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18章 脾气有点怪,但是不吃人

第618章 脾气有点怪,但是不吃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实锤!美少年为博上位勾搭某超级大富豪,美少男主动献身……”

    “据说该美男子还不满18岁,两年前就是富豪豢养的小宠物。”

    “能被大富豪独宠,预测相关方面技术超群,更有人猜测,他的真实身份乃泰国最美人妖,上下两种性别……”

    “爆炸新闻,内部消息,富商携带新宠参加顶级豪门盛宴,期间小鲜肉争风吃醋,跟美女大打出手,小鲜肉自爆乃富商情人……”

    “小鲜肉和富豪不可描述的那点事,未删改视频流露,再不看就没了!快转发!”

    “美少男沦为玩物,网友直言:活该!”

    “……“

    “……”

    陆亦琛偏头痛,痛的厉害。

    他怎么也没有预料到,在king聚会上的一番维护姐姐爱情权益的大戏,竟然演变到了彻底变味儿的程度,都市人的生活有那么无聊没趣缺乏激情吗?

    需要大肆渲染别人的私生活获取快感吗??

    他终于理解为什么很多明星艺人会选择走上自杀的道路,比如在《霸王别姬》里面展示天才演技的张国荣先生。

    现在、此时此刻,他也想从正在装修的景鸿大楼跳下去!

    陆亦琛烦躁的关掉手机,仰望窗外晴朗起来的天空,心里的燥火无法发泄,再憋下去他非爆炸不可!

    什么人!有没有起码的智商?!

    还有,为什么所有的新闻都只拍到了他,却没有程墨安一星半点的很近?!尽管他只是背影,但也不能容忍。

    陆亦琛想打架!

    特别……的……想打架!

    “陆先生,我们按照设计图进行后续的装修就可以了,是吗?”

    装修总负责人笑容憨厚,闹大上的深黄安全帽落了一点白灰,更像老实巴交的好人。

    于是,陆亦琛的火只好努力压在胸口,摆出纯真帅气的年轻笑容,“是的,没错,就这么做。”

    “好的陆先生,这样以来,跟前面的设计完全不同了啊,但是效果肯定更好,陆先生您的品味比那位高,修改后的装修图我个人也更喜欢。”

    陆亦琛桃花眼笑的纯洁如水,“是么,我和之前那位比,不光是品味好。”

    沈云霄么?最近他倒是消停,认怂了?那岂不是很没趣?

    看完装修,陆亦琛摘下安全帽,下楼。

    不早不晚,他恰巧遇到了停下车子的沈云霄,两人目光接触的一秒钟,因为各自的心情都怔了怔。

    陆亦琛哂笑,说曹操曹操真到。

    沈云霄则是没料到会遇到陆亦琛,但此时再转身已经来不及。

    程墨安斥资买下景鸿,直接写了陆亦琛的名字,够大手笔,而他高价买来的资产,却是为他人做嫁衣,想来真是讽刺!

    心思在腹中流转绕弯,两人的脸上都写着“今天真冷”的平淡和不耐。

    “你就是陆亦琛?比我想的更年轻有为,你好,我是沈云霄。”

    撘眼看到他伸出来的手掌,陆亦琛嘴角的微笑猝然停滞,握了握,“沈先生,我认识你,关于你的新闻经常在新闻热搜榜,今天看到本尊,我很惊讶,为什么外界说你是小白脸呢?论肤色,我比你白。”

    陆亦琛笔直的看他,等他用什么表情回击。

    沈云霄抽回手,指头在裤缝边攥紧,他有想杀人的冲动,刘海下的冷冽眼眸笑容不减,像在欣赏一个不谙世事的调皮孩子,“看上去,你的确比我更适合当小白脸。”

    陆亦琛面不改色,“沈总来景鸿,打算再买回去?要不要我开个价?”

    沈云霄擦了擦手,他的动作漫不经心,好像只是日常,但触动了陆亦琛的火苗!

    “卖出去的东西,丢了算了,我这个人不喜欢吃回头草。”

    他将用过的手帕抛掷,待着爱马仕logo的真丝男士手帕垃圾一样飞到了草丛。

    陆亦琛隐忍几秒钟,“看来,沈总是舍不得失去的财富,来缅怀,行,沈总你继续欣赏。”

    什么东西!

    还好知秋姐没跟他在一起,他只配给人家当小白脸!吃软饭!

    “等等。”

    陆亦琛提步预备远离人渣,人渣先开口作了挽留。

    “麻烦你转告叶知秋,我们早已是过去式,希望她不要再纠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另外,更不要接近我的妻子,让她好自为之,既然选择分手,就好聚好散,不要做的太难看。”

    陆亦琛背对他,上下牙齿已经咬到了根儿,是可忍孰不可忍!

    欺人太甚了沈云霄!

    “哐!”

    呢子大衣掀翻下摆,陆亦琛转身的瞬间,当脸给了沈云霄一拳头,他的拳头蓄满了全身力气,打下去时没有缓冲,没给他留余地,把压抑的愤怒、对叶知秋的羞辱、沈云霄那张伪君子的肮脏模样,全部奉还!

    沈云霄硬接了一拳头,被打的身影剧烈倾斜,脚底往后滑了大半步,缓了好一会儿才站稳,拳头打来的一瞬,他眼睛因为吃痛而失焦,灰蒙蒙一片。

    口腔溢出血腥味,他才鼓了鼓口腔内壁,“会打人了?看来,我不能当你是个孩子。”

    该死!

    陆亦琛上挥拳准备再给他一下,沈云霄反手控制了他的拳头,拳头勘堪停在他鼻梁前方不足一公分的位置,反方向是陆亦琛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

    沈云霄脸上红了一大块,左脸整个膨了,“小子,你姐没教过你吗?能用脑子解决问题,最好不要动拳头。”

    “我姐说,面对禽兽就不必了。“

    沈云霄呼吸一窒。

    在陆轻晚心里,他是个禽兽?

    “沈总,我姐显然错怪你了,你……禽兽不如。以后离知秋姐远点,离我的地盘也远点,空气质量本来就不好,你一来,我以为是雾霾。”

    说完,陆亦琛牟力收拳头,不再看他一眼。

    沈云霄舔了舔嘴角的血腥,仰头观望可以看到成效的景鸿大楼。

    ……

    陆亦琛坐上车,又看到了手机上该死的新闻。

    一帮没脑子的智障。

    然后,他电话响了。

    老姐?

    陆亦琛吞吞口水,老姐突然打电话,难道也看了新闻?

    完了。

    接还是不接?

    装作没看到?

    算了,横竖一死。

    “姐……“陆亦琛笑眯眯的,乖巧像猫仔。

    “我在希尔顿酒店楼下等你,来一趟。”

    陆亦琛抓了抓刘海,试探的问,“酒店?有什么话咱们回家说……哦,算了,我去找你。”

    这下彻底完了。

    老姐不敢回家,显然不愿意被外公知道丑事,而酒店的用意,莫非暗示某种联想?不愿意公开骂他,想让他主动坦白?

    他承认自己为了姐好,她能信吗?

    不再偏头痛,整个头都好痛。

    陆轻晚忐忑不安的咬嘴唇,等下她怎么跟小琛说?

    作者看重自己的文学作品像亲生的孩子,突然告诉他剧本需要大量修改,甚至改变主线,他能接受吗?

    虽说版权一旦卖出就跟作者本人没太大关系,可是……可是小琛在作品里想呈现的价值观、人物关系,都是作品的核心,他愿意改吗?

    会不会觉得委屈?

    怀着种种不安,一辆黑色的路虎越野车戛然停在脚边。

    陆轻晚甚至忘了自己还在风里凌乱。

    “姐?你怎么不进去,外面多冷啊。”

    完了。

    为了第一时间教训他,竟然不惜在喝西北风,可见老姐气到了极点。

    陆亦琛想在胸口画十字。

    陆轻晚弯下眼眸,笑的亲切温柔,“小琛呀……”

    咕嘟!

    陆亦琛大力吞掉一口凉气,“姐……你想说的我都知道,那个,对不起!”

    “……”陆轻晚嗫嚅嗫嚅嘴巴,“你都知道?知道还跟我道歉?”

    “姐,我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过分,太过分了,不管什么出发点,这么做都不对,姐你消消火,有什么事咱们慢慢商量,我一定听话!”

    陆亦琛主动挽上她的手臂,半托半抱进了酒店大厅。

    陆轻晚更是一脸困惑,什么情况?小琛知道剧本要修改?还积极主动的配合?不对吧?

    “小琛,你可能没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很可能会影响你的人生啊!”

    陆亦琛心里咯噔大跳,我知道啊姐,不然我至于这么低声下气吗?

    “姐,你说怎么办?你说什么我都听 !”

    陆轻晚丈二和尚,她手指僵硬的按电梯,“得改啊……”

    “改!一定改!必须改!你说怎么改,我就怎么改!”陆亦琛按下电梯,扶着她上去。

    陆轻晚依然不大相信,“如果我说全部呢?你也答应?”

    她按了顶楼。

    顶楼是总统套房,以他对老姐抠门的做派的了解,绝对舍不得,所以上面肯定有姐夫。

    彻底完蛋,姐夫和姐姐准备混合双打,秋后算账。

    陆亦琛一咬牙,“答应,全部答应。”

    “……”陆轻晚眨了眨眼睛,她很想摸一下弟弟的额头,这孩子烧糊涂了吧?

    是谁通知了他?是谁说服了他?

    陆亦琛讨好的笑呵呵道,“姐,上面还有人啊?”

    “嗯,在房间等着呢。”

    陆亦琛:“……”

    我现在下去可以吗?有点怕。

    网上新闻说的有鼻子有眼,再挖下去就是陆亦琛gay,和亲姐争夺男人。

    老姐不气死也会少变条命。

    “小琛,你做好心理准备,事情比你想的严重,我不跟你开玩笑。”

    陆轻晚半信半疑,臭小子不会是欲扬先抑暂时隐忍吧?等下在晏河清那里不要临时变卦让她下不来台。

    陆亦琛心说都骑上老虎了,我还能下去吗?姐你别吓唬我。

    “充分的心理准备,嗯。”

    叮咚,电梯门打开,前面就是晏河清的房间。

    陆轻晚提了提呼吸,希望不要世界大战。

    陆亦琛也提了提呼吸,希望姐夫对我温柔以待。

    按了一下门铃,陆轻晚垂手等待,“小琛,你别紧张。他挺好的,就是脾气有时候古怪,但是绝对不吃人。”

    陆亦琛心里呵呵呵,姐夫什么性格还需要你说吗?我亲眼看到他射了佐藤一浪四颗子弹,外加一刀。

    “是……不吃人。”但是他杀人!

    赭红色的单扇门从里面拉开,晏河清依然穿着平时最舒服居家的长衫,嘴里里叼着香烟。

    淡淡烟草味道,姐夫的味道啊!

    猜的没错,就是姐夫,老狐狸准备跟他新账旧账一起算,外加教育他。

    陆亦琛弯腰九十度,恭恭敬敬喊,“姐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