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09章 儿子,跟妈咪撩妹去

第609章 儿子,跟妈咪撩妹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

    陆轻晚的目光锁定了前方走来的绿色军装,才开口说出一个字,那人竟然好像什么也没看到,径直挺直了腰身,两腿一并,刷地举起手臂,字正腔圆道,“首长!”

    陆轻晚的嘴巴因为太惊讶而撑圆,她眨了眨眼睛,什么情况?这位跟大哥居然认识?还是大哥的下属?!

    没错,大哥现在是上校,肩膀上扛着两杠三星呢,而那位只有一道杠两颗星,是个中尉,两人的军衔差了四个等级,军职差距肯定更大。

    程思安点头算是回应,“训练刚结束?”

    中尉放下手臂,依然操着纯正的普通话道,“报告,是!已经进入了下一阶段训练,期间是三个月,这一轮结束后,大部分士兵要分配到不同岗位执行任务。”

    程思安眺望了一眼天边的落日,赤红色的光芒正从西方渐渐染透,释放出浓艳的余晖,这样的景色,任凭他钢铁之心也要为之感慨。

    沉吟数秒钟,程思安道,“三个月很快……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也是没办法的事,有出色的好苗子吗?留意着。”

    中尉颔首,脸上露出了笑容,“首长,倒是真有几个不错的苗子,近身格斗水平相当高,进步神速,试过几次,应变能力相当可以,只是我现在恢复的还不是特别好,所以对打的时候有些力不从心。”

    他眼神黯然了下去,余光从左腿一扫而过。

    陆轻晚压住心头的诧异,顺着他的目光去看他的腿,是了,完全可以解释通,他们在飞机上初次见面,他坐头等舱,而后他们又在医院重逢。

    想破脑袋陆轻晚也不敢将他跟军区联系到一块,匪夷所思,太匪夷所思。

    “想检验他们的真实水平也不难,从特种部队选个人。”

    “是!”

    交代完正事,程思安才不急不慢的 指了下陆轻晚那边,笑道,“不陌生吧?”

    中尉一脸老实,一本正经道,“不陌生,陆小姐,我们在飞机上见过。”

    陆轻晚嘴巴抽抽,大哥你倒是实诚的很啊!

    “又见面了哈,请问这位怎么怎么称呼?”

    中尉举了举手,陆轻晚跟自家首长关系亲近,作为下属理当客气尊重,“我叫徐峰,双人徐,山峰风的峰,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徐峰曾经误以为陆轻晚是跟踪他的间谍,小心防备过,还跟首长大人汇报了她的照片,后来证实她的身份,中间也算闹了个乌龙。

    只是陆轻晚不知情。

    陆轻晚也举了举手,“你好,你好。所以,你去美国是为了治病吗?”

    徐峰道,“是腿,受了伤,美国医院跟滨城医院有个合作项目,专门矫正受伤的骨头,不然我这辈子恐怕都不能再回到部队,说起来要感谢首长,是他帮我争取的机会。”

    呦呵!合着小哥哥嘴巴很利索,能说会道的,在飞机上对她爱答不理,是怀着戒备心理呢。

    陆轻晚豁然开朗!

    然后她笑眯眯的道,“噢!这样呀!怪不得你坐头等舱呢,是腿上不方便,那么……”她笑的更甜美,熟透的樱桃也没她的笑容含糖量高,“程大哥第一次见我就认出我是谁,肯定跟你脱不了干系咯,这位兵哥哥是不是偷拍了我的照片,发给了你的领导?”

    徐峰有些窘迫的乐呵,“那个……误会,只是一场误会。”

    陆轻晚看了眼借揉眉转移视线的程思安,“大哥,你认识我很久了吧?有没有顺便把我的族谱翻一翻?军人不是有很强大的情报系统吗?能不能给我见识一下?”

    徐峰想赶紧逃离是非之地,跟首长的弟妹聊天,怎么后背凉飕飕的?

    程思安却没听懂的样子,“徐峰?”

    徐峰军人本能的举起手臂敬了个礼,“到!”

    “陆小姐是什么人知道吗?”

    徐峰一头雾水,“是……首长您弟媳,程墨安先生的太太。”

    neil眉眼弯弯,爹地的太太,我的妈咪,嗯,是的!

    程思安又道,“那就好,既然认识了,以后不要动别的心思,年龄不小了,是该找个合适的对象,但也不能乱找,更不能看到漂亮的女孩子,不经过人家同意就拍照,军人最起码的素质得有。”

    徐峰满肚子的委屈,从何说起啊首长?

    “是!首长教训的是,我一定谨记,绝对没有下次,坚决不给部队蒙羞,不给首长丢人。”说完,徐峰又敬了个礼,以示尊重。

    陆轻晚看两个戏精表演,已经无力吐槽。

    neil的演技莫非也是遗传?老狐狸演技高超,大哥更是睁眼说瞎话,哎呦呦,瞧老程家的基因,强大的逆天!

    徐峰离开,程思安才笑微微的解释,“军队的男人,平时见不到女性,我让他去美国治疗腿伤,没想到有那么一出插曲,大哥跟你说声抱歉。”

    陆轻晚眼睛眯了眯,晶亮的眸光闪耀,“大哥,你要不要进演艺圈?我保证把你捧红,不敢说比成龙李小龙红,至少赛过容睿和沉梦他们,还能帮你打入好莱坞,你要不要提前退伍趁着年轻去娱乐圈捞钱?”

    neil举手表示赞成,哼哼,大伯你演技好好,“大伯,你正好可以演军人!妈咪说他们还没还没男主角人选,你来吧!大伯你来!”

    程思安撇嘴,冷肃的脸笑容温煦,“臭小子,开大伯的玩笑?不怕大伯那你练拳击?走了,咱们去吃饭,大伯饿了,neil饿不饿?”

    又强行转移话题。

    陆轻晚对大哥表示鄙视。

    部队的晚饭荤素搭配均衡,少油少盐高蛋白,军人每天要补充丰富的营养,保证训练正常进行。

    以前听说军队的饮食非常差,吃不饱吃不好,陆轻晚含着软香的米饭,“真好吃!你们部队的蔬菜猪肉都好吃,炊事班的同志要涨工资!”

    程思安给neil夹了个鸡腿,拍拍他小脑袋,“这些都是土鸡,基地养的鸡鸭猪,味道比超市的普通鸡肉好,”转而,他笑的意味深长,“不是每顿饭都能吃这么好,训练期间,单兵补给有限,挨饿是常事。”

    “哈?这个时代还有挨饿的?”

    “自然有,部队训练,为的是行军打仗,不是花拳绣腿,挨饿也是训练内容之一。这边是平原地带,条件谈不上艰苦,真正训练野外生存能力的都是东北、西北一带,把新兵们丢进原始森林一个月,只给三五天的补给,能不能活着出来,全看自己本事,”

    他比了比树干的模样,“爬树掏鸟蛋,活捉野生兔子,吃蛇肉,刨野菜,甚至生擒野生的狼,为了活命,看到什么吃什么,你看他们现在人五人六的,到了真正的考验时刻,为了生存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当然,不包括伤天害理的事。”

    陆轻晚吞下白米饭,认真观察正在吃饭的士兵,他们大多数皮肤偏黑,体格健壮,吃饭很快,不是狼吞虎咽的快,而是咀嚼速度比常人快,他们吃饭特别干净,碗里一粒米饭都不剩下。

    奇怪的是,这些士兵没人看偷看她,也没人看偷窥程思安吃饭。

    实在不敢想象,把他们丢进原始森林如何生存。

    看一看他们的年龄,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放在社会上,他们还在读大学,享受父母的宠爱纵容,伸手要钱,在象牙塔里享受最好的生活。

    可是穿上军装的他们,比学生成熟的多,也稳重踏实的多,莫名有安全感。

    让一个人成熟的不是年龄,也是经历。

    陆轻晚深深领悟到。

    “三年后,他们都要退伍吗?退伍后呢?”

    程思安道,“对,绝大部分都要退伍,只有极少数能留在部队,然后慢慢凭资历晋升,新兵学历普遍较低,现在国家需要的是有知识有技能的军人,可不是凑数的。”

    陆轻晚涨了不少见识,也感知到了现实的残酷,“他们离开部队,还要重新适应社会?以什么谋生?”

    “会有相关的扶持,财务补贴,技术培训,当然,他们有别的想法也可以,不管怎么说,经过三年历练,他们至少能学会如何走以后的路,大方向不会错,凡是从部队出去的,很少有违法乱纪行为,这一点我可以打包票。”

    “我相信!”

    陆轻晚抱着汤碗,准备跟大哥喝一杯。

    别说三年了,她在军队的短短大半天,已经感知到了灵魂的洗涤,在伟大的祖国面前,怎么可以有别的小九九呢?

    “哈哈!来,干了这碗紫菜鸡蛋汤!”程思安也豪气的举起陶瓷碗。

    “干了!”

    neil跟着抱着自己的饭碗,部队的饭碗都大,能圈住neil软嘟嘟的小脸儿,在一群成年人中,neil简直就是个旺仔小馒头,可爱的萝卜头。

    萌出血呀!

    “哈哈哈,臭小子你多吃点饭,不能光长心眼儿不长个子,定个小目标,长到一米八。”程思安给他碗里又加了一大片猪肉。

    neil张大嘴巴,一口将猪肉塞进去,肥肉相间的肉片还有油花,他吃的不含糊,将嘴巴塞的满满当当。

    陆轻晚真是爱死儿子,怎么可以那么可爱呢?

    吃完了饭,程思安晚上还有一场军事会议。

    “晚晚,今天时间晚了,你和neil在部队住下,我让警卫员给你们安排了住所,就在军区前面,条件比不上咱们家里,但也不差,明天你们再转转。”

    陆轻晚巴不得大哥赶紧走呢,她想去卫生队偷窥!

    嘿嘿!

    “大哥你忙,你忙,我这么大的人了,还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吗?”陆轻晚和程思安在门口摆手。

    neil把脖子里的墨镜摘下来双手送出,“大伯,你的。”

    “送给你了,你戴着比大伯帅。”程思安又爱怜的摸摸他的头。

    忽然的,程思安心里有个小念头在蠢蠢欲动,小家伙的话提醒了他,或许他可以考虑考虑找个对象结婚,日后生个儿子,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

    转身,程思安接到了领导电话,聊起工作便把结婚生子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陆轻晚拍了拍手心,眼睛往卫生队那边飞,“儿子,要不要跟妈咪撩妹去?”

    neil:“……”

    妈咪,麻烦你认真点好吗?我还是个孩纸。

    “不对不对,妈咪的意思是,你想不想见一下穿军装的姐姐和阿姨,妈咪听说她们都特别漂亮有气质,还特别能打架,是不是狠辣?”

    neil:“……”

    妈咪,麻烦你正经点。

    儿子的三观太正,陆轻晚决定换个方式,她捂肚子哎呦哎呦叫,“跟你说实话,妈咪刚才吃多了,不消化,想去卫生队拿健胃消食片,你去不去?”

    妈咪不消化,儿子陪同。

    理所当然的,嗯,要去要去!

    neil主动牵陆轻晚的手,蹬蹬蹬蹬小短腿跑的特快。

    陆轻晚:“……”

    夕阳晚照,西方一抹霞光若纱幔笼罩了卫生队的白色小楼,鲜红的十字架标志被照耀出更加浓稠的色泽,这一方小世界,在厚重的男性世界显得那么清雅,步入小路,几乎能嗅到女孩子发丝的清香。

    实际上,只有消毒水的味道,外加泥土气息。

    部队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大多数女兵在卫生队、文工团、通讯营、秘书处,训练场很难见到。

    陆轻晚伸长脖子往里面看,“neil,你觉得当医生怎么样?”

    neil想想孟西洲,小嘴儿抿着,“还行吧,我不要当医生,医生很忙,都没空陪家人,我想多跟妈咪杂一起!”

    “……”前半句,陆轻晚想教育教育他呢,听完后半句,完全被感动。

    陆轻晚小心翼翼的靠近卫生所,隔着窗户往里瞧。

    只见一个高个子男兵正站在门诊室,双手抱着肚子,痛不欲生哀求,“孙医生,我肚子疼的厉害,你赶紧给我看看,哎呦,疼死我了。”

    被叫做孙医生的女军医淡淡道,“昨天肚子疼,今天还肚子疼,你怕不是要生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