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14章 小懒虫

第614章 小懒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号,出列!”

    七号?

    neil的大眼睛呼哧亮了!天边最亮的星辰也比不上他眼睛里的闪光,他小小的脸上惊喜绽放,七号七号!

    短暂又漫长的等待,其实不过一秒钟。

    第一排最右边的男人应声出列,他两条笔直的长腿一步似乎能跨越两座大山,坚定有力,气吞山河。

    陆轻晚的心跳噗通快了一拍。

    neil的心跳也快了一拍。

    他真的是七号,就知道是他!

    “七号报道,请指示!”

    七号举起手臂,手指并拢,齐眉敬礼。

    他今日的作战服没有军衔标志,也没写编号,胸口也没有资历章,空荡荡的军装干净清爽。

    就连胜利者的奖章也没挂在表面。

    站在程思安身边的少校露出了赞许的微笑,他的兵,他打心里骄傲。

    这些年轻的将士,将来都是部队的新希望,有了他们,军队的明天才有保证。

    老一代迟早退出舞台,接棒的人不能掉队。

    他点点头,似乎找到了接班人。

    陈思安示意他放下手,“这一次,你是队长?”

    七号气势如虹,他的声音不沉闷,声音从腹腔发出,浑厚不失性感,“报告首长,是!”

    “很好!你们的比赛成绩单我看过了,是你在最后的关头带领同志们改变了一贯的作战习惯,大胆突破,创新思路,采取了切断对方后路的方式,把对手全部堵在河岸,你能在生死与关之际想到冷静处理,说明你的头脑十分清晰,你是个称职的队长。”

    陆轻晚只听到了关键的成语,至于到底是什么战术,她完全不懂,但不影响她对七号的好印象。

    这位帅哥是实力担当啊,明明靠脸吃饭就行,还要练就一身好本领。

    “感谢首长,不敢当!”

    不光有本事有颜值,态度也好,说话谦逊有礼,对领导不卑不亢。

    陆轻晚当即决定,她要挖墙脚。

    陈思安上前半步,拿出了领导对部下最高的奖赏,抬手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拍,“怎么不敢当?带领自己的兄弟冲破敌人的防护网,在最后一刻赢得了胜利,这是你赢得的荣誉。”

    七号举起手,再一次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是!首长!”

    程思安并不是滨城军区的领导,原滨城军区的军长已经五十多岁,最近查出脑血管疾病,正在航空总院接受治疗,恰赶上程思安来参加研讨会,上面临时把担子押给了他。

    用程思安的话来说,领导是花一样钱,让他做两样事。

    但年轻的士兵不这么想,老领导在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室,或者指挥大厅,极少出现在训练场,更别说跟战士们一起参加越野训练。

    而程思安则能放下领导的架子,跟战士们同吃饭,同睡觉,同训练,同淋雨,还深入到群众的内部,跟同志们一起抽烟喝点小酒,私下里也聊天打牌侃大山。

    汉子们更喜欢这样的领导,私心里希望滨城军区的老领导早点退休,调派程思安接任。

    “同志们过去小半个月辛苦了,今天给你们放半天假,晚上咱们来个小庆功会,一起喝几杯。”

    程思安才说完,年轻力壮的士兵一股脑冲上去,将他拖起来抛到半空,嘴巴里喊着口哨,“首长英明,感谢首长!”

    七号依然是淡淡的表情,没什么喜悦,也没什么情绪,他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一个频道,安稳如泰山,风雨肆虐他自岿然不动。

    “七号叔叔,你还记得我吗?”

    一眼不见,neil已经跑过去跟七号攀谈。

    七号摘下了帽子,露出修剪整齐的板寸,露出了饱满的天庭,还有两道浓黑的剑眉,他的目光被小孩子牵引,慢慢看向大腿,毛茸茸的脑袋正仰望着,“记得,勇敢的小家伙。”

    neil很为他的好记性开心,他婴儿肥的小手学着大伯那样平直的伸展开,“正式认识一下,我的名字叫neil,你别误会,我是中国人,只是我的国籍在美国,等我有了中文名字再告诉你。”

    七号完全没把他当做小孩子,认真的敬了个礼,握了握他的小手,“你好,叫我慕容就行。”

    “你没有名字吗?”neil知道慕容只是姓氏而已。

    慕容那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破天荒露出一抹阳光笑容,“等你有了中文名字,叔叔再告诉你我的名字。”

    “好!一言为定!”neil很大方的接受这个约定。

    反正他的主要目的不是打听他叫什么,只要知道他是慕容就能帮助妈咪,顺便,neil道,“你的枪法很厉害,你当兵很多年了吗?”

    慕容毫不犹豫,“九年。”

    “所以,你读的军校?”

    “对,军校四年,部队五年,今年是第九年。”

    远方的陆轻晚,在听到他自报家门时便握紧了自己的双手,她无法克制喜悦!

    慕容,这位内外兼修的帅哥居然就是慕容!

    得来全不费功夫!

    孙医生的审美值得表扬,如此星光耀眼的男人,的确很招女人喜欢,陆轻晚本人也拿出了十二分的热情。

    嘿嘿嘿,慕容同志,咱们有个崭新的人生需要聊一聊。

    “晚晚,你想也别想。”

    陆轻晚两眼发光,不亚于饿狼捕猎,被程思安在后面看个一清二楚。

    “大哥,你说什么呢?我只爱墨安!”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中了七号,想让他出演电影的男主角,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没戏。很简单,我国现役军人不能从事任何商业活动,跟别提演电影,像他这样的好苗子,部队也不会允许他退伍。”

    陆轻晚舔着脸卖萌,她绕程思安走一圈,嬉皮笑脸道,“大哥,有商量的余地吗?这位帅哥的条件非常非常适合当演员,真的!”

    “演员和英雄,哪个分量重?你自己想想。”

    “我……”

    陆轻晚被说的哑口无言。

    neil跟慕容聊完天,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对妈咪的歉意,“妈咪,我委婉的帮你试探了一下他的态度,慕容叔叔好像准备一辈子都穿军装,他不想离开军队。”

    陆轻晚:“……”

    不远处,一身白大褂的孙医生站在树荫下,看到慕容平安无事,她深深的吐了口气,然后在他发现之前,回了卫生室。

    陆轻晚摩擦手心,脑袋旋转,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neil想看看部队的庆功宴是什么样,但参加完再回家已经太晚了,陆轻晚跟他保证,“下次妈咪带你来,等拍戏的时候你来探班,一起参加军队的晚会,跟他们一起拉歌。”

    neil依依不舍的跟程思安道别,“大伯,坦克模型你给我留着,下次我继续拼装。”

    “留着呢,谁也不许动。”

    安排专车送母子俩离开军区,程思安点燃了香烟,在路口静静站了几分钟,折身回到军区。

    办公室内,程思安打开了慕容的个人资料。

    姓名:慕容少卿

    年龄:27岁

    籍贯:京都

    家庭成员:父母,一兄一姐。

    办公室的门被敲了两下,程思安将资料压好,放入一堆资料下面,“进。”

    慕容少卿推开门,笔直的站军姿,“报告!”

    程思安摆手,“来,坐下。”

    慕容少卿余光打量办公室,这里他不是第一次来,但今日的气氛显然不太对劲,透着一丝诡异,“首长,我还是站着吧,有什么事,您说。”

    程思安倒了倒烟盒,抽一支递给他,“其实也没什么事,随便聊聊,你坐,这么大的个子站着不合适吧?外面阳光全被你挡住了,别跟我客气,坐下。”

    “是!”

    ……

    陆轻晚想让张绍刚想办法挖慕容,他当初能说动庄慕南,这次应该也能搞定慕容。

    对,就这么办!

    陆轻晚把慕容的照片和大致资料提供给张绍刚,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回到了帝景豪庭。

    亲爱的老狐狸不在家,晚晚同学感觉有点寂寞。

    晚上她没穿自己的睡衣,而是换上了程墨安的大衬衣,长度刚好到大腿下面,男人的衬衣宽大柔软,纤莹的天鹅绒领子贴这皮肤,暖暖的。

    陆轻晚深吸一口气,嗅到的满是程墨安的龙涎香气息,就像抱着老狐狸,为了缓解相思之苦,陆轻晚忽然发现自己好矫情。

    周末折腾了两天,陆轻晚想睡个懒觉,提前跟公司打过招呼,早上的会议延迟到十点召开。

    早上,陆轻晚迷迷糊糊的给neil做了荷包蛋,热了牛奶,烤面包,一点蔬菜和水果,晚上提前熬好的八宝粥已经炖好,盛出来即可。

    “宝贝,吃完早餐让何爷爷送你去学校,妈咪再睡一会儿哈。”

    陆轻晚罩了件宽松的针织衫,挡住了程墨安的衬衣,看上去很居家很贤良淑德。

    neil心疼的吧唧亲了下她的脸颊,“妈咪,喝完粥再睡,不吃早饭会胃疼的!”

    neil懂事的给她盛了碗粥,一定要她吃完才能回卧室,陆轻晚感动的稀里哗啦,二话不说喝完了一碗粥,“宝贝儿子,妈咪怎么那么好的福气呀,生了个贴心的小棉袄。”

    neil自己乖乖的吃完了早饭,不用大人操心,送了两次碗碟,餐桌也收拾的干干净净,爹地说过,一定要做个讲卫生的好孩子。

    陆轻晚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困的睁不开眼睛,大概自己不是个称职的妈,居然让儿子做家务活,陆轻晚啊你怎么好意思!

    “妈咪,我去上学了,下午见。”

    neil牵着她的手,把她平安送到卧室,贴心的关掉了她的手机。

    这样就不会有人打扰妈咪睡觉,闹铃也不行。

    因为儿子的360度无死角服务,陆轻晚放心的蒙头大睡。

    滨城国际机场,出口。

    陆亦琛下了程墨安的私人飞机,发现打不通陆轻晚的电话,“我姐关机……完了姐夫,昨天她微信骂我一顿,是不是知道了那个事儿?”

    程墨安迷之一笑,“你姐大概不想认你了。”

    然后,程墨安发现他也打不通晚晚的号码,蹙蹙眉头不解道,“不应该吧?”

    “哈哈!姐夫,我姐大概也不想认你了!你保重吧姐夫,趁我姐还没大爆发,买个钻石买个包!”

    程墨安立起来毛呢大衣的领子,滨城降温了,很冷,“昨天买了个房子,在你姐名下。”

    陆亦琛:“……”

    啥也不说了,姐夫你没错,都是我的错。

    两人心照不宣的决定,对东京发生的事半个字不跟陆轻晚提,上苍保佑,世界和平。

    ……

    电梯直达帝景豪庭顶层,程墨安走出电梯口,在玄关看到了陆轻晚的鞋子,往里面看到置物架上的车钥匙,陆轻晚常用的单肩包放在鞋架最上面。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但家门口的雨伞一柄没少。

    这些细节都说明,晚晚在家。

    程墨安欣喜的脱下呢大衣,换好了亲子装的狮子头拖鞋,轻轻走进客厅。

    “晚晚?”

    他温柔的喊她名字,没人回答,程墨安看了眼厨房和书房。

    已经九点半了,周一不用去公司?

    程墨安扯松领带,提步走进了主卧。

    席梦思的蚕丝被隆起一道弧线,女孩浓稠的青丝铺散在枕褥之间,浪漫的天蓝色落地窗纱反射出淡淡光晕,她熟睡的侧颜全在程墨安温情的眼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