼓的,“你到底脱不脱!”

    ”好,脱。“

    程墨安将上衣抽出皮带,往上掀,后面他不方便,趴下让陆轻晚帮忙。

    陆轻晚小心的帮他揭开纱布,上面沾染了一些血迹,好在已经不再那么多血清,她低头在伤口上吁气,缓解他的疼痛。

    ”你和张绍刚聊了什么?“程墨安下巴枕着手背,趴在沙发上享受小狐狸的亲手伺候。

    挨打可以换来这么好的福利,他深以为值得。

    陆轻晚帮他清理结痂溢出来的血丝,干在了身上,不好处理掉,“晏河清修改了原著小说,改动的幅度很大,他最后改成的是双主角。”

    “双主角的电影现在行业内还不多,是个好的切入点,张绍刚怎么说?“

    程墨安眉头宁了下,清理的时候还是会痛。

    陆轻晚轻轻的呼气,吹伤口,“他说很好,支持,然后,他希望容睿来主演,”陆轻晚把药膏涂上去,触目惊心的疤痕变深了颜色,更加狰狞了,她只求不要留下疤痕,不然以后程墨安游泳什么的多别扭,他那么干净那么洁癖,肯定不允许身上有瑕疵。

    “他的意思是,容睿和庄慕南一起来主演,前段时间他们在网上角逐,制造了很大的动静,这次要是一起主演的话,肯定每天都是热门啊,导演有私心。还有,他觉得容睿有实力。”

    陆轻晚愤愤的,话里话外都是嫌弃。

    他的小狐狸生气了。

    “你不希望容睿加入这部戏?“

    “昂,不太希望,在我看来,容睿就是长了一张还算不错的脸,演技也就一般般强一点吧!他能扮演霸气的战士吗?”

    程墨安沉吟,然后徐徐道,“西河就职以来,成绩如何?是否达到了你的满意?”

    提到西河,陆轻晚打开了话匣子,把他的丰功伟绩说了一遍,”我很纳闷,西河什么时候变大神了?“

    程墨安道,“那么,我的建议是,你用容睿。”

    陆轻晚咬咬牙,暗暗的在心里画了个圆圈,把容睿放在里面,“你真这么想啊?你就不想想,我为什么不喜欢他?”

    程墨安扭头看她不悦的小脸儿,疼惜哄道,“男女之间,无非是追求和被追求,或者甩和被甩,以你的魅力,我相信你是被追的那个,也是甩人的那个,若是前者,可见他从未追到你,以前不能,以后更不能,所以我放心你们合作,”

    他也不管伤口是否已经完全处理好,坐直了身子,就这么敞开胸膛,抱了抱她,“相反,现在换个男演员去剧组,我反而担心。容睿失败过,没什么机会,新手的话……”他苦笑,“万一成功了呢?”

    陆轻晚心里正膈应着呢,他一句话把她给说通透了,“喂!老狐狸你要不要这么犀利!你有透视眼吗?能看穿我的心思啊?哼!”

    ”经验之谈,容睿不是你的菜。“

    不是她的菜,做的再色香味俱全她也不喜欢,若是喜欢,早就吃干净了。

    陆轻晚噗的笑了,板正他的躯干,撒娇,“好了好了,还没上完药呢,你赶紧趴下!”

    程墨安苦着脸,“还是疼,消毒不到位,今天不用你的独家秘方消毒了吗?”

    他指的是,陆轻晚的嘴唇和舌尖。

    陆轻晚呸他,“不要脸!!!你身上都是药水,我才不……”

    程墨安捧起她的小脸儿,对准那双不服软难调教的小嘴巴,用力吻了下去。

    浅尝,深啄,他吃的心满意足。

    陆轻晚吐吐舌头,“骗人。”

    “谁说消毒一定在伤口上?看过谁输液在伤口扎针的?要在静脉。”

    “狡辩!”

    嘴巴什么时候是静脉了?骗人。

    被骗了一遭,陆轻晚心旷神怡,她喜欢老狐狸的套路,哈哈哈。

    ……

    “老哥,今天有什么喜事吗?看你一早上就精神奕奕,很不一般?”

    冯伯臣好几天不来跟欧阳老爷子下棋,又被叫来喝茶聊天,看到老朋友开心的合不拢嘴,他一头雾水。

    欧阳敬亭顺了顺下颌,爽朗的笑了三声,“哈哈哈!晚晚那孩子啊……真是……”

    冯伯臣更是郁闷,“老哥,你大早上的只顾着笑,什么事你倒是说啊,我这里干着急呢。”

    于是,欧阳敬亭把考验程墨安那件事告知了老伙计,意得志满的挺直了腰杆,人也年轻了好几岁。

    “你说,墨安这样的孩子,我怎么能不满意啊?满意,我是太满意了啊!“

    冯伯臣又是羡慕,又是欣慰,晚晚遇到自己的如意郎君,作为长辈自然满心的欢喜,“好好好!太好了啊!亏你以前还担心,我就说,不要担心,程墨安的人品靠得住。”

    “还有……”欧阳敬亭炫耀般把程墨安的亲笔承诺书亮出来,展开,“看看,这字。”

    冯伯臣眯着眼睛,仔细看,认真看,一笔一划的欣赏,“好有底蕴的字!多少年没见过了,现在的年轻人谁还会写毛笔字啊,一手好字多半也被电脑毁了,墨安难得,难得!”

    欧阳敬亭频频点头,称赞,“字如其人,看到他的字,我心里更踏实。”

    “不过……”冯伯臣又看了看承诺书,“不是要拿去公证吗?没做?”

    欧阳敬亭把那张纸小心翼翼的折叠好,平整的好在盒子里,宝贝似的,“我哪儿能真的要他全部的家当?就是试试他有没有那份心,现在知道了,我心安。”

    冯伯臣叹了口气,有些苍老的眼睛里酝酿着苦涩,他放下黑色棋子,思绪好像在飞远,“要是那孩子当年没死,也到娶妻生子的年龄……说不定早婚的话,孩子也几岁了,只可惜……”

    想到往事,冯伯臣眼眶潮湿。一腔悲伤压抑不住。

    冬天的湛蓝色天空,在他看来也如同暴雨将至,要覆盖心中的一片晴朗。

    曾经以为不会难过心痛的,可是想到那些……

    冯伯臣粗糙的抹了一把眼睛,不想在老哥面前露出软肋。

    欧阳敬亭喟叹,安抚了他的肩膀,“不想了,不想了,以后晚晚和小琛,也会孝顺你,不要再去美国了,赌什么气啊?”

    话说到这里,欧阳敬亭骤然想到了什么,疑惑的问,“有件事我很想问你,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什么事?”

    欧阳敬亭低声道,“你以前曾经立下决心绝对不回国,生前不会踏入滨城半步,为什么你会回来?我听说是墨安把你带来的?他怎么能有那个本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