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24章 此时应该风花雪月

第624章 此时应该风花雪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企业文化?你想搞什么企业问也?咱们的企业文化就是自由,创新,你这个一弄,别给我弄成城乡结合部。”

    陆轻晚发誓,她不敢相信西河的品味!

    这个人不知道品味长什么样吧!

    陆轻晚美眸在看向西河那张脸的时候,明显很鄙夷,很怀疑,“企业文化?亲爱的西河同志,拜托你用白话文解释解释这句话什么意思?我语文不好,实在不太理解啊。“

    西河被质疑了品味,内心深深不平,只怪陆轻晚太年轻,看事情只看表面。

    他微微一笑,神秘的像个世外高人,“陆总,你知道打脸是什么意思?等你懂这句话的意思,就会深刻、透彻、由内而外的理解,什么叫文化,什么叫品味!“

    秦政和田甜交换了一下目光,郭敬轩也看了看公然跟陆轻晚叫板的西河,心想着这位新来的职业经理人果然不是盖的,有气场。

    昨天被陆总虐的体无完肤,这是逆袭的节奏?

    会不会来的太快?不应该稍微沉淀一下的吗?

    陆轻晚也露出了一抹慈母般的笑容,菲薄的唇勾着,”很好,我非常欣赏你的自信,那么西河总经理,请开始你的表演。“

    西河拍了下手,不再搭理陆轻晚,假美国佬,中国字不认识几个,她懂什么!

    ”大家动起来 ,听我的指挥,为了迅速打造属于风华的独特风格,咱们得加把劲,争取上午完成。“

    陆轻晚环臂,喊了声老郭,“你觉得怎么样?我要不要适当的插手管一下?”

    郭敬轩也没看出眉目,手指点点下巴,不太确定的道,“也许真的有那么点意思呢,陆总先别急,我觉得这么大的事,西河不会胡来。看样子,他心里有底。“

    陆轻晚点头,西河这家伙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大概会放下以前的流氓做派,没准真成了良民,“且看看他的表现。对了,叶总和卢卡斯有消息吗?邮件给了没?”

    因为突发小状况,叶知秋和卢卡斯临时又去了一趟北方,考察军人训练基地。

    也就是程思安所说的,战士们饿到爬树掏鸟蛋那种穷凶极恶的原始森林。

    算时间,他们应该已经到了目的地。

    “到了,今天才到,上次的资料在我这里,一会儿整理好给你,另外,他们这次亲自侦察原始森林,环境挺恶劣的,我跟他们说了,随时保持联系。”

    陆轻晚和叶知秋的手机有绑定,只要她打开程序就可以。

    也许那边信号不好,陆轻晚没有收到短信电话,也没有定位提醒。

    想着卢卡斯也在,应该没事,也没好意思总打扰。

    人家二人世界,她远程电灯泡遭嫌弃。

    “我打个电话问问。”

    这次,叶知秋的电话依然关机。

    “难道苹果手机在低温情况下真的无法使用?”陆轻晚问。

    郭敬轩道,“据说是,就算能用,锂电池的耗电量是平时的三四倍,很快就没电。”

    陆轻晚郁闷,“行,我知道了。“

    西河那边让安排几个人拆开箱子,里面的东西需要组装,还不知道都是什么,陆轻晚没时间留在这里看热闹,整理完资料就先跟导演碰面,聊后续。

    ……

    此次时刻,遥远的北方原始森林,一场大雪扑簌簌的从浅灰色天空飘落,纷纷飞扬的大写覆盖了沃原千里。

    除了特意去瑞士滑雪见过这样的盛况,叶知秋也是头一次亲眼见到祖国境内这么声势浩大的雪景。

    放眼看去,目光所及皆是看不到尽头的皑皑白色,葱茏的松柏被白雪厚厚覆盖,压弯了低垂的枝丫,枝头承受不住雪的重量,随着风扑簌簌飞落,大片大片的雪洒在地上,和积雪融合。

    雪依然在下,好像没有尽头,不会停歇。

    胡天八月即飞雪,跟这里比起来弱爆了。

    叶知秋身穿加厚的雪地冲锋衣,貂毛加绒的皮毛一体帽子,手上戴着同款的狐狸毛手套,高筒的雪地登山靴深深陷入积雪,每一次抬腿都会砸一个坑,带出大捧大捧的雪。

    卢卡斯和她紧紧并肩,两人跟在当地军人的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呼出来的雾气穿透了厚厚的口罩,冰天雪地中是唯一的热,但几乎还没看到就已经凝固。

    这地方实在……实在不是人待的啊!

    叶知秋吸吸鼻子,”你说,咱们会不会成烈士什么的?我怎么觉得要死在这里呢?“

    卢卡斯握着她的手,一会儿也不敢松懈,更不敢分神,“你这么坏,阎王爷不会要,至少还要祸害人间八十年,你要是死了,谁来犯罪?”

    叶知秋冻的鼻子疼,她又吸了吸鼻子,戏谑着开玩笑,“你看到没,前面的军人哥哥都是男人,你也是男人,连军犬都是雄性的,就我一个女人,万一他们兽性大发,对吧,我不是要血染原始森林吗?不过据说军人的体力很好,技术也好,我也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卢卡斯呸了口,“你想的美!在他们兽性大发之前,我先爆发,咱们俩死一起,你尽情的榨干我,不要客气。”

    也是醉了!她什么脑洞,什么思维!

    这种时候难道不该想到:大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或者,下雪天一起走,一不小心到白头?

    好歹也是拍电影的,就不能想点风花雪月?

    走了半个小时,叶知秋身上有了热气,摘下口罩,她脸通红,鼻子红彤彤的一点,“卢卡斯,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卢卡斯也热了,口罩哈气太多不舒服,他摘下口罩,擦了擦叶知秋的脸,“什么事?”

    叶知秋忽然抱住了他的脖子,陷在雪地里的脚踮起脚尖,对着卢卡斯的嘴巴亲了下,“想吻你。”

    亲吻,她舔了下嘴巴,“滋味还不错。”

    卢卡斯被突然袭来的幸福给整蒙圈了,福利啊福利,老婆给发了福利,值得,再辛苦也值得。

    终于,一行人抵达了军队平时训练的地方。

    最前面牵狗的军人指着被厚厚积雪掩埋的路口,“我们的军人平时就从这里开始,一旦进入森林,就分散行动,他们往往自己也不知道会走到什么地方,训练要维持半个月,很多人出来的地方要在几百公里外,还有一些中途出意外的士兵,要提前归队。”

    “一个月?在里面一个月!!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第二个军人乐了,“吃什么?原始森林物产丰富,兔子,狐狸、狼,小鸟,遇到什么吃什么,实在找不到,吃草吃树叶也是可以的。至于喝的,这么多雪,还不够他们喝水?”

    叶知秋被吓到了,“现在雪那么大,野生动物不好捕猎吧?“

    说着话,几个人继续往里面走,卢卡斯道,“兔子和狐狸能在这样的条件下生存,相信咱们的军人更可以,只要抓到出来觅食的兔子和狐狸,就能吃一天。“

    作为女人,叶知秋还是觉得太残酷,但带头的军人却笑呵呵的道,“这算什么?特种部队的训练比他们更残忍更严苛,别说兔子,老鼠也要吃。”

    呕!

    知道呕吐不合适,叶知秋还是干呕了一下,“老鼠?这……”

    卢卡斯看她那样,觉得挺可爱,“行军打仗,很多时候根本不可能有那么都补给,所以需要他们把一切肠胃可以消化的东西当做食物,军人的基本素质之一。”

    叶知秋颔首,“军人的生命果然比咱们强大,值得钦佩,值得歌颂!”

    带头的年轻士兵抚了抚狗的毛发,“去!”

    一声令下,那黑色的德国黑贝箭一般飞出去的,四条腿挞伐积雪,转眼已经看不到身影。

    “它去探探路,顺便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吃的。”

    军人说的很随意,好似在说自己的日常。

    “你说……咱们在这里吃饭?”

    吃什么?怎么吃?

    军人理所当然道,“没错,就是这里。”

    卢卡斯笑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面对大自然的雄伟浩大,气势滂沱,叶知秋发现自己很渺小,天地之间一个蝼蚁,此时她可以依赖的只有卢卡斯,而决定他们方向的竟然是一条狗。

    人类真的微不足道。

    她叹了叹气,更紧的握住了卢卡斯的手。

    卢卡斯反手把她的手握的更紧,更小心,两人无声的站在雪原,心跳走到了一个频率。

    很快,探路的狗回来。

    年轻军人笑着指前方,“走吧!开始准备今天的午饭!”

    带着憧憬和好奇,叶知秋跟上他们的脚步。

    第一次,她看到了所谓的军人打猎。

    几个人埋伏在雪地后面,安静的蹲伏,除了呼吸和心跳,没有任何声音。

    天,静悄悄的没有杂质,全是白色,干净如混沌初开。

    鬼知道这样的沉寂多么可怕,万一找不到猎物,他们要挨饿。

    那么对于军人呢?他们怎么挨过饥饿?怎么度过漫长的三十天?

    据说他们只有一个背囊,一个月的衣食住行全在里面。

    若不是铁骨和正气,恐怕……

    嗖!

    叶知秋还在发呆,之间一道黑色的影子横穿了视野,像流星像闪电那般快!

    她根本就看不出所以然,那条飞奔而去的德国黑贝已经匍匐在地。

    接着,他在雪地一顿厮打,不到十秒钟,它回头,用有些骄傲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主人。

    嘴巴里叼着一只棕色的野兔!

    “天哪!兔子!居然真的有兔子!”

    叶知秋惊诧的喊出了声音,她实在太兴奋,太震撼!太钦佩!

    而军人则是微微一笑,平静的拿走兔子,用只有他和狗才知道的动作表示称赞。

    黑贝乖乖的跟在他身边,像个乖孩子。

    叶知秋再次钦佩。

    看看人家的狗,这才是真正的宠物!真正的伙伴啊!

    城市那些穿戴整齐的贵宾泰迪和博美,都应该学一学。

    好吧,品种不一样,不能勉强。

    一只兔子不够他们分食,军人带他们往里面又走了一段路,蛰伏在暗处,静静等待。

    此时,叶知秋看到了一只在雪地等待食物的狐狸。

    橙黄的狐狸耷拉大大的尾巴,背对他们,可见前方有它的目标。

    叶知秋咬着嘴唇,不敢出声。

    卢卡斯搂住她的肩膀,两人目不转睛等待军人的行动。

    这一次,又要上演怎样的惊心动魄?

    狐狸在所有动物里,算得上聪明机灵狡猾的,它们的灵敏度极高,一般想拿狐狸当食物的食肉性动物,都会吃力不讨好。

    打小故事书写过无数狐狸的故事,无一例外都是负面。

    叶知秋注意到了军人的眼睛,他像随时准备俯冲的猎鹰,两眼半眯,精神高度集中,仿佛那双眼睛有精密的侦察设备,能够精准计算自己跟猎物的距离、还能预测猎物下一步的动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